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陷入愛情
陷入愛情 連載中

陷入愛情

來源:google 作者:淵娉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盛嫵 霍辭京

圈裡都傳盛嫵追求霍家大少爺霍辭京整整三年,盛嫵也本該如願以償得到霍辭京全部的愛和尊重,可在盛家和霍家合作當天,面對霍辭京幡然醒悟之後的盛大告白,她卻緩緩後退了霍辭京伸手緊緊拉住她:「盛嫵,你不能這麼對我」盛嫵冷淡看着他:「霍辭京,我們到此為止」展開

《陷入愛情》章節試讀:

第二天早上,霍辭京一身休閑服裝,靠在車門上,望着面前的人,良久沉默之後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太靠譜,要不你還是打道回府吧。」

他也不是非得找個女伴。

昨晚回到家以後霍辭京怎麼想都覺得自己那個時候不正常,他怎麼就稀里糊塗答應了這個小丫頭的奇思妙想呢,本來是打算去放鬆一下的,現在好了,還得帶個祖宗去。

盛嫵心情好,眉眼上都帶着笑意:「我覺得很靠譜啊。」

「盛晚就沒什麼話說?」

「剛開始是不答應的。」盛嫵聳聳肩,抿了抿唇:「後來就答應了,可能是對你比較放心吧。」

霍辭京嘴角抽搐了一下。

但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好像也由不得他怎麼決定,他在心裏嘆了一口氣,認命地接受了這一切。

他打開車門,朝她點頭示意:「再不進去,等會兒路上就該堵車了。」

霍辭京用手擋着她的頭,盛嫵乖乖坐了進去。

身後傳來管家的聲音,有點着急:「等一下,霍少爺麻煩你等一下。」

兩個人都愣住了。

管家急匆匆跑出來,手上還拿了個白色的包包,霍辭京瞬間眯起眼睛,管家在他的目光凝視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然後宛如交接某種聖物一樣嚴肅說:「霍少爺,這是我們家小姐最近喝的葯,還有一些不能吃的東西,我都已經列好清單,麻煩您抽時間看一看。」

「……………..」

霍辭京面色複雜,低頭看了看盛嫵。

盛嫵沒看他,把頭偏向里側,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虛。

氣氛一時間就變得有點尷尬,然而管家並不這麼覺得,他慈祥和善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感嘆道:「這是我們家小姐第一次和朋友出門參加聚會,沒想到是和霍少爺,希望你們玩得愉快,另外霍少爺也別忘了準時將我們小姐送回來。」

既然已經到這一步了,就姑且忍忍吧。

霍辭京伸手接過包,放在盛嫵腿上,朝着管家點了個頭,開着車緩緩向著外面而去。

管家面帶微笑注視着他們離開。

在高速公路上,霍辭京目視前方,嘴角扯開一抹笑,還在想着剛才的事情:「你姐平時是不是管你管得挺嚴的?」

盛嫵翻着包里的東西,順嘴說:「沒有,我身體不好,我姐不敢輕易放我出門,怕我出什麼事兒,我爸媽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從小到大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思韶的花房了。」

頓了一下,她笑着補充說:「當然今天也算是打破記錄了,而且是和你。」

小姑娘還挺高興的。

霍辭京不想駁了她的好心情,細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把握。

等他們都到的時候,基本上人都來得差不多了。

為首的一個年輕人一看見霍辭京就連忙下樓迎接,兩個人打了個招呼,樓上好幾個人都探出頭來問好,霍辭京看着這些以前一塊兒旅遊的面孔,突然就有點感慨。

旁邊的年輕人注意到霍辭京身邊的女孩子,靦腆打了個招呼。

盛嫵長得很單純,乾淨清澈的眼睛看着人的時候,讓人很難從她眼睛上移開視線,年輕人沒想到她有回應,臉有些紅。

霍辭京看了一眼對方的臉色,下意識把盛嫵拉到旁邊,說:「姜酒,準備什麼吃的了,上去看看。」

「哦,你看我這都暈頭轉向了。」姜酒尷尬摸了摸後腦勺,帶着他們倆一路往上走。

盛嫵心情一直都很好,一直笑眯眯的,她這個長相不笑起來的時候就很清冷,一笑起來就很甜,嘴角兩邊還帶着淺淺的梨渦,像甜甜粉粉的桃子。

霍辭京就在她旁邊,看着她那麼甜美的笑容,心裏那平靜的水面忽然像被攪動了一下,泛起一圈淺淺的漣漪。

「咱們都算是熟人了,好不容易聚一次,大家都喝一杯啊。」

大家排排坐在一起,個個朝氣蓬勃的模樣,年輕活力,一下子就把氣氛給帶起來了。

後花園裡擺着一些燒烤用的器具,姜酒他們全在擺弄,帶過來的女伴都坐在亭子里賞花喝茶,盛嫵就坐在中間,看着人間煙火,頭一次有了一種置身其中的感覺。

霍辭京跟着他們在固定架子,男人挺拔修長的身姿尤其出彩,看得好幾個女生都有些心神蕩漾,她們圍在一起,探討着一些內容。

這時有個姑娘拉了拉盛嫵的袖子。

盛嫵好奇看過去。

那姑娘又湊近了一點,輕聲問:「你是不是霍哥帶來的人啊?」

雖然是她自己要求的,但應該也算吧?

盛嫵點頭。

「那他有對象嗎?」她聲音放得很輕。

霍辭京有沒有對象這件事,盛嫵還真不清楚,但是人家都問了,她不回答好像沒有禮貌。

盛嫵想了想,輕聲說:「可能沒有,也可能有。」

「…………..」

她手邊擺了杯漸變色的飲料,盛嫵好奇地拿起來,在眼前晃了一下。

霍辭京正好看過來,想起了自己下車時抽空看了幾眼的「盛嫵忌食大全」,立刻提醒了一句:「不能喝,放下。」

態度堪稱惡劣。

盛嫵盯着他看了好幾眼,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了下來。

霍辭京有時候也不好,她暗暗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