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現代異聞事件薄
現代異聞事件薄 連載中

現代異聞事件薄

來源:外網 作者:任意字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任意字 恐怖靈異

一場離奇的死亡,揭開了一件在刑警魚謙心中塵封多年的案件,而伴隨着調查的深入,事件的真相卻引向了一件曾改變世界的恐怖實驗和之後牽扯着無數神秘人物的巨大陰謀,每個人都是這場盛宴中的棋子,每個人也是這場狂歡中的獵手,直到最終塵埃落定,呈現在眾人面前的卻不是歷史的真相,而是一個又一個的,更加撲朔迷離的謎團。 ......。。【展開】【收起】展開

《現代異聞事件薄》章節試讀:

李曜戰走出警局後,一直覺得自己心緒不寧。此行不僅沒有解決自己心中的疑惑,魚謙有意遮掩的語氣反而讓他更加好奇,究竟是怎樣的原因讓那名警官對他的疑問顧左右而言他?當務之急,先回家休整一下,和父母見一面。而後不如自己去查查究竟發生了什麼。主意已定,李曜戰邊向家裡開去,邊撥通了自己母親的電話…

魚謙埋頭翻着卷宗,走廊里由遠而近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伴隨着局長劉正明特有的大嗓門和爽朗豪放的大笑停在了刑偵科的門外,魚謙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劉正明比魚謙大近十歲,算是魚謙的老領導了,不同於年輕時就頂着天才警員光環的魚謙,劉正明業務能力不算突出卻是個在體制內如魚得水的人物,十多年的功夫就爬到了一把手的位置。如今劉正明感慨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打算再上層樓,而魚謙就是當下劉正明最頭疼的一點。而對於老領導近期對自己持續暴漲的「關心」魚謙也深受其苦,導致現在看見劉正明就想跑。

說起魚謙,警局上下所有人對其辦案能力都無比敬佩,用劉正明的話說,魚謙是個生來就該做警察的天才。年輕時魚謙是個開朗豁達的和氣青年,以其過人的精力,和如有神助的破案效率,迅速的在警隊中展露頭角,一時風頭無二。然而十年前那場變故一夕之間徹底擊垮了魚謙,從此魚謙性格大變,所有人都再也不能從他臉上找到一絲笑容。

魚謙變得暴躁易怒,和同事上司摩擦不斷,憤怒的烈焰燃盡了魚謙的理智,復仇的信念成為魚謙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半年後魚謙的妻子再也忍受不了丈夫日益暴烈的脾氣,傷心欲絕的選擇了離婚。而魚謙也完成了優秀警官向刺頭的轉變,甚至爆發出數次毆打嫌疑人暴力拘捕等惡性暴力事件,如果不是劉正明死命擔保只怕魚謙早就被強制下崗了。

「如果離開警察這個職業那麼你再也沒法查明當年的真相了」劉正明最終靠着這句話拽住了瘋狂邊緣的魚謙,才讓魚謙在警局裡能留到現在。魚謙擔心今天劉正明別是又不知抽哪門子風要找自己談心,那可真受不住,下意識的就想躲起來。

「哈哈,小柏我跟你說,我給你挑個最厲害的師父,老魚!」還未及反應,劉正明猛的推開門,領着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啊,劉局今天心情不錯呀」魚謙被堵個正着,無奈打着哈哈召呼道

「來,老魚,我給你介紹一下,小柏,這屆公招非常優秀的年輕人,名校畢業,好不容易被我搶過來了,老魚你是咱刑警隊的大拿,這新人我就交給你了,你可好好給我帶着」劉正明大手拍着年輕人的後背向魚謙的面前一推,並在新人背後偷偷向魚謙眨了眨眼

「這麼寶貝啊,我可不敢接受,劉局您還是換個人吧。」魚謙懶洋洋的回道,一轉頭把劉正明的「媚眼」略過去了

「老魚你給我正經點!把你的臭毛病給我收收!」劉局突然變臉,一改平時的樂佛形象

魚謙扭回頭,驚奇今天劉局轉了性,怎麼大庭廣眾之下就和自己杠上了,抬眼把視線越過新人的肩膀和劉局對上眼,和義正嚴辭的話語不同,劉正明一臉的哀求。魚謙略一思索,想起來本省公安廳的副廳正是柏警監,話說柏警監中年得子,算算今年年齡也差不多了。難怪要劉局親自下手搶的新人

「咳咳,我這人對新人要求比較嚴格,只怕新人受不了啊」魚謙接口往回拉話題

「魚叔您放心,我一定嚴格要求自己,不給咱警局丟人!」劉局還沒接話,年輕的警員認真的說道,滿身正義夥伴的氣息

「哦?」魚謙抬眼打量這個挺拔俊俏的年輕人,眉目堅毅,鼻樑高挺,明顯新修的短髮,發梢處還隱約能看出燙髮的痕迹。穿着一身熨燙的筆挺的實習警服,腹部略微有點鼓起。從頭到尾看下來,倒像一個跑到警局來拍主旋律電影的小鮮肉演員。按魚謙的脾氣早就一句小娘們甩對方臉上了,但是此時劉局對着魚謙把眼皮都翻抽筋了,魚謙只好把到嘴邊的嘲諷咽了下去

「名校畢業?那就是考公務員進來的咯?警局裡好職位有的是,刑警隊可是最差的,不要辜負了自己的人生呀」魚謙這話倒是肺腑之言

「我從小就嚮往刑警隊,立志當一名刑警,我很了解刑警隊的幸苦,我有心裏準備」不過年輕人倒是一股子這火坑我清楚的很但我跳定了的架勢

「小柏可不是一時衝動,我也想是時候該提升提升咱局刑警隊的平均學歷了,多弄幾個名校畢業生,省的一提到刑警隊就總說儘是大老粗,年輕人有志氣做刑警,咱得多多鼓勵支持,要是覺得不合適,可以再調劑,老魚可不能打擊年輕人的志氣。」劉局適時插嘴,開始給年輕的實習警員站隊搖旗

「既然劉局發話了」魚謙慢慢揣摩劉局的話,心下瞭然「那就讓新人在我這試試,要是受不住刑警隊的苦要換,可別怪我沒有提前說哦」

「不會,我一定會堅持下去的」得了魚謙的首肯,年輕的警員似乎送了口氣

「那老魚,小柏我可就交給你了,你得給我造一個警隊之星出來」劉局似乎很滿意魚謙的配合,又對新人講了幾句鼓勵的套話,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刑警隊的辦公室。屋裡眾人本來都豎著耳朵聽熱鬧,想看魚謙氣劉局的戲碼,不成想今天魚謙倒是好脾氣,帶着沒看上戲的失望收起耳朵各做各的去了。

「叫什麼名字呀?」魚謙放下一直拎着的檔案袋,邊坐邊翹起二郎腿,又仔仔細細的把新人打量了一番

「木白柏,柏天清」柏天清一挺腰板答道

「不用這麼拘謹,先坐下,咱們刑警隊沒那麼多規矩」魚謙招招手示意柏天清坐下,開始回想柏廳的兒子叫啥,想了半天想不起來,乾脆直接問道「柏這姓可不多見啊,我記得咱省廳的副廳也姓這個」

「正是家父,魚叔您的姓也不多見呢」柏天清也沒否認,大大方方的解答了魚謙的疑惑,乖巧的正坐在魚謙面前

「話說你喊我什麼?」魚謙問完,惡趣味的心思卻涌了上來,想逗逗柏天清

「呃……魚叔?」

「我有那麼老嗎?」

「那…魚哥?」

「劉局都按平輩喊我老魚,你這麼喊我?」

「那…呃…魚隊?」柏天清不知道魚謙喜歡什麼喊法,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這叫法太正式了,私下裡不方便」

「師…師父?」

「咱人民警察,不興封建糟粕那一套」

「那我該怎麼叫」柏天清放棄了掙扎

「emmmmm」魚謙略一沉吟,拍拍柏天清的肩膀「那還是叫我魚叔吧,我就吃點虧吧」

「好的…魚叔」柏天清悶悶的應了一聲,有點明白來之前劉局為啥跟他說給你安排個最厲害的師父沒問題,但是可不好相處是啥意思了

魚謙倒也不想第一天就把柏警監的寶貝兒子給折騰到回家告狀,收起調侃的心思,簡單的給柏天清介紹了一下刑警隊的情況,指着此時恰在屋裡的刑警隊員互相熟絡了一番

「其餘不在的弟兄明天再教你慢慢認,今天我先教你做刑警最重要的一件事!」魚謙看看手錶,對和大家挨個打完招呼的柏天清嚴肅的說道

「是啥魚叔?」柏天清不成想這麼快就要接受前輩「神功灌頂」,雖說自己也算警二代,也一直嚮往做個刑警。但畢竟自己不是警校畢業,一線的工作對柏天清來說充滿着神秘

「那就是,有機會趕上飯點,一定要先把飯吃了。」魚謙抓起外套,帶頭向外走去

……

警局旁

朱記飯館

柏天清看着點完菜問自己喝什麼酒的魚謙,不由得心中了泛起嘀咕。從見魚謙第一面開始,柏天清就感覺自己對刑警的印象在一點點崩塌,這個穿着便裝的中年男人除了那一臉冷硬的氣場符合柏天清夢想中刑警的樣子,其餘都令柏天清非常失望。尤其是在魚謙問出喝什麼酒的時候,柏天清再也忍不住了

「魚叔,上班期間喝酒,不好吧?」

「誒呀,不喝白酒不喝白酒,我這不問你想喝什麼啤酒嘛」魚謙對柏天清的疑問渾不在意

「啤的也不好吧……」

「不會吧,小柏你酒量這麼差嗎?啤的都喝的醉嗎?」

「這不是醉不醉的問題,不是有制度,不許工作期間喝酒嗎?」

「小柏啊」魚謙放下菜單,一臉神秘的說道「我現在教你做刑警第二重要的事,你一定要記住」

「……」

「這喝酒啊,只要沒被發現,就等於沒喝,明白嗎?」

「明白了魚叔,我要喝可樂」

「嘖」魚謙砸舌一聲,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喊過服務員來取菜單

初春的陽光照在窗上,帶來的溫暖遠不及流連不去的寒意,魚謙注視着街上裹緊外套行色匆匆的人群,點燃一支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對着玻璃緩緩的吐了出去,頓時魚謙眼中彷彿一層朦朧的迷霧遮住了整條街,世界變得恍惚起來。

「魚叔,您是不是因為我爹的關係,所以不願意嚴格要求我啊?」

「嗯?」魚謙收回飄散的思緒,看着柏天清「怎麼說?」

「您說刑警很辛苦,我也了解過不少,可是我現在覺得…咱們是不是,有點放鬆?」柏天清小心翼翼的問到

「小柏,你不是科班出身吧?」魚謙反問

「嗯,我是x大畢業的。」柏天清不知魚謙為啥要問這個

「你從小就想當刑警?」

「嗯,我一直都想成為一名一線警察」

「因為你爸的影響?」

「呃……不是,其實我爸不怎麼支持我做這行」

「那你為啥一定要做警察呢?」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我小時候…」

「長話短說」魚謙乾脆利落的截斷了柏天清的回憶

「嗯,為了正義」柏天清略一思考,斬釘截鐵的總結到

「那你為啥不報考警校呢?」魚謙對柏天清的回答不置可否,繼續問到

「國內的警校大多數都有點…好的又有點遠」

「所以說啊,你們這些不是科班出身的,不懂怎麼做一名真正的刑警」魚謙哂笑一聲「正好菜還沒上桌,我就好好給你補補課」魚謙伸指彈掉煙灰

「教教你什麼叫刑警」

《現代異聞事件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