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道永恆
仙道永恆 連載中

仙道永恆

來源:google 作者:星空下的燈籠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羽 星空下的燈籠魚

抬頭便是天,世間哪有仙?自古聖人誰不死?朝為龍門青紅鯉,幕成白霜鬢如雪,終為月下墳前墓傳說,這個世間有一人,最終達到了至臻,一個眼神可以破碎蒼穹,一個彈指可以毀滅諸天是誰一拳斷了萬古,又是誰一腳碎了星河?誰能凌駕於時空長河,誰又能轉瞬間即永恆?那麼!永恆之途,終究誰為仙?展開

《仙道永恆》章節試讀:

玄靈宗外門,藏經樓外。

有一名相貌平平的少年,正被人用腳重重的踩在了腳下,外人卻看不到他的任何羞怒。

「小子算你識相!」

那人瞧了瞧手裡的靈藥,嘴角勾起了一絲得意。

周圍雖看熱鬧的人不少,不過卻沒有人站出來制止,似乎這種情況發生過多次,早已經見慣不怪了。

少年艱難爬起,眼中露出了幾分黯淡,這是他積攢了許久的東西,沒想到被這幫人給搶了去。

在少年看來,一個弱小的人,要想變得強大,就應該學會隱藏憤怒,將仇恨暫且記下。

這幾人很強,也足夠囂張跋扈,據說身後有不小靠山,所以沒人敢隨意去招惹。

他沒有半分勝算,反抗只會更慘,任其將靈藥搶去,反倒還能保全自身,以便往後有報仇的前提。

在這個世界上,弱小就是一種原罪,他見過太多弱小時,又不肯低頭的天才了,都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最終就被扼殺在搖籃里了。

他父親曾說,會咬人的狗不叫,咬起人來最狠,人也要學會隱忍,總不會不如一條狗吧?

這是弱者的生存之道,他不覺得有什麼丟人的,活着永遠才有希望。

打不過也就算了,難不成還要放狠話鬥嘴皮子?

別開玩笑了!

敢放狠話的人,只要沒什麼底牌和背景,就是一個傻缺的存在,這種人絕對活不過三天。

只要能夠做到了,讓人都提不起興趣,毫不起眼的程度,這種示弱反而讓人,更容易的生存下去。

在外人看來,他太怯懦了,被欺負了還能憨笑得出來,簡直就是腦子有問題。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況且欺負一個腦子有問題的人,再怎麼無恥的人,恐怕都會覺得面上無光。

不僅算不上什麼本事,反而讓人徒增笑話而已。

果然,這幾名外門弟子,見少年一副憨慫模樣,覺得索然無趣,胡亂啐了一口,便揚長而去了。

「這人真是爛泥扶不上牆!」林璇站在不遠處,再次見到了這一幕,柳眉微微一顰。

林璇上次出手幫了少年人,這次被周星宇阻止了,目睹了整個過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鬱悶。

「那可不一定!他其實……並不吃虧。」周星宇搖頭,似乎若有所指道。

「他剛才乘機偷了對方一個儲物袋吧!」顏紫眸光一動,將其中關鍵道了出來。

「他其實並不是蠢豬,反而十分聰明和大膽。」周星宇淡淡說道。

「這個人有點意思,他叫什麼名字?」顏紫隨口一問道。

「他好像叫姜……姜羽吧!聽說,是整個外門弟子之中,出了名的慫包。」林璇想了想說道。

慫包?

顏紫微微一愣,不禁莞爾一笑了。

……

一個僻靜的山洞內,少年人在昏暗中,淡去了表面憨厚的偽裝。

他從一個儲物袋裡,取出了一個丹藥瓶,仔細檢查了一番後,立即就吞服了一枚,盤膝修鍊了起來。

片刻之後,他總共吞了六枚丹藥,丹田內隱隱有雷鳴滾動,修為似乎有了極大突破。

姜羽睜開了眼睛,感受着突破之後的變化,有些貪心不足的細語道:「化靈丹還是太少了,只讓我突破到了靈海中期……」

修道一途難於登天,靈海、玄門、道玄、化神、每個都代表了不同的修鍊境界。

實際上,姜羽之前才靈海初期而已,僅僅過了片刻功夫,就已經突破了一個大境界,修鍊速度已經很快了。

要知道,大部分外門弟子修鍊一年,甚至幾年時間,都不一定能夠突破一個小境界。

從靈海初期到靈海中期,要經過初期巔峰和圓滿兩個小境界,才有資格突破到靈海中期境界。

要修鍊到靈海後期,也是同樣如此。

他有些不甘心,再次翻開儲物袋,發現了一塊外門弟子身份牌,以及一張修鍊功法殘卷,還有四張符籙之外,就沒有再找其他東西了。

捲軸很殘缺,是用了不知名的獸皮製成,名為太玄經,內容似乎有些玄奧。

太玄經比許多外門功法,品階上都要高深了許多。

姜羽反覆看了幾遍後,便覺得功法很是不凡,居然是一種罕見的淬體功法。

修真界都以鍊氣聚靈,煉靈化神,煉神返虛為主,極少數會重視錘鍊體魄。

太玄經則以鍊氣淬體,煉體化力,煉力返真為主,似乎有着不同的修鍊體系。

姜羽試着修鍊一番,沒有任何動靜,便暫且將其放到了一邊。

疾風符、烈焰符、隱身符、奔雷符四種符籙威力巨大,想必價值不菲,可以當做是殺手鐧使用。

「靈海中期?外加上靈器魂針 ,找你們報仇應該是足夠了。」姜羽喃喃道。

只見他抬手間,一根散發著幽光的魂針,從衣袖間飛出,如同髮絲般大小,在他手掌上空遊動。

這是他在偶然間,得到的一件下品靈器,是他唯一的最大底牌。

靈器十分稀少,許多外門弟子都不見得有一件,大多都只有偽靈器而已。

他如今想起不久前,被那些人任意欺凌的場景,就已經充滿了殺意。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姜羽可不是什麼君子。

既然他修為突破了,實力有了巨大提升,仇怨能夠報則報,怎麼會將其隔夜放涼?

姜羽說完,便離開了山洞,身影很快就沒入了黑夜之中。

竹影清風扶刀起,月黑猿啼殺人夜。

姜羽行走了許久,終於來到了目的地,經過了一番偽裝後,立刻蟄伏了起來。

要想成為一名獵人,就要懂得偽裝,以及擁有超常人的耐心,這些是姜父曾告訴他的道理。

天亮了,草叢周圍一片翠綠,偶爾有山雀飛落,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誰也不會想到,路邊會有人潛伏。

這是那人的必經之路,並且對方修為,應該比他如今都要高許多。

殺人奪寶,是無本買賣,在修真界十分常見,只是不被門所容,一旦被發現了,絕對是要受到懲罰的。

這種規定形同虛設,只要不被發現就可以了。

拳頭大才是硬道理,有時候天驕弟子之間,甚至可以明目張胆的廝殺。

姜羽等了三天時間,期間他沒有動彈半分,任由蟲蟻叮咬。

因為他知道,要想偷襲一名靈海中期巔峰修士,是極其困難的事。

修士已經超過了凡人的範疇,哪怕一點兒風吹草動,都有可能被對方發現。

又過了幾天,一道白衣身影出現,那是面容俊朗的青年。

蕭山朝這邊走了過來,全然沒有發現草叢裡,有一雙漆黑的眼睛,正冷冷的盯着他。

作為一名獵手,姜羽沒有意動,現在並不是偷襲的最佳時機。

「他似乎在等什麼人?」

姜羽發現了異常,見對方在原地踱步,嘴角勾起了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詭異。

就在這時,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她帶着一縷面紗,肌膚如雪,鳳目流轉,好似九天玄女般降落。

「冰清師姐!」

蕭山見到來人,忽然呼吸一窒,整個人似乎都完全呆住了。

李冰清?

姜羽也是微微一愣,他曾聽過這個名字很多遍了。

她是所有外門弟子心中的女神,可遠觀而不可褻瀆,讓人看了都生不出絲毫輕薄之意。

姜羽只知其名而已,也從來沒有見過,據說即將踏入內門了,沒想到對方長得這麼漂亮。

「真是妖顏惑眾……」

姜羽心中感嘆,這種級別的美女,任誰見了都會迷戀,難怪會讓許多外門弟子,都為之魂不守舍。

「呵呵!蕭師弟,可是將東西帶來了?」

李冰清柳眉微動,踏着蓮步,玉唇在薄紗之中隱約可見。

「帶……帶來了!這便是師姐要的東西了。」

蕭山連忙回過神來,將東西從儲物袋裡取出,是一顆黑色的珠子,卻完全沒有發現對方有什麼端倪。

李冰清見此,神色微凝,從蕭山手中拿起,她正要仔細觀察時,卻見那東西瞬間裂開了,一團粉色霧氣撲面而來。

「不好!」

李冰清連屏住呼吸,二話不說,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柄靈劍,直接朝蕭山殺了過來。

「嘿嘿!師姐想殺我?」

蕭山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扔下了一張驚雷符,頃刻間就退到了遠處。

「你用的什麼毒藥?」

李冰清面色潮紅,腳步有些輕浮無力,目光卻是充滿了殺意。

「當然是合歡散了!哈哈……」蕭山目光灼灼,嘴裏發出了奸笑。

「你是……陰陽谷的人!」李冰清語出驚人,殺意更濃了。

她殺意再濃,卻使不上力,正要逃走間,卻被蕭山擋住了去路。

「不用白費力氣了,這種合歡散非比尋常,要麼有專門的解藥,要麼就和異性結合,否則必是死路一條。」蕭山托起李冰清的下巴道。

「我即便是死……也絕不會屈服的!」李冰清怒目而視道。

「想不到……我堂堂……女……轉世……居然……死在這種無賴手裡……」

李冰清內心羞憤不已,沒有顏面念出真身,她已經有秘法寂滅的打算了。

蕭山瞬間扯下她的面紗,見到了一副同樣,美得不可思議的面容。

「你不是李……」

「呵呵……」

她自嘲了一句,想不到經過桃李戴韁,以及這番謀劃,居然最終卻失敗了。

「給我死!」

就在蕭山錯愕間,一道陰冷的人聲音響起,如同催魂符一般響起,驚得他渾身一陣膽寒。

是誰在偷襲?

不好!

來人隱藏太深,修為並不算低,出現得太過突然了,令蕭山頭皮發麻了。

一道快如電般的身影閃現,一束寒光閃動,是一把鋒利的匕首,直取蕭山的頭顱。

「你……怎麼可能?」

蕭山看到來人,瞳孔微縮,頓時一瞬錯愕。

他誰都能夠想到,唯獨不會想到,會是姜羽這個慫包。

難怪他會難以置信了,一年前他可是當著姜羽的面,將那個黎福給廢了,也只敢忍氣吞聲跟個傻兔子似的,如今怎麼會膽大到這種地步?

「沒什麼不可能的!」姜羽殺意凜然道。

「不要!」

蕭山不甘心被殺,連忙側過頭顱,依舊被匕首劃破了喉嚨。

「給我死吧!」

姜羽已經算到了,可能會有這種情況,連忙轉劈為刺,動作沒有絲毫拖泥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