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笑話!嘴遁超度?要拳頭何用!
笑話!嘴遁超度?要拳頭何用! 連載中

笑話!嘴遁超度?要拳頭何用!

來源:google 作者:六根清凈殲星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六根清凈殲星炮 奇幻玄幻 蘇牧

「妖孽休逃,吃佛爺一記六根清凈殲星炮!!!」人道崩殂,妖孽橫生,精邪遍地!世人只知求神拜佛,庸人妄圖以理服人妖魔鬼怪真能靠嘴遁感化,那要刀劍拳頭有什麼用!?「吾身如獄,度一切厄!「「貧僧修的佛法便是以殺度惡!」展開

《笑話!嘴遁超度?要拳頭何用!》章節試讀:

這番變化不可謂不神異。

蘇牧足足用了好幾天時間,方才接受了變故。

合上手中的佛經,心中的波瀾終於平息。

這番造化,或許與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有關。

也有可能跟自己的師傅有關。

不論哪一個,都算是好事情。

眼下的蘇牧經過佛法精髓和武學精髓的洗鍊,整個人煥然一新,總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走出這片兇惡山林已然不在話下。

牆角的青苔剛剛翻綠,門前的薔薇初露芳華。

苦諦寺已經破敗。

但蘇牧卻好似看不夠這早已爛熟的景象。

再是破爛,終是自己的家。

離別之時,難免傷懷。

他緩緩站起身,對着漆面斑駁的佛祖深深一拜。

「既是要普度眾生,弟子便不能陪您在這獃著了,往後您自個兒招呼好自個兒。」

說罷,他拿起早已經準備好的行囊,利落轉身。

直至看不見苦諦寺,也未曾回頭一次。

……

黃渡縣。

十萬座大山成鬼蜮,八百里黃渡潤山河。

黃渡縣便是黃渡江水系發源地最近的縣城。

因其坐落在貧山惡水的土地上,又是大乾國邊陲之地,所以這地方並不算繁華。

此時,雨夜。

一道閃電穿透黑暗,炸響人間。

轟隆!

「娘咧!還下雨!去年乾旱的時候幹什麼去了!」

跑趟的夥計被雷聲嚇得一個哆嗦,嘴裏罵罵咧咧。

整整一天了,一個客人都沒見着,到了這會,今個恐怕是不可能開張了。

跑堂的搖了搖頭,打着哈切封上門板,便準備歇業。

想來這鬼天氣也不會有人住店,更何況最近世道不太平,往來倒賣貨物的商賈越來越少,早打烊一陣不打緊。

沒見那掌柜的都早早睡了嘛。

可就在他要插門銷之時,一個怯生生的柔美聲線混雜着風雨聲從門外傳來。

「店家且慢,能否容我暫避一陣,等雨小些就走。」

跑堂的一愣。

這麼晚了,還下着大雨,哪來的小娘子?

不由警惕了幾分。

「小娘子勿怪,小店已經打烊……」

他話音未落,門外就傳來一陣嗚咽的哭聲。

這聲音那叫一個可憐,聽得人不由心生同情。

跑堂的心中一軟,就聽門外女子啜泣道。

「小女子是城外往北二十里的王莊人,昨日王莊遭遇浩劫,被山匪洗劫,與家人逃難之時不慎走失,現在……嗚……」

女子已然泣不成聲。

跑堂的再不遲疑,連忙卸下門銷,打開店門。

「小娘子莫哭,快快進來,我去給你弄點吃食。」

只見一個二八年華的嬌媚女子正站在門外抹着眼淚,濕漉漉的長髮淌着水珠,身上的長裙更是徹底濕透,緊緊地貼在身上。

好一個我見猶憐的俏佳人!

要啥沒啥的光棍哪裡見過這等美人,一時間竟被迷住了。

女子好似沒想到跑堂的會打開店門,有些激動地抓住了跑堂的的手臂,淚眼婆娑地望着他,感謝道。

「多謝店家,小女子定會銘記恩德,他日必有厚報。」

女子說著,像是才發現自己抓着跑堂的手臂,連忙鬆開,臉上刷地泛起紅暈,更添幾分魅力。

跑堂的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再看女子,說了聲「快進來」,然後就去找毛巾和熱水送來。

當他熱了些饅頭和小菜送上時,女子已經將罩在長裙外的薄衫去掉,露出光滑如玉的香肩。

燈火映襯在足以反光的肌膚上令跑堂的心跳加速。

門外的雨聲愈發暴躁,天地間儘是密集的響聲。

而客棧中的二人卻絲毫不受影響。

兩人閑聊之際,跑堂的已經知道了女子的身世。

女子名叫李歡顏,芳齡十八,兩年前嫁入王莊,可丈夫卻因病而死,本就背着克夫之名不受待見,昨日又臨大禍。

端是個可憐人。

至於之前說的與家人走失……

其實是被狠心公婆趕下馬車了而已。

此時能活着抵達這裡已經是邀天之倖。

跑堂的越聽越是氣氛,不知怎麼地,第一次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這麼好的姑娘,為何要受這樣的罪!

一時間氣的將拳頭捏的吱吱作響。

「李姑娘,你不要擔心,最近先住在這裡,我託人幫你送信給父母。」

誰知這話一出,李歡顏的淚水再次潰堤。

「我的父母……他們……嗚嗚……」

美人垂淚,跑堂的心痛難當,當然知道對方話里的意思。

連忙安慰道:「莫哭,莫哭……」

可他今夜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情緒好似被放大了,有些行為完全不過腦子,竟然伸手去抹對方臉上的淚水。

粗糙地手掌觸碰到觸感微涼的滑膩肌膚,跑堂的徹底淪陷了,望着呆住的李歡顏說出了一句平常打死都不敢說的唐突之語。

「如果……如果你相信我,就跟我過吧,我會對你好的,我發誓!」

不知從何時起,跑堂的雙眼中滿是血絲。

令人意外的是,李歡顏居然沒有躲閃,任由跑堂的摩挲自己的臉頰,微微頷首,聲音變得魅惑了幾分。

「那郎君可願與我不離不棄?」

跑堂的猛地站起身走到李歡顏身後,一把抱住她,痴迷道。

「願意,我願意!」

「那……」,感受到身後男子沉重的呼吸聲,她那張宜嗔宜喜的俏臉突然開始扭曲,殷紅的小-嘴扯出一個弧度發出一連串笑聲。

「嘻嘻嘻……」,嘴角越扯越大,最後直接咧開到了耳根位置,美人皮囊裂開,露出那一口剃刀般的尖銳獠牙。

「不要後悔哦~」

「絕不後悔!」

跑堂的還不知道懷中抱着的是個什麼樣的恐怖鬼魅,抱得更緊了些。

呼……

客棧里忽起一陣妖風,將桌上的油燈吹滅。

緊接着,黑暗中就響起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呵,美人?歡顏?換顏!

分明是食人骨肉,剝皮加身的畫皮妖物!

嘭!嘭!嘭!

恰逢此時,客棧木門發出響聲。

「阿彌陀佛,貧僧法號文德,乃苦諦寺主持,遊歷至此,適逢雨夜,可否容貧僧借宿一宿。」

轟隆隆!

一道巨大的雷霆撕破雨幕,將這黑壓壓的雨夜照得通透。

只見一個頭戴斗笠、背負包袱,身形修長的男子雙手合十,站立於門外。

這人自然是苦諦寺新晉住持蘇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