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逍遙遊神
逍遙遊神 連載中

逍遙遊神

來源:google 作者:老胡思幻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開陽 奇幻玄幻 老胡思幻想

萬古神界有史以來最為年輕之神君劉開陽,意氣風發,倚劍除邪,名震萬神眾望所歸之下,本有希望接任眾神之主之帝位,卻被親如兄弟現任神主設計陷害,更遭心愛的女人背叛拚死一戰帶着殘存的記憶轉生下凡後,本打算無欲無求偏安一隅,卻受不住仇恨的誘惑,以血書寫弒神之旅展開

《逍遙遊神》章節試讀:

閃爍着萬千璀璨星辰的夜空之上,凝聚着滾滾雷雲,劈下足有毀天滅地之威能的雷光。

荒蕪的懸崖戈壁上,一名青年披頭散髮,面色猙獰如雄獅,手持長劍屹立於血泊之中。

周圍凹凸不平的地面,布滿屍體與斷肢。

鮮血更將長發青年本是白色的衣衫,染成無比顯眼的血紅。

第一眼看過去,好似死神降臨,將要屠盡世間敢與他為敵之人。

可數不勝數的敵人,如海嘯般洶湧而至。

見得此情此景,青年自知自己縱然再做困獸之鬥,也難逃一死。

但他只覺不甘,更不願認命,猛然發出威比龍吟的戰吼;

「明日,我即為眾神之主!是誰膽敢命你們來刺殺我?」

「葉子楣,你我相識千年,我待你如親妹,又是誰,令你在我的酒里下毒?」

青年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住一位可謂傾國傾城的紫衣女子。

但對方貝齒輕咬嘴唇,目光躲閃,低頭沉默不語。

卻另有一人站出,回以得意的聲音;

「劉開陽,你身為神君,結果幼稚到死到臨頭還在做白日夢。」

「也不妨告訴你,想要你命的正是冢魂大人!

他才是真正的眾神之主!也他能是眾神之主!而你,不過是條喪家犬罷了。」

「冢魂?」聽得這兩個字,劉開陽滿臉的不可思議。

腦海中閃出的畫面,無不是他與冢魂親如手足相待的情景。

可大腦逐漸理清楚思路後,劉開陽轉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之所以故意接近我,原來全都是為了讓我放下戒心,以便於設計殺我。」

「他那所謂成功連任十二屆神主的傳說佳話,竟是用鮮血和陰謀堆砌出來謊言!」

「只要在登基大典前夕,把得票數最高的候選人殺了,

按照議神會定下規則,他便可於緊急狀態下,無條件連任神主之位,原來如此啊~」

成功通過話語來拖延時間後,對方隨即大手一揮;「劉神君,是時候該上路了!」

面對如洪水般連綿不絕的敵人,劉開陽沒有絲毫懼色,更狂笑出聲;

「若是沒有這酒里的斷古散,爾等不過是螻蟻齏粉!」

「縱然是死,你們也要陪我一起共飲黃泉!」

用盡最後的力氣,握緊手中的長劍,劉開陽以如虹之勢,猛然向前方刺出。

只可惜,九千位神級高手同時布下的度滅法陣已經成型。

一道通天光柱拔地而起,直入雲霄。

令劉開陽方圓百米以內的物質,全都如字面意義上的灰飛煙滅…

數萬年後,某處低位面修真世界裏的一座仙山之上,屹立着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堂。

一群幾百歲年齡的長老外加一群弟子,正聚集在大殿里,鬼哭狼嚎地哭訴着某人的罪行;

「宗主啊,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劉開陽那小子剛一回來,就把我養了三年的金血烏拿去燉了雞湯,那可是我準備用來煉血用的金血烏啊!」

「宗主,還有我!我那花費數萬晶石買來的百年黑玄武,七天前突然失蹤不見蹤影,

結果今天早上,就在那小子的院子里看到一具龜殼!想必也是被他拿去燉成湯喝了啊!」

一位白髮蒼蒼且不怒自威的老者,端坐在宗主的位置上,面無表情地聽着這些狀言。

此人為當今修真界第一宗門,靈武宗的宗主,劉天雄。

而其中一位長老見得劉天雄不為所動,更是忍不住當場哭出聲來;

「宗主呀,就算您英明神武,帶領我們一躍成為修真界第一宗門,也不能這般袒護那好吃懶做,又無法進行修鍊的廢材小子吧,還請宗主還我們一個公道啊!」

聽着這些個長老所言,劉天雄明面上仍然是面無表情,實則忍不住在心裏大喊;

『什麼叫我帶領你們成為修真界第一?那全都是靠老祖隨手給出來的機緣!』

『老祖他吃你一隻雞又怎麼了?老祖他吃你一隻王八又怎麼了?』

『老祖願意用你們的東西,那是你們的福分!』

『一點小事就在這裡逼逼賴賴,煩不煩啊?!』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劉天雄此刻的內心想法,肯定不會傻到於口說出。

畢竟老祖有令,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他的身份,他可不敢違背老祖的命令。

聽得實在是不耐煩了,冷着張臉,揮了揮手;

「你們說的事情我會處理的,趕緊給我散了!」

說完,劉天雄站起身來,甩開袖子直接揚長而去。

留下眾位長老與眾位弟子在大殿里,你看看我又我看看你。

實在是想不通,一向眼裡容不得沙子的劉天雄,怎會如此縱容劉開陽那廢材小子。

特別是每當宗門內有人,打算要去找劉開陽算賬時;

劉天雄就是開掛一樣,絕對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

然後不顧武靈宗宗主的身份,厚着臉皮拉偏架。

讓人不禁懷疑,劉天雄與劉開陽之間,是不是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與關係。

他們那裡知道,真正助武靈宗飛黃騰達魚躍龍門的人,可並非是他們的宗主;

這個時候,劉天雄一路穿過一條羊腸小道,去往一處偏遠處庭院的大門前。

劉天雄收起作為宗主的霸者氣場,先是整理了下髮型,再拍了拍身上灰塵。

確定自己不會有任何冒失的地方後,才是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入。

便看見一個年齡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坐在院子的涼亭里,吃着香噴噴的火鍋。

想必那些個金血烏及黑玄武之類,現在全在鍋里煮着呢。

不管是論面相還是氣質,該青年給人的感覺,都只能用平凡兩個字來形容。

屬於那種一扔進人群裏面去,立馬就找不出來的大眾路人。

可劉天雄見了他,卻宛如同小孩見到嚴肅的老父親一般,低眉順眼又老實巴交。

沒有半點在外人面前時,那股君臨天下的霸者氣場。

更見得他躡手躡腳的走上前去,畢恭畢敬的叫出一聲;「老祖。」

一個鬢髮半白的中年人,竟開口叫一個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做老祖。

單從視覺效果來看,這畫面屬實是有些詭異。

然而,眼前的青年乃從聖古時期轉生下來的聖賢。

因姓氏恰好也姓劉,被劉天雄奉為老祖。

只不過此事,目前只有劉天雄一人知道。

所以那些長老才能無知者無畏到,以臭小子及廢材來稱呼他。

當然,以劉開陽的心境,自然是不會去與那些才幾百歲的小孩計較,悠然開口道;

「那些長老又來投訴我了?」

劉天雄撓了撓頭髮,試探性的出聲言道;

「老祖,我覺得,要不然還是把您的真實身份告訴他們吧。

要不然那些老王八蛋整天沒大沒小的,不知尊卑。」

劉開陽則意味深長的回道;「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既然我能來到這個世界,就代表着,這個世界極有可能還有和我一樣的存在。

特別是我不能修鍊真氣,除開自己的名字和印刻在腦海中的功法以外,其它什麼也不記得。

真要和那些人相遇了,我可不是他們的對手。」

聽得劉開陽所言,劉天雄的表情稍微有些複雜。

老祖雖然的確是不能修鍊真氣,也沒有任何的修為,但可以免疫所有魔法傷害。

那怕劉天雄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出他最強殺招萬龍吟,都無法傷及老祖分毫。

數萬條奔騰而出金龍,一但靠近劉開陽半米以內;

就會被自動化解為一陣舒適的微風,甚至能讓人產生睡意。

完全想不出來,這個世界上能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傷害到老祖的。

正當劉天雄還打算說些什麼時,劉開陽卻忽然放下手裡的筷子,站起身來。

「放心,明天我要出門一趟。」

初聽此言,劉天雄只微微點頭以做回應。

因為劉開陽從很早以前開始,就開始間接性的玩失蹤。

經常消失幾天的時間後,又突然出現。

然後就會想辦法去逮一些大補的野味來吃,便是那些長老們所圈養的靈獸咯。

正因此,那些老王八蛋才會成群結隊的來狀告老祖,劉天雄已經習慣了。

結果萬萬沒想到,劉開陽接下來的話語,那叫一個語出驚人;

「這一趟出門,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到時候就沒人來投訴我了。」

話剛說完,劉天雄直接『咚』的一下跪在地上,更雙眼含淚。

「老祖,你不能走啊!老祖~」

「你要是覺得那些老王八蛋不順眼,我現在就去把他們逐出宗門!」

別人不知道,他劉天雄可是清楚得很。

1武靈宗之所以能從十八線小宗門,一躍成為修真界公認的第一,全都是靠老祖給的機緣。

老祖要是真不在了,他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守住這第一的名號。

劉開陽語氣依舊平淡,「我此次出門,是有重要的事情去辦,不是因為那些投訴。」

劉天雄仍不死心,試探問道;

「敢問老祖…可否告知,是要去辦什麼事情?」

劉開陽抬頭望向天空,嘆出一口氣來,緩緩言道;

「過去數十年間,我先後往世間布置下十二個靈界點。」

「看看能不能藉此機會調查清楚,我腦海中那個記憶模糊的…聖古世界,究竟是否存在。」

「現在,是時候該出發,去將那十二個靈界點逐一收回了。」

《逍遙遊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