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連載中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來源:外網 作者:九尾銀魚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九尾銀魚 都市言情

說好嫁給植物人,夜夜推門而入的人是誰?新婚夜不小心招惹上腹黑男人,從此霸道狂魔將她寵得無法無天。打人他負責遞鞭;放火他負責添柴;虐渣他負責包辦後事。誰要是敢欺負他的心頭肉,某梟一拍桌子,「三天,我要..展開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章節試讀:

第7章
你也配嫁入墨家
墨北梟修長的手指撫過她柔軟的唇瓣,這女人真是有趣。
見她軟萌委屈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想要欺負她,「我是他哥哥那又如何?別說你們連結婚證都沒有領,就算你是他的人,等他醒了我向他討要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可……」蘇小魚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理論上她不算二少的妻子,兩人沒有一點感情基礎,現在都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更沒有結婚證,法律上是不會承認的。
可蘇家和墨家已經結親,至少在這兩家心裏她是墨一晗的沖喜新娘。
偏偏這位梟爺只是對她有點興趣,並不是要給她名分,蘇小魚並不想要這樣的關係,但她又不敢忤逆墨北梟,糾結的表情在臉上浮現。
墨北梟奇怪,只要在雲城聽到自己的名字名字,女人們都會開心,因為她攀上的是雲城的王。
蘇小魚不同,她的臉上沒有一點開心,甚至是糾結,她不想做自己的女人。
一想到這點,墨北梟惱怒的鉗住她下巴,「可什麼可?」
蘇小魚咬着唇委屈道:「雖然二少昏迷不醒,也許這輩子我都見不到他,但我既然嫁過來了,生是他的人,死也得是他的鬼,梟爺,請你不要為難我。」
「呵,昨晚在床上的時候我怎麼沒發現你如此堅貞?
蘇小魚,你以為就憑你也能嫁進墨家?你不過是墨蘇兩家的一個祭品。」
在他看來沒有女人能拒絕他,蘇小魚也只是在欲擒故縱而已。
墨北梟每句話都像是針一樣刺耳扎心,蘇小魚雙拳緊握突然鼓足了勇氣,「梟爺,我是祭品,我也是墨家娶回來的,無論是什麼原因開始,現在我是墨家的二少奶奶!給我道歉。」
道歉?她在做夢還是自己在做夢。
「蘇小魚,這世界上就沒有我墨北梟要不了的女人,從今往後,你是我的。」
他以勝利者的姿態將她壓在身下,猶如動物世界裏的雄性猛獸,佔地示威,強勢宣告。
蘇小魚氣得肺都要炸了,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賴的混賬禽獸。
「就算我是犧牲的祭品,我也是自由的。」
「自由?蠢丫頭,讓我來給你上一課,這個世界強者才配講自由,而你不過是我手中一隻螞蟻,我輕輕一捏就能捏死你。」
「螞蟻也能殺死大象,少瞧不起人。」蘇小魚氣瘋了,對着他的胸膛一口咬下去。
這女人是屬貓的不成?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之時,門外響起了聲音,「少奶奶,你醒了嗎?太太特地過來看你了。」
什麼,蘇小魚雙眼猛地睜大,太太來了?
她在這個鬼地方呆了十幾天都沒有人來過,今天太陽從北邊出來,她那婆婆竟然來看她?而她現在正和她的大兒子滾床單。
要死人了!她會不會被抓去浸豬籠?蘇小魚剛剛炸毛的強勢瞬間氣勢全消。
「放開我,你媽來了。」
墨北梟似乎找到了囂張小女人的弱點,「正好讓她進來看看她的兒媳是怎樣的水性楊花。」
「混蛋。」
「你可以叫得再大聲點,這樣所有人就能聽到。」
&nbsp
–>>
;
蘇小魚氣得雙頰暈紅,「你究竟要怎麼樣?」
傳說中墨北梟,雲城的王,屹立於商業帝國頂端的男人。
他暴戾、冷酷、手段殘忍,只要被他盯上的公司,不出半月就會消失在雲城。
偏偏這樣的一個男人對女人沒有興趣,多少女人前仆後繼混進去,最後都被他丟出了門外。
什麼對女人無感,分明就是一個狂妄的渣男!
「想怎麼樣?」墨北梟那雙冰冷的眼中浮現出一抹戲謔,「吻我。」
明知道她想要和他劃分界限,他偏偏提出這樣的請求。
蘇小魚紅唇都差點咬壞了,紅着臉道:「你混蛋。」
墨北梟向來波瀾不驚的臉上多了一抹威脅。
「不吻?我叫人進來。」墨北梟說著就朝着門邊看去,似乎下一秒就要發出很大的聲音引起人的注意。
「別。」蘇小魚連忙用手捂住他的唇。
小小的手很柔軟,還帶着淡淡的身體乳清香,很好聞。
第一次和她接觸他就發現了,以前那些想要接近他的女人身上濃烈的香味熏得他作嘔,還沒有靠近他只想踹飛。
而蘇小魚身上有一股莫名的香味,淺淺的不濃烈卻很勾人,她像極了一種說不出的小吃,又香又暖又糯,導致他藥效消失還不肯放過她。
他冷靜的看着她,那淡然的神情似乎在問,你吻還是不吻?
蘇小魚無可奈何,只好閉着眼睛想碰碰他的臉就收回。
男人看着小女人紅着臉朝着他靠近,那樣的小心翼翼,那一瞬間他那顆冰冷的心好似傳來冰面破碎聲。
情不自禁俯身吻住了她的唇,蘇小魚惶恐的睜開眼看着他,小拳拳努力捶他胸口。
「少奶奶,你醒了嗎?」外面又傳來傭人的聲音。
蘇小魚突然想到昨晚這男人是直接闖進來的,也就是說他沒有鎖門。
想到這裡她狠狠咬了一口墨北梟,男人吃痛放開了她。
蘇小魚趕緊開口回答:「起,起來了,你先下去招呼,我馬上就來。」
「好的少奶奶,我得提醒你一句,夫人不喜歡睡懶覺的人。」
「啊……是,我馬上到。」
聽到傭人離開的聲音,蘇小魚一把掀開了男人,「你別鬧了。」
小魚兒敢凶他了,墨北梟冷眉一揚,「嗯?」
蘇小魚見勢不對,立馬軟了口氣,她剛剛也是急瘋了。
「梟爺,我已經照辦,你就放了我吧。」
說著她急急忙忙跳下床準備去浴室,誰知道雙腿一軟她跪了下去。
這個禽獸!
還沒等她罵出來,身體一輕,她已經被人抱了起來。
昨晚是在黑夜中糾纏不清,可現在大白天的,蘇小魚嬌呼一聲:「梟爺,我自己可以……」
「閉嘴。」
她被放到了浴缸,溫熱的水灑了下來。
蘇小魚有些懷疑,「你怎麼這麼清楚這裡的布置?」
墨北梟撫摸着她柔軟的耳垂,「難道沒有人告訴你,這個房間曾經是我住過的。」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