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逍遙小閑人
逍遙小閑人 連載中

逍遙小閑人

來源:外網 作者:星夢的風雪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星夢的風雪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贅婿當自強。 二十一世紀青年魂穿前知縣公子,沒有三千美嬌娘,更沒有十萬雪花銀。 唯有楊柳岸,曉風殘月,一曲離騷,道不盡的風流……展開

《逍遙小閑人》章節試讀:

高原待到時間差不多,便走到洛秋身邊,說道:「洛兄果然高才,在下佩服不已!虧我自以為自己頗有些才氣,如今與洛兄一比,可真是拍馬難及啊!」

只是個楹聯罷了,這話高原說的就有些誇張了!在這個年代,若是真要檢驗一個人的才情,還得看詩詞歌賦才行!

洛秋擺擺手,說道:「高兄何必自謙,你的才情,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那高原哈哈一笑,單手往樓梯的方向一擺,說道:「洛兄,請上三層!今天原本是我要請客,為洛兄接風的!

可沒想到到頭來,我們卻是沾了洛兄的光,可以免費品嘗一頓金榜宴了!看來要想請洛兄,只能等到下次了!」

洛秋微微一笑,抬腳就往樓梯上走去,高原急忙跟在身後,兩人一邊走一邊交談:「這醉仙居的環境一般,但菜品確實不錯……」

王倫和那岑文友也笑容滿面,緊隨其後。剛剛誇讚洛秋的人群之中,就屬這兩貨叫的最大聲,誇的最不要臉!

白一弦等人是從二層下來的,距離樓梯並不遠,高原走到樓梯口附近的時候,便發現了站在這裡的白一弦,眼神微微怔了一下,但也沒說話,而是繼續跟着洛秋往上走!

而後面的王倫和岑文友也發現了白一弦,王倫當即就怒道:「白一弦,原來是你小子,那天你……」

王倫自然是想找白一弦算賬的,可沒想到話還沒說完,便被一邊的岑文友給扯了一把制止了!

岑文友眼睛轉了轉,笑眯眯的的看着白一弦一拱手,說道:「原來是白兄!多日不見,白兄身體可是好多了?」

聽到兩人的話,那高原和洛秋就已經停下了,轉身站在樓梯上向下看來!

此時王倫一拉岑文友,一臉着急和不可思議的說道:「岑兄,你傻了?怎麼對他這麼客氣?莫非你忘了前幾天他是怎麼對待你我的了?」

再說以白一弦現在的身份,哪裡還值得他們這麼客氣的稱一個『兄』字?

白一弦也很是奇怪,這岑文友和王倫那天調戲小暖,差點被自己拍了,那表情可是要吃了自己一般,怎麼今天就突然這麼友好了?

岑文友說道:「王兄,不過就是和白兄打了個賭而已,你就別這麼計較了!」

王倫一蒙:打賭?打什麼賭?不過他也不愧是天天和岑文友廝混在一起的,心中大約能明白這岑文友是想給白一弦下套了,因此也就沒再說話!

王倫這樣的都能明白過來,那白一弦自然也能明白,他可沒興趣跟這兩人玩耍,轉身就對着葉楚說道:「葉兄,我們走吧!」

岑文友一下子就拉住了白一弦,說道:「白兄別走啊!你今天不就是來踐行賭約的嗎?莫非是怕了?若是怕了,那就該向五蓮縣所有的學子們道歉才行!」

此時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過來,那高原和洛秋說了幾句話,洛秋看向白一弦的眼中就閃過了一絲不屑,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就走下了樓梯,高原一副溫文爾雅的模樣,輕笑一聲,問道:「哦?不知岑兄和這位白公子打了什麼賭?又為何要向我五蓮縣的學子們道歉?」

岑文友就等着有人問他呢,聞言便笑着回道:「哦,那天在路上偶遇,恰逢聽到這位白公子在大放厥詞,恥笑我五蓮縣的無數莘莘學子!

說我五蓮縣的學子們都是有名無實之輩,連區區幾個對子都對不上來。在下和王倫兄一時不忿,就跟他理論了幾句!

王兄就說,空口說白話誰都會,有本事你自己去對一個!於是這位白一弦公子就跟我們打賭,說在三天之內一定會來醉仙居,將醉仙居的絕對給對出來!

=}j0*

現在想來,今天正好是第三天,這位白公子就出現在了這裡,想來應該是來對這楹聯的吧!」

白一弦算是發現了,這壞種,不管在什麼時代都有啊,那可真是憋着一肚子的壞水!

瞧瞧眼前這位,說謊都不帶打哏的,臉不紅氣不喘就編造了這麼一個謊言,還把他置在了無數五蓮縣學子的對立面!

就這幾句話傳出去,那他可將全五蓮縣學子得罪光了!

如今他對也不是,不對也不是。而且,按照以前那個前身的尿性,不學無術之輩,又豈能將對子對出?

到時候他不但得罪了人,還丟了臉,真是一舉兩得呢!

好在他帶着作弊器,對對子倒是不怕,但也不能平白讓人給欺負了啊!

果然,岑文友的話剛一說完,整個大廳就騷亂了起來,這大廳里幾乎有一大半的都是讀過書的學子,因此這些人站起來義憤填膺的或指責,或嘲諷白一弦!

「就他也能對對子?還敢看不起我們五蓮縣的學子?」

「就是,這白一弦算個什麼東西?」

「他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草包,竟然還敢如此大放厥詞!」

「讓他對,等會兒對不出來,看他怎麼說!」

「他要是能對出來,我當場叫他三聲爺爺!」

「他就是個草包,是我們五蓮縣的恥辱!」

「對,他要是對不出來,就直接滾出五蓮縣!」

「沒錯,滾出五蓮縣!」

岑文友得意的向著王倫微微一抬頭,王倫暗暗給他豎了個大拇指!岑文友也沒想到,效果居然這麼好!

白一弦是肯定對不上來的,而且他還因為自己的這幾句話得罪了整個五蓮縣的學子!從這一次之後,他就會如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了!

哼,一個白衣,還敢給他們臉色看,不給他點教訓,他就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

一邊的葉楚也沒想法事情眨眼之間會演變成這樣,他之前知道白一弦在這五蓮縣的風評可能不太好,但也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差!

到了如今這一步,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不由看向白一弦,想看看他如何處理眼前的情況!

此時那高原上前一步,說道:「白公子當真這麼說過?我五蓮縣雖然只是一個縣城,但我五蓮縣的學子們不可辱!

白公子如此說話,可要給我們五蓮縣學子一個交代!」

白一弦微微搖頭,事到如今,就算他說根本沒有打賭這回事,岑文友是在說謊,估計也沒人會相信!

白一弦開口說道:「交代嘛,自然會有交代,不如我先對完了對子如何?」

岑文友本以為白一弦會辯駁,說根本沒有打賭這回事,到時候也不會有人相信他,他反而會更加丟臉,可沒想到白一弦根本沒有辯駁,反正當真要對對子。

這不僅讓他一陣冷笑:這個草包還真是跟以前一樣,明明什麼都不懂,偏偏還裝的什麼都會!看你這次怎麼對出來!

旁邊早有人喊道:「什麼?這個草包竟然還真想對對子?」

「真是可笑至極,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

「羞與這種人為伍!」

「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我代表五蓮縣的廣大百姓和學子們,讓白一弦滾出五蓮縣!」

《逍遙小閑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