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在慕容桀和夏子安進去沐浴出來之後,大家看到新娘子竟然是夏子安,震驚不已。 略過各種猜測與議論,現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婚禮是不是要繼續進行下去? 如果是的話,喜服去哪裡取? 人群中,有弱弱的聲音響起,「之前大小姐與梁王不是成過一次親嗎?那喜服還在嗎?」 眾人回頭看去,說這話的是陳柳柳。 她看到自己被這麼多人盯着,以為自己說錯了,連忙擺手,「我提議一下,可以不採納的。」 太皇太后發話道:「就這麼定了。」 但是,又有一個問題,梁王那身喜服是好的,但是,夏子安的嫁衣確實千瘡百孔。 這件嫁衣,把她那日的凄慘再度呈現在眼前,子安沒有想到,兜兜轉轉,還是得穿着這件嫁衣嫁人。 她不太樂意。s3(); 太皇太后聽得她反對的聲音,傳了她過去,「如果你不想穿這件嫁衣的話,不如改期,哀家下旨讓人為你縫製一襲新的嫁衣,三五個月便可趕製起來。」 子安聞言,把那件千瘡百孔的嫁衣抱在懷中,善解人意地道:「趕製一件嫁衣耗費不少銀子,這般奢靡浪費怕日後遭人非議,反正有現成的,讓綉娘馬上縫補一下,別露肉就行。」 「這麼破,怕是要露的。」阿蛇姑姑好心提醒。 子安忍下一口氣,「露點也不打緊的。」 要等三五個月,她寧可光着身子成親,大爺的,這婚結的好憋屈。 阿蛇搖搖頭,面無表情地道:「夏子安,你可真是懂事啊。」 子安繼續吞下一口氣,揚起笑臉道:「節約節儉,從我們做起。」 她是回來之後才得知這兩人的身份,這一道被擺得心服口服,但是,心裏還是好恨,所幸,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她不着急。 她轉身的時候,聽到阿蛇姑姑跟太皇太后說:「她是多怕自己嫁不出去啊?」 還,再繼續吞下一口氣,君子報仇,百年未晚,你那麼老,一定比我早死。 婚宴產生變故傳了出去,之前沒到場的梁王,安親王,慕容壯壯,還有丹青縣主都紛紛到場。 壯壯見到蕭梟,便下意識地尋找另外一個人的身影,並沒看到,才鬆了一口氣。 梁王站在她的身側,道:「你放心,他從不帶她出來的。」 壯壯轉頭,只當聽不到。 按照規矩,子安得先回了相府,從相府出嫁。 但是太皇太后說沒必要這麼麻煩,就在這王府里找一個房間給子安梳頭,然後新郎去這個房間里接新娘子就可以。 內府總管去問太皇太后,「這拜堂的吉時已經過了,要不要另外擇一個?」 太皇太后道:「沒有這個必要,但凡是好事,任何時辰都是吉時。」 廂房內。 梁氏,胡歡喜,壯壯,柔瑤,袁翠語,阿蠻,柳柳,一大群女眷擠在這廂房內,紛紛問了子安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子安大概地說了一下,眾人都震驚,「竟然是太皇太后救了你?」 大家都說救,而不說困住,誰敢啊?那位的脾氣可是大周朝頭一份的暴躁。 子安剛才回來的時候,也從蕭拓蘇青口中知道殭屍病的情況,也知道相府的事情,她看着袁翠語,輕聲道:「母親,這一下,你是徹底自由了。」 袁翠語心裏很複雜,她捨不得子安出嫁,但是又知道這是她最好的歸宿,王爺的脾氣雖然不怎麼好,但是人品好。 輕輕地抱住她,「子安,母親只願你安好。」 袁翠語過來之前,額頭便覆蓋了厚厚的脂粉,卻以額發覆蓋,子安沒有看到她的傷痕,但是,這近距離觸摸擁抱,才發現她頭上的傷疤。 「怎麼回事?」子安震驚地問道。 蕭拓沒有跟她說袁翠語被毒打一事,所以她不知道。 陳柳柳心直口快地道:「子安你是不知道啊,在你失蹤之後,夏丞相打了你母親一頓,打得差點都死了,這件事情京中人人都知道。」 子安眸子里漫上冰冷的寒氣,她伸手撩起袁翠語的額發,看到那些被開水燙過的醜陋的疤痕,輕聲地說:「老夫人是死了,幸好,夏丞相還活着。」 柳柳道:「子安,你還慶幸他活着?他就該跟老夫人一樣死在疫區里才對。」 在場的人,除了柔瑤和柳柳聽不出子安的意思,其餘的人都知道。 胡歡喜淡淡地道:「是啊,活着就好,活着就能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子安抬起頭,看向胡歡喜,她總覺得胡歡喜是個有故事的人,她眼底有一種歷經生死的滄桑。s3(); 梁氏見氣氛有些沉重,便道:「好了,不要說了,不高興的事情都讓他過去,今天是好日子,該高興的。」 眾人也笑開了,紛紛退開,讓人幫子安上妝。 綉娘的功夫很好,修補得幾乎看不出破綻,除了背後到大腿的那一道鞭痕,綉娘雖然用盡畢生的功力,卻還是依稀看到一條縫補的痕迹。 但是,所有的瑕疵都可以原諒的,畢竟,人對了就行。 慕容桀則拉了蕭梟等人進了另外的房間,嚴厲警告,「本王命人抓走子安的事情,誰都不許說給夏子安聽。」 「紙包不住火的。」蕭拓提醒道。 「泄露出去的話,你們三個到宮裡洗一個月的恭桶。」慕容桀威脅。 全體噤聲。 婚禮之前,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子安回來的消息傳了出去,那些殭屍病人和家屬紛紛到王府外跪着叩謝子安。 子安穿着嫁衣出去,在人群中,美麗得像一個仙子。 有人便感嘆了,幾個月前,夏子安穿着這一身嫁衣,在相府的門口遭人謾罵,被人逼婚,成為京中的笑話和恥辱。 幾個月後,同樣的一身嫁衣,她站在王府的門口,已經逆襲成功,成為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妃。 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夏子安,不需要藉助相府的榮光,完成了她自己的人生逆襲。 拜堂之前,太皇太后再度拿出刀疤索,道:「你們成親,哀家也沒什麼好禮物送給你們,畢竟,寒山這種苦寒之地,出不了什麼好東西,便送你這根刀疤索,好生珍藏吧。」 年輕一輩,看到太皇太后竟然拿出這根破爛繩子送給子安做成親禮物,都十分愕然。 唯有梁太傅等一些老臣子,卻面容凝重起來。 這根刀疤索,是有名堂的啊,當年是捆過惠帝的。 那時候,惠帝年少不懂事,被龍太后以刀疤索捆住,就跪在朝堂之上,讓他對對着龍椅發誓,以後不可妄為。 自此之後,惠帝懂事了許多,且把這根捆綁過自己的繩索奉為聖物,且說這根繩索,可上捆昏君,下捆饞臣。 準備拜堂,太皇太后讓人去把那位一直宣稱頭痛的貴太妃請出來。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