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邪醫毒妃:誤惹病嬌帝尊
邪醫毒妃:誤惹病嬌帝尊 連載中

邪醫毒妃:誤惹病嬌帝尊

來源:google 作者:樓星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卿月 古代言情 夜漓塵

【重生+虐渣+雙強+獨寵+1V1】天之驕女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人人可欺的傻子廢物傻子?撕開白蓮花綠茶姐妹的偽善面具,拳打渣男,腳踢渣爹廢物?修鳳凰靈元,馭上古靈獸,握靈藥空間,鑄絕世寶器,煉極品丹藥至尊歸來,風雲變色至於傳說中那個狠戾薄情的男人,看在他那張舉世無雙的臉的份上,就暫且收了吧展開

《邪醫毒妃:誤惹病嬌帝尊》章節試讀:

「砰!」

一聲巨響,大門直接被踹開,「小姐!」

雲卿月眼看着一個人影飛進來就對着被她放倒在地上的人踢了過去,「混蛋!」

南星是三階玄師,天賦極佳的玄者,這一腳下去,直接把那人的肋骨踢斷了。

踢完這一腳之後,南星猛然發現坐在桌邊的雲卿月,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直接就撲了過去,「小姐,你沒事真的太好了,嚇死我了。」

南星是柳修誠培養出來的,只效忠雲卿月一人。雖然她天賦極高,畢竟只也只才十二歲,心思還是較為單純,被趙若萍三言兩語就哄騙離開了雲卿月的身邊。

「小姐,你不知道我聽到六小姐說要找人玷污你清白的時候,可把我嚇死了。」南星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帶着一絲顫音,「幸好你沒事。」

雲卿月輕撫南星的後背安撫着她,「我沒事,放心吧。」

南星驚魂未定地看着雲卿月,突然瞪大了眼睛,「小姐,你……你……你不傻了!」

雲卿月:「……」

想她堂堂雲澤國公主,天之驕女,眾星捧月,哪裡受過這等鄙視。

命苦啊!

此時,窗外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了進來。

「把迷-情-香給我。」

「小姐,我們真的要那麼做嗎?」

「當然,那個賤人一天不死,我和姐姐就永遠不能是嫡女,姐姐就無法嫁給大王爺,我也不能嫁給南寧王殿下。」

雲卿月將這兩人的話盡收耳中。

趙氏這母女三人想得倒是挺美。

大王爺君蕭,原主愛慕之人。三個月前,京中世家公子貴女們相約遊船,雲綿綿設計雲卿月落水,想讓她在眾人面前出醜,因並未將雲卿月放在眼中,一時大意反被雲卿月一起拽住落水。

就在身體要碰到湖面的時候,君蕭猶如仙神降臨,將雲卿月救了起來。

其實那會君蕭是要救雲綿綿的,畢竟二人早已私相授受,只因雲卿月的太子表哥突然出現,他不得已才救了雲卿月。

自那之後,雲卿月就傾心相許,非君不嫁,也就這樣擋了雲綿綿的王妃路,使得趙氏一定要除之而後快。

至於雲夢夢那位心上人南寧王,原主並沒有什麼記憶,只知道是風玄國唯一的一位異姓王爺,傳言說那位王爺喜怒無常,暴戾冷情。

想不到雲夢夢年紀不大,口味倒是挺獨特。

雲卿月要南星附耳過來,吩咐了幾句。

-

「於老夫人莫急,梳妝打扮時間是要久一點的。」趙若萍在為首的兩位老夫人身邊笑意盈盈地說解釋着。

今日是雲卿月祖母吳老夫人的七十大壽,雲卿月外祖母於老夫人也是親自前來雲府賀壽。

京中各官家夫聽聞於老夫人親往,也都紛紛跟隨至雲府賀壽,雲府今日是門庭若市。

於老夫人身邊的青黛姑姑笑着開口,「家中的小少爺和小小姐都在外,只有月小姐留在京中,老夫人確實是想念的緊。」

青黛知道自己家老夫人不待見雲府上下,只能笑着圓場。

「月小姐得於老夫人這般疼愛,真是好福氣。」後面一眾官夫人也笑着開口。

雲卿月自小在忠義侯府長大,身邊的人從來都是稱她為月小姐,不叫雲小姐,加之宮中有皇后姨母寵着,宮內也都稱月小姐,久而久之京城上下也都跟着這樣叫,對不明之人的解釋最多也就是雲家月小姐。

於老夫人笑道,「自家孩子自然是要疼的。」

一眾人跟着附和,正嬉笑間對面跌跌撞撞跑過來一個披頭散髮的丫鬟,「來人啊!有刺客!有刺客!」

一邊回頭一邊往前跑,一下子就撞到了趙若萍的身上。

趙若萍眸子中閃過一絲精光,嘴角上揚,卻故作驚慌,「紫苑,你和六小姐不是去叫五小姐嗎,這是怎麼了?」

「二夫人,有刺客,五小姐房間里有刺客!」

話音還沒有落下,為首的於氏加快了腳步。

趙若萍和紫苑對視了一眼,紫苑會意,聲音更大了,「我和六小姐過去的時候,就看見五小姐的房間里有三個男人。」

「那五小姐呢!」

「五小姐還在房間。」

「來人,去五小姐房間捉拿刺客!」趙若萍吼完這一嗓子時候,頓時覺得身心舒暢。

抓刺客這種事,自然是越多人知道越好。

這些貴族夫人小姐們自身也都玄力不低,自然不懼那一兩個刺客,於是跟着於老夫人紛紛前去。

「那六小呢!」趙若萍繼續追問。

「六小姐去前廳那邊叫人了。」

聽到紫苑的回答,趙若萍眸中的笑意難以掩飾。

按照她們的計劃,她在這邊帶着這些夫人們過去,雲夢夢則是去前廳告知正在接待客人的雲承渤。

這樣一來,雲卿月不僅沒了清白,名聲也將徹底毀掉,就算柳氏一族權勢滔天,也難擋悠悠眾口。

趙若萍覺得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

浩浩蕩蕩的府兵進了雲卿月的院子,層層包圍,為首那人將門踹開後卻直接愣在了原地。

「愣在那裡做什麼,去抓刺客救五小姐!」趙若萍心情舒暢,走路都帶風,第一個衝到了雲卿月的房間里,當她看到那一地的衣服首飾的時候,頓住了腳步。

此時雲承渤也過來了,後面還跟着一群世家子弟。

「抓到刺客了嗎?」

看着雲承渤過來,趙若萍故作慌張地跑到了雲承渤的身邊,面色慘白,神情為難。

「怎麼了?」雲承渤沒有等到回答,越過眾人就進了雲卿月的房間,臉色瞬間變黑。

此時房間里傳出來的細碎嚶-嚀的聲音讓眾人不禁大驚失色。

「嗯……」

污穢之言聲聲入耳,在場眾人瞬間知道屋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傳進了雲承渤的耳朵中,他順手就拔起了旁邊一個侍衛的劍,直接砍碎了擋在門前的屏風。

「竟然有三個男人!」不知道是誰開口喊了一聲,周圍的人討論的聲音更大了。

因雲卿月無法修玄,一直都是京中貴女們的笑柄,但這樣一個廢物生得天姿國色,又有風玄國第一世家撐腰,早就是所有貴女們的眼中釘。

雲卿月的表哥太子君澤對這個表妹呵護備至,雲卿月又對大王爺死纏爛打,風玄國最優秀的兩個男子都和她關係匪淺,自然讓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而今天對她們來說就是時機。

「這也太不像話看了,竟然在祖母壽宴上與人苟且!」

「沒想到這廢物不僅傻,還放蕩無恥。」

「三個男人,恐怕是比青樓女子還要厲害。」

……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那麼多人都看見了,就算柳家也遮不住,在場的人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只是議論歸議論,到底是沒有人敢向前走一步,他們都在觀察於老夫人的臉色。

「老爺,月兒她……老爺您先別生氣,月兒她不是那樣的人,還是要問清楚才好。」趙若萍言語間就把那苟且之人是雲卿月的給錘死了。

雲承渤也顧不得周圍還有那麼多人在看着,怒吼一聲,「拿水來!」

雲承渤這一嗓子吼下去,院子里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這麼熱鬧啊。」

安靜得如一潭死水的環境突然被這俏皮的聲音打破,眾人都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看了過去。

「都在我院子里看什麼呢。」

雲卿月的母親柳未晞當年是風玄國第一美女,玄力也是深不可測,在整個大陸都享有盛譽,雲卿月雖是個廢物,但這容貌卻是隨了柳未晞,生得明艷動人。

「月兒,到外祖母這裡來。」於氏對雲卿月招手。

雲卿月快步來到了於氏身邊,環顧四周,眾人神色各異。

「雲卿月,你怎麼在這裡!」趙若萍臉色驟變。

雲卿月唇角微揚,笑意淺淺,「我不在這裡那要在哪裡。」言語之間,眸光流轉,盯着她房間的方向看過去,唇瓣輕啟,「是要在那裡嗎。」

趙若萍被雲卿月盯得心裏直發慌,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一般,盯着雲卿月,面色驚恐。

發現雲卿月不一樣的還有不少人,包括於氏。

雲卿月握住了於氏的手,輕輕拍了拍於氏的手背,「外祖母,以後月兒照顧您。」

於氏看着雲卿月,眼含淚光,隨即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剛才通過那聲音她已經辨認出裏面那人不是雲卿月,但云卿月病情好轉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消息。

「聽說有刺客闖進了我的院子,看這架勢是抓到了,讓我看看是哪個小賊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闖丞相府。」雲卿月越過眾人進了自己的房間。

看到地上散落的衣物首飾等,雲卿月隨手撿了一隻鐲子起來,「這就是個偷東西的小賊,只是這不是我的鐲子,想必也去別的院子偷了。」

雲卿月舉起手鐲這個視角,正好讓趙若萍看到。

從雲卿月出現開始,趙若萍心裏那一股不祥的預感也是越來越強烈了。

雲卿月踏着被雲承渤劈碎的屏風繼續往前走,驚訝地開口,「咦,六妹妹你怎麼在這裡和小偷打架呀。」

雲卿月天真的疑問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過去,此時已經沒有人在考慮雲卿月到底是不是傻子的問題了。

「咦,六妹妹你為什麼要脫了衣服捉刺客呀?」

《邪醫毒妃:誤惹病嬌帝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