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梟爺霸寵:契約嬌妻太誘人
梟爺霸寵:契約嬌妻太誘人 連載中

梟爺霸寵:契約嬌妻太誘人

來源:google 作者:桔子沒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染 現代言情 莫北梟

一夜荒唐,夏梔初被A市最矜貴的男人睡了他纏上她,逼她做莫太太只因,睡了她就要負責他是殺伐果斷,高冷腹黑、富可敵國的豪門總裁;她是擁有絕色容顏卻不受待見的私生女一紙契約,將兩個天差地別的人的命運綁在了一起某次上流宴會場,M國鑽石大王將他剛重獲的親生女兒介紹給大家眾人只見那個被吐槽身份低微的私生女、莫氏總裁當成寶貝一樣的女孩緩緩從旋轉樓梯上走了下來……展開

《梟爺霸寵:契約嬌妻太誘人》章節試讀:

B市某私人醫院。

空氣里儘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除了一盞暗黃的燈再無其他光,整個房間安靜陰沉。

夏梔初正坐在一個婦產醫生的辦公室里,女醫生正看着她的檢查報告。

片刻後,她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睨了夏梔初一眼。

「夏梔初是吧,你確定不再考慮一下了嗎?」

夏梔初攥緊了拳頭,抬頭對着女醫生說道:「我考慮清楚了,劉醫生。」

劉醫生也是個剛為人母的醫生,此時看到這種情況多多少少有些不忍,於是好言相勸了幾句。

「我再跟你確認一次,你懷的是雙胞胎,已經三個月成型了,按照B超顯示,寶寶發育得都挺好的,小姑娘你長得那麼漂亮,生的孩子肯定也很可愛。」

可愛?孩子?

夏梔初聽到醫生的話有所動容,但是想到還躺在病床上的媽媽,她一狠心下了決定。

「我決定了,不要。」

嗓音微顫,卻很堅定。

劉醫生暗嘆了口氣:

「現在不要的話只能採取藥物引產和鉗刮的方式,鉗刮對於母體損傷相對大一些,還是比較推薦於藥物引產方式。」

「好,那就藥物吧。」

說話的時候,夏梔初閉上了眼睛,一滴淚從她眼角滑落。

劉醫生邊在電腦上輸入信息,邊對她說注意事項。

「我給你開兩種葯,一種是米非*酮,前兩天吃。另一種是米索前*醇,第三天的時候吃,你一會去藥房拿葯就行。」

「嗯。」

夏梔初拿着劉醫生開的藥方來到先去繳費處交了錢,然後又去取葯口排隊取葯。

正要到她的時候,大廳處傳來了騷亂聲,好幾個黑衣人持槍闖了進來。

這……這些是什麼人?!

大廳里的人全都被嚇得蹲在地上,藥房里拿葯的也戰戰兢兢的躲到了柜子底下,只有夏梔初還處於呆愣的狀態。

一個身形高大相貌出眾的男人走了進來,慢慢向夏梔初靠近,周身散發著冷氣讓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片刻後,他在夏梔初身前站定。

夏梔初認出他了,是那天晚上那個男人。

男人冷笑了一聲,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清冽攝人的嗓音響起:「你敢打了試試!」

夏梔初下巴被他捏得很痛,秀眉微皺,很不服氣的開口:

「為什麼不敢?」

男人聽到她的話,幽深的藍眸里,藏匿着嗜血的笑容,悠悠的俯視着她。

「呵!」

他不怒反笑。

夏梔初慌了,手裡的藥單被她抓得皺巴巴的。

「你憑什麼管我,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莫北梟的嘴角上揚得更高了,他冷冷的掃了四周一圈,性感的薄唇裂開,「想看熱鬧還是想要命!」

明明是問句他卻說出了陳述的語氣,場上聽到的人被嚇得不輕,立馬作鳥獸狀散開,場上一下子就安靜下來。

此時,一根針掉下估計都能聽得見。

夏梔初莫名的看着突然出現的男人,緊緊的抓着手中的藥單,雖然害怕卻還是強迫自己看着他,「你想怎麼樣?」

男人魅惑眾生的笑了起來:「懷了我的孩子,你說我想怎麼樣?」

「孩……孩子是我的。」

「跟我結婚!」

啊?

男人突然說了一句不符場景的話,讓夏梔初愣了一下。

緊接着她就看到男人一抬手,立馬有黑衣人送上來一份文件。

她沒接過,卻還是看到了上頭那幾個明晃晃的大字。

結婚?

他怕不是腦子有毛病!

……

夏梔初和他扯上關係,是在三個月前的某個晚上。

炎炎夏日,大地像蒸籠一樣,地上烤得站在上面都能感受到一股熱氣,讓人喘不過氣來。

夏梔初剛結束了一場面試,這段時間她面試了大大小小几十家公司,都沒有成功。

心裏也很是疑惑,按照她大學期間各方面優異的成績,找個工作應該不在話下。

思索着,包里的手機響了。

是媽媽的主治醫生邵陽的電話,她立馬點了接通。

「喂,邵醫生,是我媽媽又有什麼事了嗎?」

猶豫了片刻,對面還是說了來意。

「小夏,你媽媽的醫藥費,已經拖欠了兩個月了。醫院那邊也不賣我的面子了,說三天內再不交齊,就要把你媽媽移出重症監護室。」

夏梔初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都氣憤不已。

「可是,我媽媽的醫藥費不是定期打到醫院的賬上的嗎?」

邵陽有些不忍告訴她實情,但權衡利弊之後還是說了出來。

「小夏,你媽媽的醫藥費已經在四月份的時候就沒看到了。」

四月份?

現在已經七月了,也就是說已經斷了三個多月了,可剛剛……

「邵醫生,你……」

「唉!小夏,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邵陽在那邊無端的嘆了口氣。

夏梔初簡直氣炸了,夏家居然敢斷她媽媽的醫藥費,肯定是那對蛇蠍心腸的母女做的。

夏梔初握着手機的手緊了緊,連忙對手機那端說道:「邵醫生,麻煩你再幫我緩緩,三天內,我一定把醫藥費交上。」

邵陽還是比較可憐夏梔初的,一直也對她照顧有加,這次實在是拖得太久了,不得已才告訴了她。

「好,你放心,這幾天我會照顧好你媽媽的。」

頓了頓,邵陽狠心的說了催促的話。

「醫藥費,你……你儘快吧,不然我也幫不了你了。」

夏梔初自然知道他的難處,能幫她這麼多已經感激不盡了,連連對那邊道謝。

「行,謝謝你邵醫生。」

掛了電話,夏梔初攔了輛的士直接去了夏家。

夏家別墅里,夏永和一家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到夏梔初進來連頭都不抬一下。

夏梔初徑直走到夏永和面前,聲音冷冷的說道:「為什麼把我媽的醫藥費斷了?給我五十萬,我拿去交上。」

聞言,夏永和抬頭看向她:「連爸都不叫一聲,上來就要錢,你的教養都去哪了?」

夏梔初聞言,冷哼了一聲。

「爸?你也配做爸爸?我媽躺醫院裏你看都不去看一眼,現在還把她的醫藥費給斷了。跟我談教養?我媽躺醫院十年了,沒人教我這些。」

聽到夏梔初的控訴,夏永和皺了皺眉,這才冷眼看向了身側的柳玉蘭。

「怎麼回事?」

柳玉蘭看夏永和動了怒,立馬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哎呀,老爺,這段時間公司不是財務狀況不好嗎?到處在找投資,家裡能動的錢已經沒有了,我跟雨晗已經好久沒去逛商場了,碧雲那邊的錢自然也停了。」

聽到柳玉蘭的話,夏永和身形驀然一頓。

夏雨唅也在旁邊抱怨:「是啊,爸爸,我已經好久沒有買新禮服了,朋友們開聚會我都不好意思去,都拒絕了。」

言外之意就是社交圈子也斷了,以後夏家跟上流社會就脫開了。

夏永和怎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立馬安慰夏雨唅:「寶貝女兒,一會跟爸上去,爸有張卡裏面還有一百來萬,你拿去買些新衣服,聚會該去的還得去。」

夏雨唅一聽立馬乖巧的說道:「謝謝爸爸。」

一旁站着的夏梔初看到這情況,氣得咬牙切齒。

「爸!」

夏永和這才正眼看向她:「你看看你什麼樣子,咋咋呼呼的,一點名門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夏梔初扯了下嘴角,語氣里儘是嘲弄。

「我哪裡是什麼名門閨秀,您對外不是聲稱只有夏雨唅一個女兒?」

夏永和被她的話一噎,盯着這個相貌出色卻莫名帶着股冷意的女兒,不喜的皺眉。

夏梔初一出生,大家都認定她以後絕對是個美人胚子。只可惜,母親身份低微註定只能被藏起來。

夏梔初不想跟他扯些沒用的,神色一正,冷冷的開口。

「我今天來只有一件事,把我媽的醫藥費續上。」

夏永和眉頭一皺,強忍着不耐煩:「家裡沒錢了,你等等,我想辦法。」

「等?等得起嗎?您能給夏雨唅錢買衣服,卻不能給我媽醫藥費,那可是一條人命啊,醫院說了,再不交錢就把她從重症監護室移出來。」

夏永和想起這段時間他忙得焦頭爛額,低頭下氣的求人卻還是沒有為公司解決難題,心裏頓時來了一股氣。

「你那個媽早該死了,住那麼久的院都是浪費錢。」

夏永和的話如同雷劈一樣打在夏梔初身上,她憤憤的看着眼前與自己有些血緣關係的人,心冷如霜。

旁邊的柳玉蘭看着父女倆吵開了,立馬假仁假義的來勸說。

「梔初,你就體諒體諒你爸爸,他最近為了公司忙上忙下的,身體也沒以前好了。」

「唉!也都怪阿姨沒用,本來祥瑞的趙總說要給公司注資的,但他想讓夏家的女兒去陪他吃飯,可是雨晗馬上就要和慕白訂婚了,這節骨眼不能生岔子,所以事情就黃了。」

柳玉蘭邊說邊觀察夏永和的表情,發現她說到注資的時候他的眼神明顯亮了一下,於是她推了推旁邊的夏雨唅。

夏雨唅立馬附和到:「是啊爸爸,那天媽媽知道這個事情後,立馬就給我說了。」

停頓了一下,假意思考了一番,又裝模作樣的說道:「如果爸爸實在是需要我去跟趙總吃飯的話,我也可以去的,只是慕白那邊……」

夏雨唅話沒說完,但是夏永和卻明白了她的意思。

沈家是B市有頭有臉的人物,沈慕白更是沈家未來的接班人,人中龍鳳,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的准未婚妻去陪老男人吃飯,那事情肯定就麻煩了。

思索了一番,夏永和瞥了一眼站着的夏梔初。

不就是女兒嘛,他又不止一個女兒。

輕咳了一聲,夏永和語氣不善的開口:「想讓我給你媽媽續醫藥費也行,明天晚上八點,你去帝國酒店陪趙總吃頓飯,不然免談。」

「我不會去的。」夏梔初語氣堅定的拒絕了。

「呵,不去,不去你就別來找我要錢。」

夏梔初心情低落的走出了夏家別墅。

沒要到錢,怎麼辦?

只有兩天時間了,夏梔初伸手拍了拍腦袋。

歷雲凱。

對,只有他能幫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