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俠肝義膽王聖君
俠肝義膽王聖君 連載中

俠肝義膽王聖君

來源:google 作者:孤舟游寒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孤舟游寒影 王聖君 都市小說

「出來混要有勢力,要有背景,你那個道上混的?」「我叫王聖君,你要說不喜歡叫的話,也可以叫我聖君哥,我承受的起」「原來是小癟三啊!」(作為一名汽車維修員,我帶個扳手很合理吧?)【都市】【修真】【懸疑】展開

《俠肝義膽王聖君》章節試讀:

張小凡這一邊開着車,一邊對王聖君解釋了起來:

「是這樣的聖君哥,我剛剛在往村裡運大米來着。」

「突然接到桂芬姐他老公的電話,說桂芬姐出事了。現在正在城防部門那邊。」

「這!出啥事了?我昨晚還見着桂芬姐呢?」王聖君有些不解的詢問道。

「聖君哥,我和你講了,你可不要和桂芬姐他老公說是我給你講的啊!」

「剛才我接到桂芬姐老公電話的時候,我聽見她老公都哭了。情緒有點失控那種。」

「哎呀,你別扯那些有的沒的了啊!你直接告訴我桂芬姐怎麼了就行!」王聖君聽張小凡那一副婆婆媽媽,半天也說不着重點的模樣有些惱怒的對張小凡道。

見王聖君有些不耐煩了,張小凡這才整理了一下思緒回答道:

「這桂芬姐的老公說,今天他接到城防部門的電話,說桂芬姐光溜溜的躺在博陸山公園那邊,等城防部門的人檢查的時候,發現桂芬姐已經沒氣了!」

聽到張小凡的講述,王聖君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昨晚他和桂芬姐遇到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左右了啊。

這大半夜的,這桂芬姐去那麼遠的博陸公園幹啥?

要知道昨晚王聖君遇到王桂芬的地方離這博陸公園可是有將近30公里左右。

這小小的三九城後半夜可是很少有的士,這王桂芬又是怎麼去到這博陸公園的呢?

懷着好奇和想知道真相的心理,王聖君和張小凡坐着麵包車急忙朝着城防部門所在的地方駛去。

一路上,張小凡都在嘰嘰喳喳的說著自己對這件事的觀點。

「聖君哥!你說桂芬姐這是咋回事啊!」

「怎麼莫名其妙就死了呢?而且還是這樣死的。」

「這也太奇怪了吧,你看平日里桂芬姐都穿的嚴嚴實實的。」

「這怎麼會遇見這種事情呢?」

聽到張小凡的疑問,王聖君也不好直接做出回應,比較王桂芬平日在村子裏卻是就是這副模樣。

不過昨晚王聖君遇到的王桂芬,卻有些疑點重重。

畢竟一個平日里保守習慣了的女人,突然那副樣子,別說是說給張小凡聽了,要是王聖君昨晚沒見到的話。

誰和他說他都不會相信王桂芬會穿成這樣。

想到這,王聖君在內心暗自猜測道:

「莫非桂芬姐昨晚出事,和這件事有關?」

「不過要是說沒關係的話!好像也不合情理。」

「還是等到了現場見着了人再說吧!」

想至此,王聖君再也沒有了閑聊的心思。

麵包車大約是行駛了40來分鐘左右,兩人這才從城中村的位置來到20公里外的城防部門外。

一來到這,王聖君就看見了王桂芳一家,和他老公家裡的人都到。

全部都在大門外等待着。

唯獨不見王桂芳的丈夫,估摸着是被叫去辦理辦案流程去了。

下車後,兩人介於對方此刻的心情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只能是在一旁陪同着。

倒是王桂芬的父親,主動和兩人打起了招呼。

「聖君,小凡麻煩你們了,王叔我啊也沒見過啥大世面,這事還得麻煩你兩幫着王叔跑幾趟。」

看着王叔那一頭的白髮和那憔悴的神情,王聖君和張小凡立馬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不麻煩,不麻煩,王叔客氣了!」

「唉!不知道我們家造了什麼孽啊。來先抽煙,先抽煙,咱不談這個先。」本來是準備傾瀉一些自己情緒的王叔,話說一半後,又強行止住。

隨後又給兩人發起了煙來,而他自己也是默默的點上了一根煙。

可以看出此刻的王叔心情是非常的不好的,不過這整個家總得是需要個人出來說話。

而原本就不抽煙的王聖君,這次也是接過了王叔的煙,隨後自己默默的點上。

雖然平日不抽煙,但王聖君還是會隨身攜帶打火機的。

大約是等待了兩小時過後,眾人這才見着王桂芬的丈夫一臉悲傷的從城防部門裡走出。

王父見狀,急忙上前詢問道:

「順子!啥情況啊,巡查怎麼說的?」

看着王父那渴求的眼神,張順有些哽咽道:

「爸!桂芬真的走了,城防這邊說屍體還得先存放在這邊幾天等法醫鑒定死亡原因。」

「讓咱們先回家等消息。」

見這一家人悲憤的一幕,王聖君也幫不上啥忙,只能擱一旁干看着。

等幾人坐上張小凡的車離開之後,王聖君這才晃晃悠悠的走回了昨天遇見王桂芬的那條巷子。

回想着昨夜與王桂芬相遇的一幕幕,王聖君總感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將巷子周圍都檢查了一遍後,王聖君啥有效的線索也沒發現。

想了想,最終還是回到了汽修店看起了店門來。

不過今天王聖君的運氣似乎不是太好,等了大半天也沒見一個人來補胎修車。

而王聖君的腦子裡也一直回想着昨晚與王桂芬相遇時的場景。

突然王聖君回想起了昨夜王桂芬那奇怪的穿着和她出來時的動作。

昨晚王聖君一直在胡思亂想,因此並沒有注意到王桂芬出現時的動作其實是極為熟練的。

這說明,王桂芬表面上或許並不像她在村子裏表現的那般保守。

而那一雙紅色的高跟鞋才是昨晚王聖君完全忽略掉了的問題。

「對啊!這桂芬姐大晚上穿一雙那麼高跟的紅色高跟鞋幹嘛?」

「吃個燒烤不至於吧!」

「難不成桂芬姐私下裡還有什麼奇怪的職業不成?」

想至此,王聖君不由得打了個激靈,他是不敢相信平日里穿着保守的桂芬姐會從事這種行業。

不過昨晚桂芬姐那熟練的動作,又讓王聖君不得不往這方面去懷疑,而且昨夜桂芬姐說自己吃了燒烤。

以王聖君的經驗來看,這肯定就是一句說辭。

不過若要說起來,桂芬姐大晚上的出去他老公難道就方向她出去?

感覺到想不通的地方太多,王聖君也就懶得去琢磨,反正有城防部門那邊負責這件事,王聖君完全可以等對方調查結果出來後,再看看是啥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