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連載中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來源:google 作者:未然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夢 未然 現代言情

【暗戀✘甜寵救贖✘雙向奔赴】未然:「我們在一起吧」夏夢:「好呀」······夏夢:「我們講清楚吧暫時分開」(其實夏夢已經認為是分手了)未然:「好,只是暫時」陸柯路過,「為什麼受傷的人是我」周然:「親愛的,我怎麼覺得他倆玩兒呢?」宋毅:「我也覺得」······未然:「都說了,是暫時分開」夏夢:「你這樣顯得我很渣」未然:「我知道」展開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章節試讀:

上午的課很快就結束了,到了吃午飯的時間。

「夏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飯呀 反正我也是一個人。況且你今天第一天才來,飯卡一時半會兒也辦理不完。」周然開口說道。

「這不太好吧」夏夢說道。

「沒什麼的,你不用和我見外,如果——」周然說。

「如果什麼,沒關係的,直接說吧」夏夢回道。

「聽班上其他同學的小道消息,了解到你的學習很好,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沒事兒的時候輔導輔導我」周然自然而然的說道。

「當然,如果我會的話,當然教你。」夏夢說道。

於是倆個人便互相笑了笑,開始整理課桌上的書本,準備去吃飯。其實夏夢知道,周然只不過為了不讓她覺得欠她什麼才這麼說的,畢竟這裡可是育才中學,借讀生的成績都很出色,更別提像周然這種靠自己實力考上來的學生。

在路上,周然十分熟練的給夏夢介紹學校的環境,而夏夢經過剛才的事情對周然的好感也上升了許多。

到了餐廳,周然便拉着夏夢去吃她很喜歡的砂鍋飯,夏夢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今天第一天到學校,雖然之前有所了解,但還是需要像周然這樣的人在身邊。

夏夢和周然在窗口前安靜的排隊,可幾個女生的言語和動作吸引到了夏夢,夏夢隨着幾個女孩的目光看了過去,原來是未然。

周然看到夏夢滿是好奇的樣子便說道「未然可是學校的人物,不僅長得帥,學習又好,更重要的是人品好。」

夏夢沒有多說什麼,便把頭扭了回來,與周然一起排隊。

可不巧的是,這一幕也被未然看到了,未然總覺得夏夢應該認識他,但她為什麼不說呢。

未然還在原地發獃,身後的宋毅便走過來,拍了未然的肩膀說:「想啥呢?,走,吃飯去。」

未然便與宋毅一起去打飯了。

周然和夏夢找了個座位便坐下了,未然與宋毅也打上飯往這邊走,周然看到後便站起來朝着宋毅揮手,叫道「宋毅,這邊。」

宋毅便拿胳膊肘碰了碰未然的胳膊,倆人便在夏夢和周然的對面坐下了。

倆人坐下後,周然才略顯着急的對夏夢說:「不好意思,忘了問你了,你應該不會介意他倆和我們一起坐這兒吧!」

夏夢說:「沒關係的」

隨後,周然便對夏夢說:「這個是未然,你認識。旁邊這位是宋毅,未然的死黨。當然他們倆個是我在這個學校最好的朋友兼發小。」

還沒等到周然介紹夏夢,宋毅開口說:「你應該就是夏夢吧!之前就聽說過你,本市公認的天才少女。久仰久仰。」

夏夢回道「你好,我不是什麼天才少女,認識你很高興。」

之後,幾人便開始吃飯,也就沒多說什麼了。

很快幾個人便吃完了。

由於夏夢還沒來得及辦理飯卡,周然便對宋毅和未然說:「你們先回吧!我要陪夏夢辦理飯卡。她今天剛來,還沒來得及辦理呢」

宋毅和未然便和她倆告別回了教室。

路上夏夢說:「沒關係的周然,我一個人可以的。要不你也快回去吧!」

周然開玩笑的說:「這麼快就嫌棄我了,哎 看來我們的友情還沒開始就已經被你扼殺掉了。」

夏夢笑了笑說:「好吧,那為了讓我們的友情更加長久一點,那就麻煩你陪我去辦理吧!」

路上,夏夢開玩笑的說到,原余是不是很多人追呀

「那是當然,你想想看除了在餐廳和你說過的那些,未然家庭也非常的富有,你肯定也聽說過他的父親未原齊吧!那可是出了名的企業家呀」周然自顧自地說道。

夏夢,在心底裏面又生出了對未原齊的憎恨,憎恨到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

夏夢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悠悠的說了一句「這麼有名的企業家,肯定仇家也很多吧」

周然愣了一下,看着夏夢。心裏想,夏夢是與未家有什麼聯繫嗎?為什麼會突然說這個。

夏夢看到了周然的表情,隨後便說:「我看網上的小說都是這麼寫的。」

周然回過神來,便也沒再對夏夢起疑心了。辦完飯卡後,周然與夏夢就回到教室了。在教室休息了一個小時後,又開始上課了。

上了高三之後,每個同學都被強制性上晚自習,以前走讀生是不需要上晚自習的。

下了晚自習已經是21點左右了,走讀生們都陸續收拾好書包,準備回家。按照慣例借讀生應該住校,但是夏夢的媽媽和學校打了聲招呼,自然學校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畢竟夏夢的實力也不太需要學校的軍事化教育。

周然和夏夢說:「夏夢你也是走讀生?」

夏夢說:「是的,我不太習慣集體生活,所以就讓媽媽和學校申請了走讀。」

周然自然知道學校的規定,當然也能理解學校的決定。就沒再多說什麼。

周然見夏夢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便開口說:「我們一起走吧」

「好,走吧」夏夢回道。

周然和未然與宋毅經常在路上結伴回家,今天也依舊如此。

到了分岔口的時候,周然問夏夢家的方向,然後發現,夏夢和他們三個不是同路,便相互告別,回家了。

夏夢回到家後,看到媽媽坐在沙發上,便叫了聲 媽媽

但好像媽媽沒有聽到似的。

夏夢走近便看到,媽媽盯着手機里照片,出了神。

再看照片,是一張全家福,這已經是夏夢很小的時候了。

夏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從後面摟住了母親,說:「媽媽,你是不是想爸爸了?」

媽媽才回過神來說:「是啊!都好多年了吧。 但有的時候總覺得他還在身旁。」

「你說你爸爸到底怎麼回事突然就走了呢?」而後媽媽又發著牢騷的說了一句。

而後也就沒多說什麼了。便起身給夏夢熱晚飯去了。

夏夢站在原地,看着媽媽還亮着的手機屏,再看看裏面的照片,夏夢又想起了經常夢裡父親對自己說的話。心裏面又一次打顫。

直到媽媽叫夏夢,夏夢才慢悠悠的走到餐桌旁拉開餐椅坐了下來。

「吃完早點回房休息吧!別學太晚。」媽媽說道。

「好的,媽媽晚安。」夏夢回道。

夏夢也沒有再多想,加快了吃飯的速度,便匆匆的回到卧室。

坐在書桌前,拉開抽屜看了看父親與她的合照後,便投入到複習中去了。夏夢自己也很清楚,以她現在的能力完全查清不了父親的事情,她只有讓自己變得強大才行。

後來的幾天,夏夢逐漸適應了新學校的生活,當然與周然的關係也是突飛猛進,倆人可以說是相見恨晚。

隨着時間的流逝,很快迎來了月考,班上的大多數學生都開始了緊張的複習中,畢竟這是升入高三以來的第一次考試,每個人都想要贏一個開頭彩。

很快考試的日子到了,原本校生按照學習成績排考場,而學校沒有借讀生的成績資料就一起把他們安排在了最後一個考場。

考試當天,夏夢與周然互相加油後,便去到了自己的考場,進去後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

而夏夢前面坐着一個男生,但她並沒有看到這個男生長什麼樣子,因為從夏夢進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這個男生就一直趴在桌子上沒有抬頭。

考試鈴響了,老師抱着考試卷子進來了。前面的那個男生也坐了起來。雖然再好的學校裏面一定會出現這樣的學生,但畢竟這裡是育才中學,夏夢來之前,就了解過這所學校裏面,成績排名最末的學生考上重二本也是很容易的。所以夏夢就沒有多想,低頭開始認真答卷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所學校的所有教室裏面是沒有安設任何的監控器的,並且監考老師只是發下考卷後,便離開了。學校的目的是為了培養學生的自覺性。當然遵守者就一定有違規者。

夏夢挺了一下腰,放下了手中的筆,經過她的不懈努力終於答完了。緊接着便投入到檢查階段。

夏夢總感覺有人在盯着她,於是抬頭便和前面的男生對視上了。夏夢看到這個男生長得的確挺帥的。

「同學,麻煩你告訴我答案」男生說。

「我為什麼要給你。」夏夢說。

」我只是通知你一聲。」男生說著,便直接拿走了夏夢的卷子。

畢竟在考場上,夏夢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也就沒有大聲與那個男生叫嚷。可誰知,上午考的兩門課程中,那個男的總是能在夏夢停筆的那一刻準確的轉過身來把卷子拿走。夏夢也沒有多計較什麼,考完便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看到周然在那裡坐着,便和周然抱怨了起來。

「是不是長得還不錯,個子也算是挺高,說話冷冷的。」周然說道。

「你怎麼知道。」夏夢詫異的看着周然。

「他也算是我們學校的明星,只不過與未然不同的是他的學習成績不是很好,所以你才會在那裡遇到他 ,但是他的體育是很出彩的。」周然說。

「歐 對了 他叫陸柯」周然補充說道。

夏夢在之後的考試中,依舊被陸柯打擾着。但還好的是,即使沒有過多的檢查夏夢也是很有信心的。

最後一課考完後,夏夢站起來準備回自己的教室,就被身後的人叫住說:「夏夢 ,認識了」

之後陸柯便從夏夢身邊走過去了。

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夏夢心裏想着。隨後便回教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