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想當鹹魚的她被迫爆紅
想當鹹魚的她被迫爆紅 連載中

想當鹹魚的她被迫爆紅

來源:google 作者:千日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聲聲 現代言情 言培風

林聲聲一睜眼,發現世界都變了,她因為車禍魂穿到了同名的林氏千金身上在電視上,她是血洗江湖的女魔頭李黑蓮在現實中,她是慘遭網暴18線小明星……正準備躺平擺爛的林聲聲在看到自己頂頭上司的絕世美顏後,突然又覺得自己可以了不久後,林聲聲手捧視後獎盃:咦?我怎麼突然就爆紅了?言培風一臉驕傲求表揚:老婆,看我!我做的還不錯吧!展開

《想當鹹魚的她被迫爆紅》章節試讀:

「對了,據說千聲是這次電影版的最大投資方,而且我聽說你哥準備把你送進千聲娛樂當藝人。」

「林卿?他這什麼意思?」林聲聲愕然。

林聲聲不理解,這絕對有貓膩。

她可還記得呢,她哥林卿是最反對她進娛樂圈的人。

林父林母常年旅居國外,對一雙兒女完全是放養,林卿又當爹又當媽的把林聲聲養大,自然是不想看着自己的妹妹進入娛樂圈這個大染缸的。

因此,她每次進組都是偷偷摸摸的請假去,進的還都是拍完後播出都費勁的三無劇組。

沒想到這次她哥竟然開竅讓她自由追夢了。

林卿也不想啊,可是他也實在不忍心自己的親妹妹整天跑深山老林里去拍戲,一呆就是幾個月。

這期間要真的出什麼事,他都不夠後悔的。

林卿打足了主意,與其和林聲聲對着干讓她產生逆反心理,不如順着毛捋,等她玩夠了主動退圈。

即使她不主動退圈,在他的「打點」之下,也不會有多少人敢再用林聲聲。如此下去,林聲聲「被退圈」不也是早晚的事兒。

此刻的林聲聲還不知道,她哥已經在她的追夢路上挖好了大坑等她跳了。

出院後,林卿果然找林聲聲詳談進千聲娛樂的事了。

「既然你這麼喜歡演戲,我也不硬攔了,我在千聲有個熟人,能給你安排個有資歷的經紀人帶着,你趁早別自己去那些野雞劇組混了,知道嗎?」

「千聲?哥,你真的想開了?沒騙我吧,真的是千聲啊。」

林聲聲一聽千聲娛樂的大名,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

拜託,這可是國內第一造星工廠—-千聲娛樂哎!

千聲娛樂是近幾年大火的經紀公司,他家老總家裡有金礦,一上來花了大價錢挖走了各家的一哥一姐,迅速組成了一支含金量極高的藝人隊伍。

近兩年千聲更是憑藉大火的選秀節目捧出了不少大流量明星,韓其墨就是千聲娛樂的當紅歌手。

林聲聲對於自己以後的職業生涯還是比較期待的。畢竟上輩子她就是一苦逼的上班族,一直被無良老闆壓榨,壓根沒怎麼接觸過這光鮮亮麗的舞台。

出院後,林聲聲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學校補修學分。

她前一陣進組拍戲本就落下了好多功課,近期又在醫院裏待了好久,再不補學分她這學期就白上了。

車子穩穩的停在了路邊,林聲聲站在學校門口駐足良久。

「聖樺國際大學」幾個鎏金大字在盛夏朝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再次回到母校,林聲聲感慨萬分。她之前就是聖樺的特招學員,因為成績優異被破格錄取的。

沒想到兜兜轉轉幾年後,她竟然又以學生的身份回到了這裡。

來到教室後,林聲聲信步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絲毫不在意旁邊人投來打量的視線。

「聲聲,你傷好了嗎?」一個戴眼鏡的女生挪着腳步過來,「你沒事了吧?我給你發消息你怎麼也不回我?」

林聲聲抬頭一看,是他們班班長,尤許,在原主記憶里是個很乖的女生。

她沖尤許粲然一笑,「我沒事啦班長,不用這麼擔心。前一陣我在醫院躺着,我哥不准我玩手機,所以沒回消息,不好意思啊。」

「沒事了就好,大家都很擔心你的。」

尤許坐在林聲聲旁邊,遞過來一張照片,「那個,你能幫我簽個名嗎?」

「啊?簽名,我嗎?」林聲聲不可置信的問道,她還沒火到這個地步呢吧。

「不,是簽李黑蓮的名字。」尤許羞恥的低下了頭,「我妹妹迷上了李黑蓮,吵着讓我跟你要簽名。」

林聲聲哭笑不得的接過照片一看,果然是一襲紅衣造型的李黑蓮。

她低頭簽名,笑意從眼角蔓延,「李黑蓮比我都火呢。」

尤許盯着低頭簽名的林聲聲,一時看呆了。

林聲聲的側顏絕對可以原地封神,她額頭飽滿,鼻樑高挺,鼻頭小巧,嘴角微微上翹,笑意一直延伸到眉眼,好看極了。

尤許看着根本捨不得挪開眼神。

林聲聲和她哥都繼承了林母的絕好容顏,她的五官屬於濃顏系長相,可偏偏整個面相中又帶了絲清純,顯得整個人又美又欲還特無辜。

「簽好了,班長。」林聲聲一抬頭就對上了尤許有點放肆的眼光,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

尤許羞恥的落荒而逃。

林聲聲在學校各種參加活動,各種補修課時,總算是沒淪落到重修的地步。

暑假一到,林聲聲就顛顛地跑去了千聲娛樂報道。

林聲聲的經紀人是周蒙,一個有點發福的中年男人。他的手下有好幾個藝人,唯有一個是林聲聲被「打點」進來的,他在接手林聲聲的時候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

「林聲聲你就放養就行,上面放話了,不用給她什麼資源。」

得,又一個燙手山芋扔他這了。周蒙撇嘴。

他手底下除了一個喬仁之外,其他的藝人都是問題選手,一個個既惹不起又養不起。

這下又來一個,他頭瞬間又大了一圈。

「周哥,林聲聲來報到了。」小肉在外面敲門。

「進來吧。」

周蒙看着跟在小肉身後推門而進的女生,着實有被驚艷到。

林聲聲個子高挑,身材纖細,即使淡妝也能看出來這是個實打實的純天然美人,濃顏系長相配上又純又無辜的眼神讓她的美貌不摻雜風塵味,看起來美艷而不風俗。

而且,她這的一身冷白皮又硬生生把顏值拉高了一個檔。

周蒙撫額,不住的嘆息,這種長相都不給資源捧一下,真是暴殄天物啊……

周蒙眼睜睜看着美玉蒙塵,心裏實在不忍,主要是他也覺得林聲聲這麼一個容易處在風口浪尖的人,說不定會有什麼奇遇。

周蒙心裏還是想試一把的。

「小肉以後就是你的助理了,我這邊平時要對接的藝人不止你一個,你有什麼事可以先直接找小肉。」

「好的,周哥。那請問我現在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暫時沒有,今天就先讓小肉帶你好好逛逛千聲,別的不用做。」

「好的。」

林聲聲被帶着逛了一圈千聲娛樂後,整個人處於一種極度的亢奮情緒之中。

真不愧千盛,真不愧是第一造星工廠啊!

一圈逛下來,林聲聲簡直要被這裡的明星光環給晃暈了。

千聲娛樂平均兩步路一個帥哥,三步路一個小花,影帝到處跑,大腕在這跟大白菜一樣。

從來沒見過這麼多明星的林土狗被驚呆了,這裡簡直是顏狗的天堂啊!

「啊啊啊,我看到宋影帝了。」

「這群跳舞的就是要推的新男團?哇哦~」

「徐小玉也是咱們千聲的嗎?真人好瘦好美好仙啊……」

「聲聲,淡定些,這只是其中一部分,藝人不可能天天在公司待着,以後你會見到更多的。」小肉淡定的把發癲的林聲聲控制住。

中午,兩人來到了食堂吃飯。

「好像只有我一個藝人來吃飯唉……」林聲聲端着餐盤來回張望。

「聲聲,自信點,把好像去掉。這個是員工食堂,平時沒有藝人來這的。我帶你來,純粹是因為這裡後廚的做的溜肉段一絕,你必須得試試!」

林聲聲看着小肉餐盤裡堆得滿滿的肉,陷入了沉思,「你都吃不胖的嗎?」

「對啊,所以我才取名叫小肉,希望多長點肉啊。別看我了,你也趕緊吃。」

林聲聲狠狠心咬咬牙,也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她為了保持身材已經好久不敢放開吃東西了,前後加起來兩輩子,她都沒怎麼肆意的吃過米肉糖。

看着林聲聲低頭大口吃肉的樣子,小肉眼裡閃過一絲無奈與同情。

她其實一早就知道林聲聲被上邊打壓的事情了。

周蒙打電話的時候她不小心聽到了,被周蒙呵斥了一頓,並警告不讓她說出去,所以她也只能把事情壓在心底。

在林聲聲來之前,她就已經在心裏把林聲聲塑造成了一個沒錢沒勢、逐夢娛樂圈卻被資本打壓的可憐少女了。

如今看到林聲聲狼吞虎咽地吃肉,更加堅定了她的猜想。

多可憐的孩子,這是幾頓沒吃過肉了……

腦補劇情多了,小肉都差點要被林聲聲的「可憐身世」給搞哭了。

正在吃肉的林聲聲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從頭頂傳來,她抬頭一看,就看了小**哭不哭的樣子。

「你怎麼了?」

「沒事,吃肉吃多了,有點噎得慌。」

「……」

小肉是個瘦瘦白白的女生,特別機靈,一頓飯的時間, 林聲聲在她嘴裏得到了不少信息。

比如,周蒙手下帶的人加上她一共4個,最大的腕是個三線綜藝咖,喬仁。

再比如,公司里最不能招惹的不是那幾個影帝影后,而是當紅頂流韓其墨。

當然,最勁爆的還是韓其墨和千聲老總的戀情瓜。

據小肉的一線報道來說,千聲據說就是他們老總為了韓其墨而開的!

「原來有礦的大老闆喜歡韓其墨這種類型啊。」林聲聲回憶着韓其墨的樣子,「你別說,韓其墨長得倒是真挺好看。」

「可是我總覺得,言總喜歡的不應該是韓其墨這樣的。」小肉嘟囔:「言總這麼厲害的人,不像是會喜歡韓其墨那種咋咋呼呼的女生的。」

「什麼?」林聲聲坐直了身子。

「我說,言總的眼光不應該這麼低,他見過的美女多了去了,怎麼就被韓其墨迷住了呢?」

「言總?什麼言總?」

林聲聲震驚的肉都掉了,不會這麼巧吧,言總?不會就是她想的那個人吧。

「言總,就是言總啊……」小肉對林聲聲的反應很是奇怪:「我們千聲的老總,言培風啊。怎麼了?」

「我……」

林聲聲悲嘆一聲!真的就這麼巧了。

她的現任老闆,也是她的前任老闆,那個瘋子一般的工作狂,言培風!

而且,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言培風這個愛情白痴竟然就開竅了,才三年而已,他竟然開竅到為了一個女人開公司了……

想當年她在言氏工作時,壓根沒想到過著名的工作狂言培風還會有這一面。

林聲聲想起自己跟着言培風工作的那幾年,是一點都沒看出來這廝像是會談戀愛的樣子,他的眼裡心裏全是工作、工作。

當時的林聲聲是言培風的助理,言培風自己是個超級工作狂,順帶的把林聲聲都不當人看,用起來跟生產隊的驢一樣順手。

所以連帶着她在如花的年紀也沒空談個戀愛,好不容易有幾個桃花的苗頭,也都被言培風這個無良老闆掐掉了!

她想起來自己前世被言培風這個工作狂魔支配的場景就忍不住瑟瑟發抖。

可沒想到,兜兜轉轉,她竟又轉回來了,又成了給言培風賣命的打工仔……

這難道就是命?

《想當鹹魚的她被迫爆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