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小子撼天道
小子撼天道 連載中

小子撼天道

來源:google 作者:古今惡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古今惡害 奇幻玄幻 雪湘

誰說兵卒永無名?誰道凡人當人命?古今多少枯白骨,白骨豈甘做龍套?九命輪迴終有門,小子一槍戰英豪時運不濟不是苦,心志不堅才有痛路人見面只當客,誰知王者在眼前展開

《小子撼天道》章節試讀:

湖水化出個透明無骨的老頭,此人稱自己叫水鏡先生。

小子觀其面色,白髮蒼蒼卻童顏猶在。

看來是地地道道的人間道仙,小子未敢怠慢俯身叩首。

「小子參拜上人,不知至此有何大駕?」

水鏡只來將答疑,利益本質是波濤。一波未平一波起,深水永不封寒冰。

看似平靜的湖面,未可知曉裏面暗藏洶湧殺機。

「利益教人性牽掛,只是深淺看怪爾。要入世,就看深;欲出世,便看淡。」

水鏡化滴潑灑去,浪花濺起綠漣漪。

小子身前陷綠湖,出世不解入世人。

「何必管那麼多?我無欲無野散人一條而已。」

回頭過望,疊城戰火像燃起;不知庸心,無念之人想救生。

重影崛起萬軍降,三軍聯盟斗妖法。

半路殺來小風仙,鐵戟一揮闖虎牢。

疊城最**便叫虎牢道,此次重影從藍空破隙中引來大批畸形大軍,看來決心要拿下這疊城。

只是不知他施了何等怪招,竟將戰力高升至一尊大層次。

二數六公齊上,卻被一陣妖風作末颳倒。

李家將竟如此速敗,王將趙將出擊潰陣也尤為瞬也。

看不過正居謀士,火洳也有燕羽扇。

洳道:「今日這城,重公不為取,實則欲灼焚也!」

一扇送來妖火藍光,決斯護送保洳盡情焚燒。

渦龍道:「此火非凡,需布陰水八卦陣。只是我李家軍水性頗庸,恐還需趙家軍出馬。」

宮錦聞聽渦龍懇言,卻也坦率,便令星巴共濟自引一雙水軍招先生之言部下八卦圖。

陰陣水起,洳握妖扇已然不敵萬人水軍八卦陣。

洳逐向天長喚,老鷹背上站個葉樺芎,飛蛇內卷毒士笳吻鶴。

數萬妖魔撕裂疊城寶蓋天至各方攻來。

正時謀士開法團,茹達鬥氣與鶴戰。

黃昏卻變血色雲,龍鳳遨翔鐵鎖炎。

妖魔混戰三家軍,撕心裂肺萬軍拼。

大將二二圍重影,天昏地暗墜陽明。

「無道之徒,今日必被聯軍所擒!」

「弓箭手,準備放箭!」

「重賊!黑馬義從在此!」

「今日看誰再言孤是冢中枯骨!」

四方英豪得顯本事,刀劍相舞戰馬有志。

鬥了個兩敗俱傷罷,終究無力再起過二戰。

惡魔不要留在凡地,捲動翅膀枯翼飛去。

只是樺芎過摸魚,自來尋機盡收割。

胯下棕馬俊毛撒,手提大刀涼威發。

且說兩方都再無多餘精力,只是重影這邊還有大將有體力。

「此今我也笑哈哈,疊城天空歸在下!不管不顧要瀟洒,皇帝今年到我家!」

樺芎緊盯碧髯趙公,就拿他一次開刀鍘。

趙公往後無路退了,幽平竭力守護擋九下。

「家主,上下幫忙好照顧……呃。」

樺芎大笑斬旭升,一箭射瞎剛烈眼。駕馬猛上殺官評,好似無人能治他。

此間傳來一聲吼,風仙披袍神將來。

樺芎感到震驚涼,面對戰王也害怕。

「汝行實乃惡劣,我寂滅鐵戟容不下!啊!」

風仙與樺芎才戰十合就將其斬於馬下,小子已然來遲也。

觀場面,屍身遍,血流河,硝狼煙。

縱橫疆場一展才華死,小子低言一聲戰爭鬼。

活下老小為人收屍,無福寡妻哭聲放淚。

本以為正式拉下了序幕,誰知三家又言要開戰。

李公道:「既然將軍互疲憊,不如文將上陣決?今日必收好河山,豈能拱手讓他人!」

從口袋掏出一團十年羊皮紙,內容記載先將軍所記事。

上言王趙二公兵權假劣,實乃逼迫割據又城變疊城。

李公確為上之遠親,本該繼承上之領土。

終於忍辱負重有時機,今日揮劍以報先輩之仇!

李公亮劍出鞘:雙劍刻龍有神珠,吞雲吐霧青鑲邊,實名曰『太陽神劍』。

只是世間本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曾經的遺囑已然部分不適用於今天。

李公頻言年前古人大道理,只惜外人眼中目的是權利。

兩家本質確掠奪,上輩打拚被佔有。但想也有大貢獻,不能一味極端究。

李公誓要清理門戶,忠亢厄萊第一不服。

四大總領將其圍住,六人大戰神器李公。

李公雖然力道勁猛十足,可本也不是兩大保鏢對手。

在加四大總領鼎力相助,李公早該成為肉泥漿糊。

時太陽神劍在李公手中,要死要活還得通融通融。

「凡器也配和我斗?早早投降官不丟!」

龍袍顯身變聖帝,人間至尊青史留!

風仙看李公這般戰燃便想認做新義父,不想被其踢開一腳摔個狗啃泥。

「老賊!汝乃天下最無情義之人!」

風仙加入聯盟軍中,九人虎牢大打出手。

王公雖不爽李公如此,但見其實力強大姿態威風也難免心生觸電。

其心想道:真乃龍鳳之姿爾,喜哉~美哉!

小子未想八斗一,多邊竟被一邊碾。

閉眼細想該如何?咬牙得罪太陽公。

「李公!對不住了!」

好像一場圍剿戰,九人力斗一個公。

四面八方有攻勢,輕鬆化解劍術神。

烈心之焰燃其身,生死只在戰火間。

此情外勢嘆不如,疊城果有神仙斗。

先前六人均透支,風仙小子死力攻。

鐵花戟劍刺雙喉,將軍公家兩氣絕。

終究落個兩敗俱傷,天雷下界收割殘場。

天公將軍喚天兵來,《太平要術》毀滅全城。

小子睜眼看疊城,疊城已然消無蹤。

荒無人煙是鬼道,所謂天意不可違。

昏昏欲墜看着這片火紅的大地,實屬可惜,惹得天真神,不給活路自尋死。

雪湘用槍支撐地面,他口吐瘀血大腦一片混亂。

「怪哉,剛才似有天雷過,為何全場獨我活?」

小子品嘗空氣味,三分血腥七分焦。

「燒糊了?米肉何處去?明明煙氣都無蹤!暗箱操作真怪也!」

看不遠處有個閃光點,小子還以為自己昏花眼。

走近一看是法寶,一串仙錢一條韁。

上面傳來連心話,言道不傷外無辜。

疊城發展過畸形,只怕帶歪風氣德。

特賠天界微薄禮,小子謝後化清風。

得虧老朽和水鏡先生早已有過教導,不然小子准被天界深水誆欺騙。

道德難,道德難……人間天界同如此。

《小子撼天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