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先尊歸來
先尊歸來 連載中

先尊歸來

來源:外網 作者:青衫劍客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青衫劍客

只價值一千萬而已。我知道恩公您不喜高調,這是我能找到最便宜的房子了,請恩公您一定要收下。」莫海看着儒雅老者誠懇的面龐,臉上露出一絲無可奈何。「下不為例!」莫海皺眉,淡淡說道。這位儒雅老者名為謝平寇,前幾日他身上的蠱毒複發命不久矣,湊巧被莫海救下,所以才有了剛才的一幕。但沒有想到的是,莫海隨手救下的這位老者,居然是安合市的頂級大佬!救命之恩比山重,謝平寇為了報答莫海,屢次要送他東西,但都被莫海拒絕了。第一次,謝平寇送了郊區中的頂級莊園,獨佔一個山頭,環境清幽,價值十個億,被莫海以交通不便給拒絕了。展開

《先尊歸來》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安合市現在的房價平均一萬五一平方,玫瑰園別墅區的別墅,一套要兩千萬左右,能住在這裡的人,都是有些身價的。
一棟豪華的別墅客廳中,見莫海走了進來,正在看報紙的李建明連忙站起迎了上去。
「莫海啊,今天可要陪叔叔多喝幾杯啊。」李建明笑道。
「沒問題。」
莫海笑了笑,現在的莫海,可不是以前那個自卑、拘謹的男生了,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極為自信的氣場。
李建明眼睛一亮,他沒想到,才一個月不見,莫海的氣質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看來自己的眼光不錯,這莫海不愧為自己戰友的兒子。
「老公,吃飯吧,我下午還約了蔣太太她們去做spa。」
一旁的鄭秀珠不耐煩地說了一句,要不是李建明剛才再三告誡她,這是他戰友的兒子,不要對莫海擺臉色,鄭秀珠恐怕連看都不看莫海一眼。
鄭秀珠很煩自己老公提什麼戰友,當年啥的,在鄭秀珠看來,現在這個社會,金錢至上,權利至上,沒錢沒權,誰跟你談感情。
「好,你看我一說起來沒完沒了,莫海餓了吧,來,準備開飯。」李建明拉着莫海坐到了飯桌旁。
「欣雨那丫頭呢?停車怎麼停這麼長時間?」鄭秀珠疑惑向外面看了一眼。
話音落下,就見李欣雨從外面氣沖沖的跑了進來,一雙眼神恨不得將莫海生吞活剝。
莫海有些疑惑,但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隻手就拍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啪!
李欣雨弓着身子,一雙眼睛紅彤彤的瞪着莫海:
「你這個小偷!把東西還給我!」
「怎麼說話呢!」
李建明愣了一下後,皺眉呵斥。
鄭秀珠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欣雨,怎麼回事?」
「爸!媽!他把我的錢包給偷走了!他就是一個小偷!」李欣雨跺着腳,委屈的同時惱怒的瞪着莫海。
「什麼!有這事?」鄭秀珠正憋着一肚子火呢,聽到這話立馬就炸了。
「枉我們家對你這麼好,平時恭恭敬敬的,沒想到是個白眼狼!」鄭秀珠看向莫海的眼神中滿是厭惡和憤怒。
莫海聞言微微皺眉,看着李欣雨一字一頓道:「我沒有碰你的東西。」
「呵,賊怎麼可能說自己是賊?」鄭秀珠和李欣雨根本不相信莫海的話。
「夠了!」李建明冷聲打斷了兩人。
李建明也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但是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生死戰友的兒子會是小偷。
「我相信莫海,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李建明不愉道。
「爸!你還護着這個小偷!」李欣雨氣的不行:「我確實沒有證據,但是也不需要證據,剛才在車上的時候錢包還在呢,現在卻沒了,車門是鎖的,不是他偷的還能是誰?」
「莫海,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說給你錢怎麼不要,原來是嫌少!」李欣雨的眼神中充斥着失望和厭惡。
「要想證明也容易,讓這小犢子把衣服脫了,搜身不就行了?」鄭秀珠冷笑一聲就要上前。
窮酸貨就是窮酸貨,狗改不了吃屎!看到好東西就想伸賤爪子!
莫海見狀神色微冷,既然不信解釋,看在李建明的面子上他懶得多說,但鄭秀珠要是想羞辱自己的話,他絕對不會再多容忍。
所有的事實都指向莫海,李建明心中有一絲孤疑,扭頭看了一眼莫海後,迅速做出決定。
「胡鬧!都給我閉嘴!」
「搜什麼身!不管怎麼說,莫海不可能偷東西的!」
「他爸是我生死戰友,替我扛過刀,救過我的命!我的東西就是他的東西!說什麼偷不偷的!」
「誰都不許再提這件事情!」
李建明一發威,立刻就要將這件事情壓下去。
但是莫海心中卻是苦笑不已,自己的「清白」看來是沒有機會證明了。
李欣雨仍心有不甘:「爸,可是……」
「可是什麼!不就是一個錢包嗎,丟了就丟了,再買一個就是了!」李建明狠狠瞪了李欣雨一眼。
李欣雨身體一顫,不敢再說什麼,但心裏還是十分委屈。
實際上她不在乎一個錢包,真正讓她生氣的是莫海。
老爸對他這麼照顧,竟然還偷東西,想想都讓人噁心!
李建明沒有再管李欣雨,轉身對着莫海笑道:「莫海,一場誤會而已,讓你看笑話了,別放在心上。」
「年輕人嘛,有點小矛盾也是好事,這樣才能增長感情嘛。」
「李叔叔客氣了。」莫海起身微笑,雖然他沒有偷東西,但心中對李建明的維護還是十分感動的。
在李建明冰冷的目光下,李欣雨就算再憤怒不甘,也只能壓着,苦着一張臉坐下。
一會兒的功夫,桌子上已經堆滿了美味佳肴。只是在這個氣氛下,再好的東西也是味如嚼蠟。
直到酒過三巡,李建明藉著酒勁才把氣氛緩和了一點,只是李欣雨眼中的冷光更甚。
「莫海,你放心,以後我就是你親叔叔,有什麼事情都來找我,千萬不要怕麻煩。」李建明紅着一張臉,寬大的手掌拍着莫海的肩膀。
「知道的,我一直把您當親叔叔看待的。」莫海心中微暖,笑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下個周末,是謝家老爺子最小的那位孫女謝雨桐的成人禮,謝家舉行了一個舞會,邀請了咱們安合市有頭有臉的人都去參加,我們家也有幸被邀請了,既然是舞會,自然要有舞伴了,你就和欣雨一起吧。」
這話一出,莫海還未開口,李欣雨的臉色就突然變了。
「爸,我不要一個小……他當我的舞伴,要是他當我的舞伴,我估計要成為全場舞會的笑柄了!」

《先尊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