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小人物的末日生存
小人物的末日生存 連載中

小人物的末日生存

來源:google 作者:狂暴的菠蘿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臣 狂暴的菠蘿頭

喪屍來襲,平平無奇的小人物如何在這末世中生存下去本書無系統,無異能,有的只有人性善惡純純的喪屍文^ _ ^展開

《小人物的末日生存》章節試讀:

來不及多想,季臣衝到櫥櫃邊伸手將牆上的幾把刀全拿了下來轉頭就往自己房間跑去。

「嘭!」將房間門關上,季臣扔下手中的刀具,一把將床拖過來頂住門,隨後又將自己的身體頂在床邊。

季臣又從床上隨便扯了一件衣服將自己剛剛被刺破的手一層又一層的包起來。

做完這一切,季臣換了個更容易吃的上力的姿勢頂住床板。

不過這次的撞門聲只持續了一會便停了下來,門被撞破倒地的聲音也沒有傳來,說明這些傢伙還沒有撞開自己房間的門便停了下來。

再三確認了外面沒有了任何動靜後,季臣只覺得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瞬間就癱軟了下來。

坐在地上胸口像一個風箱一樣劇烈起伏着,全身上下說不出的酸痛,肺里像要燒起來一樣。

一把抄起身邊的水桶。

「頓頓頓頓」

猶如牛飲般將大半桶水灌下肚,季臣這才覺得緩過來一些。

「我··活下來了,還搞死一隻喪屍。」季臣眼中閃耀着光芒自言自語的說道。

雖然這次搞死的這隻喪屍有一定運氣成份,但不可否認,剛剛季臣的一系列反應都是非常正確的。

感覺身體不再那麼難受的季臣開始打量起了自己帶回來的刀具。

令季臣感到開心的是,這些刀具中,居然有一把西瓜刀, 三十厘米的刀身泛着金屬光澤、

「大殺器!」

季臣越看越高興,「如果剛剛自己拿的是這把刀,那應該能省不少事吧?」

畢竟老話說的好,一寸長一寸強,尤其是喪屍這種玩意,那肯定是能離多遠離多遠。

開心過後,季臣也開始回想起剛剛經歷的一切。

「喪屍白天確實不容易被聲響驚動,不過血腥味還是能激起喪屍的行動能力,還有這些丑東西力氣是真的大。」

腦海中不斷的整理着自己得到的信息。

「看來搜集食物的計劃只能放在明天進行了。」

季臣活動了一下身體後做出了決定,隨後便把柜子里最後一包泡麵拿出來撕開吃了起來。

三兩口吃完泡麵,季臣將被褥從床上扯下鋪在床邊就這麼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陽光將季臣喚醒。

起身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雖然沒有恢復到巔峰,不過已經沒有太大的影響。

走到窗邊掀開窗帘向下望了望,樓下的喪屍又少了一些,剩下的又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

解開纏繞在自己手上的衣服,確定自己被刺破的手指已經癒合後,季臣將床緩慢地挪開。

抄起角落裡自己裝行李的背包,背在背後,抄上西瓜刀,套上昨天那件已經被屍血染黑的羽絨服,緩緩打開了門。

還是先透過門縫觀察了一下走廊的情況,確定沒有危險後,季臣鑽出了門向著樓道走去。

季臣貼着牆壁緩慢地下着樓梯。

緩慢地來到了二樓,季臣往樓道探頭看了看,只見走廊盡頭站着一隻喪屍。

這隻喪屍和其他的有些許不同,這隻喪屍並不是骨瘦如柴,而是有些發胖。

季臣通過它穿的衣服一眼就認出這是房東的老婆,那個尖酸刻薄的胖女人。

「真是死了還那麼胖。」季臣在心裏吐槽了一句後繼續向下摸去。

經過昨天一戰,季臣對喪屍的恐懼已經沒有剛開始那麼強烈,這時候見到還有心情吐槽兩句。

慢慢的摸到了樓道口,季臣心一沉,一隻喪屍正站在樓梯口。

「呼~」

季臣呼出一口濁氣,雙手握住西瓜刀。

緩緩走到離喪屍還有三四級台階時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雙手緊握西瓜刀,雙臂用力掄圓了西瓜刀向著喪屍的脖頸處砍去。

「唰。」

手起刀落,喪屍的腦袋就像一個西瓜一般滾落了下來,身體瞬間便倒了下去,脖頸處還不斷往外冒着黑血。

「耶!!」季臣狠狠地揮舞了一下拳頭,自己這就double kill了!

不過季臣並沒有急着下去,而是退回了樓道轉角處,因為他不確定喪屍的血會不會引來喪屍。

昨天的事情給他敲了警鐘,小心使得萬年船。

等了二十分鐘後,見沒什麼動靜,季臣這才慢慢的摸出了樓道。

小超市就位於樓道旁邊的一間面積很小的鋪子,裏面賣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和一些小零食,季臣的大部分生活物資都是在這裡購買的,別問為什麼,便宜。

走出樓道,轉個彎,一道捲簾門便出現在了季臣面前,對於這個結果,季臣一點不意外,要說門開着那才奇怪呢。

走到捲簾門邊,季臣將耳朵貼在了捲簾門上,試圖通過聲音來判斷一下裏面是否有喪屍。

不過顯然季臣並沒有這方面的超能力,聽了一會什麼也沒聽到,他便放棄了。

小心翼翼的來到捲簾門旁邊的一扇窗戶處,平時太晚了老闆都會將捲簾門拉下來,通過這扇窗戶賣東西。

季臣可沒傻到去撬捲簾門,那動靜,撬過的都知道(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沒有,別瞎說)

雖然經過測試,白天喪屍不會被聲音所吸引,但是季臣不敢賭。

走到窗戶邊,季臣將西瓜刀順着窗戶的縫插入,往上一別,就將窗戶的扣子給別開。

緩緩地推開窗戶,一股熟悉的腐臭味散發而出,季臣緊了緊手上的西瓜刀。

「看來今天要triple kill 了。」

雙手用力一撐,大半個身子便探入了超市中,再一用力,季臣便蹲在了櫃檯上。

季臣沒有着急下去,握着西瓜刀蹲在櫃檯上不斷打量着超市。

超市並不像之前的廚房一覽無餘,一排貨架將超市分割成了兩個部分。

腐臭告訴季臣,這裡有喪屍,貨架前面他沒有看到,那就在貨架後面。

人類對未知永遠有種恐懼。

蹲了一會,見沒有什麼動靜,季臣便緩緩地從櫃檯上下來。

腳剛一接觸地面,季臣就感覺出了不對勁,地面有種滑膩感。

不是血,就是醬油。

季臣還是更加願意相信是醬油,不過顯然不可能。

超市老闆平時就一個人,變成喪屍後他顯然沒有出去,而又沒人進來,那因為打鬥而不小心撞倒醬油瓶就不可能。

除非老闆屍變後不咬人,改喝醬油。

不過問題也在這裡,老闆一個人,那為什麼地上會有血?屍變後出不去emo了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