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先婚厚甜
先婚厚甜 連載中

先婚厚甜

來源:google 作者:九九公子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夜七 沐寒聲 霸道總裁

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親自提親,點名要孫媳婦:傅夜七結婚2年,因為丈夫不肯歸國,夫妻一共見過1次,直到第3個結婚紀念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妻子竟國色天香,但……「給自己丈夫下藥?」他鷹眸一眯,涼薄中一絲探究:「對自己沒信心?」那一夜,深中蠱毒,只是他的深情始終不真切以為她永遠走不進他心裏時,他卻說:「若我中過她人的毒,你就是唯一的解藥」...展開

《先婚厚甜》章節試讀:

  打開車門的瞬間,沐寒琛先是將袋子伸進車內以免被淋濕,自己才收傘鑽了進去。

  埋頭的夜柒倏然抬眼,淚眼婆娑的樣子驚愕之餘,猛然轉過頭胡亂擦拭。

  「開車。」

  沐寒琛低聲吩咐,順勢拿了袋子里的香煙。

  轉手竟拿出一雙嶄新女鞋,雖依舊一臉陰霾,卻直接蹲到座位下,就要替她換鞋。

  他溫熱的指尖碰到腳的時候,夜柒猛然縮了回來,本就低眉的她忽而將臉轉向窗外。

  「別動!」沐寒琛低沉而強勢的聲音。

  隨即低眉,一手握了她纖細的腳腕,不容她逃。

  熟稔的脫掉鞋子,看到鞋子里積了水,她嬌小的腳趾都泡白了,他皺了皺眉。

  轉手抽了紙巾,仔細擦乾她的腳,把新鞋給她換上。

  鞋碼剛好,他自顧滿意,在外交部定睛總算沒走眼,他這才起身坐回位置。

  但也就是起身抬頭的一瞬間,目光掃過她的側臉。

  「轉過來。」他驀然低沉的一句命令。

  夜柒只是低眉,未動。

  沐寒琛沒有等,伸手扳過她的臉。

  卻在見到她眼眶泛紅,睫毛濕漉的瞬間,神色倏爾一緊,眉宇蹙起,目光不斷在她臉上打轉。

  剛剛還一臉清清淡淡的把他惹生氣了,她卻怎麼哭了?

  他並非天生對女人的眼淚敏感,她是第二個令他如此心疼的人。

  「不要隨便就哭。」

  他說著,臉色卻柔了,強迫她轉過臉的手,轉而擦拭她的眼淚。

  可是夜柒躲了,然後抓起手所能及的東西自己擦。

  沐寒琛抿唇不語,只掃了一眼被她拿去擦眼淚的大衣袖子。

  能拿他的衣服擦眼淚,她真是第一人。

  沐寒琛出去一圈,情緒平穩許多,膝蓋上的食指有節律動了兩下,斟酌着什麼。

  未幾,他開了口:「我既然回來,就不允許你隨口說離,我盡量維持好這段婚姻,希望你也一樣。」

  「好。」

  傅夜柒垂眸。

  這應該是她想要的了吧,卻總覺得缺了什麼。

  *

  車子到了御閣園,雨已經停了,空氣格外清新。

  夜柒手裡拎了那雙被灌水的皮鞋,沐寒琛大步往家裡走,她跟了上去。

  在他即將推門之際,嬌小的身子越過他,率先開了門。

  小臉素雅,揚着極細微的討好,等着他先進去。

  沐寒琛抬起的手撲空,看了她兩秒才抬腳往裡走,轉過背,嘴角卻揚了揚。

  「寒琛。」一個清麗的聲音忽然響起。

  夜柒一腳還在門外,抬眼卻看到了一張嬌艷的臉,那一句『寒琛』滿是柔情。

  這可是她的家。

  誰來她都歡迎,唯獨這一位除外。

  她的臉色冷了,極冷,不等沐寒琛說話,清冷的一句:「黎小姐,這個時間穿這樣來做客?」

  黎曼,國內最熱影視天后。

  姿色迷人不必說,更有一副令人神魂顛倒的身材,緋聞一堆,實打實的卻只有一個沐寒琛。

  而沐寒琛進出各種宴會,一定會帶她,全世界都知道。

  「夜柒……」沐寒琛一聽她儼如女主人的刁橫,就知道她生氣了,正想着溫聲哄一句。

  她卻忽而轉頭,對他說:「你在外怎麼寵女人我不管,但是請別帶外人到家裡!」

  沐寒琛的妻子是她傅夜柒,即便他不愛她,這點姿態,是她的底線。

  何況他說了她可以任性,也願意與她夫妻相處。

  這一次,他反倒不緊張她生氣了,這分明是吃醋了,總比清冷淡薄令人喜歡!

  然而,他意欲再次開口時,還是她清冷的搶先一句:「你們談,我去透透氣。」

  說完,她果決轉身出門。

  也是看到黎曼,她才醒悟,就算沐寒琛回來了,頂多和她相敬如賓,能有幾分真情?

  下午他的溫柔,也不過是怕她委屈了三年,不再配合這段婚姻吧?

  她倒是差點把他這點施捨當做深情了。

  客廳里,黎曼看傅夜柒的背影透着不屑,轉而揚臉優雅不減,「你回來怎麼不告訴我呢?」

  沐寒琛冷峻的臉上只有矜貴淡漠:「我的行程,還要跟你彙報?」眉目不抬,卻威凌自顯。

  黎曼明艷的臉,因他的淡漠而生生愣住。

  她落寞的抿了唇,又勉強的笑了:「我在英國的戲拍完了,以後會長期在內地,正好可以常見面……」

  「你擅闖御閣園,就為了跟我說這個?」

  她的話音沒落,對面的男人抬起幽深的眸子,溝壑眉峰滿是漫不經心。

  黎曼在外總是萬眾矚目,被小心伺候,她優雅也驕傲,唯獨在他面前時常小心翼翼。

  他這樣的一句,她已然斷了話音。

  「你打算維持這段婚姻,對嗎?」放下茶杯,她終於鼓起勇氣,又努力問得淡雅。

  沐寒琛沒有說話,只把目光轉向窗外,說:「有何不可?」

  「可你不愛她!」黎曼終於皺眉。

  不愛?

  儘管如今,他確實無法肯定說愛,但卻也不是不愛。

  男人終於扯起嘴角:「你知道我不愛任何人,而且她是我妻子,她挺好。」

  果然,黎曼努力壓抑苦澀,有時候她真不想這麼了解他,卻還是忍不住問:「你到底欣賞她什麼?」

  否則,回來這幾天了,他不會如此安然,連個宴席都不參加,也不和她不聯繫。

  可是良久,沐寒琛不說話,等抬頭時,只是說了一句:「她的聰慧和氣質,別人學不來的。」

  連他都說不上來,但的確喜歡。

  說完,沐寒琛站了起來,隱晦的送客:「你也不小了,該考慮認真談個戀愛,不必想着琢磨傅夜柒。」

  最後一句時,他目光深邃的看了她。

  黎曼聽了他的話,心底一痛,他是聽說某個影帝追她了吧?可又有誰能敵他一分?

  「外界傳的只是緋聞。」她還是解釋一句,雖然知道他會無所謂。

  果然,他聽而不聞,只繼續說:「雖然她當年把你託付給我,可我不可能永遠帶你在身邊,你得學會照顧自己。」

  「下過雨,開車慢點。」送她到了門邊,他低低的一句,溫和多了。

  黎曼轉身離開時,還是紅了眼眶。

  外界都說他寵她。

  可黎曼比誰都清楚,他對她好是因為什麼,又是因為誰才對她好。

  而且,她從來知道,她在她那裡,沒有位置,更沒有特權。

《先婚厚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