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之內
仙之內 連載中

仙之內

來源:google 作者:儒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星空夜 鄔研棽筱介

一個凡體、凡命、凡魂、凡胎的廢材少年他入中洲,踏靈境,爭奪蒼天至尊!希望每一本作品都不辜負你們的期望,支持正版展開

《仙之內》章節試讀:

一夜,埃德里斯他們四人簡單收拾完行李,來到約定地點——城外廣場。

因為城外廣場是平坦寬闊的地形,遠處那一架私人的航空HK46088飛機,早早的就進入他們視線。

他們進入飛機廊橋的階梯,在最上面,有等候他們的隊長甄巧巧。

「隨便找一個位置入座吧,馬上就要起飛了。」

在隊長的帶領下,四人還沒來得及打聲招呼,甄巧巧就急忙走開了。

空氣中還殘留着少女剛剛離開產生的香風。

四人中最強的埃德里斯一直看着那道人影消失,這才回頭。

不用看,他們隊長一定又跑去見那位「任務目標」了。

在他們眼裡像一個冰山美人的隊長,什麼時候變成如同侍衛一般的存在了。

一旁不服氣的埃德里斯對陳少峰他們說道:「隊長為何對那傢伙唯命是從,那傢伙不過是一個區區破體境。」

「以我們隊長的實力,除了武道第六重的真氣境,還能有什麼讓我們隊長嚴陣以待?」

擅使暗器的趙越如此說道。

就在他們議論時,飛機開始啟動。

「跑這麼遠,還不知道究竟去幹嘛。」四人中唯一的一個女生安蕭出言道。

結果到了至今,四人對這次任務都還是一頭霧水。

駕駛艙。

作為鏡多·亜瓛精挑細選安排的駕駛員,竟然是一位托着背的老頭。

駕駛艙內,甄巧巧一臉乖巧地端着茶水,站在一旁等待作為主人的吩咐。

「鄔研大人……」

「噓——」

坐在黑皮軟椅上的鄔研,突然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男子的動作帶着靈魅,恍惚間就是幻覺。

「巧巧,說了多少遍了,從現在開始,叫我先生就好,我現在可不過是一個小小破體境而已。再叫我大人,會暴露身份。」

「可,那巧巧豈不是冒犯鄔研大……鄔研先生。」

「跟百花茶,終歸是差了些。」

鄔研端過少女遞來的茶水,淡淡喝了一口。

起身,鄔研在最後撇過一眼作為駕駛員的老頭,向後面的少女說道:「走吧,給你的隊員解釋一下這次的任務安排。」

兩個來到後面的座艙。

他們的出現,四人的注意力也一下子集中過來。

「就由我來給大家講一下之後的行程以及安排吧。」得到指令,甄巧巧開始說道……

在中洲大陸,人類界域,總共誕生出上百的國家,這些國家當中,對整個世界都有着舉足輕重影響的是十二個最強大的王國。

這十二個最強的王國,一起共同組建了中洲最強悍的政治集團——事務聯合十二國。

據不完全統計,十二個王國所聯合的力量,便可以橫掃整個中洲大陸。

雖然領土由本國的國家掌控,但說到底,統領世界的還是那十二國。

事務聯合十二國的總部如今就在西洲奧斯瓦香倪,那裡作為中洲聖地,不談修鍊資源囤積有多少,核心的洗髓黃金泉更是無數人嚮往。

多少人便是以加入聯合十二國為奮鬥終身目標。

據鄔研了解,作為聖地的奧斯瓦香倪掌握着中洲兩條星源髓,依靠着它的力量還研究出了「百凱」。

現在鄔研他們要去的南洲阿穆爾冰原,最終的目的其實是為了以後堂而皇之的進入聖地奧斯瓦香倪。

「首先我們鄔……鄔研先生要在南洲去往劍囚萊昂方大學。這所大學在中洲其實並不出名,但其實原因,這所大學是被故意隱藏了。」

甄巧巧的話忽然被埃德里斯打斷:

「等等,這是一所建在冰原上的大學?」

能偏僻到建在這裡的大學,能出名都有鬼了吧。

雖然位置偏僻,但阿穆爾冰原實際上有着千萬里之廣,面積甚至比這裡的華陽相國或者更遙遠的七洲之一的黑洲要大,處在這樣一座冰原並且還佔據主導地位的劍囚萊昂方可想而知。

「這什麼劍萊大學,完全沒有聽說過。」

「如果僅僅是一所大學應該用不着我們吧。」作為女性,有着非常細膩特點的安蕭在底下小聲議論道。

劍囚萊昂方大學,又名曰:政治的屠宰場。與其說是一個大學,叫它戰場反而更貼切一點。

在中洲的許多國家,包括華陽相國,暗地裡是有着各種紛爭,小到各校院的修鍊切磋,大到各地領域、王國里的利益權政。

不是所有人都是順風順水,還有被拋棄地野狗真的有很多很多。

這個時候,如果哪怕丟零星一點點食物,一點點地甜頭而已就會引起無數野狼爭吠!

很簡單,通過考驗便能進入十二國的視野。

相當於進入世界中心的飛機票。

它的投資方,很多人猜測到便是十二國。

大致了解這所大學的背景之後,甄巧巧小隊的四人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摸不着頭腦。

「說白了,要不是殺座大人的面子,就憑他一位破體鏡,實力不夠,需要委託我們幫他在劍囚萊昂方中奪魁。說到底,需要藉助我們的力量,是這個意思吧。」

埃德里斯聽後,當著所有人的面不屑說道。

「休得放肆、休在鄔研大人面前無禮!」甄巧巧聞聲,聽見埃德里斯的議論,喝道:「趕緊對鄔研大人道歉,否則別怪我無情!」

感受到甄巧巧冰涼地直視,埃德里斯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如果再說剛剛那樣的話,後者一定會讓他留下後悔的決定。

「切!」

這道微小到連自己都聽不太清的聲音過後,埃德里斯從自己座椅上起身,立馬拱手給鄔研道歉。

在之後的時間,飛機的走向已經高到完全看不清下面的建築,飛機在雲層中猶如被包裹、深陷其中。

……

飛機降落後。

周圍現在這個溫度,普通人即便身穿有羽絨服、內着羊毛衫都會感到一絲寒意。

飛機的停靠點是一個寬敞的農場,此時早就安排好的聯絡人開始上前迎接。

農場的具體名字叫做黑米櫻農場。

降落位置都是早已擬定好的,可以說鄔研的計劃已經做到非常精細。

「好冷。」

剛剛說話的是安蕭。

「南洲這塊地方,有些地方堪比黑洲熱帶,另一邊卻是完全相反,一眼所望全是冰川。」

陳少峰和趙越看着周圍的樹木草葉。

現在的地理位置,介於兩者之間,非常地巧妙,只不過北邊寒氣比例更大。

這點溫度對普通人來說是嚴寒,對修鍊者並沒有什麼影響。

隨着又兩個月過去。

「準備出發了。」

等待這一日的鄔研帶領眾人,準備去往北部,那尊主宰着整個阿穆爾冰原的「囚犯大學」。

也是為名、為利的野心家,出動之日!

不管是什麼樣的底層還是統治,有趣的是,各個王國根本就不缺這樣的人,而且每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