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小說龍婿陸凡
小說龍婿陸凡 連載中

小說龍婿陸凡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全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免費閱讀全文 都市言情

展開

《小說龍婿陸凡》章節試讀:

[https:///]

「你說什麼?!」唐濤聞言大怒,不光是他,所有在場的唐家人臉上都出現了慍色,在這樣的大喜日子裏,陸凡一個廢物惹了這麼大禍,不主動認錯道歉也就算了,居然還嫌吵?
老太太也皺起眉頭。https://
「陸凡,你別瞎說!快給唐濤和老奶奶認錯!」唐浣溪使勁地拉了拉他的胳膊,她知道功勞被搶讓陸凡的努力付之東流,陸凡很憋屈,可她又何嘗不是?
「為什麼要認錯?一個被開除的廢物也能談合同?簡直可笑。」陸凡不屑說道。
王軍被開除的事情陳晴早就短訊告知過他,一個被集團棄之如敝履的人,能找吳雄飛拿下合同?很明顯,唐濤是在撒謊。
「你說什麼?」唐濤頓時滿臉通紅地怒吼道:「就憑你個廢物也敢對王經理指手畫腳?我告訴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個電話就把王經理叫過來,跟你當面對峙!」
唐濤自然不敢再打電話給王軍,他剛剛才在電話里被王軍罵了一頓,他之所以敢這樣說,是他有把握,老太太會畏懼華融的實力,替自己說話。
果然。
老太太開口了。
唐老太太眯着眼睛,冷冷說道:「犯錯就該認罰,從今天開始,陸凡滾出唐家,從此以後跟唐家再沒有半點瓜葛,浣溪,你明天跟陸凡辦理離婚手續,不管到時外面說什麼,我老太太一個人擔著!」
當初陸凡跟唐浣溪的婚事,是已故的老爺子親手指辦,雖然整個唐家都看不起這個上門女婿,但是礙於輿論和臉面,還不敢真的開口逼兩個人離婚。
現在好了,唐家已經拿下了華融的合同,攀上了華融這個高枝,未來前景不可限量!也就自然不會在乎外人怎麼說了。
「奶奶!」
唐浣溪俏臉慘白,急忙解釋道:「奶奶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陸凡雖然沒用,但是為了家族的合同也一直在努力,他今天早上去華融集團就是為了這個合同去的,您可以不要冤枉他啊。」
同時,她使勁拉着陸凡的胳膊,焦急道:「你快說話,告訴奶奶陳晴是你朋友啊!」
「我冤枉他?」唐老太太冷笑道:「那陸凡,你說說,我怎麼冤枉你了?你今天要是真能說出個一二三來,我親自到你面前,給你賠禮道歉如何?」
所有唐家人全都朝陸凡投向憤怒的目光,陸凡要是敢讓老太太真的當面賠禮道歉,這無異於在大眾打整個唐家的臉!
老太太的臉色也愈發陰沉,她今天打定主意要把陸凡這個廢物趕出唐家,同時還有唐浣溪,也要被逐出家譜,給他心愛的孫子能順利擔任家主之位,掃定障礙!
「唐家和華融的合同,的確是我簽下來的。」陸凡直接說道,但是他知道這群人是不會信的。
果然,唐濤冷哼一聲,「你說是你簽的就是你簽的?」
「你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憑什麼和華融簽合同!」
「做人可以沒能力,但是你人品都不要了,滿口胡說,這樣的人,不配當我們唐家人!」
唐老太太也是冷笑道:「浣溪,你明天就和他去離婚!否則,你們一家也都給我滾出去!」
唐國華夫婦一聽,都嚇壞了,連忙跳出來喊,「浣溪,你趕緊跟他離婚!」
「奶奶!」唐浣溪這一聲都帶了哭音,幾乎要跪下。
陸凡一把抓住唐浣溪的胳膊,直視這群令人作嘔的唐家人,「你們唐家,我不稀罕,但是離婚,休想!」
「浣溪,我們走!」他抓着唐浣溪的手就要離開。
可唐浣溪搖了頭,「我不能讓爸媽離開唐家,不能離開唐家……」
「所以你要跟我離婚?」陸凡望着她。
唐浣溪咬了咬牙,心裏天人交鋒。
「呵呵,好,我沒什麼可說的,你們吃吧,我吃飽了,正好還有點事,先走了。」
陸凡並沒有打算告訴他們,王軍被開除的事情,還有這份合作協議,是自己點頭簽訂的。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把唐家放在眼裡。
隨便他們認為是誰幫的忙吧,和自己無關,反正如果這件事最後收益的如果不是唐浣溪,唐家人連一分錢都不可能拿到。
陸凡離開了。
「陸凡!你站住!你別走!」唐浣溪大聲喊道。
可陸凡頭也不回。
唐浣溪心裏一片冰冷,想追出去,卻被老太太厲聲喝止。
「好啊唐浣溪,這是就是你的好男人,好丈夫,真是給我們唐家長臉啊!」老太太陰冷地說道。
「媽,不是這樣的……」唐國華夫婦滿臉糾結地想解釋。
「今天就到此為止,唐濤正式成為我唐家下任家主,陸凡被逐出家門,唐浣溪解除掉一切在家族集團內的職務,等我退休之後,該怎麼處理你一家,就全交給我孫子決定吧。」
老太太一錘定音,唐濤頓時眉開眼笑,譏諷地看向俏臉慘白的唐浣溪。
陸凡離開之後,也沒什麼計劃,就在酒店門口的大馬路上閑逛。
他已經習慣了,幾乎每次年會進行到一半,老太太都會找個借口把自己轟出去,所以陸凡每次在宴席開始時,就會玩命猛吃,省得到時餓肚子。
只不過這次的情況,要比以往糟糕很多。
「真的要離婚么?」
他忽然感覺到有點落寞。
不由得又想起唐浣溪。
入贅唐家三年,要說這裡唯一能讓他覺得不舍的,也就是自己這個妻子了。
餓了給她送飯,累了幫她洗腳,困了幫她蓋上杯子……
一切都是以唐浣溪為中心。
如果自己真的就此被趕出唐家,誰還能來照顧妻子……
正走着,忽然,他停下了腳步。
他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走進了一個偏僻巷子里,巷子里燈光黑暗,沒有住戶,只有一個門前的廣告燈還亮着。
路遙中醫。
「老闆,有酒沒有,來瓶酒,什麼酒都行。」
陸凡推門走了進去,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大大咧咧地喊道。
「哪來的神經病,跑到中醫館要酒喝,打烊休息了,你換個別的地方吧。」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挑簾從內室走出來,當看到陸凡後,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隨即無奈嘆了口氣。
「這是泡了三十年的龍鱗酒,喬市來要了三次我都沒給,勁兒很大,你少喝一口。」
老者從七星斗櫃里拿出一瓶酒出來,倒了一杯,遞到陸凡手裡。
陸凡看了他一眼,「你這小破店,還認識喬市呢?」
喬市,是個代號,是南都市的絕對實權人物,封疆大吏。
「哎,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喬市來這裡跑了好幾趟了,一直說要見您,但都被我給攔回去了。」老者無奈道。
「真辣。」陸凡抿了口藥酒,頓時齜牙咧嘴。
老者見狀哈哈大笑,但隨即臉色又有些暗淡道:「少爺,老爺子快不行了。」
「我知道。」陸凡說道。
「說臨終前,想見你一面……」
老者欲言又止,卻被陸凡揮手打斷:「我困了,今晚就睡你這,沒什麼事不要打擾我。」
陸凡將酒杯放在桌子上,翻身而卧,再也沒有了動靜。

《小說龍婿陸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