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界盜墓賊
仙界盜墓賊 連載中

仙界盜墓賊

來源:google 作者:城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托爾斯泰 計明

當計明披着星空下穿越輪迴的光輝降臨在這個仙神來往的大時代,他望着眼前處處隆起的仙墳搓了搓手「開mu是一門藝術,讓無數蒙塵的明珠重現光明」這是一個倒dou的地球穿越者在仙界干回老本行,並一步步被人稱之為魔的故事「啖食眾生者是魔行?」仙界的人擺擺手,「不,計明出現便是魔行」展開

《仙界盜墓賊》章節試讀:

胖子的腿打了兩個擺子,本來以他一貫的性格和專業,不該在亂墳中發出驚叫聲。但是今日與以往不同,此地是號稱仙人遍地的太玄宗,墓里的棺槨又道道林立,氣氛也實在陰詭,因此在大驚之下他發出了一道短促而尖銳的聲音,繼而自知失言捂住了嘴。

他的心跳重若擂鼓,就像有悶雷在耳邊隆隆作響,緊緊盯着眼前形容枯槁的老鬼,小心地後退一步。

老鬼定定坐在那裡,兩隻眼睛木訥地睜着,其中青綠色的光芒微微旋轉。

計明小心後退一步見毫無異狀後,一咬牙轉身向遠處逃去。

就在這時,忽然起了一陣風。

呼——

這股狂風一拂,而且來得詭異,不遠不近,不前不後地,恰巧吹在胖子身上,就像前世的颱風,將他吹得連連後退。

胖子身上的寒毛炸起,他原本是向前逃跑,此刻受着狂風一拂,噔噔噔連退四步,緊接着後頸處傳來冰涼的觸感。

一隻手將他的脖頸緊緊捏住!狂風驟停!

計明的牙齒開始上下打顫,危機之中心思急轉,一隻手悄悄地伸進身後背包的側面,掏出一隻小型的麻醉.槍來,徑直向身後連開了三槍。

篤!篤!篤!身後接連傳來三道聲音,連貫而沉悶,就像是鐵釘釘進木板。

在他頸後的手卻在此時驟然收緊!

「呃——」計明喉間凸起,七發麻醉.槍的子彈被他迅速全部發出,而手掌收緊的趨勢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他的眼前已經開始冒金星,情急之下奮力一腳向後踹出,腳下軍靴直直落在身後老鬼的胸口,緊接着悶哼一聲雙腿迅速曲起。這一腳如同踏在鋼板上,令他雙腳發麻難以站立,老鬼反而無動於衷,絲毫不受影響。

計明幾番掙扎無果,耳邊有延綿細長的嗡鳴聲響起,天旋地轉般的眩暈襲來,眼前的世界開始忽明忽暗。

他的掙扎越來越無力,心頭掠過幾道迴光返照似的想法,依舊不改他的匪性,「看來今年是老子走了霉運,剛在華夏翻了船,來到這個世界轉眼就要再掛一次!」

胖子生性豁達,雖然心底也害怕忐忑,死前也有萬般遺憾,但絕不肯像別人一樣在死亡面前痛哭流涕。他自認為這一輩子活得還算值當,雖然莫名其妙走上倒斗這條路後步步危機,時時都面臨生死,但是自由自在,過得也算逍遙,再加上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大不了忍着痛咬着牙一閉眼也就過去了。

就在他的呼吸愈發艱難,已窒息到面色紅脹將要暈死過去的時候,捏着他脖頸的手微微一松,由他耳後,一道聲音響起,「你是怎麼進來的?」

聲音嘶啞尖銳,難聽得就像瓷器之間的摩擦,像是多年沒有開過口的啞巴,一句話說得緩慢而艱難。

計明的脖頸處驟然一松,一時大口喘息,但又無法回頭,僵硬許久的腦海漸漸復蘇運轉涌動,心頭因為耳邊這一句話掀起驚濤:難道此人還活着?

心裏掠過萬般思緒,計明開口道:「前輩,晚輩誤闖此地,實在是無意之中才會驚擾前輩,還望前輩恕罪!」

他一口一個前輩,說得十分誠懇,只有一對兒小眼睛滴溜溜一轉,有許多心思已經在醞釀。

背後那人卻顯然沒有將他的說辭當做一回事,自顧地開口,尖銳難聽的聲音在摩擦中發出,「你的身上沒有元力,難怪此處陣法對你不起作用。不過,你一介凡人能走到這兒,可見也非同尋常。你究竟是什麼人?」

計明聞言正要回應,那人卻沒有給他開口的意思,又自顧道:「不論如何,你走到這兒,倒是幫了我的大忙!」

放在計明頸後的手完全鬆開,另一隻手驟然捏着他的肩膀將其翻轉。

不等計明將反應過來,不容他反抗的,一泓清幽的藍光沒入他的額頭,計明大驚!

眼前,方才那個枯瘦老鬼此刻正幽幽看着他,兩隻泛着青綠色光芒的眼睛裏滿是寒意。

計明的心思轉得極快,心知方才額間沒入的藍光絕不是什麼好東西,想來是下了什麼蠱,又或是什麼有毒的符咒。

形勢不如人的情形下,計明的兩對小眼睛微微瞪大再眯起,便含了一泓亮而圓潤的淚珠兒,「前輩!我誤闖此地,打擾了你的安寧,實在是不知者不罪。前輩若是放了我,日後必定做牛做馬,鞍前馬後地報答你。實不相瞞,我家裡還有妻兒孤母,迫於生計才會來到此地···」

他說著話擠出幾滴眼淚,一張胖臉上癟起委屈的模樣,看上去倒十分真誠。

計明知道逃出去的希望渺茫,但是面對此刻的情形,服軟的態度一定要做足。

出乎意料的,捏着他的手臂和脖頸齊齊放開,一瞬間彷彿毫不設防。

「就是這個時候!」計明抓准了機會,二話不說轉身奔逃。

棺槨中的老鬼無動於衷。

一直跑了數百米,計明心底生出一絲劫後餘生的狂喜時,腦袋裡突然傳出一陣針扎似的痛楚,猝不及防之下,他一聲慘叫摔倒在地,連續滾了三圈,捂着頭跪伏在地,慘叫聲被他硬生生收了回去,一陣陣難以承受的痛哼卻不時傳出。

他從未承受過這種痛苦,即便是方才喉間被制,即便面臨生死之際,也從未察覺到這種令心臟抽搐的疼痛。

「是剛才的那一抹藍光!」計明的心裏很清楚。

他渾身已經被汗水浸透,寒意一直從腳底升到頭頂天靈蓋,任他平日如何大膽,面對這種未知的恐怖力量和痛楚,依舊生出了無盡的恐懼。

但計明沒有再求饒,當眼前的情形已經變得不可逆轉,當死亡在前,痛楚加身,他知道在這時候求饒沒有一點用處,不過是讓身後那個藏在棺材裏的老變態更加快意。

足足半個時辰,極端的痛苦到讓計明恨不得以頭搶地直接撞死,痛苦終於突兀地停止。

計明癱軟在地。

「你···過···來···」

聽到身後那個老變態開口,計明的心思又開始活泛,嘴角反而勾起一絲笑意,「看樣子,今天或許不會有性命之憂,否則的話,老傢伙沒必要搞這麼一出。如果我猜得不錯,他應該是有什麼事要辦。」

瞬息之間,計明將身後神秘老者的想法揣測了一大半,這才轉過了身,有氣無力地叫了一聲,「前輩。」

半晌之後,聽到頭頂傳來乾澀難言的聲音,「我···也不問你是···如何來到此地。現在···我有件事要···你去辦!」

計明聞言心頭微動:果然是這樣,這個老傢伙藏在這兒,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而為之的理由。現在有什麼事要做不好直接出面,所以要讓我出去幫他辦。他說不問我是怎麼進來的,只怕是因為剛才那一抹藍光,覺得吃定了我,認為早晚能把我身上的這一點秘密全挖出來。

他低着頭,將自己的神色掩藏進陰暗裡,嘴上倒是十分恭敬,「前輩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

沒有半點怨氣。

「如此最好,你若是有意在我面前藏着掖着,方才的噬心之痛,便少不得再受幾個時辰了!我剛才在你身上已經種下噬心蠱,只要我心念一動,你便會受萬蟻錐心之痛,就算想要你的命也不過是瞬息之間!」

計明全身微微一顫,抬起頭,面露恐懼之色,「請前輩饒過我!」

這副神色三分真七分假,他的心底實則在張牙舞爪:今天只要能走出去,再回來的時候一定將這痛苦十倍還給你!

「我看你沒有元力,應該還不是太玄宗的門人吧。」老鬼道。

計明頷首道:「不瞞前輩,我有意加入太玄宗,但是太玄宗的要求嚴格,我實在無法通過太玄宗的選拔,所以今天才生出心思,悄悄地溜了進來,誰知會誤入此地。」

老鬼眸子里的青光微微一亮,一道黑影從棺中飛出。

吧嗒。

一塊玉牌被扔在了計明面前。

「聽着,我要你再去一趟太玄宗。到時候你只需將這道玉牌取出,自然有人接引。此去太玄宗,你要悄悄取一樣東西給我。」

計明聽了老鬼的話,心底嗤笑,「原來是要老子去太玄宗偷東西。」

老鬼還在沉悶而緩慢地囑咐,「你進入太玄宗後,儘快成為內門弟子,到時候自然會有人配合你。成為內門弟子之後,幫我取一道萬里遁行符。」

萬里遁行符。計明在心裏暗暗記下,看老鬼對這件東西這麼上心,就知道不是尋常物件。

「你只要將它取過來,我便為你將噬心蠱解掉;但你若是陰奉陽違,讓我知道了你在太玄宗里的不作為。」說到這裡,老鬼重重冷哼一聲,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計明低頭道:「前輩儘管放心,我必定殫精竭慮地為前輩辦事,不敢有二心。」

「如此最好。」老鬼冷笑,看着前方躬身的計明,似乎在思忖一些事。

就此恢復安靜。

在絕對的沉默和陰詭的死寂里度過半刻後,老鬼再度開口,「你抬頭。」

計明緩緩抬頭,只見在他眼前懸浮着半顆橙紅色的丹藥。

「吃了它。」老鬼道:「太玄宗內門選拔的要求嚴格,以你的資質,循規蹈矩地修行,沒有幾十年無法做到。這顆丹藥有洗精伐髓的功效,你將它吞下去,進入內門可能性便能高上許多。」

在老鬼說話的時候,計明心裏幾番掙扎。這顆丹藥功效未知,本來不該吃下去,但是現在勢不如人,再加上這老鬼已經在我身上種下了蠱,應該不必再多此一舉。

計明抬頭看了一眼老鬼,一咬牙伸手將丹藥攥在手中,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