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蕭妃重生,權傾天下,成就無上女
蕭妃重生,權傾天下,成就無上女 連載中

蕭妃重生,權傾天下,成就無上女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柚子的小胖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喜歡柚子的小胖妞 蕭嫣然

【重生+女強+爽文團寵+玄幻】蕭嫣然悲憤交加,暗恨自己無能,害死夫君,直接撞柱而亡,因得重生,回到十五年前事情起源:夫君霸王——項少籍出征北梁,大敗北梁與函谷關外,位高權重,權勢滔天西楚帝王項少羽唯恐項少籍功高震主,派人活捉項少籍全家,包括蕭嫣然以此威脅項少籍束手就擒,項少籍深愛蕭嫣然,最終卸下兵權,甘願赴死,最後被萬箭穿心,死與皇宮之內重生後,親姐被謀害,一切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自身也跌落懸崖失憶,偶得神秘傳承,強勢回歸殺楚王項少羽,報仇雪恨,成就無上女帝展開

《蕭妃重生,權傾天下,成就無上女》章節試讀:

你不是在算計別人,就是在算計別人的路上,反之也是一樣,別人不是在算計你,就是在算計你的路上。

人心險惡,皇家更甚,其中的血腥味極其嚴重,讓項梁現在想起來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兒臣等謹遵父皇聖旨。」

十一位王爺面色陰沉,自己等人居然失策了,讓他們內心多少有些疑惑,但更多的還是憤怒。

一年的俸祿雖然不多,但是也足夠他們花銷一陣子,現在說沒就沒了。

而且更可惡的還有三個月的面壁期,直接限制他們出府,這種讓他們這些王爺怎麼可能不憤怒?

但是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夠將恨意轉移給了項少籍。

「什麼?」

「怎麼可能?」

「我明明讓小順子去搞得是馬血,為什麼會變成嫣然的血?」

「可惡的小順子,是怎麼辦事的?」

「這下可完蛋了,父皇,我真不想當太子啊......」

一瞬間,十一位王爺倒了大霉,他們算是再也不可能與儲君有緣了,也就是說,太子的人選只能夠從他和項少羽之間做選擇。

而項少羽一直以來都表現得與世無爭,並且和藹可親的樣子,也一直都表現出自己不想當太子的樣子,讓他更加的苦惱。

「小順子,回去再收拾你,居然敢給本王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真是麻煩,煩死了,煩死了。」

項少籍目瞪口呆,看見這結局的時候,整個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頓時想到小順子辦事不力,回去再懲罰他。

「嗯?」

項少羽看了一眼項少籍,然後瞬間把頭低了下去,若有所思。

「哼,當年就是你,項少羽,表面之上與世無爭,背地裡卻自導自演了這麼一段劇情。」

「讓少籍直接失去了成為太子的機會,自己則順理成章的變成了最佳繼承人選。」

「今天,本宮就破了你的計策,讓你看看,什麼才是報應。」

蕭嫣然嘴角微微一揚,眼神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項少羽,右手微微握拳,然後直接走回了座位之上。

「嫣然,為什麼會這樣?」

「你這白布是小順子給你的嗎?」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你的血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蕭嫣然坐回位子上時,項少籍朝着她耳邊說起了悄悄話。

「夫君,因為妾身要讓你成為太子。」

「這樣,我們才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

「妾身不想我們自己出事,所以這塊白布,妾身早有準備。」

蕭嫣然也在項少籍耳邊竊竊私語,眯着眼朝着他笑了笑。

「啥?」

「嫣然,幹嘛這麼害本王?」

「本王真的不想當太子,更不想當皇帝,你不用白費心思了。」

項少籍嘴巴微張,瞬間感覺到不可思議,這一切居然都是他自己的王妃策劃的?

並且還提前做好了準備,就是為了能夠徹底應付過去?

還要幫助自己登上太子之位,這簡直就是與自己背道而馳,自己可不想當啊!

「夫君,妾身說了,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自己能夠活下去。」

「相信妾身,妾身不會害你的。」

「只有夫君當上了太子,我們才能夠高枕無憂。」

蕭嫣然回眸一笑,隨後低下頭夾了一片肉放入了項少籍的口中。

「為了活下去?」

「什麼意思?」

項少籍眉頭緊皺,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了,今日就散了吧!」

「朕也乏了,你們都下去吧!」

這件事情已經讓項梁內心十分不舒服了,也不打算再待下去了,直接轉身離開,讓眾人散去。

「恭送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恭送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連忙站起身,朝着項梁叩拜。

「哼,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失敗了?」

「為什麼會這樣?二弟不是不想當皇帝嗎?」

「難道一切都是騙本王的?」

「好啊!二弟,沒想到你這個傻頭傻腦的腦袋,也有開竅的一天?」

「就連皇兄都被你蒙在鼓裡,你可真是有本事啊?」

「不過你等着,你不會高興太久的。」

「看二弟的表情,似乎他也不知情,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項少羽眉頭緊皺,看着手拉手走出去的蕭嫣然和項少籍,內心充滿了殺意。

「以後的路還需要多加考慮,我的出現以及改變了開局,那之後遇到的事情,都會是我難以預料的。」

「還是要小心為妙,不然以後還是很危險。」

「項少羽為人精通謀算,必須要讓少籍小心一些。」

「回去再說吧!現在的少籍定然還不會信我,如果我說了一大通,反而會讓他更加不信任。」

「等到一個合適的機會,我再將這些說出口,也許會更好一些。」

蕭嫣然同項少籍走出了皇宮,上了自家的馬車,朝着霸王府緩行而去,坐在馬車內,她眉頭緊皺。

因為蕭嫣然的重生,導致了開局就出現了變化,那之後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這一切都將會被蕭嫣然搞亂,她也失去了原先最有利的預知未來的能力。

除了皇帝駕崩,以及帝國進攻之事還能夠掌控,但是對於項少羽之後會做什麼,怎麼做,以及沒有了確定因素。

原本項少籍會在今天失去了競爭太子的名額,不過,因為蕭嫣然的忽然闖入,讓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你跟我來。」

回到王府之後,項少籍眉頭緊皺,語氣有些冷淡,看也沒看蕭嫣然,直接朝着內堂走去。

「凶什麼凶嘛?」

「要不是現在你沒有前世的記憶,我一定讓你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好好說話。」

「哼。」

蕭嫣然看見項少籍冰冷的眼神和語氣,嘟了嘟嘴,心中有些不開心,哼了一聲,隨後跟上。

要是在以前,她早就讓項少籍認錯了,以前的項少籍很愛蕭嫣然,所以從來不會凶她,對她也是非常的寵愛,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凶她這件事。

但是現在重生了,項少籍這個樣子,讓她心裏多少有些不舒服。

「算了,看在你沒有前世記憶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想了想,蕭嫣然也想通了,項少籍根本就不想當皇帝,今天自己攪黃了,內心自然有些不開心,這也是在所難免的。

所以打算不生他的氣,瞬間變得面帶笑容,跟個小跟班一樣,跟在了項少籍的身後。

「說?」

「今天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知不知道本王不想當這個太子?所以才精心策划了這整件事。」

「居然被你搞砸了?你到底想幹什麼?」

項少籍帶着蕭嫣然來到了內堂,連忙轉過身,看着她有些生氣。

「夫君,妾身說了,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讓我們活下去。」

「妾身昨晚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裡項少羽成為了皇帝。」

「然後將我們全家滿門抄斬,妾身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

「當時的我就想到,絕對不能夠讓這件事情發生。」

「必須要將這件事情扼殺在搖籃里,夫君別看項少羽平時慈眉善目的,其實背地裡陰暗的很。」

「今日這個局面,夫君是否看見項少羽端坐高台,絲毫沒有一點摻和的意思。」

「但是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劃的,他想要讓你當不成太子,其餘的皇子根本就鬥不過他。」

「他能夠將你們所有皇子都耍的團團轉,這件事情很可怕,妾身堅決不能夠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蕭嫣然搖了搖頭,然後將這一切歸功於一個夢,就算不能夠讓項少籍內心相信,但是依然能夠在他內心紮下一根刺。

只要這根刺紮下,項少籍和項少羽的兄弟關係,就會出現一條裂縫。

「你在說什麼?」

「你說皇兄會殺我們?將我們滿門抄斬?」

「你開什麼玩笑?」

「嫣然,這可不是能夠開玩笑的事情,你這屬於挑撥離間,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關係。」

「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對你有什麼好處?一個夢?全憑一個夢就能夠讓你做出這樣的遐想?」

「嗯?」

項少籍聽完後,雙眼之中閃過一絲怒意,瞬間上前抓住了蕭嫣然的雙手,用質問的眼神盯着她。

他和項少羽兩個雖然同父異母,但是兩個人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從小到大都是很好的兄弟,這樣的兄弟情誼,他並不覺得自己會失敗。

「啊......」

只見蕭嫣然痛呼一聲,面色瞬間變得十分蒼白,眉頭緊鎖,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顯得十分的痛苦。

由於項少籍抓到了蕭嫣然的傷口處,傷口處剛剛癒合,就被他稍用力的手一捏,再度裂開,鮮血直流。

「什麼?」

「嫣然,你怎麼了?」

「怎麼會流血?本王沒有用力啊?」

項少籍看見手臂上流下了鮮血,瞬間一驚,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擔憂,連忙撕開了蕭嫣然的衣袖,看見了一道五公分左右長的傷口。

「沒,沒事...!」

蕭嫣然面色蒼白,看着項少籍咧嘴笑了笑,隨後直接暈了過去。

「嫣然,嫣然。」

「來人,快傳醫官,快傳醫官。」

項少籍神情一亂,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焦急之色,連忙朝門外大聲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