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絕世小仙醫
鄉村絕世小仙醫 連載中

鄉村絕世小仙醫

來源:google 作者:大腦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大腦斧 王浩 都市小說

王浩遭人陷害,卻因禍得福,得到老祖宗的絕世醫術傳承他過上了悠閑的生活,承包魚塘、水庫、荒山,發家致富,遛狗鬥雞釣魚......同時免費給鄉親們治病,一不小心還得個小醫仙的稱號這不,來找他治病的人越來越多展開

《鄉村絕世小仙醫》章節試讀:

柔軟的身子壓在王浩的背上,無比驚人,一股股溫暖傳遞過來。

王浩一陣激靈,他心跳加速,臉都有些紅。

上一次是在水中抱着寡婦,這一次是背寡婦,都讓他難以平靜。

更為神奇的是他體內的暖流流動的更快了。

這是仙靈訣的真氣,現在還很弱小,不過只要一直修鍊,必然壯大。

寡婦呢,趴在王浩的背上,雙手勾住王浩的脖子,同時在王浩的耳邊輕聲說話:「小浩,你手托着姐的腿啊,不然姐要掉下去了。」

絲絲熱氣噴在王浩的耳垂上,王浩有些不知所措,他最終雙手抄起李彤的雙腿,朝着山中走去。

豐腴、柔軟的身軀,一點都不重,輕盈無比,百來斤,對於現在的王浩來說,真的很輕。

只不過寡婦的身材太火爆,讓他有些口乾舌燥。

「小浩,累不累?」寡婦繼續在王浩的耳邊輕語。

王浩搖頭,「不累。」

他不但不累,還很舒服,走起路來,那是輕快的很。

這是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

很快,他背着寡婦來到了一塊大青石前,大青石縫中傳來淡淡的惡臭。

王浩將寡婦放下,趴在地上,低頭看了過去。

裏面赫然有一隻大黃狗,已經死了,還有不少招人厭煩的蒼蠅。

大黃狗的肚子很大,在大黃狗旁邊,有兩隻沒有睜眼的黃色小奶狗。

這兩隻黃色小奶狗似乎是嗅到了不一樣的氣味,奶聲奶氣的叫了起來。

「汪汪汪……」

只是一會兒,這兩隻小奶狗就累的叫不動了。

「這不是那個狗日的王德發養的大土狗嗎,怎麼死了?」王浩認識這條狗,幾天前還挺着個大肚子,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王德發打了一頓。

這王德發真特么不是人,連懷孕的都打。

這幾天他沒有看到大黃狗,沒想到死在了這裡。

「小浩,么事情況?」寡婦很好奇。

「有兩隻小狗,大狗死了,我把兩個小狗撥出來。」王浩力氣大,直接掰斷一根楊樹枝,撥兩隻小奶狗。

「汪汪汪……」小奶狗又叫了起來。

王浩伸手抓住兩隻小奶狗的脖子,提了出來。

「哇,好可愛,像兩個圓球。」李彤的臉上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她玉手捧住兩個圓球,放在胸前,揉了揉圓球的小腦袋。

毛茸茸的小奶狗,圓滾滾的,眼睛都睜不開,小嘴巴「吧唧吧唧」的,這是餓了。

王浩看了,羨慕不已。

他將大黃狗也撥弄了出來,才發現大黃狗的嘴裏還咬着一條大約一米長的眼鏡蛇。

「又是眼鏡蛇!」寡婦忍不住摸了摸屁股,她對眼鏡蛇有了心理陰影。

王浩明白了,這大黃狗在山中產仔,卻被眼鏡蛇鑽了空子,它咬死了眼鏡蛇,自己也被眼鏡蛇咬了,中毒而亡。

那鼓鼓的肚子中還有小狗,沒有生命氣息,胎死腹中。

好可惜。

最近天氣熱了,山中的毒蛇都爬了出來。

以前還有不少捕蛇人,只不過後來國家不讓捕,這毒蛇越來越多了。

以後母親上山,一定要讓她小心些。

「小浩,這兩隻小狗餓了。」

王浩盯着兩個圓球,圓滾滾的,說道:「先給它們喝點水。」

兩人身上也沒有牛奶,他只能先給兩隻小奶狗喂一點靈水,不然真的要餓死了。

王浩小心的掰開小圓球的嘴巴,弄了點靈水。

「吧唧吧唧……」

兩隻小圓球喝了起來,有些水撒在了寡婦的胸口上。

「彤姐,我給你擦擦。」王浩下意識的說道。

只是當他伸手後,他停止了,將紙巾遞給了寡婦,訕訕道:「彤姐,還是你自己來吧。」

李彤裝作嗔怒的樣子看着王浩,很想王浩主動給她擦,只不過不好開口,她伸手接過紙巾,擦拭胸口的水。

兩隻小奶狗是正宗的中華田園犬,生命力很頑強,喝了靈水之後,呼呼大睡。

王浩羨慕不已,也不知道自己啥時候有這待遇,「彤姐,我們回去吧,這桃子成熟了,得叫人過來收。」

「對,讓人來收,不然過幾天就會爛掉。」李彤摘過水蜜桃,知道水蜜桃的特性。

成熟的水蜜桃,保管不好,幾天內就會爛掉,那時候就一文不值。

兩人下山。

李彤下山就不用王浩背了,她還抱着兩隻圓球,興奮不已。

王浩則是提着大水壺,這裏面裝的是山泉水。

本來很普通的山泉水,如果加上靈液,那就是靈水。

只不過空間中的靈液太少,他每天最多只能使用三滴,維持平衡。

使用多了,空間沒有靈氣支撐,會自動關閉。

「小浩,你醫術這麼厲害,不如在村裡開個診所。」李彤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知道王浩在家是休養腿傷,等腿好了就要出去打工,她有些捨不得。

而且村裡的二流子王德發越來越過分,她有些害怕。

「彤姐,我沒有證,開不了診所的。」王浩苦笑道。

這年頭,沒有證,你就算是神醫在世,也是寸步難行!

真敢給人治病,罰款是小事,要是一個不好,被你救治的老人突然在家嗝屁了,那根本扯不清,你就是替罪羊,等着賠錢,甚至進去。

「啊,沒有證啊,那怎麼辦,能不能去辦個證?」寡婦還不清楚其中的難處。

王浩搖頭,辦證,哪有那麼簡單,除非你家有關係!

李彤看到王浩搖頭,心情極為失落,「小浩,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去城裡打工?」

「誰要去城裡打工。」王浩可不想去城裡打工。

城裡套路深,還是待在農村比較好。

李彤那微胖的俏臉蛋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小浩,你不去打工,那要做什麼?」

「做什麼,種地。」王浩神秘一笑。

「種地,那能掙多少錢?」李彤有些茫然。

大家都把地扔了,出去打工,王浩卻要種地,這是餓死人的節奏啊。

現在是誰種地誰傻子!

糧食價格沒漲,農藥化肥價格漲了好幾倍,除非你是承包幾百畝田地,能拿到國家的補貼。

「彤姐,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王浩賣了個關子。

他就算種地不掙錢,也能去山中採藥,怎麼著也比打工強。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