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邪靈都市
邪靈都市 連載中

邪靈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夜黑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曹芳 曹英

和女友談了一年,今年過年和女友回了老家見她父母,沒想到……展開

《邪靈都市》章節試讀:

我一聽這話也傻了,心想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么?

曹芳這次表現得太可疑了,如果不是她心裏有鬼,為什麼要過來找我做不在場證明?

我就問她當時她到底在哪?為什麼晚上沒有和她二哥在一起。

曹芳就說她那天晚上沒在家,在外面一個網吧過的夜,就她一個人,身邊沒有人能給她做不在場證明,可是曹英又真的不是她殺的,所以希望我能夠給她做不在場證明。

我當場就拒絕了,這不是做偽證么?可是好端端的,曹芳有出租房不住為什麼要去網吧住呢?我心裏頭就已經開始覺得蹊蹺了。

在我的盤問之下曹芳才告訴我真相,說她二哥在外面勾搭到了一個打工妹,當晚是她二哥準備帶回家「辦事」的,為了給她二哥留出空間,曹芳這才出去了一整夜。

我一聽就明白了,曹英死有餘辜,說白了就是自己結交了不安全的人,這才導致了自己的慘死,我讓曹芳把這些事情原本告訴警方,這樣才能擺脫她自己的嫌疑。

得知了這個信息之後,警方很快就調出了當天晚上小區里的監控錄像,發現曹英果然和一個女人一同回家,但是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這個女人出來過。

作為目前的租客,我、房東、中介蔣仁和曹芳四個人都去看了監控視頻,試圖辨別出這個女人的身份。

曹芳之前見過她二哥勾搭的那個女人,所以應該認得出來。

可是當我們看完監控的時候曹芳卻否定了這個女人的身份,說這個女人和她二哥的情人不太像,監控里的女人身材要更加豐滿一些。

我看了看監控,忽然覺得這個女人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因為監控不是特別清晰,只能看出個輪廓。

這時候曹芳忽然尖叫了一聲,指着監控說:這不是大嫂么?

我一聽腦袋嗡的一聲就炸開了,因為這監控里的女人長得和曹芳的大嫂還真的有幾分相似!

我們倆將大嫂上吊自殺的事情全都說了,相關部門當然不相信我們的話,覺得我們這只是一種心理作用,監控里的人也絕對不可能是大嫂。

做完了筆錄出來之後,曹芳說她現在打死也不敢回出租房了,說她自己也不敢再一個人住了,希望我能夠和她住在一起。

我當然告訴她不可能,我們兩個已經徹底分手了,從今以後我們倆再也沒有關係。

曹芳先是哭,後來看哭沒用就憤怒地拉扯着我說我佔了她的便宜,後來又說我拿了他們家的東西,害死了她的大嫂,她大嫂其實是找我來尋仇的,她二哥就是我的替死鬼。

我覺得她已經神經病了,也懶得再和她糾纏,直接就走了。

臨走時曹芳告訴我她這輩子都不會放過我,她要糾纏我一輩子,直到死。

我當時就覺得惹上了這麼一家子實在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當天晚上我回到了出租房,曹芳已經搬走了,她說過她再也不敢來這裡住,因為她始終堅信監控錄像里的那個女人就是她大嫂。

房子還有兩個多月的租期,空着太浪費,我就搬了回來。

沒成想晚上的時候房屋中介蔣仁忽然過來了,登門拜訪。

因為這房子剛死過人,我一個人還有點害怕,正好蔣仁過來了還能給我壯壯膽。

蔣仁進來之後也開門見山,說是房東請他過來的,有的事情房東不太好說,就讓蔣仁說了。

房子是房東投資出租用的,本來好好的,現在忽然死了個人,變成了凶宅,的確有點說不過去。

蔣仁也直說了,這樣的情況很難辦,當初租借合同複印的身份證只是我的,我是租客,曹芳和我同居的事情雖然也勉強能接受,但是現在多出來個曹英算是怎麼回事?非要說的嚴重了,這屬於「違背合同的非法轉租、轉借」,這種行為如果提起訴訟的話,那麼我肯定乖乖等着賠錢。

再加上曹英直接死在了我租的房子里,如果鬧得大了,我可能承擔的責任更重,所以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我也明白這些話只是房東說出來準備提條件的,就直接問房東到底什麼意思。

蔣仁也只是苦笑,說這種事情他也很難辦,他只是個傳話的,有什麼意見千萬別算在他身上。

我點頭說你就直說吧。

蔣仁點頭,說:「房東那邊說了,短期內凶宅肯定找不到別的租客了,你必須要續租下去,而且租金不能降,長期內如果還是找不到下家租客,這套房子你必須買下來。」

我一聽頭都大了,我就算有錢也不會買一個這麼破舊的房子啊,還是凶宅!

蔣仁告訴我,房東沒有逼着我立即買下這宅子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如果真的鬧到法庭上去,我就只能賠錢了,連套凶宅都撈不到,還不如先答應着,到時候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折衷的辦法,再說現在什麼年代了,總不能還相信那套封建迷信的事情不是?

我們倆聊了半天,最後我也只能先決定暫時租下來了,反正已經交了三個月的租金,先看看情況,不行到時候我幫助房東找下家。

這套房子買下來至少也要百萬的價格,首付至少三十萬,我算是看明白了,不管是禮金還是買房,這錢我必須得花出去了,這都是命中注定的。

蔣仁一走,我就覺得渾身發冷,客廳的沙發還沒有換走,上面還有曹英的抓痕。

沒過兩分鐘,敲門聲又響了。我心裏頭琢磨蔣仁是不是又有什麼幺蛾子剛才沒耍出來?連忙去開了門。

沒想到一開門,外面站着一個短髮美女。

美女穿的特別清涼,上身是件半透明的白色襯衫,下身是條超短熱褲,身材高挑,得有一米七左右,大長腿白的亮眼。

我傻眼了,剛準備問一句,那美女笑了笑說道:「曹英吧?我孫唯呀,你比照片上帥多了。」

我一想就明白了,敢情這美女把我當成曹英了。看樣子曹英真的沒有浪費我這裡的住房資源,連續兩天都約了女孩回來。

可是沒想到曹英突然慘死,女孩今天赴約前來,卻把我當成了曹英。

比照片上帥多了……我不由得冷汗:我跟曹英長得完全不一樣好嘛?這姑娘瞎呀?

沒等我解釋,女孩直接進了門,還反手幫我關上房門。

她倒是沒有我想像的那麼輕佻,進來之後環視了一圈,還笑着問我:「這房子挺不錯的啊?多少錢買的?」

我又懵了:「買的?」

「對呀,這不是你買的房子么?」孫唯大眼睛一眨,回頭看着我。

我又明白了,曹英為了騙女孩,估計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手裡有點錢的公子哥了,至少也是個有正經職業的工薪黨,要不然就憑他那種背景,哪裡能找的上女孩子?

孫唯是個話嘮,而且還是自來熟,沒等我回答就自己說:「這邊算是近郊,最多也就三萬一平,我看你這頂多也就一百多萬吧,沒多貴。」

說著她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一雙白得刺眼的大腿對着我,抬起下巴問:「有車么?」

我好不容易找着機會了,連忙說道:「你誤會了,我……」

「問你呢,有車么?」孫唯打斷我,問題挺直接。

我也直接回答她:「沒有。」

孫唯點點頭:「挺好,實在。我還挺喜歡實在的男生的。」

說著她忽然朝着我挪了過來,將腦袋湊在我的脖子邊上聞了聞,笑着說道:「你還挺講衛生,我不喜歡渾身汗味的男生,你這一點還是挺滿足我的口味的。」

我還是很尷尬,因為我畢竟不是曹英,而且我也不是那種特別開放的人,不過孫唯身上有一種淡淡的香味,讓人聞了後有點想入非非。

說著孫唯忽然靠過來,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笑着說道:「我以為你跟別的花花公子一樣,沒想到你還挺有意思的……」

我終於找到機會了,連忙搖頭說道:「你弄錯了,我叫楊燁,不叫曹英。曹英是這裡上一個租客。」

孫唯一聽這話,眼睛都瞪大了,驚訝地看着我。

雖然美女投懷送抱讓我心裏有點把持不住,但是我也不能莫名其妙地把人家給上了,所以我還是解釋清楚更好。

沒想到孫唯忽然噗嗤一笑:「那咱們這就是緣分了,反正我就一句話:你約不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