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小狂醫
鄉村小狂醫 連載中

鄉村小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烽火戲三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奕嫣 王騰 都市小說

年少不知村醫好,錯把醫院當成寶!衛校畢業的王騰得到了中心醫院實習名額,卻被富二代冒名頂替,失意回到鄉村,意外傳承天華醫道!從此遊戲都市,帶領貧困村走上致富道路,冠名天下第一富饒村,提前完成人生小目標,閑來喝茶遛鳥,忙時釣魚逮蝦,生活樂無邊!展開

《鄉村小狂醫》章節試讀:

王騰明白了,田老五被抓了懷恨在心,把氣撒到他身上來了!

王騰生氣的說:「田老五打了我,被抓是罪有應得,你們反倒是來找起我的麻煩來了!」

田老三罵罵咧咧的說:「老五揍你,你就得受着!甭管誰的錯了,敢讓我們老田家吃虧,你踏馬就該死!」

王騰氣笑了,果然是蛇鼠一窩親!跟這樣的人講道理,那就是白費口舌。

「少廢話了,今天必須給你點教訓,否則,別人還以為我們田家怕了你這個剛出窩的鳥崽子呢!」

田老三說完也不廢話了,鉚足了勁要揍王騰一頓。

王騰也閉上了嘴,和這種無賴講道理,就得用拳頭!

田老三一身蠻力,但王騰有天眼助陣,每次都能躲開對方的進攻,同時出拳揍得田老三嗷嗷叫。

王騰雖然還沒有服用『固本培元丹』踏入武道,但他精通人體,每一拳都打在田老三最薄弱的地方,讓對方疼的死去活來,還不至於丟了命。

田老三『撲通』一聲趴在了地上,看向王騰的眼中滿是恐懼。

這小子太詭異了!

王騰『啐』了一聲,叫囂道:「打啊,怎麼不打了,垃圾!」

田老三咬緊了牙關,奶奶的活這麼久哪裡受過這種屈辱!

他指着王騰撂下狠話:「你給老子等着!」

說完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搖人了?

王騰撇撇嘴說:「多喊幾個,我還沒打夠呢!」說完又踹了田老三幾腳。

田老三雖然恨的咬牙切齒,但強忍着不敢輕舉妄動,主要是被揍怕了。

王騰咧嘴笑了笑,這種感覺太爽了!

以往他只有被欺負的份,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有了反抗的資本,可以瞬間將局勢反轉!

田老三打完了電話,來的竟然是民兵隊的人,仨人都帶着『巡邏治安』的袖章,還挺像那麼一回事。

「剛才誰報警說,有人惡意傷人呢?」

說話的是民兵隊長葛大柱,昂着腦袋神氣的樣子好像高人一頭。

田老三立刻訴苦:「葛隊長,是我報的警,這個無良庸醫害死了我弟,說是我弟早就沒氣了,還用草席把他裹起來,讓我拉去後山埋掉!我不答應,他就打我罵我,你看給這給我揍得,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王騰一聽,心裏怒火『噌』的一下燒起來了。

「好你個田老三,惡人先告狀,滿嘴胡咧咧,明明是你帶着草席來的!」

葛大柱擺手喊停,耷拉着眼皮,趾高氣昂的走到王騰面前,問道:「我問你,人是你揍得嗎?」

王騰點了點頭。

葛大柱立刻喊道:「把他給我抓起來!」

王騰一愣,另外兩個民兵趁機抓住了他的左右手臂。

葛大柱又說道:「庸醫治死了人,還不知悔改的毆打死者家屬,光這兩條罪名,足夠這小子吃半顆槍子了!」

王騰還沒說什麼呢,就讓葛大柱確定罪名了?!

王騰算是看出來了,葛大柱和田老三早就串通好了來整他啊。

「葛大柱,你個生兒子沒**的孬貨,收了田老三多少錢來誣陷我!」王騰惱火的罵道。

葛大柱也不生氣,淡定的掏了掏耳朵,掏出手機邊打電話,邊說:「再加一項罪名,辱罵民兵隊長,喂,是慶遠鎮警局嗎,我要報警,出人命了……」

葛大柱讓人從衛生室搬出來一把椅子,把王騰綁在了上邊。

這倆民兵都是村裡的青壯年,用的是麻繩,系的是捆豬扣,王騰壓根掙不開!

他心說:看來我要儘快煉出固本培元丹才行,到時候開了武道,又豈是這幾個小混混能夠欺負得了的!

王騰暗下決心,這時警笛聲響了起來,一輛警車迅速停在了門口。

唐琉璃正在附近山路巡查,接到報警電話後就趕了過來,畢竟出現人命可不是小事。

「誰報的警?」唐琉璃問道。

葛大柱立馬走過去,點頭哈腰的把田老三描述的經過詳述了出來。

王騰氣的牙痒痒,更確定這倆壞鳥是一夥的了!

葛大柱獻殷勤的說:「警官,人我已經替你抓到了!」他伸手一指王騰。

唐琉璃順着看過去,黛眉當時一皺:「是你。」

「美女警官好。」

王騰打了聲招呼,心說:這位女警官面相和善,眉宇間有一絲正氣縈繞,一看就是個是非分明的好**,我有救了!

唐琉璃撇了眼葛大柱,問王騰:「他說的是真的嗎?」

王騰趕緊解釋:「警官,別聽他胡說,這孫子聯合田老三構陷我,我是冤枉的。」

田老三?今早抓的行兇犯名叫田老五,莫非這幾人是來報仇的?

唐琉璃心裏想了一下,但辦案要講究真憑實據,不能靠瞎猜定論。

於是她問:「你有證據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嗎?」

王騰想了想,這裡沒有監控,民兵隊和田老三勾搭成奸,我上哪找證據?

王騰皺着眉頭,忽然看見了躺在三輪車上的田老四,頓時有了主意!

「他們不是說田老四死了嗎,我能讓他活過來!」

讓人死而復生?這不是扯淡嗎!

唐琉璃不信,但是見王騰一臉的自信,為了公正公平,她就答應讓王騰試一試。

田老三心裏泛着嘀咕,畢竟四弟是假死,真要是讓這小子給弄醒了,豈不是全都露餡了?!

田老三不放心,阻攔道:「不行!我弟已經夠慘了,不能讓他再摧殘我弟的屍體!」

他說完沖葛大柱擠眉弄眼,你倒是幫我說句話啊!

葛大柱眼珠子轉了轉,連忙勸說唐琉璃:「萬萬不可啊,這小子是個危險人物,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把他給抓住的,這要是鬆了綁讓他跑了,你我都擔待不起啊。」

葛大柱想嚇唬嚇唬唐琉璃,畢竟放走一個殺人犯,那可是嚴重的失職問題,小了丟工作,大了還得坐牢呢!

但唐琉璃不吃這一套,她拍了拍腰間的槍套說:「他跑的再快,能有槍子快嗎?」

這……

田老三和葛大柱相視一眼,全都沉默了。

葛大柱只好讓人給王騰鬆了綁,田老三則是默默祈禱王騰別看出什麼問題就行。

《鄉村小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