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吾欲斬仙
吾欲斬仙 連載中

吾欲斬仙

來源:google 作者:明日不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卿卿 周痴 奇幻玄幻

吾欲斬仙誰人擋,吾欲滅世誰可扛九道輪迴轉陰陽,三清見我不敢狂鴻鈞講道,盤古開混沌,女媧得道,帝一稱天帝,再到帝一斬女媧成就帝君之姿,一個個傳奇被譜寫,一個個傳奇被隕落,沒人敢稱不朽,而一位中州出來的少年將會在洪荒中再次闖出一片天中州王朝錯綜複雜,僅僅一夜之間東周滅國,而在東周的極北北周代替了他,數十年後北周還在火熱的國戰之中,並沒人在意一個國家的二皇子的降生,雷聲轟鳴心智為空,毫無靈智,神智漆黑,命為痴兒,揮劍握劍九餘載,劍道本該巔峰,雖無修鍊之資,以入凡劍之絕頂,十三歲迎來了變故,族祭機緣重鑄修鍊之資雖無緣,但也不是毫無收穫,拋劍握戟中州大陸謫仙大道,一位玄衣白髮少年身背三尺長劍,手握九尺長戟,身後跟着一位身穿青衣的絕色冷艷的少女展開

《吾欲斬仙》章節試讀:

次日正午,河西走廊城外,北周銀槍黑騎軍已經在城下列好陣形擂鼓請戰。咚!咚!

戰鼓之聲響起,傳遍天地間,看不見盡頭的軍隊自視線盡頭湧來,最後停在了河西走廊城數里之外,黑壓壓的陣勢,看上去極具壓迫感。

殺伐氣息,瀰漫開來。

無數人都是膽戰心驚的望着這一幕。

城樓上身穿狼皮甲的中年人正在指揮守城事宜,這人便是成吉思木真。

擂鼓結束,霍無病上前討戰,成吉思木真眼看守城工作準備就緒出關迎戰。

成吉思木真騎着一匹白色狼王帶領北奴血騎迎戰。

「原來北奴也不全是縮頭烏龜,還有人敢出關。」霍無病嘲諷道。

成吉思木真沒有多做回應命令手下一人出戰。

「先過了我草原的猛士的這一關吧。」成吉思木真冷冷的說道。

那人手握一柄巨錘胯下一頭青牛慢悠悠的走過來。

「草原勇士哈里木,那個北周下奴敢戰。」哈里木叫囂道,身後的北奴士兵望着英勇神武的哈里木,皆高聲一呼。

周痴駕馬衝上前去。

「周痴戰。」周痴拔劍指向哈里木,眼神中充滿殺意。

「北周無人了嗎,讓一個小娃娃上。」哈里木舉起大鎚笑道。

「死。」周痴揮劍刺去,哈里木快速用大鎚擋住黑劍。

「岳將軍覺得此人如何?」霍無病問道。

「先前殿下能一劍斬殺吳熊,之後的戰鬥中也是紛紛斬殺敵將,可那些都是鍛體境的,北奴人雖不善修鍊,可肉身強度極高,這個哈里木有後天境的實力,恐怕不妥。」岳鵬舉擔憂道。

「我相信殿下。」衛仲卿眼神堅定的看着周痴,他堅信周痴戰的過哈里木。

正當周痴和哈里木酣戰之時,成吉思木真看到了瑩,瑩也看到了成吉思木真,成吉思木真臉色微變,兩人尷尬對視,雖什麼也沒說,但又好似知道了什麼。

「哈里木,快點結束,全軍準備衝殺。」成吉思木真下達命令。

「是,小子我三錘定取你性命。」哈里木叫囂道。

「好。」周痴點了點頭。

哈里木運用十成力揮動巨錘,周痴揮動黑劍抵擋住,哈里木隨即揮動第二錘,周痴再次抵擋住,正當哈里木第三錘揮動出來時周痴也揮劍與之相撞。

「找死。」哈里木拼盡全力把巨錘壓向周痴那邊,周痴也把劍壓向哈里木那邊。

眾人驚愕,那黑劍和巨錘正緩緩的壓向哈里木,現場眾人有些不可思議,一位十二歲的小孩,竟然把一名九尺壯漢壓住。

「不可能。」哈里木不相信周痴有此力。

周痴沒有說話也沒有再用力反而把手鬆開,只見哈里木和青牛瞬間被黑劍壓倒在地,不一會哈里木和青牛便被活活壓死,死狀極其難看,哈里木的胸口和青牛的頭壓在一起變了形。

「北周無敵!北周無敵!北周無敵!」眾將士高呼。

「撤。」成吉思木真率軍退守河西走廊。

「殺。」周痴下令殺向河西走廊城。

此戰,雙方皆損失慘重,只是河西走廊城城高牆厚,加上成吉思木真早有準備所以仍未攻破。

殺到夜半周痴才率軍回營,河西走廊外,北周士兵的屍體已經該火化火化,該埋葬埋葬,只有北奴軍的屍體依然曝屍荒野。

月光下,河西走廊城外北奴士兵曝屍荒野,只有瑩一個人在默默的掩埋着北奴軍的屍體,河西走廊城的城樓上,成吉思木真靜靜的看着瑩。

此時一柄黑劍架在瑩的脖子上,正是周痴。

周痴坐在黑龍馬上,手握黑劍架在瑩的脖子上問,「為何?」

「北周將士需要收屍,那北奴為何不要,都是有血有肉爹媽生養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瑩沒有停下手中的事,依然在挖着坑。

「不需你,北奴人自己會收屍。」周痴冷冷的問道。

此時成吉思已經騎着白狼趕到,成吉思緊握彎刀一揮,砍開周痴黑劍。

「瑩兒,沒事吧。」成吉思問道。

瑩回答道,「沒事,你怎麼出來了。」

周痴也一臉狐疑,他知道瑩和北奴相識,但沒想到瑩竟還認識成吉思木真。

「再怎麼說我都是你叔叔,當然會在你危險時出現。」成吉思木真收起彎刀。

周痴收起黑劍,看向瑩。

「是啊,我都快忘了我一半是北奴人。」瑩死死盯着成吉思木真。

「你是北奴王最愛的女兒,亦是北奴最高貴的公主,成吉思瑩,是最高貴的北奴人。」

「我叫愛心羅瑩,我姓愛心羅我母親是女滿族族長之女,我是族長之孫,不是什麼成吉思家族的人。」瑩聲嘶力竭的吼道。

「當年送你走實屬沒辦法,你要理解你父汗的苦衷。」成吉思木真的解釋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為何不為北奴將士收屍?」瑩問道。

「北奴血騎,只有凱旋而歸,沒有敗死而逃,若是勝利活下來的都會站着回北奴府,若是戰敗北奴血騎絕不敗逃。」此時成吉思木真死死盯着周痴。

「瑩兒,你算是立大功了看我擒住北周元帥。」成吉思木真說著便拔刀。

周痴也拔劍準備迎戰。

瑩擋在兩人之間,「你殺了我,不然休想碰他。」

成吉思木真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可以放他一馬,但你要跟我回去,你父親很想念你。」

瑩低着頭,淚水從眼角划過,沒有人能理解她現在的無助的感覺。

「好,我跟你走。」

成吉思木真跳下白狼等着瑩上去,瑩慢步走向前去,好似放棄掙扎。

「砰」的一聲周痴的黑劍與成吉思木真的銀色彎刀對撞在一起,周痴順手一抓把瑩抓到馬背上。

「我···我···我軍營的人,爾也敢覬覦。」周痴撂下一句話便飛馬離去。

成吉思木真愣在原處,手腕不停顫抖,周痴那一劍威力之大讓他一時間也不免有些吃驚。

「真厲害,不愧是這北周銀槍黑騎的元帥,公主殿下北奴的存亡只能看你了,希望你能分得清孰輕孰重。」

成吉思木真騎上白狼回城。

北周元帥營帳,

瑩正在洗浴,周痴依然在看書,兩人只有一座屏風之隔。

「為何救我?」瑩忐忑不安的問道。

「你先···先救我的,而且···而且我也···也沒救···你,我是捉你回來。」

「什麼意思?」瑩有些小孩子氣的問道。

「你···你若回去,會····會···泄露我軍機密。」周痴冷冷的回答道。

「嗷。」瑩心中有些失落無助之感。

「還有···還有,我的東西別人不能碰,不能想,更不能搶。」周痴語氣堅定。

瑩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暖意,不知為何聽到這話瑩瞬間安心許多。

「小小年紀跟誰學的,不學好。」瑩小臉微紅,好似含苞待放的花朵。

周痴拿着書走過來,給瑩指着書中的一頁。

「先生書里教的,自己的東西不送給別人的話,別人不能碰,不能想,不能搶。」周痴天真無邪的盯着瑩的眼睛說道,絲毫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妥。

瑩則是在水中捂住玉體喊道:「你出去!」隨即抓起衣服扔向周痴,周痴有點不知所措的接住衣服,退到屏風之外。

霍無病此時走了進來,看到這尷尬的一幕,周痴手拿肚兜剛從屏風走出來,而屏風後浴盆還坐着一個人。

「打擾殿下了。」霍無病眼看情況不對趕忙要退下。

「何事?」周痴叫住霍無病。

霍無病也不敢轉頭,低聲說道。

「陛下命人帶來了一些東西,我們三位輔帥想與殿下商討一下用法。」

「好,我這就去。」周痴剛想放下手中的衣物,拿起黑劍便走。

此時屏風後的瑩沉浸在周痴剛剛說的話中還沒意識到有人來了。

「周痴,把我衣服拿過來。」

「嗯。」周痴把衣服拿給瑩。

「殿下要不先忙?」霍無病站在那更為尷尬。

此時瑩才意識到有人來了,整個人沉進木盆里。

「走。」周痴拿起黑劍帶着霍無病離去,瑩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中軍大帳,其他兩人都已經到齊。

周痴和霍無病緩緩走來。

「參見殿下。」眾人行禮。

周痴坐上元帥寶座。

「人都到齊了,那我們看看陛下給的東西吧。」岳鵬舉拿出一個鐵盒、打開盒子,盒子里裝着五個捲軸。

「風行陣,瘟行陣!」三位輔帥看到幾個捲軸臉色大變。

「這是何物?」周痴問道。

衛仲卿解釋到,「風行陣可以控制四方風眼從而掌控風向,瘟行陣,能使河西走廊成為人間地獄,瘟疫縱橫。」

「陛下在信中說道,用四捲風行陣將河西走廊城的東南西北的四個風眼封住,再用瘟行陣布與河西走廊上空,不過多時河西走廊必破。」岳鵬舉將信交給周痴。

周痴看完信點了點頭,三位將軍則是滿臉擔憂。

「怎麼?」周痴看出眾人的擔憂。

「此法雖妙,但一旦實施河西走廊便變成一座死城。」衛仲卿擔憂道。

「破城之後,我軍不可逗留過長時間,要直接沖入北奴腹地,不然瘟疫極有可能染指我軍。」霍無病解釋到。

「嗯,並且我們要準備足夠的滾油,木屑,黑炭,過城之後,立刻焚城,城中生靈事物絲毫不留。」岳鵬舉拿起五卷法陣說道。

眾人皆是猶猶豫豫,此做法有違人和,日後眾人必將背負惡名。

「按父皇說的做。」周痴態度強硬,絲毫沒有猶豫,他不知什麼是人和,他只知遵從命令這一條。

岳鵬舉喊來幾個黑騎兵,將五張法陣交與他們,那些黑騎兵接過法陣上馬飛速離去。

「殿下,破城深入北奴腹地,河西走廊一旦燒毀,我軍後方便沒有退路了。」衛仲卿提醒道。

「嗯。」周痴點了點頭,他沒有任何憂慮對於他來講,勝利重於一切。

「岳將軍,那幾人行嗎?這五張法陣關係著河西走廊能否攻破,不如讓我去。」霍無病質問道。

「放心,這幾人雖然只有半步先天的實力,但都是陛下欽點的潛伏高手,交給他們萬無一失。」岳鵬舉拍了拍霍無病的肩膀讓他安心。

「那,我們就靜候佳音。」衛仲卿給大家倒了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