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症
仙症 連載中

仙症

來源:google 作者:黑色的烏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齊 黑色的烏鴉

【無系統】【重世界觀】【殺伐果斷】生活在地下世界的方齊偶然間獲得了一顆巨大的陽石,開啟了一段屬於自己的機緣想要變強?可以但代價是什麼呢?展開

《仙症》章節試讀:

陽石礦場,大通鋪。

室外的霧氣漸漸消散,凝結成露水,掛在岩壁、月光草的葉子上,滴滴答答滲入堅硬的地面中。

室內牆上的的熒光石不再黯淡,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喚醒了大多數還在睡夢之中的人。

生活在黑暗中,大家對光亮都十分敏感。

方齊躺在床上,一夜未眠,仍在回味着自己身體發生的變化。

耳聽八方、目察秋毫。

他隱隱地感受到了力量的增強。

右側的心臟已經不再跳動,減少了他的痛苦。

方齊可以確定,就是那枚巨大陽石引起了自己身體發生變化。

上鋪的李石已經醒來,正在窸窸窣窣地穿衣服,又翻動起自己小簍子里的陽石,確認無誤後,才打着哈欠下了床。

「方齊,你醒了?」

李石一邊穿鞋一邊催促:「快起來,今天的早飯有甜饅頭。」

方齊雙手枕頭,把頭別過一邊,暗忖道:「甜饅頭?這就是自己的生活嗎?」

李石穿好了鞋子,推了推躺在床上的方齊:「在愣啥呢?」

李石的手還未收回,方齊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李石拽得一歪。

「疼疼疼……」

李石吃疼,用另一隻手握住了方齊的手腕,想要撬開他的手,可卻無法撼動半分。

方齊吃了一驚,鬆開了李石白嫩的手臂,李石也順勢跌坐在地上,捂着手**。

自己的手勁確實大了不少。

其他好事的礦友們也都看了過來,但手上還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方齊略帶愧疚想要道歉,但心中卻一冷,寒聲道:「以後,在我睡覺的時候,不要碰我!」

李石看着面露凶色的方齊,咽了一口口水,顫抖着說:「好……好的。」

他雖然內心驚訝,方齊竟然會和自己這樣說話,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方齊換了身衣服,昨天的上衣已經濕透,不能再穿了,需要送到特定的地方烘乾。

方、李二人無話,出了通鋪,走到小隊長們的宿舍外,那裡擺上了一張張長桌,桌子上整齊的排列着各種早飯。

饅頭、包子、麵條。

這些早飯是礦場提供的,算不上好,但是起碼不花錢,中飯和晚飯就要花錢購買了。

在地上,還擺着一層層篦子,底層用熱水保溫着,這是小隊長們的早餐。

方齊忽然很想喝粥了,但是這個世界只有面,沒有米。

李石拿了三個甜饅頭,站在路邊,滿足的啃食着。

方齊拿了四個涼透了的蔬菜包子,邊吃邊走,去公示欄查看自己今天的礦道。

整個礦場的礦道大概有幾百條,也大概有幾百礦工。

礦道內空氣稀薄,雖然有換氣的手段,但是效果不強,每條礦道內只能支持一位礦工連續工作四個小時,到時間就必須撤出來,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也正是如此,一條礦道內只有一名礦工工作。

而每人每天的礦道也會變化,應該是防止礦工們將陽石藏到礦道內。

「方齊:二三四號礦道。」

「李石:四五四號礦道。」

方齊大口的嚼着包子,遠遠地就看見了今天的安排表。

嗯?

就在他轉身離開時,瞥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林光:二二三號礦道。」

一個星期前,自己也去過二二三號礦道,這條礦道蘊藏的陽石豐富,但在礦道深處有一處裂縫,自己上次就差點掉落下去。

這條裂縫隱藏在礦道的一側,很容易被忽視。

方齊嘴角微微翹起,而後又面無表情地轉身離去,向著礦道入口邁步,李石跟在他的身後,默默地跟着。

「哥,給我來幾個肉餡的包子。」

林光站在擺滿早飯的桌子前,當著一眾人,毫不避諱地索要着肉包子。

林北嘿嘿一笑,揭開身旁的篦子,拿出還在冒着熱氣的包子,用盤子裝好了遞到林光的手上。

其他人都站在一旁,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滿,反倒是對那幾個熱氣騰騰的肉包子垂涎不已。

「哥,那間宅子我昨天去看了,還帶着個小院子,可美了。」

林光看到走近的方齊,大聲地炫耀。

他這一說,也引起了不少礦友的注意,一瞬間成為了場上的焦點。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問着他房子的細節,林光也都貼心地一一解答,收穫許多滿意。

方齊忽略了所有人,包括跟着他的李石,徑直走到了礦道入口,順着梯子而下,走過四五條狹窄的隧道,進入了二二三號礦道內部。

一路遇到不少同向而行的礦友,方齊都給他們讓了路,最後李石也在一個岔路拐開,他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了林光的礦道內部。

方齊一路向前,走到礦道最深處,這裡的洞頂還未安裝熒光石,一片漆黑。

唯一的光源是他背後的陽石,不過已經被方齊用上衣包起來了,散發出的光亮微弱,肉眼難以察覺。

原本黑暗的礦道在方齊的眼裡宛如白日,他盤坐在黑暗中,像一隻等待着出擊的猛獸。

不久後,林光哼着小曲來到了這條礦道,放下了自己的小簍子,選取了一塊岩壁,大力地揮動着稿子。

半響過後,一顆顆拇指大的陽石被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簍子中,林光也坐在地上,喘着氣歇息。

他背對着礦道入口,從簍子里摸出來一本書,手拿着一塊熒光石,仔細地閱讀着。

這一切都被黑暗中的方齊看了個清楚。

在礦道里鬼鬼祟祟看書?

方齊看着林光灰暗的臉色,和他上上下下的嘴唇,便知道他並不能很好的識字。

「誰?」

林光忽然向著洞口大叫一聲。

方齊以為林光發現了自己,嚇了一跳,之後又鬆了一口氣,暗暗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他哥哥林北前來探查了。

按照順序,自己的礦道也應該快被巡查了,必須抓緊時間,解決林光。

林北看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便去別處巡查了。

估摸着時間,方齊適時從黑暗中走出,林光還在孜孜不倦地捧書研讀,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一隻拳頭從天而降,霧氣知趣的退散,打到了林光的面門。

林北睜大雙眼,剛剛看清方齊的面龐,嘴裏威脅的話還沒有說出來,便昏死了過去。

方齊微微一笑,一把搶過了他手中的書籍,塞到自己的小簍子里,又把林光的小簍子放到了黑暗中的裂縫附近。

方齊扛起林光,面無表情地準備把他從裂縫裡推下去。

咦?

方齊放慢了手上的動作,因為他看清了縫隙下方的東西。

裂縫大概有狗洞寬,一人長,下方是一片地下湖,甚至還能看到魚兒在其中遨遊,湖底的海草輕輕搖擺,散發出微弱的亮光。

要是在以前,方齊絕對不會發現這裏面的奧秘,但他現在視力極佳,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猶豫片刻,他還是將林北扔了下去,人影打到湖面激起層層波浪,漣漪無數,嚇得魚兒四處逃竄。

這種腦袋圓滾滾、牙齒鋒利的小魚方齊記得很清楚,屬於食人魚的一種,為此,孤兒院里的老師還叮囑過不要隨意下河游泳。

方齊知道,就算自己放過了他,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不如索性就在這裡解決掉他。

還有林北、自己的小隊長宋嘉平、一個一個來。

對於自己身上的變異,方齊知道和陽石有關,而陽石和武者有關,這也算是自己的底氣了。

只是不知為何,以前可以忍氣吞聲的自己,現在變得如此殺伐果斷。

這就是變強的代價嗎?

被嚇走的魚兒遊了回來,試探着浮在水面上的林光,不久後,他的肉被一塊塊地撕扯了下來,血液順着湖水瀉開,引來了更多的食人魚的圍食。

湖泊**瞬間沸騰了起來,濺起一朵朵血色浪花。

林光在痛苦中醒來,在痛苦中死去,他的衣物飄在湖面,骨架沉入湖底。

而方齊早已回到了自己的礦道。

一下一下地敲擊着另一塊凸起的岩壁。

石塊落下,少年避讓,似乎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

咚……咚……

礦道入口傳來了清脆的腳步聲,方齊通過腳步判斷,這是林北前來巡查了。

林北只是例行盤問了幾句,以質量檢查為由,拿走了方齊簍子里的幾塊陽石,而後悠悠而出,絲毫不知自己弟弟的死亡。

方齊盤坐在落石邊,手拿鑿子和鎚子,一圈圈地錘落邊邊角角,一顆顆拇指大的陽石露出了半個身子,散發出溫和的橘色光華。

方齊雙指一捏,陽石就被拿了出來,輕輕晃動,裏面橙色水晶四處遊動。

奇特的石頭,方齊想看看自己增強的視力能不能看清裏面的細節。

橙色的水晶也有着極為細長的觸手,觸手的顏色也是橘色,和水晶融為一體,這就是之前沒有發現的原因。

水晶正中心,有一個小點,顏色稍微深一點。

方齊眯起雙眼,竭力想要看清。

這個小點被橙色包裹着,呈暗紅色,周圍延伸出更加細小的暗紅色觸手。

只是這些觸手好像不會擺動,被固定住了。

這是,胚胎?!

方齊猛然記起了前世教科書上小雞胚胎的畫面。

暗紅色的小點跳動了三下,而後歸於寂靜,過了一會,又跳了三下。

咚咚咚……

手上的陽石沒有發出聲音,但昨晚那種咚咚咚的響聲仍在方齊的腦中回蕩。

同樣的節奏。

正在方齊驚訝之際,透明的陽石外殼忽然碎裂,裏面的橙色的水晶化作一股霧氣,順着他的手指進入到了體內。

一陣**感遍布全身,好像昨天一夜沒睡的疲勞都被驅散殆盡。

對了,方齊想起從林光那兒拿來的書。

《聚陽經》三個大字赫然印在封面。

翻開第一頁,方齊臉上便展現出了笑意,上面只有五個字:陽石之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