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鄉村小酒神
鄉村小酒神 連載中

鄉村小酒神

來源:google 作者:林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翠蘭 林軍 現代言情

輟學在家的林軍偶然間習得釀酒秘方,從此開酒窖,造酒廠!什麼?釀酒就了不起?什麼?瞧不起我們酒神村?修路,造房,開啟酒神文化第一人!順便調戲下高冷美女上司,和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研究一下人生或者生人,嘿嘿展開

《鄉村小酒神》章節試讀:

元宵剛過,新年的喜悅氣息還沒完全散去,村民們東奔西走,竄訪親朋,但林軍卻一個人坐在院里喝悶酒。

大過年的,原本他也高興,可偏偏父母催着他結婚,要說林軍年齡太大,那也無可厚非,可偏偏他如今才二十。

「小軍,你今天哪都別去,在家等着我們。」母親趙秀琴一邊走一邊交代道:「一會要是人姑娘來了,你記得和人家打招呼,別愣在那半天都不說話,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媽。」林軍抬起頭來,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他都快要被這事給煩死了。

「臭小子,怎麼說話呢?」旁邊的父親林清遠牛眼睛一瞪,怒聲喊道,趙秀琴生怕父子兩吵架,拉着林清遠匆忙出門。

林軍煩的要死,也不管那麼多,端起桌上的酒杯自斟自飲。

酒神村以酒為名,村民們釀酒為生,所以酒量也大,四十幾度的白酒,很快就見了底,林軍自己也有些迷糊了。

「小軍,咋一個人喝酒呢?叔和嬸呢?」林軍正喝酒呢,院門忽然被推開,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穿着黑色的打底褲,兩條修長筆直的**,隱入包臀羽絨服之中,上身的衣服雖厚,但卻難擋她傲人的酥胸,反倒是讓她多了一份慵懶,看上去更加嫵媚。

烏黑的秀髮束在腦後,白嫩的臉蛋因為天氣太冷,而變得微紅,兩條柳葉眉下面,一雙桃花眼泛着光澤,秀挺的鼻樑,櫻桃小嘴掛着笑意,能把人的魂兒給吸走。

「翠蘭,來,陪我一起喝酒。」林軍有些醉了,全然不顧李翠蘭的問話,拉着她坐在桌上,順手倒了一杯酒遞過去。

李翠蘭也沒有拒絕,小手接過酒杯,兩人輕輕碰杯,便一飲而盡。

「小軍,我問你話呢,叔和嬸呢?」一杯酒喝完,李翠蘭再次提起正事,林軍的父親林清遠,是村裡有名的木匠,李翠蘭這次過來,就是想請林清遠為自己做幾件傢具。

「不管他們,我們喝酒。」林軍不管這些,拉着李翠蘭一個勁的喝酒。

三兩杯下去,李翠蘭也略微有了醉意,原本微紅的臉蛋變得嬌紅,看上去很是誘人。

「翠蘭,你今天可真美。」或許是酒後吐真言,或許是酒後亂性,林軍盯着李翠蘭的臉蛋,忽然拉過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口中吐着酒氣,含糊不清的說道。

「小軍,你亂說什麼呢?」李翠蘭滿臉嬌羞,扭捏不定的坐在椅子上,想要把手拉出來。

可是林軍捏的太緊,李翠蘭不僅沒有拉出來,反倒是把自己給弄疼了。「小軍,你弄疼我了。」

這原本是委屈的痛呼,可是聽在林軍耳里,卻變成了膩味的撒嬌,這讓他忽然有了勇氣,猛地拉過李翠蘭放在自己腿上,張嘴就吻了下去。

李翠蘭的唇很軟,似是要把林軍給軟化,尤其是口中那甜美的味道,更讓林軍獸性大發,一雙手不老實的遊走。

李翠蘭徹底懵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向文雅的林軍,竟然會做出如此過分的事情,導致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可是隨着那雙大手的動作,李翠蘭頓時清醒,猛地從林軍懷裡掙脫出來,伸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巴掌的聲音格外清脆,伴隨的還有李翠蘭的嬌罵:「林軍,你混蛋。」

李翠蘭是又羞又怒,她是一刻也不想在這院里呆了,罵完之後轉身就跑。

林軍是徹底醉了,被打的趴倒在桌上,身體軟綿綿的,順着桌子滑到地上,腦袋磕在桌角,鮮血頓時流了出來,他也是渾然不覺。

沒有人注意到,林軍的血接觸到石桌,竟然被吸收了,石桌像是吸血鬼一般,永遠沒有滿足,竟然開始吸收林軍體內的血。

時間不長,林軍的臉色就變得慘白,可惜此刻的林軍,完全沒有意識,任憑石桌吸收自己的血液。

林軍做了一個夢,他見到了酒神儀狄,一襲白色長裙,肩上絲帶飄搖,腳下雲彩環繞,當真是美輪美奐,但卻讓人生不出一點褻瀆之心。

酒神似乎對他說了什麼,但林軍卻怎麼也聽不清楚,就在他想要詢問的時候,酒神忽然變小,沖向他的身體。

「啊……」林軍嚇的大叫,猛然驚醒,卻發現自己坐在院子里。

他匆忙去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全身絲毫無損,就連之前撞破的腦袋,也恢復如初。

「這是怎麼回事?」很快,林軍就發現了不對,在他的手臂上,一個女人的紋身出現,正是他在夢裡見到的酒神。

「啊……」看着酒神紋身,林軍的腦袋猛地刺痛,同時,一堆龐雜的信息湧現腦海。

「一斗米、一兩曲,加二斗水,相參和,釀七日……」一段段文字出現,林軍起初並不是很懂,但隨着逐漸梳理,卻發現這竟然是一種釀酒之法。

這種釀酒方法與世俗釀酒並無什麼區別,但林軍看到最後,卻發現了不對,那就是酒麴的選擇,這種釀酒對於酒麴的選擇極為奇特,不是製造的酒麴,而是取用大自然的靈氣。

在最後,有一段更為晦澀的文字出現,正是酒麴的製造方法,而且還註明,按照這種方法,不僅可以製造上等酒麴,同時還可以強身健體,甚至長生不老。

「哈哈,有了這酒神釀,我還愁沒有自己的事業嗎?」理清楚一切,林軍頓時高興起來,他不在乎什麼長生不老,更在乎的是這釀酒的方法。

林軍以前還真是沒發現,自家的石桌裏面,竟然會有酒神的傳承,他真想把石桌給好好珍藏起來,可真要是這麼做了,難免引起別人的注意,想了想,他乾脆放棄了這個想法。

反正石桌在院里已經好多年了,很難引起別人的注意,留到以後再處理也不遲。

這一次奇遇,給林軍打開了一扇大門,唯一遺憾的就是,他稀里糊塗的,竟然佔了李翠蘭的便宜。

「乾脆以後躲着點她。」想起李翠蘭,林軍無奈的搖頭,別看李翠蘭表面上溫婉,但內心裏卻極其嬌蠻,他這次佔了李翠蘭的便宜,肯定少不了一頓罵。

林軍實在沒有辦法,只能躲着,幸好他現在有了酒神釀,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當下就回到屋子,開始修鍊後面的口訣,能不能釀出好酒,就看他最後一步能不能成功了。

回到屋子,林軍擺了個修鍊的姿勢,就開始按照口訣修鍊起來。

按照口訣的提示,空氣中飄蕩着大量的五行靈氣,只要能夠看到這些靈氣,並且將其吸收入體內,經過特殊的行功路線,就能製造出酒神使用的酒麴。

在床上坐了半個小時,林軍也沒有任何收穫,就在他心煩意亂想要放棄的時候,卻猛然看到,面前飄蕩着許多五色小光點。

他雖然閉着眼睛,但面前的光點卻清晰可見,林軍頓時大喜,這就是酒神所說的靈氣,他趕緊開始吸收。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到了晚上,林清遠夫婦從親戚家回來,剛進門就看到林軍盤坐在床上,林清遠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惱怒的罵道:「混小子,整天不務正業,裝神弄鬼的,擺這麼個姿勢,你是想修仙不成?」

被這突兀的一聲喝罵,林軍這才清醒過來,看着惱怒的林清遠,他也沒有解釋,事實上這種事情,他也無法解釋,林清遠也不會相信。

「爸,我就是玩玩而已。」林軍嬉笑着說道,想要把這事給糊弄過去,誰知道卻更加激怒了林清遠,指着林軍,恨鐵不成鋼的罵道:「玩玩?成天就知道玩,你這輩子能玩下來嗎?」

「爸……」林軍頓時有些不高興了,他也在尋找出路,只是之前一直沒有找到。

「怎麼?你還要頂嘴?」林清遠眼睛一瞪,氣惱的罵道:「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成器的東西,明天隨我去學木工,免得你整天無所事事。」

「我不去。」林軍直接就拒絕了,他本來就對木工沒什麼興趣,不然也不會在家閑了半年,而且他現在找准了方向,豈會隨便放棄。

「混賬東西,難道要我養你一輩子嗎?」林清遠越說越生氣,他本來就是個暴烈性子,要不是林軍現在長大了,估計早就動手了。

「誰要你養了?我要去開酒坊,自己養活自己。」林軍也是倔脾氣,當下就和林清遠杠上了。

「開酒坊?就憑你?」林清遠臉上寫滿了質疑,他林家也不是沒弄過酒坊,只不過沒有自己的配方,生意也不是很好,所以才斷了念頭,轉而做起了木工。

而林軍現在要走回頭路,在林清遠看來,這不是找死嗎?

「我怎麼了?我就要開酒坊,你做不成的事情,我能做成。」林軍臉色漲紅,這件事遲早都要說,趁現在這個機會剛剛好。

「混賬東西,老子打死你。」林清遠被人揭了傷疤,惱羞成怒,伸手就要打人,但卻被林軍的母親趙秀琴給拉住了。「老東西,你現在本事大了,會打兒子了,啊,你連我一起打好了。」

趙秀琴正在準備做飯呢,聽到這邊父子兩吵架,趕緊趕過來,正好看到林清遠想要出手,這才攔住,轉而對林軍說道:「小軍,你也是,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嘛?」

「我怎麼好好說,他壓根就不相信我。」林軍也是心裏有氣,被父親質疑的感覺可真不好受。

「相信你?你拿什麼讓我相信?」這父子兩都是驢脾氣,眨眼間又杠上了。

趙秀琴夾在中間,也很無奈,她是心疼兒子,但也知道兒子這麼做,根本不會有什麼結果。

想了想,她乾脆說道:「你們爺倆都別吵了,小軍既然要開酒坊,那就去開,反正那酒坊也閑着,最多一些糧食的問題。」

「糧食不要錢啊?」林清遠立馬就不樂意了,瞪着趙秀琴。

「老東西,你不打算好好過年了是吧?」趙秀琴眉毛一豎,反瞪着林清遠。

被趙秀琴這麼一瞪,林清遠頓時蔫了,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想開就去開,不過我把話撩在前頭,如果你開不下去了,就乖乖的跟我去學木工。」

話說完,林清遠就惱怒的離開了,林軍頓時大喜,笑着對趙秀琴道:「媽,謝謝你。」

「你呀,你要是真想謝我,就好好做出一番事業,別弔兒郎當的。」趙秀琴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林軍,但言語中卻充滿了溺愛。

林軍也知道這是母親為他爭取的機會,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酒坊好好的經營起來。

晚上吃過飯,林軍就回到屋子接着開始修鍊,按照口訣中的說法,他現在的靈氣,可以釀造十斤好酒,但林軍卻並不滿足,他需要的更多。

一晚上沒睡覺,林軍不僅沒有困意,反倒是精神飽滿,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修鍊口訣的好處。

他也顧不上多做感嘆,隨便吃了點東西,就收拾前往酒坊,他家的酒坊擱置了好多年,想要重新開起來,必須好好的收拾一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