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蕭遲章謝拂意
蕭遲章謝拂意 連載中

蕭遲章謝拂意

來源:外網 作者:蕭遲章謝拂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蕭遲章謝拂意 都市言情

明月孤懸。得意樓前結燈挂彩,牌匾下走出來一群搖搖晃晃的膏粱子弟。蕭遲章步履踉蹌,卻在鄭?房抗?詞輩蛔藕奐5贗絲???凡灰暈?猓?笞派嗤返潰骸靶⊥躋??孿閎磧穸幾??負昧耍?趺醇弊拋?」...展開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試讀:

《蕭遲章謝拂意》男女主角是蕭遲章謝拂意,是小說寫手蕭遲章所寫。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文筆極佳,實力推薦,精彩內容:戚藍藍抱着蕭遲章的手臂掛在他身上,聞言擺擺手:「不、不行,我爹給我立了死規矩,不能在外過夜!」鄭嵎大笑:「天高……」他說那兩個字時聲音輕下去,「皇帝也遠,隋陽王在西北還能管住你?」... 明月孤懸。得意樓前結燈挂彩,牌匾下走出來一群搖搖晃晃的膏粱子弟。 蕭遲章步履踉蹌,卻在鄭嵎靠過來時不着痕迹地退開,鄭嵎不以為意,大着舌頭道:「小王爺,溫香軟玉都給您備好了,怎麼急着走?」 戚藍藍抱着蕭遲章的手臂掛在他身上,聞言擺擺手:「不、不行,我爹給我立了死規矩,不能在外過夜!」 鄭嵎大笑:「天高……」他說那兩個字時聲音輕下去,「皇帝也遠,隋陽王在西北還能管住你?」 戚藍藍還是搖頭。 鄭嵎只好道:「好、好兄弟,我就不送你們了……明兒、明兒咱再來!」 蕭遲章酒意上臉蒸出一片酡紅,和一眾狐朋狗友相繼道別,又看着戚府的家僕把戚藍藍扶上馬車才轉身往相反的方向走。 洛都沒有夜禁,朱雀大街燈火通明。蕭遲章十分熟悉的轉入得意樓後的隱蔽小巷,徹底沒入黑暗後他原本搖晃的步子重又變得穩健起來,眼中迷濛散去,雙眼熠熠,輕佻風流被夜風吹散,顯露出刀鋒似的薄涼。 皇帝賜下的宅院挨着宣陽坊,只住着兩三個人,入了夜就一片漆黑,蕭遲章摸黑進了自己屋,倒頭便睡。 翌日一早蕭遲章是被況春泉急促的敲門聲喚醒的,蕭遲章讓他進來,邊換下昨日的臟衣,就聽況春泉道:「公子,鄭嵎昨夜在得意樓溺亡。」 蕭遲章系衣帶的手一頓,宿醉被這消息攪得煙消雲散:「是意外還是——」 況春泉搖頭:「暫時不知,消息是小王爺讓人送來的,」蕭遲章凝神聽況春泉繼續道,「宮裡來了人,皇后娘娘要見你。」 「你讓他稍等片刻。」蕭遲章快速說,思索着裡頭的厲害關係,鄭嵎是太子的妻弟,他在得意樓溺亡,案子照理該交給京兆府或者三法司,但偏偏皇后又在此時傳喚,太子非中宮所出,此事得慎之又慎。 他換了身衣服,待收拾妥當去往前堂已是半盞茶後。 堂上坐了個面白無須的宦官,年歲不大,生得俊秀,着了件深藍葡萄藤紋圓領,正端着茶輕抿。 況春泉道:「勞懷恩公公久等,我家公子來了。「 蕭遲章頜首,面上有恰到好處的遲疑,懷恩並不與他寒暄,見蕭遲章收拾妥當就領着人上了入宮的馬車。 此時春寒料峭,琉璃瓦上覆了一層薄霜,禁中更冷,蕭遲章出門時只着了一件單衣,行至瓊華閣前臉上已被風吹得血色皆無。 瓊華閣嵌的是琉璃窗,不點燭火也是明亮光燦。殿內陳設簡潔,挨着內閣議事堂,向來是皇后議政之所。 懷恩打起帘子請他進去,暖融熱氣撲面而來,冷熱交替,蕭遲章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懷恩向閣中人叩首:「娘娘,蕭大人到了。」 蕭遲章緩步上前,拜見過上首的皇后,便拘謹的站住。 「阿章來了,不必拘禮,坐吧。」皇后戴着珍珠捻絲鳳冠,珠光照出眼角細紋,她近年來從延熙帝手中拿過了奏對批紅之權,開口時雍容鎮定。 蕭遲章坐下,閣中安靜下來,只能聽見細細風聲。 「也有些日子沒見你了,」皇后道,「在京中可還適應?」 蕭遲章中規中矩的答:「多謝娘娘關心,臣一切都好。」 皇后關切道:「你也是自家人,若有不適只管開口。」 蕭遲章偏頭,坐姿稍稍懶散,漫不經心道:「洛都溫秀養人,臣覺得再好不過了。」他原以為皇后召他進宮是為著昨夜的事,但觀其態度似乎又不是。 蕭遲章入京這半年早同一眾紈絝子弟混熟了,成日吃酒招搖,皇后當然也有所耳聞。 不過蕭遲章身份尷尬,皇后說他是自家人,卻也不是真的想管教他。他繼母是皇帝的親妹妹永宜公主,按理他也該喚皇后一聲舅母。但宮中與蕭家彼此心知肚明,建安王蕭見青是拋妻棄子尚了公主,他同永宜公主不說有深仇大恨,但也決計不可能和睦相處。 皇后攏了攏袖口,指尖染着丹蔻,道:「去歲你在貢船案里受的傷可好全了?」 去年淮、揚二州進貢的兩船絲綢瓷器在風浪中盡毀,皇帝要拿押運貢船的兩州府兵問罪,皇后派了禁軍和錦衣衛同去。那時蕭遲章剛入禁軍,日常就跟着修宮殿挖池塘,沒個功績。這樁事本輪不到蕭遲章去,也不必禁軍和錦衣衛同去,內里齷齪自不必說。 蕭遲章險些在淮州喪命,回了京都便得知兩州府兵嘩變被錦衣衛鎮壓的消息,蕭遲章面上不顯,高高興興地接了賞賜,把在淮州遭遇刺殺的事情爛在肚子里。 洛都里沒人想他活,他偏偏命硬。 蕭遲章笑笑:「本就是小傷,不礙事。」 「既然不礙事,你在禁軍當值,差事也該上點心,日常點卯都不去,叫人看見了不好。」 蕭遲章一點便透,謹慎說:「臣上心着呢,不過有幾回戚世子拉着臣吃酒,臣不好推拒,這才誤了時辰。」說著他綳直了腰背,「臣一定不會再犯。」 「年少輕狂,你在貢船案里立了功,如今叫你在禁軍領個閑差也確實委屈。」皇后清清淡淡地說。 蕭遲章不以為意,面上笑道:「這中郎將的位置旁人求也求不來,臣不過沾了陛下和娘娘的光,才領了這麼個好差事,戚世子都還艷羨得緊呢!」 說到戚藍藍皇后便慢條斯理的端了茶盞:「你別聽他混說,當初陛下讓戚世子在禁軍領參軍一職,他卻嫌禁軍差事繁重,硬生生磨着陛下讓他去了鴻臚寺,去了也不好好當差,你可別學他。」 蕭遲章嗤了一聲:「戚世子心野,可耐不住被拘在禁軍。」 「是啊,」皇后抿了口茶,「陛下常說你同他在一處把心也混野了,日後不好同建安王交代。這不,陛下起了心思,想讓你去錦衣衛當差。」 蕭遲章一愣。錦衣衛雖是天子利器,但如今的都指揮使蔣征是謝家出身,皇帝想往錦衣衛里插人都要看皇后臉色。蕭遲章摸不清皇后是何用意,當下只推拒:「臣在禁軍當差都做不好,如何能去錦衣衛。」 皇后頭上鳳釵一點,慢條斯理道:「陛下自然是相信你,去了錦衣衛可別再如從前在禁軍似的,好好當差,別讓陛下失望。」 皇后一錘定音。 蕭遲章只好應是。 又閑話幾句,皇后面上便起了倦意。蕭遲章略一思怵,問:「娘娘,臣聽說昨夜鄭公子死了?」 皇后面上倦意褪去,喜怒不辨的說:「你消息倒是快。」 蕭遲章嘆口氣:「是昨夜鄭嵎請臣吃酒,散席的時候他還親自送臣和戚世子出了門,怎料今早一起竟聽說他死了,臣實在惶恐難安。」 皇后神色淡淡:「昨夜他失足落水,人救上來時就沒氣了,太子妃因此已經病倒了。」 「姑母不必擔心,太醫已經去看過了,太子妃只是一時傷心,並無大礙。」皇后下首的宮裝麗人溫言細語道。她穿了一身胭脂紅裙,額間描紅,鬢邊珍珠流蘇襯得脂光若膩,眼風輕輕掠過無端讓蕭遲章想起曲桑河的軟水。 尤其雪白頸項上一粒細小紅痣,麗得讓人心驚。 她是皇后的侄女,有着謝家人如出一轍的美貌和金玉養出來的雍容華貴。 皇后似乎有些驚訝:「你去瞧過了?」 謝拂意低聲說:「太醫來回話時您還歇着,昨夜您沒睡好,我想叫您多睡會兒。」 皇后皺了皺眉,不太高興謝拂意去了東宮。 東宮非皇后所出,與外戚的奪權之爭朝野皆知,太子的妻弟在花樓溺亡的消息一旦傳出便會連累東宮成為笑柄。 「此事已經交由大理寺,你就別管了。」皇后對此事似乎不欲多說,轉頭問身旁的內宦,「陛下不是要見他嗎?你領他去吧。」 那內宦穿着掌印大太監才能上身的緋紅補子,花白的頭髮梳得一絲不苟,面容卻不顯老:「是。」 蕭遲章由掌印大太監汪全領着出去,心內苦笑一聲,他只睡了半宿,面對皇后時又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實在累急,但上有召,下不得推,只好打起精神。 他到明理堂時延熙帝剛起,頭戴香葉冠,一身寬袍廣袖飄飄似仙。 「阿章來了。」延熙帝咳了一聲,汪全立即奉上了一盞清茶,他抿了口熱茶緩緩嗓子,「坐。」 延熙帝已過不惑,身材瘦削,眼下兩抹青黑不退,被酒色掏空的臉上有着明顯的倦怠。他近些年來漸不理政事,蕭遲章上一次見他還是入京那日,皇帝連他名字都記不得,草草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出宮。 「用過早膳了嗎?」延熙帝常年修道,膳食清淡,內侍已經在擺膳了,「陪朕再用點。」態度意料之外的溫和。 蕭遲章早起便入了宮,此時被食物的香氣一勾才覺得自己餓的前胸貼後背。他在延熙帝面前放鬆許多:「謝陛下體恤,臣正覺得腹內空空呢。」 延熙帝覷他:「你在皇后那沒吃些茶點墊墊?」 蕭遲章苦笑:「娘娘威嚴,臣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你同戚藍藍放肆得還少嗎?」延熙帝凈了手,「朕可沒少收到彈劾的摺子。」 蕭遲章欲言又止,不知該不該開口問延熙帝將他調往錦衣衛的事。 「知道朕調你去錦衣衛的事了?」延熙帝似是知道他想問什麼,道。 蕭遲章點頭,皇帝此舉實在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你在貢船案里表現得很好,皇后都同朕說了,」延熙帝道,「錦衣衛的兵馬司掌着糾察百官,好好乾,別讓朕失望。」 錦衣衛裡頭也分實差和閑差,如擎蓋司、扇手司都是給世家勛貴子弟混資歷用的,常行走於御前,好升遷,而班劍司、兵馬司這種負責偵察、緝捕的就是又苦又累還不討好,挨罵的也是他們。但延熙帝讓他入兵馬司,這是真正讓他握了權。 蕭遲章吃了一驚。又是貢船案,蕭遲章在閻王殿門口滾了一遭,知道這樁案子裡頭水深,不敢往下查,但現在他免不得要讓自己沾上渾水了,至少死也死得明白。 蕭遲章的手掩在桌下掐住自己掌心,平靜道:「臣定不辱命。」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