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小東邪郭襄傳
小東邪郭襄傳 連載中

小東邪郭襄傳

來源:google 作者:從頭再來201909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郭襄 風鈴師太

「我是郭襄,襄陽的襄」郭襄是個什麼樣的人?郭襄有豪氣作為「星二代」的郭襄,竟然願意和一群乞丐一起喝酒吃肉,談論俠義這一點上,能做到的女子不多郭襄太好奇她聽說了新奇的事情以後,無論有什麼危險,她都要去瞧瞧的郭襄有邪氣郭襄又叫「小東邪」,她不喜歡受世俗禮教的約束,雖然她做的都是好事,沒做過壞事但是她不喜歡「人云亦云」,而是「愛我所愛」要我規規矩矩地什麼都聽從安排?沒門!所以這樣的郭襄讓人動了心,又動了情我是郭襄,襄陽的襄!展開

《小東邪郭襄傳》章節試讀:

一聲輕響,郭襄已晃身退後,不再瞧他。徑自對孟知府道:「孟大人,韓翠紅雖已死,你可下令讓兵丁去捉拿卧虎山莊劉富貴和峨眉山腳王掌柜了,這二人到場後,一切真相將大白!」

方才變故突起,郭襄和劉通判的激斗,孟知府瞧得目眩神迷,他是文官,看不出武功高低。但見掌力相交,郭襄退步閃開,那劉通判嘴裏卻噴出鮮血,靠在牆上不住喘息,神情委頓。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他見劉通判突然出手,要殺郭襄,心知適才韓翠紅之死,多半也是劉通判殺人滅口,嘆了一口氣,畢竟為官二十餘年,其中的關節自然也猜想到了大半。

孟知府手一揮,師爺領着四名精壯兵丁進來,站在劉通判的背後。然後孟知府擲下令牌,吩咐去捉拿劉富貴和王掌柜二人,兵營都頭領命去了。

孟知府道:「郭姑娘適才說的謎團是什麼?有無解開?」

郭襄道:「在此案中,我還有兩件事情還未親眼核實。」轉頭對劉通判道:「請問劉通判,在家中行幾?」

劉通判惡毒地盯着她,並未答話。師爺是本地人,卻搶先道:「劉通判有兩位兄長,一個兄弟,我們本地人都通稱他為劉三爺!」

郭襄點點頭,道:「這就是了。那夜在峨眉山茶園中,黑衣人動手殺茶園老人時,曾說道『三爺交代了,一個不留!』這個神秘『三爺』今日算是得現真身。」又對孟知府道:「第二件事情,那夜殺害老人的黑衣人,如我沒猜錯的話,現在只怕已不在大牢。大人可派人到牢中察看,如牢中已無此人,後面還要着落在劉通判身上!」

孟知府立即命師爺前往牢中察看,少時師爺來報,牢中並無此人。

郭襄對師爺道:「那日方大勇為了掩人耳目,帶我和老人的孫女前來錄供,但出來錄供的師爺並不是你。定是劉通判從中已做好了手腳!若非我說我要盯緊此案,過兩天還要來探問,此事便早已被他們掩蓋嚴實。」又盯着劉通判道:「大人,是也不是?」

劉通判恨恨地盯着郭襄,眼裡似要噴出火來,道:「我發我的財,你走你的道,你何必鐵了心與我作對?」

郭襄想了想,道:「你若只求財,不殺人,我才懶得理你!可你知不知道,你讓一個小女孩從此無一親人,在這世上孤苦伶仃?所以你也該死!」

劉通判獰笑道:「想讓我死?沒那麼容易吧!你說的那個什麼殺人的黑衣人,我一概不知。既然殺人嫌犯沒捉到,如何能判我死罪?我頂多和別人合謀,圖謀茶園主人的園子,能坐幾年牢?」

郭襄白眼一翻,道:「你也許說得對。但你別忘了,此事我知道!我既已知你是兇手主謀,假若你未被判死罪,我也定然把你一劍穿胸,為那老人家報仇!我外號小東邪,何曾顧慮過什麼律法條規?我殺了你,出門而去,誰攔得住我?」

劉通判呆了一呆,頓時面如死灰,嘴唇顫抖道:「小東邪?北俠郭靖的女兒小東邪?」

郭襄哼了一聲,並不瞧他。那孟知府卻慌忙站起身來,道:「郭大俠為大宋守了三十年襄陽城,是我大宋官民的恩人!卑職雖是一介書生,卻也敬佩郭大俠的高義!郭姑娘請坐,代郭大俠受卑職一禮!」

郭襄卻一擺手道:「孟知府,不必了!我看你還算個好官,只是太懦弱了些。若你真的崇敬我父親,也希望你以後有骨氣一些,多替老百姓辦好事!」

她見孟知府面色通紅,慚愧不語,又道:「今日已把茶園鬧鬼案弄得明明白白了,後面的事情,就該你們當官的收拾了!我實在懶得再看下去這些繁文瑣節,反正我會來打聽結果的。我現在只想去找到我的小妹妹,一日不見,我已經很想她了!」

孟知府奇道:「你還有個妹妹?」

郭襄忽然難得地笑了一下,道:「她叫蓉蓉。」言畢轉身,揚長而去。

身後忽然傳來劉通判惡毒的叫聲:「郭襄,你聽着,我師父和師兄不會放過你的!」

郭襄輕輕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十六年前,我的心便死過一次;襄陽城破,我的心又死過一次。我會怕你么?」

永安客棧,才是她現在覺得有溫暖的地方。

午間,永安客棧。

蓉蓉正無精打采地蹲在掌柜的後面,用小木棍撥弄着地上的螞蟻,忽然抬頭看到郭襄進門,猛地撲到郭襄的懷裡,哭得泣不成聲。

郭襄從沒看到這孩子哭得這樣傷心,即便是茶園出事,她爺爺被歹人所殺的的那個晚上。那時她更多的是驚恐和無助。

郭襄也緊緊地抱住她,這個小小年紀便劫難纏身的苦人兒。半晌郭襄展顏一笑道:「小人兒,咱們以後一同到峨眉山上住,好不好?」

蓉蓉渾身戰慄了一下,但馬上抬起臉道:「好!姐姐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郭襄覺察出她的戰慄,道:「壞人都已經被我們抓起來啦,蓉蓉不要擔心。爺爺葬在了峨眉山上,我們要在山上看護爺爺的墓地。行不行?」

蓉蓉連連點頭。郭襄抱起蓉蓉,便走便往天上高高拋起,嘴裏道:「我們回家嘍!」

一刻鐘後,小酒館裏。

郭襄已經恢復了女裝,牽着蓉蓉來找餘四。

餘四看着眼前這位明眸皓齒、丰神秀麗的女子,疑惑道:「姑娘找我?您是……」

郭襄笑道:「小二哥真是貴人多忘事!剛請你喝過酒,轉眼就不認我這個朋友了!」

餘四一呆。在酒館打雜三年,請他喝過酒的,只有一位,叫他朋友的,也只一位。他自然永不會忘!

餘四抓了抓後腦勺,道:「郭公子……?」

郭襄輕輕點頭,道:「我前時是為了行走江湖方便,就扮了男裝。現在有定居之所啦,不用再裝扮成公子了。」

餘四訕訕笑道:「既然郭公子變成郭姑娘了,以後我說話就得小心在意了。有什麼不到之處,請郭姑娘多包涵些!」

郭襄嗤之以鼻:「什麼小心在意,包涵,亂七八糟的,我們既然是朋友,那就一直以朋友之心坦誠相待,不要啰里啰唆的!」

餘四高興地道:「好嘞,郭公子!哎呀,你看我這腦子,我喊郭公子習慣了……」

郭襄道:「沒事,你以後就繼續喊我郭公子吧,蠻好的!對了,我要請你幫個忙。」

餘四道:「你儘管說!」

郭襄道:「我要照顧蓉蓉小妹妹,所以不想四海飄零了。我看這峨眉山山清水秀的,風光甚好。便欲在此長居。我想在萬佛頂上搭幾間屋舍,你幫我找些匠人。工錢不消考慮,我會多付,畢竟在山上,搭建起來不易!此事如需知會官府,我自會同孟知府說。」

餘四拍着胸脯道:「搭建房屋此事包給我了,絕沒問題!我從小在這裡長大,自然知道這些事情找誰。」

郭襄道:「那就交給你了!」低頭對蓉蓉道:「我們去爬萬佛頂,到咱們將來的家裡去看看,好不好?」

蓉蓉拍着小手跳起來,道:「好啊,姐姐,我們現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