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風流神醫,手能伸進王者遊戲
鄉村風流神醫,手能伸進王者遊戲 連載中

鄉村風流神醫,手能伸進王者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白霧傾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楚 白霧傾城 都市小說

身患不治之症的林楚,心如死灰之際,返回鄉村打算度過餘生卻意外獲得絕世機緣,手臂竟然能伸進王者遊戲?妲己嬌嗔,「誰?誰在摸我的尾巴?」扁鵲狂怒,「我靠!我的百寶箱被偷了!」楊戩痛哭,「這個天殺的,連狗都不放過啊,可憐我哮天犬估計成了狗肉煲啊!」......始作俑者林楚悠然自得,「哎,不能怪哥啊,大不了我補償你們一點辣條咯......」眾人驚嘆,「恩!真香!」林楚看了看懷中的美人,笑着點頭,確實香!展開

《鄉村風流神醫,手能伸進王者遊戲》章節試讀:

所有人都驚呆了。

林漢兩兄弟,嚇得更是冷汗淋漓,魂飛魄散。

連忙向自家跑去,砰的一下,關緊房門。

林楚橫衝直撞追上前,給了他們家大門上,每戶一刀,「你們最好給老子待在裏面不動,還敢去田地,老子就劈了你們。」

鄉里鄉親全都圍在外面看戲,對着林楚指指點點。

「卧槽!這是怎麼了?林楚這個不孝子竟然追殺血親?」

「你懂什麼?是林家老大、老二霸佔他家田地不歸還,這不是把人逼急了嗎?」

「我聽說林楚在外賭博,欠了很多錢呢,還以為他是個文化人,沒想到也是個莽夫!」

林楚沒有在意他們說什麼,將父母請回了家。

小姑林桃有些驚魂未定,「林楚,你幹什麼?嚇死我了。」

「咳咳,不嚇嚇他們,不長記性啊,還兄弟呢,老爸病了這麼多年,也就你拜訪過。」

「哎……」林軍吧唧着香煙,嘆了口氣,「罷了罷了,鬧翻了就鬧翻了吧。」

「是啊,小姑,沒錢什麼都不是,連自家親戚都看不起,那兩家白眼狼,沒必要結交。」

「哎,你爺爺奶奶死得早,不然他們肯定會為你做主的。」林芳有些無可奈何。

「算了,懶得管他們,我去鎮上買西瓜種子。」

話雖如此說,但林楚沒錢啊,紅着臉問家人要,「咳咳,爸,給我三五百吧?」

「……你錢呢,剛好像聽村裡人說,賭博了?」

「咳咳,沒有,不是學醫嗎?要做很多臨床實驗,這兩年的收入都花完了。」

「哦,這樣啊,好吧……」林軍沒有懷疑,看了舒桂香一眼。

舒桂香哆哆嗦嗦,從懷裡掏出一個塑料袋,裏面裝着皺巴巴的零錢,「種西瓜真的靠譜嗎?細點用哦。」

「放心吧,媽,肯定會成功的!」林楚接過沾滿汗漬的零錢,猶如萬箭攢心,這些錢可是母親辛辛苦苦砍柴換來的。

林楚找賀春芳借了輛單車,去到鎮上農賣部,花了四百五買了三十小包西瓜種子。

每包裏面大約有100顆,差不多一粒一毛五的價格。

之後,他又請賀春芳和林桃幫忙一起栽種。

忙活了兩天,六畝地才種完。

看着滿地的小土包,賀春芳有些擔心的說,「林楚啊,噴洒綠液就行了嗎?其他什麼都不管?比如保溫、催芽育苗、整枝壓蔓什麼的。」

林楚還沒開口說話呢,不遠處就傳來幾聲嘲笑。

「哈哈,真是太逗了!不懂種瓜,還種!」

「就是,浪費田地,還浪費錢財,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啊,到時不會跳樓吧?」

「哈哈,林楚家有樓房嗎?就那破土屋,倒了也壓不死他啊,我看,還是跳河算了。」

來人正是楊家三口,說話一個比一個難聽。

林楚沒有理會他們,給林軍等人遞上毛巾擦拭額頭的汗水。

「走吧,忙完了回去吧,天氣太熱了。」

「我不走,我要看地,免得被別人使壞。」林軍指着田地里的小草房笑道。

「切,誰稀罕你們的西瓜啊,還會有人偷?結果至少要三個月。」

「呵呵,他們這種法發芽都難,還結果?」史珍香撇了撇嘴。

「吃大便了?嘴這麼臭!還屎真香,奇葩!」

「你…哎呀,你個後生仔,嘴怎麼那麼欠抽呢,看老娘撕爛你。」真是被林楚說到心坎兒裏面去了,她對着名字,耿耿於懷幾十年了。

「傻逼,你那老胳膊老腿的能打贏我?沒本事就別裝逼!」林楚攥緊拳頭,毫不示弱。

對方一看就是欺軟怕硬的存在,你有什麼辦法?惡人只有惡人磨。

這兩天,林楚有用綠液泡澡,內服外敷,身體壯實了不少。

史珍香瞬間被噎得說不出話,只好罵罵咧咧的離去,「呸!有兒子了不起啊,還不是窮得叮噹響!老子等兩個月看你們笑話!」

兩個月?林楚冷笑一聲。

有生命綠液的澆灌,十天半月就會結果。

吃過晚飯,林楚來到田地的小草屋守夜。

林軍一直在放心不下,身為人子,哪能讓父親操勞。

夜裡寂寞難耐,林楚閑得無聊,打開王者,手還是伸不進去。

他有些無奈,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難道要下雨天的前後幾個鍾才可以?

手機天氣預報顯示,十天後才下雨啊。

百無聊奈之際,林楚給賀春芳發了條微信,「春芳姐,我身體好了,要不要來西瓜地?」

「啊?!」賀春芳心肝猛顫!野戰?!會不會太刺激了?!「等下又有人來,怎麼辦?要不你來我家裡?」

「外面才爽啊,家裡有什麼好的。」

「你壞死了!不過,我喜歡!」

「嘿嘿,那趕緊吧!」林楚美滋滋地回復,終於要把賀春芳拿下了!

趁着有空,他走出小房,拿着手電筒到處巡邏。

等下真被人打擾就蛋疼了,林楚不想再試第二次。

轉悠片刻,沒有發現可疑人員。

林楚放心下來。

不久,賀春芳也趕到。

林楚看着她裹着一件外套有些奇怪,「大熱天的不穿裙子?」

賀春芳一臉羞澀,扭捏着,「人家,人家穿了情趣內衣。」

斯!林楚狂吸一口氣!美人懂得可真多啊!

「那好,看為夫教育教育你。」林楚挑着賀春芳的小嘴,深深地吻了下去。

兩人都覺天旋地轉,濕濕的,滑滑的,像果凍般,妙不可言!

賀春芳渾身**,差點癱軟在地,「快,快扶我去床上!」

林楚現在力氣可大了。

只見他左手托着賀春芳白白的脖頸,右手撫摸她的絕世翹臀。

將其抱入小草屋。

正當二人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一個黑影躡手躡腳來到草屋外。

「麻痹的,你們這對狗男女,被我抓個現行吧!」王小龍破口大罵,滿臉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