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向死而生:觀天功
向死而生:觀天功 連載中

向死而生:觀天功

來源:google 作者:大地宏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衛臨 奇幻玄幻 魏小元

父親,愛人,朋友……衛臨所珍視的都已經失去,唯有刻骨銘心的遺憾時時在煎熬着他當他終於在死亡中解脫出來,卻發現上天給了他一次彌補遺憾的機會展開

《向死而生:觀天功》章節試讀:

衛臨用盡全身力氣奔跑,終於看到了交易的兩人。

此刻,哥哥衛昊被繩子綁住了雙手,拴在馬車上,繩子在他稚嫩的雙腕上勒出了血痕。

一個中年矮胖子走過去,相牲口一般肆無忌憚的在他身上打量,然後一把將他上身的衣物撕掉。

「不錯,這小娃娃長相和身材都是上乘,值一粒人階二品的聚氣丹。嘖,嘖,瞧這可人愛的模樣,我都忍不住現在就想打得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邊說邊在衛昊的後背上狠狠掐了一下。

衛昊看到這幅情形,早已嚇得六神無主,被掐疼了也不敢喊叫,只是身軀不停地在馬車邊蜷縮。

「您相中就好,別看這賤皮子細皮嫩肉的,命硬的很,您至少能玩上一個月,那我的聚氣丹?」魏龔道。

「好說好說,明天你來我靈寶閣拿就是。」中年矮胖子道。

「二老爺,您賣了我,真的就不會再賣我弟弟了吧?」

衛昊雖然全身上下無不透露着恐懼,這時卻開口道,楚楚可憐的雙眼流露着希冀。

衛臨早就怒火焚身,聽到衛昊的話,頓時感動的淚眼汪汪。

哥哥從小便照顧他,保護他,他前世年紀小感受不出來,如今看到哥哥,過去的種種再一想起,頓時無以復加。

這份感動更是立刻轉化為了怒火。

這輩子,除非他死,否則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他的哥哥。

衛臨此刻恨不得立馬衝過去,殺了這兩個畜牲,救下哥哥。

但是他忍住了。

此刻的他根本不是兩人的對手,盲目的衝過去只會和哥哥一起被玩死。

「呦呵,這小崽子還有個弟弟嗎?」中年矮胖子聞言,兩眼放光,似乎又來了興趣。

衛臨並沒有繼續聽他們說話,而是看着馬車的朝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前面。

身後隱隱傳來了哥哥哭求的聲音和兩個畜牲陰鷙的笑聲。

衛臨在距離差不多之後,在路旁的一棵大樹後面躲藏好,心中暗暗盤算起來。

他必須要救出哥哥,以他現在的實力,硬拼的話根本毫無機會,只能夠來一招出其不意。

即便如此,兩人都在場的話他也應付不了,那個中年矮胖子修為未踏入人階,基礎五六品的樣子,埋伏他倒是有些可能。

可衛臨實在太弱了,機會僅僅只有一次,一次不成功,中年矮胖子有了防備,他只有和哥哥一起被玩死了。

盤算了片刻,他一咬牙,在身體幾個穴道上注入了一絲絲玄氣。

這是強行提高輸出的方法,雖然對身體有很大害處,但他必須最大限度的保證哥哥的安全。

過了一會,衛臨看到馬車緩緩駛了過來,而魏龔朝着另一方向而去。

趕車的矮胖子嘴裏哼着小曲,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哥哥並沒有在車裏面,而是被他橫綁在了車頭,矮胖子那肥碩的大屁股此刻正坐在他身上。

手裡的馬鞭正在馬和哥哥身上來回的抽打着。

衛臨看到這個畫面,簡直憤怒到了極點,甚至差一點失去理智就要衝出去。

又過了片刻,馬車趕到了他躲藏的大樹旁邊,衛臨等待的時機終於到了,他運盡全身玄氣,飛身而出,宛若一隻捕食的獵豹,剎那間便飛到了矮胖子面前,朝着他額頭一掌擊出。

中年矮胖子看到時已經為時已晚,衛臨的動作太快了,再加之他肥胖的身體動作遲鈍,他連抬手抵擋都來不及。

「嘭!」一聲悶響,中年矮胖子肥碩的身軀直接被擊飛了出去,隨即撞在了路旁的一棵樹榦上,傳來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

顯然是活不了了。

衛臨也沒想到自己這一掌有如此威力。

「哥,你怎麼樣了。」他急忙幫哥哥解開繩子,看着他短短片刻功夫便被折磨的遍體鱗傷,心痛的流下了眼淚。

「沒事。」衛昊虛弱的一笑,扭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屍體,臉上布滿擔憂之色。

像他們這樣最底層的窮苦人民,被上層人欺辱打殺沒有誰會在乎,但是他們若有一絲的反抗,那便是天理難容。

他很驚愕,不知所措,想問現在該怎麼辦,可是看到面前的人是比他更懵懂的弟弟,雖然這個弟弟剛才表現的令他很有依靠感,但是多年的認知讓他很自然的想到弟弟肯定更不知所措。

「哥,你別怕,咱們先找個地方藏起來,等下我去找父親,咱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衛臨安慰道,同時這也是他的打算。

他知道哥哥的擔憂,曾經的他和哥哥一樣,從骨子裡被上層人奴化了,認為他們這樣的人天生就是被奴役的,而那些主子天生便是高貴的,對於遭受到的不公自己從心中便給壓下了。

他們不敢反抗,不能反抗,也不願反抗。

但他現在已經徹底改變了。

過分的壓迫反而換來了反抗。

「嗯。」衛昊沒有多說,只是突然間好像不那麼擔心了。

衛臨將馬車掉過頭,他打算趕回家。一家人即將要逃命,有一輛馬車再好不過了。

他又走到中年矮胖子屍體旁,認真的搜索了一番,從中找出幾十兩銀票和一把匕首,還有幾粒丹藥。

家裡如今一貧如洗,這些都是逃命的本錢。

只要能夠躲個一年半載,憑藉他前世的功法,相信到時就算被矮胖子家人發現他也有能力自保。

衛昊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弟弟的做法雖然有些超乎年齡的怪異,但稍微一想便覺得十分穩妥,甚至高瞻遠矚,這也讓他心裏放鬆了很多。

就在他們打算趕車回家去找父親時,只見已經走了的魏龔不知何時卻又走了回來,而且離他們只有幾步之遙了。

兩兄弟臉色剎時變得十分難看。

衛臨能殺矮胖子是因為突襲,並且矮胖子修為不是很高,但魏龔卻不同。

如今他有了警覺,突襲很難成功不說,魏龔是人階一品的實力,即便衛臨再如何的耗盡潛能也不是他的對手。

人階一品的實力,對現在的衛臨來說,有些高不可攀。

「二…老爺。」衛昊惶恐的喊道。

「呵呵,真沒想到,他竟然死在了你這個娃娃手裡,看來你的確是個修鍊天才呢。」魏龔看着衛昊陰笑一聲。

在他看來,是衛昊殺了矮胖子,衛臨的到來只是令矮胖子一時疏忽,讓衛昊有機會解了綁。

畢竟衛昊在家奴之中算是修鍊當中的佼佼者了,而衛臨只不過是一個廢物。

衛臨正愁無計可施,聞言心中一喜,急忙將臉上視死如歸的表情替換掉,一副哀求的模樣,跪在地上道:「二老爺,求求您不要賣我哥哥,您要賣就賣我吧,大家都知道我是廢物,我哥哥長大了肯定比我有用,求求您了。」

「廢物就是廢物,」魏龔根本沒把衛臨放在眼裡,他看了一眼衛昊,然後走到矮胖子屍體旁邊,蹲下檢查了一番。

就在他驚疑衛昊怎麼有這麼大力量時,身後傳來腳步聲,他警惕的回頭,看到是衛臨這個廢物,並沒有放在心上,頓時又放心大膽的仔細檢查起來。

「這人是你哥哥殺的?」魏龔背對着衛臨道。

「不是。」衛臨道。

話未說完,一把匕首已經從背後插在了魏龔心臟處,直接沒入刀柄。

「是,是你。」魏龔終於反應過來,可已經為時已晚。

他艱難的轉過頭,看向衛臨,彷彿認命了一般,可就在這時,一層薄薄的火焰突然間包裹全身,然後向雙掌匯去,手掌中心頓時升騰起炙熱的火光,向衛臨頭頂拍去。

衛臨剛才的一刀雖然出其不意,但也耗費了他極大的心神,兩次的過度透支令他此刻已經無力躲避。

他癱軟在地上,等待着死亡。

重生之日,便是隕滅之時。

電光火石之間,衛臨也不知自己在想什麼,腦海中似乎浮現出了父親的身影,還有藍兒,程浩…

似乎還有一個模糊的聲音隱隱傳來:欲練此功,必先絕境。

可就在這時,只聽「嘭」的一聲,魏龔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大洞,洞口周圍露出血跡斑斑。

心臟竟然爆炸了!

衛臨以為自己必死,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他轉頭看向哥哥,卻見他也是一臉茫然。

此時容不得他細想。

殺了中年矮胖子倒也罷了,畢竟並不是所有人背後都有龐大的勢力,但是魏龔卻不同。

魏家是方圓百里最大的家族,而魏龔是魏家家主之子,如今殺了魏龔,魏家如果全力追捕的話,他們根本沒有逃亡的機會。

……

兩人回到家中,衛昊依舊憂心忡忡,只等着父親回來讓他拿主意。

衛臨在床上調息片刻,突然道:「哥,你快去把魏小元叫來,不要說是我找他,就說有好玩的東西要讓他玩。」

衛臨已經想清楚了,以魏家的實力,逃跑只會死得更快。

但他們也並非沒有一線生機。

前世魏家的大難,整個家族都被覆滅,但魏小元卻能逃出生天。

這雖然有可能只是因為運氣,但更大可能是魏家家主把這寶貴的活命機會留給了他。

魏家子孫二十多個,魏家家主魏玄機獨獨看中魏小元這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其中的原因衛臨不得而知。

但只要知道魏小元對魏家十分重要就足夠了。

而且,衛臨記得父親好像曾經提到過魏玄機以魏家半數家產求一篇廢物也能修鍊的功法的事,當時父親還想着如果真的有此功法,他也希望衛臨能夠修鍊。

這恰好從側面證明了魏小元的重要性。

衛臨的體質和魏小元一樣,都是經脈阻塞,那麼,他自創的修鍊功法必定也適合魏小元。

只要解決了魏小元的修鍊問題,那麼,殺人的事說不定就能揭過去。

「小臨,你不會是想拿小少爺威脅他們吧,這不行的,小少爺是個大好人,他平時對咱們家最好了。」

衛昊還以為衛臨要綁架魏小元,嚇了一跳。

「哥,我不是要拿魏小元做人質,我是能夠解決魏小元不能修鍊玄功的問題……」衛臨解釋道。

「真的嗎,」衛昊聞言大喜,可是又有些不相信,「你怎麼會解決呢,你自己還不如他呢。」

「哥,你先把魏小元叫來再說,等他們發現屍體就晚了。」衛臨來不及解釋道。

「好,我這就去。」衛昊認真的點點頭,跑了出去。

「千萬別說是我要見他。」想到魏小元剛剛才被他欺負過,衛臨朝着衛昊遠去的身影喊了一聲。

……

趁着魏小元沒來的功夫,衛臨翻找出了等會需要用的東西——幾根縫衣針。

這是替魏小元開脈用的,雖然比真正的醫用銀針粗幾倍,但也只能將就了。反正頂多就是被扎的人疼一些,效果卻是一樣的。

誰讓他家裡窮沒有銀針呢。

他正要先幫自己開脈,這時卻突然想到魏龔死前的異狀。

「當時我腦海中除了回憶,好像被什麼觸動了一下,是那句口訣?」

「欲練此功,必先絕境。我好像從哪裡看到過…」

「對了,這是觀天功的開篇第一句。難道他心臟的爆炸和觀天功有關?」

觀天功是夾雜在《大荒天地經》書頁之中的一篇功法,他前世仔細研究了一番,結果一無所獲。

因為內容詭異,有悖常理,他很快便放棄了。

如今想到魏龔心臟詭異的爆炸,再想到觀天功,不由得將兩者聯繫起來。

觀天功的內容他還清楚的記着,開篇便是:欲練此功,必先絕境。

然後是:天有三十六重,此功有三十六層,修鍊至大成者,可掌握天地萬物,操控日月星辰。

接着是:天地有玄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萬物皆有玄氣,玄氣於體內修鍊者曰下乘,操控體外玄氣方為上上之選……

「我那時深處絕境,心裏曾想他心臟的傷能夠立刻致命就好了,難道就是這個想法觸發了觀天功,才引爆他心臟的?」

「觀天功以神識對玄氣的感知為修鍊方法,神識應該是思想力了,前世我認為思想不可能有力量,所以放棄修鍊觀天功,如今何不再試一試?」

衛臨正要找回那時候的感覺,看看能不能再引爆一個東西,聽見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小昊子,真的有好玩的東西嗎,你可不能騙我?」一個稚嫩的聲音道,正是魏小元。

魏家那些少爺管衛昊都是叫小昊子,叫衛臨也是小臨子,或者小廢物。魏小元這麼叫自然沒什麼錯,但衛臨這時卻聽着有些刺耳。

「真的,小少爺,好玩的東西就在屋裡,您跟我來吧。」衛昊道,聲音透露着不自然。

「好,小臨子那個傢伙不在屋裡吧,他可凶了,剛才還打我。」魏小元委屈道。

「啊,他竟敢欺負小少爺您,我讓他跪在您面前您打回來好不好?」衛昊訝然道。

「好,他打了我一巴掌,踢了我兩腳,我要打他兩巴掌,踢他四腳,踢哭他。」

兩人說著話來到了屋門前,推開門,就看到衛臨站在門口。

「啊!」魏小元嚇得大叫一聲,呆住了,片刻後,突然轉頭就跑。

「你敢再跑一下試試。」衛臨充滿危險的聲音從後面傳到了他耳朵里。

魏小元繼續跑了兩步,然後停住了,慢慢轉過身來,小臉驚恐的看着衛臨。

衛臨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粗魯的拉進屋內。

「小臨,你嚇到小少爺了,小少爺,您別害怕,他不會打你的。」衛昊跟在後面道。

衛臨將魏小元一直拽到床邊,扒光了他的衣服,將他扔到床上,拿起早就準備好的縫衣針。

魏小元看到他手裡拿着針,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衛昊有些驚恐的看着衛臨,「小臨,你,你要對小少爺做什麼?」說著擋在了魏小元面前。

衛臨無語,對魏小元大喝道:「不許哭,再哭就扎死你!」

然後又對衛昊苦口婆心道:「哥,我這是用針幫他開脈,你可以在旁邊看着,不會扎疼他的。」

衛昊將信將疑,可想到這是全家人活命的機會,只能選擇讓開,安慰魏小元道:「小少爺,小臨他不會害您的,您先聽話好不好,我是他哥哥,他要是扎疼您了,我就扎死他。」

魏小元雖然年紀小,卻不傻,看着衛臨陰惻惻的模樣,哪還肯聽,大叫着要離開,可惜被衛臨一隻手按着,掙脫不過。

衛臨「啪」的一聲打在他屁股上,「再動扎錯地方你就真的疼死了。」

「嗚嗚,你說什麼小元都聽,不要扎小元好不好?」魏小元哭求道。

衛臨無動於衷,抬手便在他後背扎了上去,魏小元「啊」的一聲大叫,卻還沒完,衛臨隨即又拿起一根針……

片刻功夫,十幾根針都扎完了,魏小元在床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衛昊安慰不過來,只能將他抱在懷裡。

其實衛昊不過才十四歲,但和十歲的魏小元比起來,完全一副大人模樣。

「不準哭了,坐起來,我把你把針**。」衛臨等時間差不多了之後,喝道。

魏小元聽到要拔針,果然不哭了,只是在輕聲抽噎。

衛臨十分討厭他這個樣子,拔針時更加毫不憐惜,用手指的四個縫夾住四根針,也不管針是不是歪着就往外拔,這下比扎針時可疼得多了。

魏小元又不由得哭喊起來。

衛臨被他哭得煩了,拿起桌上的破抹布就要塞進他嘴裏,不過卻被衛昊阻止了。

待魏小元前胸後背上的針全部拔出,他身上的針孔處都流出了鮮血,全身都是鮮血流過的線條。

衛昊看在眼裡,一陣於心不忍。

「現在盤腿坐好,按照我所說的開始運功。」衛臨說著粗魯的將魏小元擺弄正。

魏小元臉上布滿驚恐,害怕他又要弄疼自己,急忙配合著照做。

「現在將玄氣從玉枕穴,中極穴,曲骨穴……引入體內,運轉一個大周天,再匯入丹田。」衛臨道。

魏小元沒有動,卻又哭了。

衛臨一口氣說了十幾處穴位,他只知道兩個,不由得又害怕衛臨打他。

衛臨不解,見他不照做,還大哭來煩人,咬牙切齒道:「你再哭一聲試試!」

魏小元見衛臨動了真怒,這下真的不敢哭了,又怕他以為自己是故意沒按他說的做,諾諾道:「我不認得穴位。」

「沒用的東西,」衛臨嘴裏罵了一聲,拿起桌子上的針,用針鼻在他身上邊杵邊道,「這裡是玉枕穴,這裡是中極穴,這裡是……」

「小臨哥,你好好教小元好不好,小元會認真學的。」魏小元小心翼翼地躲着道。

「小臨,你好好說,不要再扎小少爺了。」衛昊終於忍不住了,他也看出來了,衛臨雖然是在幫助魏小元,卻也是故意弄疼他的。

衛臨雖然視魏小元如無物,卻對衛昊的話言聽計從,當即無奈放下手裡的針,開始用手指點他。

魏小元倒也不是個笨蛋,只教了兩遍便學會了,當下按照衛臨所說的方法運轉起來。

只運行了一遍,他的身體便經脈蠕動,直接從基礎一品突破到了基礎二品。

「繼續。」衛臨看着這顯著的效果,面露驚喜道。

衛昊看到這麼快便突破了,也是一臉的不相信。

魏小元不敢歇息,繼續運轉起來,過了半刻鐘左右,竟然又升級到了基礎三品。

「看來你爺爺沒少給你吃珍貴的丹藥啊。」

看到這裡,衛臨哪還不明白,肯定是以前吃的丹藥藥力積聚在體內,這時得到釋放才能接連突破的。

魏小元這時額頭已經浸出汗珠,接連的突破令他有些疲勞,不過衛臨卻沒有打算讓他休息,「繼續。」

魏小元突破的越快,他爺爺便會越驚喜,他們一家人的價值才越大。

雖然接連的突破可能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但衛臨卻絲毫不在意。

他仍然沒有忘記師姐的死是因為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男孩。

「嗯。」魏小元點點頭,他此時也是滿臉驚喜。

他是個懂事的孩子,知道爺爺為他的修鍊傷透了腦筋,如果讓爺爺看到他突破了,定然會十分高興。

他繼續運轉起來。

這次一直過了一個時辰他才堪堪突破。

不過,不到半晌就能連續突破三級,對於這樣的結果,三人都十分滿意了,甚至可以說驚喜。

此刻天色已黑,衛臨見目的已經達到,便將魏小元放了回去。

當然,用抹布把他身上的血跡都擦乾淨了。

「回去後記得哪些話能說哪些不能說,清楚嗎?」衛臨叮囑道。

「清,清楚。」魏小元小心應道。

「好了,滾吧!」衛臨道。

魏小元聽到這個惡魔放自己離開,大喜,扭頭就跑。

「小少爺,我送您回去!」衛昊急忙跟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