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下堂棄妃要休夫
下堂棄妃要休夫 連載中

下堂棄妃要休夫

來源:google 作者:舒歌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獨孤傲天 穿越重生 蕭嵐

一覺醒來,她竟變成了王府里任人欺凌的小妾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是哭着喊着送上門要做妾!所有人都笑話她,罵她是不知廉恥的花痴,某王爺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未經允許,她爬上了某王爺的床,結果被打了五十大板,直接沒了命!穿越過來的她,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精緻的眉眼不經意的看着找上門的某王爺「本王錯了,你才是本王放在心裏的人,本王以後身邊除了你,絕對不會再有其他的女人!」「別噁心我,再噁心我,信不信我毒死你?!」前不久還嫌棄的想弄死她的狗男人,病的不輕!展開

《下堂棄妃要休夫》章節試讀:

自生辰宴結束後,已經過去三日時間了。
獨孤傲天與程雪兒賜婚後,程雪兒就在府中暫住。二人不避諱任何人,彼此表達着對對方的喜愛之情。
獨孤傲天的行為更是跌破眾人眼鏡,在第二天晚上,為了討好程雪兒,讓上千人出去在深山裡抓螢火蟲,等到夜深之時再放出來。壯觀的景色的確讓程雪兒驚嘆。
府中三六九等的侍妾們人人自危,就怕被程雪兒視為敵,也沒有任何人敢學程雪兒任何一項藝技,就怕落得三等侍妾樂音的下場。
誰都知道太過風平浪靜,暴風雨就會來臨。這場暴風雨究竟是什麼,侍妾們似乎已經有所猜測。
前兩日一個侍妾的丫鬟在不經意之間聽到了獨孤傲天與程雪兒的對話,雖然沒有聽清楚,但是卻聽見了最為關鍵的幾個字!
遣散侍妾!
雖然大部分的侍妾都自欺欺人不相信王爺會將她們遣散,但還是不免一陣唉聲嘆氣。
府中一片消極。
除了一個快要被人遺忘的小樓閣內的九等侍妾,蕭嵐。
房中,她慵懶的躺在榻上,手中拿着一本描寫的繪聲繪色的《宮中野史揭秘》,看的津津有味。
看到某一精彩處時,蕭嵐暗道:嘖嘖,這軒轅灝口味真彪悍,喜歡胸肌發達的女子,而且愛不釋手!
「小姐,看來我們要隨時準備離開王府了。」錦色站在一旁,手拿搖扇為蕭嵐驅熱。想到要離開王府,小姐必定會傷心,就語氣有些悲絕的說道。
此時,蕭嵐正痴迷於書本中的知識,錦色的話她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小姐,莫要傷心過度,若是被驅離王府,我們就回府,老爺和夫人見到小姐,肯定開心。」錦色又說了句。小姐真命苦。
聽言,蕭嵐一臉黑線的看向錦色,傷心過度?她開心還來不及!
懶得對錦色解釋,她嘴角抽了抽,隨後想到了很關鍵的問題,立即吩咐道:「有時間將我們的東西收拾一下,省的離開之時措手不及。」
「呃?」小丫頭腦袋短路。收拾東西?小姐不是會拼着命也要留下來的嗎?
蕭嵐搖頭,這丫頭除了演戲功力深厚,這看人臉色的功夫還真是淺薄!
她像是悲傷過度嗎?對於獨孤傲天,她沒有半點的興趣!對獨孤傲天有興趣的只是以前的蕭嵐!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蕭嵐已經看到下一章,軒轅灝的某個妃子竟然與五個宮廷侍衛通姦,長達三年都未被揭穿。
蕭嵐暗道:由此可見,軒轅灝還是不夠強大,那個妃子也是一枝不安分的紅杏。
她正要繼續深究一下後面的續集時,耳邊響起錦色大徹大悟的聲音:「原來小姐是換了口味,不喜歡王爺了啊!這太好了,錦色還怕小姐得不到王爺的寵愛還被驅離出府,肯定會傷心欲絕,想不到小姐變心啦!」
蕭嵐無語,且淚流滿面……
又過兩日,獨孤傲天要遣散侍妾的消息傳到了府外。京城人津津樂道。
三王府。
「王爺,如今瑞王和程雪兒成親,皇上就多了丞相的勢力,我們將要面臨的困境更加多了。」流沉,是軒轅默的貼身護衛,也是心腹。
年約二十,相貌普通,身材偉岸,此刻面色深沉的看向正在下棋的軒轅默。
面如刀削般深刻的五官無一絲擔憂之色,相反,在其眼底深處划過一絲笑意。
軒轅默姿態優雅,且有着帝王的果斷,將手中棋子落下,登時棋盤情勢逆轉,一方全盤大輸,
「前方看似無路,卻深藏玄機。」他淡聲道。
「王爺此話何意?卑職不懂。」流沉不解,追問道。
「若想讓程相與獨孤傲天的關係緊張,甚至仇恨,只要一計便讓獨孤傲天措手不及。」軒轅默輕描淡寫的說道,眉宇間殺氣流動。
流沉雙眼頓睜,不可思議,「王爺?」
過了半刻,軒轅默唇角微勾,輕聲道:「左相的千金,柳月飛也是傾國傾城……」
左相柳豪天可是程相的死對頭啊!
流沉面上的擔憂之色一掃而空,有的只是驚喜!王爺不愧是王爺,身在困境,卻能如此絕妙的反擊!
這才是借刀殺人,反間計!
瑞王府。
「小姐,夫人在府外。」錦色從外面慌忙跑進房中。
幾日無聊都在研究野史的蕭嵐聞言,兩眉輕蹙,夫人?
蕭嵐的娘親,李婉兒。一個溫柔賢淑,對蕭嵐獻出了所有母愛的女子。
前世,她從沒有從媽媽那裡得到一絲的愛,在她的眼中只有錢!而她不過是個得到更多錢的工具……
「小姐?」錦色見蕭嵐不說話,一副沉思的樣子,低聲詢問。
蕭嵐抬頭看向錦色,沉聲道:「走,出府見娘。」
王府外。
蕭嵐見到了李婉兒。
膚色晶瑩,柔美如玉,看不出是個已經三十多歲快要四十歲的婦人!
沒見到她之前,腦海中浮現的影響是模糊的,遠不及見到本人的那種震撼感。
第一眼,蕭嵐就有莫名的好感。
「我的蕭嵐啊,肯定吃了不少苦。」李婉兒一見蕭嵐出來,就立刻飛奔上前,將蕭嵐抱入懷中,眼淚掉落,楚楚可憐。
蕭嵐最怕的就是這個,如此溫柔佳人,兩眼掛淚,楚楚可憐,讓人心疼!
「娘,蕭嵐不苦。」她現在過的很自在,每日有激情香艷的野史陪伴,日子不錯。
「娘的蕭嵐啊!好可憐啊,即將被驅離出府,要忍受世人異樣的眼光,現在還來安慰娘……」李婉兒一邊流淚一邊說道。
原來她是怕蕭嵐因為被獨孤傲天甩了難過,放心不下,特來看望的啊。
蕭嵐眼中光芒閃爍。
「蕭嵐,別難過啊,離開王府就回府,娘親會照顧你的。」李婉兒將眼淚的擦掉,繼續說道。
可當她抬頭看到蕭嵐根本就沒有一絲傷心的神色後,驚訝的收住了哭聲,「蕭嵐?」
怎麼她感覺蕭嵐變了?若是以前,她早就撲進她的懷抱,訴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