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下堂王妃狠絕色
下堂王妃狠絕色 連載中

下堂王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七安Aurora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明稷 許意安

她來自21世紀的生意世家,因一次綁架意外喪生再睜眼,竟重生在天祁國的一個不受寵的太子妃身上本是相府嫡女,可奈何母親早逝,父親寵妾滅妻,丈夫不喜,人人欺凌哼!本姑娘才不會過的如此憋屈她利用21世紀的先進知識,開商號,做生意,引領天祁國的時尚潮流虐渣男,斗白蓮,一度走上人生巔峰只是這旁邊黏人的攝政王是怎麼回事?「娘子,以後讓為夫來寵你」展開

《下堂王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蕭明稷跟着宮人走進華清宮,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無法掩飾眼中的驚艷,許意安看到蕭明稷後也愣在了原地,在現代時許意安也看到過許多帥哥,但沒有一個人能與眼前的這個身着墨紫色銀紋長袍的男人相比。

男人膚色極白,眉目疏朗秀雅,輪廓和眉眼都極其出色,處處透露着一種清冷矜貴的氣質,只是男人的眸子里卻儘是漠視,眼底黑漆漆的,宛若一潭死水,彷彿對什麼都沒興趣。

坐在許柳彭身後的許苒顏也完全被蕭明稷震撼了,她從前只是知道有攝政王這個人,但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一個謫仙的人,臉上不禁泛起紅暈。

蕭明稷向皇帝額首問安後便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眾人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蕭遠章見狀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皇叔,您可來晚了,剛才侄兒還同父皇說要您自罰三杯呢,您可不能賴賬啊!」眾人被蕭遠章的話拉回了思緒,也都笑了起來。

蕭明稷輕笑一聲,看着桌上的酒,連喝三杯。蕭遠章似是得逞式的笑着坐下。

皇帝蕭明淮拿起桌上的酒杯,「皇弟,你在邊關數年,屢打勝仗,邊關如今安寧許多,朕心甚慰,今日為你辦了這宮宴慶祝,朕敬你一杯。」

蕭明稷拿起酒杯站起身來 「多謝皇兄。」說完二人一飲而盡,相視一笑。

坐在前面的許意安將這一切盡收眼底,雖說攝政王在邊關數年,但皇帝對攝政王的關心不像是假的,攝政王人看起來冷清,聲音也冷冷的,但看向皇帝時眼裡倒有些難得的笑意,想來二人感情倒也深厚。

唐妍姝自從蕭明稷走進來,便將目光從許意安身上轉移到蕭明稷身上,如今見無人說話,覺得正是自己展現的好時機。

唐妍姝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宮殿**,屈膝作禮 「參見皇上,民女唐妍姝願獻上一曲琵琶,慶祝攝政王殿下歸來。」 話雖是對着皇帝說,但唐妍姝的眼睛卻死死地盯着蕭明稷,臉上泛着紅暈。

皇帝看着這一幕哪裡還能不明白,看了一眼蕭明稷,見他一臉清冷,連個眼神都沒給唐妍姝,無奈地笑笑,隨後應下。

宮人送來琵琶,唐妍姝接過,盤膝坐下,臉上帶着自信的笑,伸手調了調音。

隨着她指尖在琴弦上撥動,悠揚的琴聲婉轉在華清宮上空,琴聲悠長婉約,如暖暖春風,又如潺潺溪流,讓人彷彿身處花海之中,迎面暖暖春風襲來,滿園花香沁人心脾,讓現場的人身臨其境,陶醉其中,如痴如醉。

許意安眉眼微動。

唐妍姝雖說人頭腦簡單不太聰明了些,在琵琶演奏上倒是有些造詣。但是比之自己的琴技還是差了一大截,在現代時自己總是被要求給在生意上有合作叔叔嬸嬸面前表演才藝,不說是琵琶,其他別的樂器自己也都練了許久。

一曲終了,宮宴上的人鼓掌喝彩。

「這唐小姐的琵琶彈得真好,滿京城也沒有幾個人能與之相比了吧!」

「唐小姐真是多才多藝!」

這些稱讚傳進唐妍姝的耳朵中,心裏甜滋滋的。起身看了眼蕭明稷仍是冷着臉,並沒有往她這看,臉上的笑容僵了僵,有些慌亂的移開了目光,正對上許意安平淡有些蔑視眼神。

唐妍姝得意地給了許意安一個挑釁的眼神,看着許意安心中突然有了個計策。

「皇上,民女彈奏完畢,只是太子妃娘娘好似對民女的彈奏有些不滿,想來太子妃娘娘的琵琶技藝定是比民女略高一籌,不如請太子妃娘娘指教民女,彈奏一曲。」

唐妍姝說完眾人不禁都嗤笑起來,滿京城誰不知道許意安是個什麼都不會的草包,別說是彈奏了,可能連琵琶都沒有見過。

許柳彭滿臉陰沉,看着許意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兒只會讓人笑話,若不是太子近些日子總是引着皇帝不滿,自己還要看着形勢觀望下,太子妃的位置哪裡能輪的到她。等再過一些日子,若是太子之位穩固了,便讓許意安這個草包把太子妃的位置讓給苒顏。

許柳彭的算盤打的正響,身後的許苒顏突然站了起來。

「皇上吉祥,民女是太子妃娘娘的妹妹許苒顏,唐小姐的提議雖是好意,但姐姐在家中時對琴棋書畫一竅不通,想來是有些勉強。」許苒顏的話表面上是為許意安開脫實則是強調許意安什麼都不會,本來看着唐妍姝出了風頭,雖不認識,但許苒顏心裏是極不舒服的,可現在這唐妍姝給許意安挖了這麼大一個坑,她不建議給她助一臂之力。

果然,她的話一說完,眾人又笑了起來。

蕭遠澤聽着眾人的哂笑聲,眉眼緊緊地皺在一起,狠狠地剜了許意安一眼,站起身來。

「父皇,太子妃不擅長琵琶,恐要貽笑大方,還是不要讓她彈奏了。」

旁邊的許意安只覺得好笑,明明是她被點了名,這一個一個倒是跳出來說話,自己要是不露一手都枉費了這出好戲。

蕭明淮剛要開口說算了,就見許意安從座位站了起來走到宮殿**。

「父皇,兒媳願意指教唐小姐,唐小姐剛才的琵琶彈得雖不錯,但琴音有些軟弱沒有主見,想來並未付諸於感情,只是一味重複求熟練,兒媳願彈奏一曲為唐小姐做個樣子。」

許意安話音剛落,眾人面面相覷,許苒顏更是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馬上站起來說「姐姐,不懂琵琶也沒什麼,可要是強撐着不懂裝懂那才是最丟人的。」許苒顏略帶諷刺的話讓大家的心又定了下來,臉上都露出了嘲諷的笑。

唐妍姝本來都回到位子上坐下了,聽到許意安的話又氣憤的從位子上站了起來,但轉念一想,許意安該是怕丟臉滿口胡謅的,自己偏不上她的當。

「太子妃娘娘願意賜教,民女自然願意學,還請人拿上琵琶來。」唐妍姝嘲諷地說道

皇帝見許意安眼神堅定,不像是沒有把握地樣子,揮了揮手。

宮人隨即送上了琵琶,「是剛才唐小姐用的那把琵琶嗎?」許意安問道。

「回太子妃娘娘,正是剛才唐小姐的用的那把。」宮人回道。

許意安聽完示意宮人可以下去了,然後開始嫻熟地撥弄琴弦調音。

蕭遠澤臉色黑得似能滴下墨,死死地瞪着許意安,這賤婦不知天高地厚,存了心要讓他難堪,等他回府一定要馬上休了她。

許意安盤膝而坐,調試好了琴弦,琵琶都是有靈性的,這把琵琶雖不是上好的材料製成,但音色卻是極好的。

許意安撥動琴弦,有些清冷卻悠揚至極的琴聲從指尖流出,在場的眾人無不冷顫一下。

本來一直垂眸的蕭明稷也震了一下,抬頭看着盤膝坐在宮殿**的許意安,眸中的冰冷緩和了些。

琴聲繼續回蕩在宮殿上空,起先清冷悠揚,但琴聲極其流暢,像是閨閣女子堅韌不肯服輸的品格,突然琴聲一轉,比之剛才更加歡快流暢,許意安的手指快速地撥動這琴弦,但是眼睛卻一直瞅着前方,渾有一種人與琴合為一體的感覺。

歡快流暢的琴音像是女子與心上人相知相戀時喜悅的心情,在場的眾人都被這琴聲感染心情愉快起來,剛想綻開笑顏不想琴音又變了。許意安閉上眼睛,手上一轉,琴聲慢了下來,音度高了許多,顯得清冷酸澀,似是女子與丈夫訣別時依依不捨的心情。

眾人的心又被提了起來,突然,琴聲猛烈襲來,大弦嘈嘈如急雨,像是戰場上刀光劍影,萬馬奔騰,眾將士拚命廝殺,勇猛無比。

蕭明稷的眼睛一直盯着許意安,眼神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冰冷,倒是添了些許興趣。

許意安手停住,琴聲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