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鹹魚皇子暴躁爹,父慈子孝書中現
鹹魚皇子暴躁爹,父慈子孝書中現 連載中

鹹魚皇子暴躁爹,父慈子孝書中現

來源:google 作者:空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雲帆 雲逸 軍事歷史

從前有個大寧朝,父子二人顯奇葩父親姓雲名為逸,紫金殿上坐龍椅家有皇后紫煙雨,體態豐盈顯雍容若是惱了紫皇后,孤燈冷盞伴夜涼還有太子名雲帆,鹹魚皇子愛逍遙家有丫鬟小桃子,年齡雖小有胸懷四書不精四體空,愛出點子救蒼生鹹魚皇子暴躁爹,父慈子孝書中現若知後事欲何為,番茄書中找空幽展開

《鹹魚皇子暴躁爹,父慈子孝書中現》章節試讀:

雲帆又路過一家書店,想看看這裡有什麼好點的小說話本,便徑直走了進去。

桃子看到雲帆走進了書店,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呼,桃子總算能輕鬆一點了,少爺平常看書連書拿倒了都不知道,想來也不會去買這些書的吧。」

雲帆走進了書店,一個穿着劣等絲綢衣物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滿臉堆笑地說道:

「貴客臨門,讓小店蓬蓽生輝,本店擁有各種經書史籍,公子需要什麼直說,若是不想買書在這裡看看也是極好的。」

「有沒有什麼小說話本什麼的,就是市面上流傳的那些。」

「額……想必公子是讀經書有些乏了,想要一些話本小說來休閑一下,公子勞逸結合,想必以後科考一定可以高中。」

「額……其實你告訴我這些小說在哪裡就行了,沒必要這麼恭維我。」

「對不住對不住,看到公子身穿白衣,飄飄然好似仙人一樣,忍不住多說了幾句,這邊請,這邊請。」

「唉,其實我也為自己那出眾的外貌而煩惱,你忍不住多說了幾句也情有可原,要是再說的話,我想我也能諒解的。」

一旁的桃子看的是直咂嘴,要說這個太子吧,哪裡都好,就是有些自戀。

桃子不由得想起了雲帆曾經說過得一句話:

「這個世界是屬於90後的,也是屬於00後的,但是永遠都屬於臉皮厚的。」

桃子過去不太理解這句話,不過現在好像有了一絲明悟。

雲帆去看了看那些話本小說,都是一些類似於落魄書生高中科舉,或者是豪門小姐愛上落魄書生的一些千篇一律的話本小說。

雲帆不由得搖了搖頭,心想:

「內容怎麼樣先不說,單說這書名就不太行,什麼《海棠紅》啊,《白瓶傳》啊,未免題目有些太籠統了,指向性一點也不強,不如叫個《霸道小姐愛上我》,這樣這本書一定能火。」

雲帆隨手翻了翻,正準備看向另外一本書的時候,與某個人的手碰到在了一起。

雲帆定睛一看,不由得樂了。

「王御史,好巧啊,你怎麼在這裡?」

王御史姓王名忠,是大寧王朝的三品御史大夫,享有糾察百官,矯正君過的職權。

私底下眾多大臣都叫他王懟懟,雲帆則在私下裡叫他王祖安,是公認的大寧第一噴。

有一次雲帆老爹想要重修一下自己辦公的祈年殿,想要從國庫裏面撥錢去修繕一下自己的宮殿。

可是王忠聽後不樂意了,當場就發起了飆,引經據典結合國情,從頭髮稍到腳底板罵了一個遍,差點讓雲帆老爹懷疑人生。

不要問雲帆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因為那是他第一次因為進宮先邁左腳而被自己那便宜老爹揍得。

雖然自己的娘親一個月都沒讓自己那便宜老爹近她的身子,但是雲帆卻沒有辦法忘記這頓毒打。

所以最後還是雲帆提議,讓自己的皇帝老爹親自下旨送了他一個大寧第一噴的牌匾到了他的府上,這才覺得有些解氣。

就此這個大寧第一噴的稱號徹底地傳開了。

不過別看這王忠是個御史,可是家裡窮的叮噹亂響,只能靠着那些微薄的俸祿過日。連個房子都買不起,只能四處租房子住,家裏面連個僕人都沒有,只有自己和自己的老婆還有一個女兒。

「王噴……御史,沒想到王御史也對這些話本小說感興趣啊,不過還不要玩物喪志,小心不要耽誤了正事才是。」

雲帆,眯着眼睛,有些玩味地說道。

王忠被說的也有些不好意思,那張老臉竟然變得有些紅了起來。

「沒辦法,賤內和小女喜歡看這些話本小說,可是家裏面有些貧窮,她們都想這幾本書想了好久了。這不,剛剛發了俸祿就想給她們娘倆買上幾本,也想讓她們高興高興。」

「哦……看來王御史也是一個顧家的好男人啊!」

「對了,太子殿下,敢問殿下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哦,咱們也差不多,還不是孤的父皇想看看這些言情話本,自己又不好意思讓外人來買這些,就讓孤來給自己的父皇挑上幾本。」

「什麼,這,這,這皇上怎麼能喜歡這些閨中少女喜歡的東西呢?這豈是明君所為啊!」

「唉,這也沒啥大不了的,父皇還叫我買一些春宮圖回去,說是想觀摩觀摩,再給孤生一個皇弟皇妹什麼的。對了,王大人,這圖是不是描寫春天的啊,是不是很好看吶?」

「當然很……胡鬧,老夫,老夫簡直羞於啟齒,明日微臣一定要秉公直言,好好勸解聖上!」

說罷,便氣沖沖地走了。

「王御史,慢點走啊,別生氣了,明天平常發揮就行了,別常超發揮呀。」

雲帆看着漸漸遠去的王忠,搖了搖扇子,不由得咂咂嘴:

「唉,都這麼大年紀了,火氣還真是大啊!看來父皇明天又不好受了,孤這心裏也很是悲傷吶!」

「老闆,把這幾本書都送到王御史府上,就說是送給他家小女兒的。」

「好嘞。」

雲帆轉身走出了書店門口,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看來這幾日得多往母后那裡跑了,自己這便宜老爹下手可是沒有輕重的。」

一旁正準備前往慈寧宮哄皇后開心的寧帝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難道是最近幾日皇后晚上不在朕的枕邊,讓朕凍感冒了?」

雲帆轉頭看着已經汗流浹背,有些累癱的桃子也是不由得有些心疼。

於是上前摸了摸桃子的臉蛋,又颳了一下她的小瓊鼻,鼓勵道:

「桃子加油,再往前走上七八里路就到了馬車那裡了,就可以休息了。

「殿下,要是桃子再走上七八里路的話,桃子就成了桃子乾兒了。」

「那桃子給我撒個嬌,咱們就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怎麼樣。」

桃子可憐兮兮地看着雲帆,那眼神把雲帆看得都要融化了。

畢竟是古代,人們的思想還沒有那麼開放,在街上摟着脖子賣萌撒嬌確實也有些難為桃子了。

再說了,桃子現在是女扮男裝,要是被別人誤會了,那可就不好了。

雲帆拿扇子拍了拍桃子的腦袋,笑道:

「好了好了,不欺負你了,前面有一家說書的茶館,咱們去那裡歇歇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