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邪夫在上
邪夫在上 連載中

邪夫在上

來源:google 作者:飛雪寒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衛蘭 奇幻玄幻 秦風

宋卿是一名紋身師傅,從小就沒學過別的,自從接手了紋身店後,就沒有閑着的時候只因展開

《邪夫在上》章節試讀:

阿風嗤笑,倚在床上單手撐着腦袋打量着我道:「那你可要失望了,盼我死的人多着呢,你還得拿着號碼牌排隊。」
他的話聽着讓人感覺有些心酸,但也更加讓我確定這根本不是秦風。
我想質問他,他卻一把將我拉倒在床,他壓着我偷偷在我耳邊道:「隔牆有耳,不要多語......進了秦家,你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
他忽然眼神一狠,冷冷地瞪了一眼門口,身上猛地陰氣加重,一瞬間竟然將吊燈給炸了!
我這才明白,他不是尋常人!
燈滅後,門外的人也就離開了,我沒想到,門外竟然是我的婆婆媽衛蘭。
阿風割破手指染血在床上一塊白毛巾上,他將毛巾丟給我道:「明天陪我演一場戲,我也讓你看一場好戲。」
我一臉窘迫,自然知道這白毛巾上面染血是什麼意思了!
只是這年頭了,還有這個封建思想?
果真,第二天一早衛蘭早早來收拾房間,一看這塊白毛巾就笑得合不攏嘴,她賞了我一對龍鳳金手鐲道:「好好好,這是我秦家的福氣,有你這樣好的兒媳婦,那真是我秦家祖上積德了!」
阿風一聽嗤笑了一聲,滿臉都寫着不屑,彷彿要把衛蘭千刀萬剮似的。
衛蘭絲毫沒注意阿風的異常,她興高采烈的帶着我們前往秦家老宅院祭祖。
一番車程後我們到達了秦家老宅院,讓我十分震驚的是,這秦家老宅院竟然如此氣派,門口還有一塊桃木牌匾,上面寫着「天師宗府」四字。
而且秦家老宅院的布局風水很厲害,我一個紋魂師站在外面都能感覺氣場不一般,如果是一般蠅頭小鬼是根本靠近不了的!
沒想到阿風這個大傻子竟然是秦家的後代?
這天師宗府可有來頭,是天師世家,擅長陰陽之術,最厲害的是天師畫符一絕招......我小時候可聽奶奶念叨過不少。
阿風站在門口看了看,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他站在我身邊,我聽見他在門前小聲說了一句:「我終於回來了。」
也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衛蘭也沒察覺異常,立即拉着我們進了祠堂祭祖,可是我們前腳剛進去,後腳就有一塊牌位轟然倒地!
衛蘭被嚇了一跳,趕緊叫來了阿風的父親秦文坤過來查看情況。
秦文坤撿起地上的牌位愣了許久,他露出不忍的表情,細心的擦了擦牌位又擺回去,我這才看清楚,牌位上寫着「愛妻吳世嬌」幾個字,下面署名則是秦文坤的。
奇怪,秦文坤到底有幾個妻子?
吳世嬌又是誰?
這還沒弄清楚呢,外面衛蘭又咋呼了起來,我們跑出去一看,竟然滿地都是血水!
仔細一看,原是老宅院中的一口老井忽然溢出血水,都快把後院給淹了!
鮮紅色的血水像是流動着的水蛇一般蜿蜒向前,好像還帶着一股怒氣和陰氣,像是有備而來。
阿風乘機冷冷譏諷道:「看樣子這是有人含冤井下形成了血屍,如今是怨氣爆發,要來複仇了......」 話音剛落,天色忽然驟變,天空中飄過一層血雲,慢慢的竟然落下血雨腥風。
阿風大笑着指着那口血井道:「今天我就要把這口井挖空,我要看看這裏面究竟有什麼。」
秦文坤和衛蘭都懵了,沒想到自己的傻兒子此刻完全變了個模樣!
他們不可置信的詢問着阿風,阿風卻無半點和他們親近的意思,還有點憎惡他們的感覺。
一開始還對我好感倍增的衛蘭此時本性暴露,她凶神惡煞的瞪着我質問道:「你昨晚都對他做了什麼?
你說!
你都對他做了些什麼事兒?」
「我?
我能對他做什麼事?」
「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還說不是你做的?」
「這樣不好嗎?
你難道還希望你的兒子一直都是個傻子?」
「好了!」
秦文坤厲聲呵我們:「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吵?」
他怒氣沖沖的看向阿風詢問道:「你到底是誰?
你根本就不是阿風!」
秦文坤是天師宗府的後人,雖說未得真傳,但從小耳濡目染的本事還是有的......他掐指一算,臉色大變,竟然算出秦風已經陽壽盡了...... 顯然,眼前的阿風另有其人。
可阿風不是來給他們答疑解惑的,他暴怒起來,不知從何處拿了一把長鋤頭來,然後朝着西邊的院子跑去,我見情勢不妙,趕緊跟着他跑了過去。
只見他衝進西邊院子里的一間八角閣樓前,這八角閣樓另有玄機,又設了風水,一靠近這裡我們就感覺涼意習習,我看見那牌匾上還刻着「藏鬼閣」三字,看樣子不是什麼好地方。
阿風二話不說,立即用鋤頭狠狠砸了那把玲瓏鎖!
鎖落地,門大開,衛蘭在後面驚聲尖叫着:「住手!
住手!
你給我住手!」
阿風不管不顧,衝進去就揮舞着長鋤頭將裏面的一些罈子、罐子全部都給打破了!
剎那間,八角閣上吊著的八個銅鈴瘋狂搖晃起來,裏面如黑蝙蝠一般的陰氣躥了出來!
黑陰氣直接從我的身上略過,我冷得打了一個寒顫,緊接着就聽見耳邊無數冤魂厲鬼在咆哮着。
我要不是早就開了通靈眼,做紋魂師這麼些年了,看見這些我估計也會嚇個半死吧!
不過現在只覺得十分讓人好奇。
他們有的在狂歡,有的在嘶叫,一時間周圍群魔亂舞,嚇得衛蘭一直在喊秦文坤的名字。
秦文坤也學過天師畫符這一招數,我看他學的不是很精,只學了點皮毛,只見他畫了幾張符,還沒完全鎮住場面,就被那些陰魂厲鬼給破解了。
他們撞傷了衛蘭,如疾風一般躥了出去,徹底離開了秦家老宅院。
秦文坤氣得仰天長嘯:「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要把這些惡鬼都放走!」
阿風神秘一笑,露出一個十分陰冷的笑容:「別急,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
說罷,他牽起我的手,大步將我帶離了秦家老宅院,氣得衛蘭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邪夫在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