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攜別墅穿六零:被廠長男友寵上天
攜別墅穿六零:被廠長男友寵上天 連載中

攜別墅穿六零:被廠長男友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小文不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霏怡 現代言情 顧明燦

男主女主都是穿越的!之前也是一對,只是男主犧牲了,然後他們在六十年代相逢了【年代文➕甜寵➕空間➕養崽崽】概括一下就是:在六十年代看到那死去的男友,於是給了他一巴掌與男友相戀多年的張琳晚,突然收到男友犧牲的通知,暈了過去,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1962年的張霏怡此時她正面臨著與人結婚,結婚對象還帶着倆個孩子,她該如何處理同時,在六十年代醒來的顧明燦正準備不拖累未婚妻準備去女方家退婚結果見面後,立馬變成狗腿媳婦貼貼,媳婦,跟我回家去展開

《攜別墅穿六零:被廠長男友寵上天》章節試讀:

顧明燦得知消息後,可謂是滿面春風。

那笑容燦爛的呀,江河機械廠的技術部主任楊森和王廠長也是一眼看出了念頭。紛紛說到時候得花喜糖,得讓他們也沾沾喜氣。

休息日的時候,就拿着這個月剛發的工資,屁顛屁顛的去了供銷社。

從供銷社買了桃酥,罐頭,麥乳精,綠豆糕去了張家,一點也沒心疼自己的工資。

張母看着顧明燦這笑的呆呆傻傻的樣子,不由得也是心裏笑了。

這可真是個獃子,沒想到霏怡在他心裏地位這麼重要,瞧把他樂成啥樣了。

然後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顧明燦也是在張家勤快得不得了,吃完飯就連忙收碗洗碗去。

那動作麻利的生怕張母搶他活計干。

張家這邊鬆了口後,顧明燦也是想着早日老婆貼貼。

隨後在江河機械廠附近租了個房子,只有一室一廳,但是也夠這段日子小兩口住了,一個月租金5塊錢,這房子租了準備用來結婚的。

顧明燦還帶張霏怡去看了一下。就真的好小,比她別墅空間的卧室都小(⋟﹏⋞)。

但是沒辦法,這年頭城裡人都住房緊張,能租到房子就不錯了。

這時候結婚都流行「三轉一響」,也就是縫紉機、單車、手錶、收音機。

當然這個年代的基本上能有一個,那就得說是十分闊氣了。

顧明燦娶到自己心愛的人,很是高興,想給她最好的。還特地跟廠里的兄弟們換了票,買了一個蝴蝶牌的縫紉機。

趁着有空還買了塊梅花牌女士手錶,可以說是十分大氣,就連彩禮也給了張父三百。

看的張母只吸一口氣,這可真是……真是不會過日子呀。

急忙從張父手裡把那三百塊錢交給了張霏怡,「閨女呀,以後結婚了你可得把明燦的工資抓在手上,他好是好就是手縫太大了,不太會過日子。這彩禮錢家裡也不留,都給你帶過去。」

「嗯,謝謝媽。」張霏怡抱了抱張母,甜甜地說。

張家先前陪嫁也準備了不少,兩床新棉花被子,熱水壺,搪瓷杯,兩個搪瓷盆,還特地找人打了衣櫃,床頭櫃,還準備了66塊錢的壓箱錢,可謂是這個年頭女兒陪嫁十分出眾的人家。

但是看到顧明燦這態度,連忙又托關係從張父上班的鋼鐵廠里弄來了一張單車票,買了一架嶄新的大金鹿牌單車。

而毫不知情的顧明燦此時還十分沮喪,因為單車沒買到,也不是錢不夠,是顧明燦沒單車票,整個人有些喪氣,去年他但是分到了一張單車票,但是那時候原主給技術部的楊森換走娶媳婦了。

他想給自己媳婦最好的,結果這「三轉一響」才搞了兩。

顧明燦內心:嗚嗚嗚,我好沒用呀,想要老婆貼貼。整個人就像一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大金毛。

隨後想起還沒買喜糖呢,整個人也是錘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也真是忙過頭了,連喜糖都沒買。

又元氣滿滿地去供銷社,剛進供銷社。一個女店員看到一身中山裝英俊帥氣的顧明燦,一副年輕有為的樣子,連忙笑嘻嘻地迎了上來。

「這位同志,需要買點啥東西?」

「有糖嗎?結婚用的那種。」

「有的有的,有硬糖、花生糖,還有貴一點的奶糖,要哪種呀?」女店員詢問道。

顧明燦眨巴眨巴眼睛,當然是全都要了,小孩子才做選擇。

「同志,每種糖各來三斤吧。結婚來的親戚多,多買點不然不夠。」

其實主要是顧明燦在軍校里嘚瑟好多天了,而且買縫紉機的時候需要工業卷兄弟們還十分慷慨地贊助了他,可不得結婚的時候給那群兄弟們多發點喜糖讓人樂呵樂呵,這喜糖可得多買點。

這人啊,一輩子結婚也就這一次。有些這樣想法的顧明燦,更是手縫大了,看啥都中意。

可不,這聽到女店員問他,要不要給對象買雪蛤膏和雪花膏的時候,立馬買了兩瓶價格貴些的雪花膏。一瓶給他媳婦,一瓶給丈夫娘。

雖說他個大男人不太懂護膚品化妝品的,但是也知道他媳婦上輩子都是用的什麼海藍之謎什麼的,即使他不懂牌子,但是看那價格一萬七一套,就知道那肯定是好東西了,他就想給他媳婦好的生活。

顧明燦注意到櫃檯後的一雙棕色小皮鞋,讓女店員拿給他看看。

女店員樂呵地誇他眼光好,說這是才從滬市拿的貨,25元一雙,此時顧明燦的內心只有買買買,於是讓給鞋子打包起來。

被買買買沖昏了頭腦的顧明燦,最後大包小包地回了租的房子,收拾整理一下,然後就回了學校。

第二天上午課程上完了,下午沒課,於是便殷勤的從租的房子里拎着一些東西去了張家。

張母看到雪花膏也有她的一瓶後,很是客氣的推辭了一番,隨後又滿臉笑容地收下了。

但是他並沒有注意到霏怡此時笑容滿面,卻是緊緊的握住了拳頭(`Δ´)ゞ。

「這麼客氣幹嘛,我都年紀一大把了,哪裡要用這些小姑娘用的東西。」張母笑容可掬,眼睛閃爍着愉悅的光彩。

顧明燦奉承地說:「伯母看起來就像三十幾歲的人,我一開始見到您,還以為是霏怡姐姐呢。」

張母聽着明燦說的甜言蜜語,一整個下午都是興高采烈的,高高興興的。對顧明燦那架勢,跟對親生兒子似的,好的不得了。

吃完飯後,顧明燦乖乖巧巧地洗完了碗,和張霏怡一同收拾了一下廚房,兩個人就出去散步了。

張霏怡見路上沒有什麼人,小手向毫無防備的顧明燦腰摸了上去,掐在了腰間的軟肉上。

「嘶!媳婦……我我錯了,你說出來,我改……媳婦~老婆~」一臉委屈的顧明燦低頭看着這個殘忍無情的小媳婦。

「你工資是印鈔機印的,還是大風刮來的啊,還買啥雪花膏,你沒看到我囤的那麼多護膚品嗎?我媽說的對,你就是一點也不會過日子!等我進了門,以後你每個月身上就只能有十塊錢零花錢。」張霏怡兩手叉腰訓斥着顧明燦,白皙的臉蛋上泛着紅暈,一雙杏眼瞪得圓溜溜的。

此時顧明燦才明白在供銷社他似乎忘了些什麼,他媳婦那空間里囤了那麼多的的東西!!!

隨即連忙低頭對他媳婦認錯,「晚晚,下次買東西我都跟你先商量商量,這次你就原諒我吧。」顧明燦裝作乖巧的模樣,向張霏怡買好。

張霏怡傲嬌地點了點小腦袋。

此時,張霏怡傲嬌( ̄^ ̄)的小模樣看的顧明燦心裏痒痒的。

「那……下次也別這樣了哦,不然我會生氣的,我生氣特別可怕的。」小臉上一副我原諒你了的表情,語氣十分傲嬌與可愛。

顧明燦內心:我媳婦好可愛!媳婦貼貼!這是我媳婦!我顧明燦也有媳婦了!

一臉正直嚴肅的顧明燦竟然是個妻奴,就……就真沒人能看的出來。

不……可能有人看出來了。

比如張母看出來了,此時正在客廳里喝水的張母湊到張父身邊,小聲地對張父說:「我之前還真沒看出來,這小顧是個特別疼媳婦的人。你瞧瞧這半年都給咱家和霏怡送了多少東西了。雖然說他上面父母沒了,但是霏怡以後也不用伺候公公婆婆了。老大媳婦跟我說這小顧娶霏怡和上門的兒子差不多。」

隨即喝了口水又說到,「這以後有空,逢年過節的不也都是來咱家,這以後咱張家多了個乖兒子。」

張母眼睛笑的眯了起來,勾起的眉梢嘴角透露着慈祥與得意。

就是吧,他大哥留了倆娃,就這一點不好。但是這也不能怪到人家小顧身上,人家多重情義呀。張母越想越覺得顧明燦不錯。

《攜別墅穿六零:被廠長男友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