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西冥記
西冥記 連載中

西冥記

來源:google 作者:孟姑娘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孟姑娘 懸疑驚悚 明皓

地府之界猶如億年古陣,生死是設定的軌跡我在他身邊做了幾百年的小鬼差,漸漸產生了感情,卻沒想到最後,因為這份愛,害我荊棘覆身,烈陽焚燒我的容貌,而他擁着她去看取我鮮血灌溉的玫瑰花海……不負不負,三世過後你可還會負我?展開

《西冥記》章節試讀:

盤古開天地時,時空分為三界。分別是天界,人界和陰間。而我在最陰冷的地府。

我叫闕西賦, 我是地府一個很普通的鬼差。在我的印象中,我很早就來到地府了,至今已經不知幾百年了。

  我有個大boss,他是地府大小鬼差都害怕的一等鬼差。

  他叫秦冥,是閻王身邊的大紅人,他脾氣非常不好,最重要的是,他除了長相和能力之外,其他的都是缺點。

  地府沒有天,抬頭向上看也是一層淡淡的藍色。奈何橋架與忘川水上,遠遠望去,有些像人間的江南。而此刻我正難得偷閑地坐在奈何橋邊休息。

因為平時秦冥會經常叫我去陽間買東西,每次遇到陰兵都得東躲西藏,還得拜託看管地府側門的門差開門!我的工作絕對堪稱地府第一艱巨的工作了。

  不過孟姑娘做完工作後,經常會來和我閑聊幾句。

  「阿賦,你昨天跳的舞是你在人間學的嗎?」孟姑娘穿着一身西漢的粉色絲綢制的襦裙。一張鵝蛋臉,五官精緻透着淡然。

  相傳她生前不回憶過去之事,不考慮未來之景,無欲無求,煲的一手好湯,死後閻王便命她用忘川水熬制湯,好讓投胎的靈魂不為前世之事苦苦糾纏,世人稱為孟婆湯。她被稱為孟婆神,但我們都叫她孟姑娘。

  提到這個我嘴角微抽,昨日秦冥突然叫我去表演才藝,我哪裡會什麼才藝呢?但又不敢得罪他,不答應。就隨便舞了一下,結果被看到的地府鬼差嘲笑到了今天。

  而秦冥居然說看我跳舞辣眼睛,把我攢的少的可憐的工資全部拿去了,說要治他的眼睛。

「呵呵,隨便舞的,都是大人教我的。」 我乾笑兩聲,別人是一曲紅綃不知數,我是一通亂舞笑千年……

  「小西!」我被這突然的一聲嚇得沒出息地一抖。就見身穿一襲黑色官服的秦冥往這邊而來了。

  我立馬把對秦冥的所有不滿全部收起來,臉上堆着笑,無公害才沒傷害嘛!

  秦冥一張霸氣側漏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他盯着我看,我心裏有點發毛。

  孟姑娘這時候居然拋下我走了,只傳來一個眼神,你好自為之……

  好吧!要不是我是他的手下,我見過他也絕對會繞路而行!

  我趕緊回想,我這幾天有沒有做惹他生氣的事!比如從燒烤攤買的各類燒烤,有沒有忘記加孜然這等大事。

  我肯定沒有,我面上就笑的更甚了。這下你不能有借口找我麻煩了吧!

  「哎呀!」秦冥撇着嘴,用手捂住了眼睛。

  我嘴角又是一抽。又辣眼睛了?

  秦冥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以後不要露出這種笑容,地府鬼多,容易造成批量的灰飛煙滅。」

我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這麼毒舌的話說出來就算了,為什麼還要用這麼認真的語氣……

 「小西啊!想不想去人間遛一遛啊?」秦冥勾着嘴角突然靠近我道。

  我默默地退了幾步。他笑起來可從來沒有好事。

  人間?我沒太多印象,好像過去很久了……

 人間——

   「你看什麼呢?」我正捧着一本從路邊隨手拿來的雜誌,秦冥突然湊過來說。

  「我也不知道,隨便看看。」我翻了翻道。

沒有《地府途鑒》好看!

人間五月的風暖暖的,帶着路旁嬌花盛開的芳香,吹在臉上很舒服。地府雖然不像陽人印象中那麼陰冷,卻從來沒有陽光。但我們不懼怕陽光,我覺得陽光撒在身上的感覺很舒服。

這時候有一個老者從後面追了上來。

  「姑娘,你拿我的雜誌,怎麼不給我錢呢?」老人家帶着些許喘息說。白色中山襯衫已經有些被汗水浸**。

  「啊?」我有點沒反應過來。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從孟姑娘那裡借來的錢交給了老者。

  嗚……本來是想拿來買棒棒糖吃的。

  老人家看了半天,有些氣憤道:「你這年輕人,長得眉清目秀的,怎麼拿我這個老人家開玩笑!」

  我愣在原地,我忘了,我拿的是冥幣。還好秦冥這時候出來替我解圍……

  「老人家,你再仔細看看啊!」

  果然,老者再低頭一看,那張冥幣已經變成了人間的錢。

  「這,難道我看錯了?」老者疑惑地嘴裏咕囔着又對我們說:「不好意思啊!年輕人,我年紀大了,這,看東西這麼模糊……」

  秦冥最聽不得別人嘮叨的。

  「沒事,老人家,你快回去看攤吧!」秦冥趕緊打發他。

  老人家點點頭便往回走了,只是,我看見他的額頭好像有金光般,閃閃而逝。

  我也怕像他一樣眼花,便沒有對秦冥說,不然的話,我以後的工作會很艱巨的。

  我和秦冥繼續在一條寬闊的林蔭道上走着。

  「先生,從地府帶回來的冥幣會不會損他的壽命?」先生這詞是秦冥帶我出來特意囑咐我的。

  那依舊是冥幣,只不過是秦冥使的鬼遮眼的招數罷了!

  但畢竟那冥幣已經不單純是陽間的冥幣了。

  「放心吧!就那玩意能讓他延長壽命20年!」秦冥不改張狂,嘚瑟道。我感覺好多人都往這邊看來了。

  「先生,你說謊,你說過,這天地萬物除了閻王的還魂珠和西王母的佛草,即便是上千年的人蔘都不能改變生死簿上的記錄。最多只能強身少受病痛折磨。而且,人壽因為地府的干預只能減少不能增加。」我戳穿了秦冥的話,當然我沒有受到好臉色。

  「你是不是認為自己特別了不起,知道這些,是不是特別驕傲?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別只懂得一點點就張狂,年輕人!」秦冥指着我腦袋說。

  我也只能認了,心裏嘆口氣,總是不長記性。但我還是好心提醒他道:「先生,有好多人都望着我們啊!」給我留點面子啊!

  秦冥一副我願意的樣子。幸好我的臉皮自從跟了秦冥之後就變厚好多了。我在心裏告訴自己,沒關係,就當我又變帥了,被圍觀了。

  後來秦冥帶着我來到了一處看似應該是一個大學的地方。有許多座樓,現在我們站在一條林**上。

  「大人,沒有閻王的准許,我們就這樣離開地府,真的沒事嗎?」我有點擔心,以前不論秦冥再怎麼胡作非為,都是在地府里,現在跑到人間來了,本身就是一條罪,被發現後,閻爺也不能再護着他了。因為,他的死對頭一殿殿主一定會讓閻王重重處罰他的,而閻王必須要秉公辦事。

  可是秦冥並沒有聽我說話,我感覺自己想的太多餘了,他是秦冥哎!只會讓對方死的很慘,自己怎麼會有事呢?倒是我就不一定了。我的前途,錢途都要毀在了秦冥的手上了!

  我們站在一條林**上,黃昏的光影透過樹葉像星光般撒下。此刻他正盯着一個穿着裙子的女生看的很仔細。

  嘆,果然,他到哪都是風流當道。

  「看!」秦冥修長的手指指着那個女生道。

  通常這種情況,他就會讓我把美女和孟姑娘做比較,看看誰好看,他就勾搭誰。

  於是我就照白地說:「孟姑娘好看一點!」孟姑娘的姿態可比天上最好看的三仙子。

  「哎!誰問你這個了!」秦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着我,又指了指那個女生。

  「你沒有感覺到她和別人的磁場不一樣嗎?」秦冥眯着眼,我也意識到他並不是讓我看美女那麼單純了。

  「先生,她是鬼?」我大膽猜測道。

  秦冥搖了搖頭,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睜大眼睛,仔細盯着那個女生,當那個女生走出林蔭的地方時,她留下了一樣東西,準確地說是從她身體中分離出來的。是鬼魂,是明皓剩下了的另一半的靈魂,就是魂。

  我暗暗感到吃驚,這個魂正是明皓,是秦冥前幾日親自教人去索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還有一魂留在陽間,我也突然明白秦冥為什麼要離開地府來到陽間了。

明皓是幾世的好人,秦冥與明皓之間有過些交情。

人死之後都要先去第一殿照過孽鏡台,然後由第一殿的殿主按着善惡進行處罰,發配其他殿。第一殿主秦廣王與秦冥是死對頭,他也知道秦冥與哪些人有什麼交集,所以說明皓絕對不能由第一殿的鬼差帶走。

不過明皓明知秦冥有意幫他,而且他是有功德的鬼魂,憑着他跟秦冥前幾世的交情去地府便可乘官渡直接去通過銀河,上天成仙。可他為什麼要附在陽人的身上?這樣的話,前途就不能保證了。

  明皓的魂畏懼陽光,他縮在林蔭下,他望着那個女生,好像有些不甘心的感覺。

  「先生,他不會是要害人吧?」我小聲問道秦冥。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別說成仙了,投胎都難了。最後得由各位殿主審批,而傷害陽人大多結果是打進地獄。

  秦冥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一臉玩味地望着前方。我順着他的方向看去,嘶~完蛋了,第一殿的人發現了明皓的磁場,現在也已經追來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三方僵持不下,只有我看到秦冥悄然用了冥力把秦冥進行了轉移。再看明皓,已經不見了。

  第一殿的鬼差怒瞪了秦冥一眼,立馬追上去了。

  我也打算追上去,秦冥拉住了我,我看着他,明皓這次雖然犯了錯,但他在秦冥這還有一條死路可走,但要被第一殿的人帶去,先不說明皓犯的過錯,憑着秦廣王對秦冥的敵意,明皓也必然要灰飛煙滅了。

  「晚上的時候好動手!」我們雖然不懼怕陽光,但畢竟我們是吸食陰氣的,現在貿然出手對雙方都沒有什麼好處,雖然秦冥很厲害,但是一殿兩個鬼差的能力加起來和秦冥便相差不多了,而我只會拖了秦冥的後腿。

  我們沒有去追明皓,而是決定盯着那個女生。半夜的時候,那個女生居然從宿舍走了出來,並且手上還拎着食盒一樣的容器。

  秦冥提醒我稍安勿躁,先跟着她。

  最後我們跟上那個女生,那個女生來到了學校比較僻靜的一處角落,然後從食盒中取出了一沓紙錢,還擺了一碗米飯,上面插着筷子。

  我震驚地看着那個女生,這是招魂的法子。

  果不其然,不一會明皓便出現了,他就站在女生的面前。

  但他已經死了,現在魄不在身邊,連鬼能做的基本事情都無法辦到。比如鬼吹風。

  那個女生不知道明皓現在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在等。

  明皓疼惜地看着那個女生,眼神里是無盡的哀傷,可是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

  明皓突然往我們這邊走來了。

  「大人,我只是想見她最後一眼,現在我就跟你回去!」明皓對秦冥說。

  可是現在事情並不像他說的那麼簡單了。我面無表情地看着明皓身後不遠的一殿鬼差們。

  秦冥對我道:「把他帶到旁邊去!」我看了秦冥一眼。

  突然想起秦冥好像在很久之前曾跟牛頭馬面兩位長老級的鬼差學過些本事,我便安心多了,我按秦冥的吩咐把明皓帶到了旁邊。

  而那個女生還在等,這邊雙方卻是大打出手!

  秦冥眸子里充滿寒意,一殿的鬼差也並非面善之輩。

  秦冥從腰間取下他的斥魂鞭,通體的銀色,大力一揮,一道銀色的弧線劃破天際,當然陽人是看不見的。

  我見過這斥魂鞭的威力,是閻王賞賜給秦冥的。上次秦冥就用這條鞭子把一個厲鬼當場抽的灰飛煙滅。

  秦冥對準一殿的鬼差而去。那兩個鬼差相視一眼,一同出手,左攻右擊,雙方打的混天黑暗,我在一旁看的很着急,要是平常的一般鬼差,早就被秦冥給收拾了。

  這時候不知道秦冥使的什麼招式,一道幽光從鞭上發出,那兩個鬼差應聲倒地。面色更加慘白,像極了水鬼。

  「不管是人,還是魂,只要我想帶走的,誰都阻止不了。就憑你們也想阻止本大爺!」秦冥以勝利的姿態俯視着地上那兩個被那道幽光幾乎抽變形的鬼差。

  「秦冥,你等着,你包庇逃魂,不按地府的規矩,等我們回去告明殿主,這次連閻王都不可能再向著你了。」其中一個現在疼的齜牙咧嘴的鬼差帶着威脅道。語氣卻很虛弱。

  我心裏默默地搖了搖頭,秦冥最討厭別人威脅他了。

  然後就見秦冥嘴角一勾,那兩個人已經被秦冥踹回一殿去了。

  這下好了!不用你自己回去了,秦冥很輕鬆地幫你節約了時間。多方便快捷……

  我站在原地看的目瞪口呆,心裏不禁感嘆:幸好我之前一直忍住想反抗的衝動,現在想想,先不說那鞭子,只一鞭就能讓我灰飛煙滅了。光這一腳踹在我身上,我就得元氣大傷了,多少棒棒糖都補回來了。

  「哇!大人好厲害!」我及時地拍着馬屁。激烈地拍着手,反正我知道秦冥一向喜歡聽這些恭維話。

  「呵!回地府的時候只需要隨便寫幾封情書就行了,不用天天跑我窗戶底下,大喊着要告白!」秦冥捋了捋頭髮,一點不謙虛地講。

  我跑你窗戶底下幹啥?罵你還是扔板磚?

  「大人,一殿那裡……」明皓還算有點良心,知道我們,不,是秦冥為了他又得罪了秦廣王。

  嗯,和我沒有關係~

  「哎!也不知道,這兩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骨頭有點疼,改天去一殿那的孽鏡台照照吧!」秦冥答非所問,不過也說明了他接下來的意向,嘆,一殿這次又要雞飛狗跳一陣了。

  陰兵大哥,我對不起你們的囑託啊!

  「走吧!」見我和明皓都愣着,秦冥不耐煩地催了一聲,我決定等下回地府我就要去請假!而且還要是長假。

  回到地府,我留心地四處看了一下,一切平常,大家各忙個的任務。

  我心裏鬆了一口氣,看來秦廣王還沒來得及向閻王告狀。

  秦冥直接帶着明皓進了辦公處,見他沒有讓我跟着的意思,我便一人去休息了。

  我坐在忘川河邊發獃。看着這裡,熟悉又陌生,在地府呆久了,我也會想我之前的事,可是全無印象。秦冥說過,我們在當鬼差之前,都是要喝孟姑娘的那碗湯。這樣才能安心做好地府的工作,不記掛人間的事,也免受地獄折磨,投胎的拆魂之痛。閻王會叫掌管生死簿的差官,安排各鬼差後人的命運,會為他們選一個好人家。

  孟姑娘忙完了,看我一人坐在河邊,略顯寂寥,便走過來與我說話。

  的確,因為我是秦冥手下的原因,大家都不怎麼敢和我說話,只有孟姑娘空閑時,會和我聊上幾句。

  我和孟姑娘在這邊聊的舒適愜意,忘川水中突然有了撥動。

  我和孟姑娘皆是一驚,明皓不知何時已經跳入了忘川水中。

  天啊!他不是要成仙的嗎?為何跳入這忘川河。

  我在《地府途鑒》上看過,痴情的鬼魂會在忘川河中守候一千年,期間他的一魂一魄會被收去冥閣台,然後就等他心愛的人死後喝過孟婆湯,從橋上走過,她若停下了腳步,便說明她還記得你,你們的名字會刻在奈何橋盡頭的三生石上,便可有三世夫妻可做,但若是你心愛的人不記得你了,你便會灰飛煙滅!

  三界內,萬年後,那個人什麼也沒有了,會化作人間的風,在她找到愛人時,吹過她發尾,之後蕩然無存。

  「明明能成仙,偏偏為了人間情愛情願在這忘川水中等愛千年!」秦冥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們的身後,他看着河中的明皓,眼神有絲複雜。

  明皓微笑着閉上了眼睛,彷彿等待幸福重新歸來時。

  秦冥最後動手收了他的一魂一魄。明皓的微笑也定格住了,會一直到千年後。

  我心裏是無比震撼的,我看着河中明皓漸漸地沉入忘川河底,一千年後,他會自然出現的。

  可是,我的內心還是頗不能平靜,我也不是沒有見過別的陽人為了愛跳過忘川水,可是大多結局都是,經歷了幾次轉世,心愛的人早已不記得他了,她會踏着步子,一步一步從奈何橋上走過,而水中的靈魂就看着心愛的人,自己一點一點地消失,下次見面時,或許他就是他出嫁時一股拂過柔發的風。

  我看了一眼秦冥,什麼心思都寫在了臉上,一開始我並不知道秦冥為什麼不阻止明皓的行為,後來看到秦冥那雙深幽的雙眼,彷彿突然明白了。

  若是真心相愛,發誓互不相忘,一千年又如何?轉世輪迴幾次又如何?有些人生於愛,死於愛。即便知道也許等來的命運也只是灰飛煙滅,他們也想成為對方穿上嫁衣時,在她耳邊輕語幾句的清風,什麼也不留下,什麼也不帶走。

  而這一世,他們終究是等不到彼此了。

  

  

 

彼岸花開遍黃泉,火紅的一片,這是地府最驚艷的風景了。

  我拎着剛從陽間買回來的蟹黃包急匆匆地走着。嘆,但願秦冥沒有等急了。

  路過兩個鬼差身邊的時候,我卻聽到了一些關於秦冥的對話。

  我故意放緩了步子,用餘光掃了一下左後方,耳朵豎了起來。

  一般地府的鬼差們不會隨意談論秦冥的,即使背後說壞話也不敢。

  我倒很好奇,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我步子走的不急不緩,而那兩個鬼差似乎談論的若無旁人的感覺。很投入!

  我聽到大概是說什麼一殿殿主來找閻王討個公道。

  我疑惑地皺皺眉,討什麼公道?關秦冥什麼事?

  突然我想到了什麼……

  秦廣王去找閻王討公道,除了秦冥誰還能給堂堂第一殿殿主氣受?

  我僵硬地咽了咽口水,要是平常,我倒不擔心,可是這次秦冥沒有稟告閻王就擅自去了人間,並且獨自處理了一個靈魂!閻王知道的話,秦冥一定會有麻煩的。

  我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我得快些回去告訴秦冥去。他到底是我的上司,他受罰,我也不會好過的。

  我的手不禁握住了食盒,步子已經快到飄起來了。

  「大人!」我「咣」的一聲把秦冥辦公處的大門給踹開了。

  因為剛才飄的太快了,喉嚨里還灌了點陰風,我不禁咳了起來。

  秦冥坐在書案前,端着咖啡正準備往嘴裏送的手現在愣在了半空。

  他一看是我,表情上寫着莫名其妙四個字,他好淡定!

  然後抿了口咖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慢慢道:「造反啊!」

  我……我還不是為了你!

  我還沒來得及說這句話,門口已經站了兩位鬼差。

  「秦大人,閻王讓您去殿中的忘川亭一趟!」其中一個鬼差面無表情,頗有嚴正的感覺。

  他們是閻王身邊的鬼差!

  「不行!」我一激動居然發出了一聲,好似老母雞被拔毛的聲音。

  秦冥掏掏耳朵,用一種我沒見過的眼神望着我。

  「跟閻王說,我處理一下私人情感問題!馬上就去!」秦冥對鬼差說完,繼續用那種眼神望着我。

  等鬼差走過之後,秦冥踱着步般走到我面前,我站在那裡不知所云,我說錯了什麼嗎?

  等下,他為什麼說處理個人情感問題?和誰?

  秦冥砸吧砸吧嘴,繞我旁邊走了一圈,然後把臉湊到了我面前,我嚇得往後退一步!

  就聽到秦冥淡定地說道:「原來你一直覬覦我的美貌啊!」

  「啊?大人,我……」我剛想解釋一點什麼。

  秦冥做了一個停的手勢,然後彷彿苦惱般說:「我早該猜到,以我的帥氣,總是能吸引你們這些膚淺的小女孩!」

  我……大人,您的臉皮是出家還是出嫁了?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我一臉震驚地看着秦冥。表情僵在臉上,說不出話來!

  「好了,你想開點!都是我的錯,怪我長得太帥了,不過你也要剋制一下自己的情感!」秦冥不顧我的無語,繼續不要臉地說。

  「好了,走吧!秦廣王差不多都要等急了!」秦冥背着手走出了屋子。

  我抽了一下嘴角,嗯?他知道了?

  我又趕緊追上去,剛想開口,就看到那兩個鬼差複雜地看我一眼,為什麼我看到了一絲同情!

  天啊!秦冥到底和他們說什麼了!

  「想跟我一起去?」秦冥一張霸氣的俊臉此刻居然掛上了微笑。

  我機械地搖搖頭!本來我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我一點也不想了!

  「好,我同意了!」秦冥說完,拉着我就往忘川亭那邊走去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去啊!

  秦冥無視我的抗議,毅然決然地把我拉到那裡了。

  我小心抬頭看了一下坐在亭中的三個人。

  三人皆身穿官服,坐在左邊的是一個看起來挺溫和的,應該是哪位殿主,不然怎麼可能和閻王坐在一個亭中。

  而右邊則是滿臉凶氣,怒意勃發的第一殿殿主——秦廣王蔣。

  至於坐在中間的閻王,官帽下面是一張極為俊俏的一張臉。

  居然這麼年輕!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閻王呢!

  他和秦冥的霸氣不同,秦冥帶着痞痞的感覺,閻王給人的感覺卻是一種莊重,一個大王該有的氣勢和威嚴。

  「閻王,您找我有什麼事吩咐?還有兩位殿主也在啊!」秦冥也需彎腰作揖。

  他早知道秦廣王在了,還要如此做作地問上一句。

  心裏默默地鄙視一下!

  「哼!」秦廣王死瞪着秦冥,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秦廣王蔣,你也不要太動氣!閻王會給你交代的。」另一位看起來溫文爾雅,不知是哪位殿主道。

  「閻王,索魂本就是我們一殿的職責,可是秦冥居然沒有得到您的准許擅自離開地府,妨礙卑職辦事,卑職派去的鬼差也被他打的快灰飛煙滅了!只因那個陽人幾世前與他有些交情,他便親自索魂,想直接送他乘官渡去成仙。可到底這事應由我們一殿負責,他這麼做就是沒有把地府的規矩放在眼裡,沒有把閻王您放在眼裡!請閻王處罰這個仗着位高放肆無邊的逆徒!還我個公道!」秦廣王離開座位,跪下請奏說。

  其實秦冥做的還遠遠不止這些!

  「殿主說什麼呢?我當然不把地府,不把閻王放眼裡了,因為我是把閻王放心裏尊重的。不過倒是殿主整日把敬重閻王掛在嘴邊,不知可有什麼別的意思?」秦冥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他最巧舌如簧,地府沒幾個人說的過他。

  眼見着秦廣王的臉色由原先因氣憤略帶些紅紅的臉,現在已經成了豬肝色了。

  閻王還未說話,一旁的那個溫雅的殿主打開了一把摺扇,輕輕搖晃。語氣聽起來極為輕鬆道:「既然秦大人對索魂之事感興趣,正好秦廣王常說殿中雜事繁多,依我看,不如就讓秦大人去秦光王殿上出差幾日,既當免了冒犯之過,又體驗了。」

  嗯?這處罰聽起來並不嚴重,只是

一等鬼差,誰願意去第一殿呢?那可是靈魂最多的地方,還得一個個審判,事最多了。別說秦冥了,就是我也不願意去的。

  看來這個溫雅殿主也沒安什麼好心,他明知道秦冥心高氣傲的很!

  閻王望着秦冥,張開薄唇啟道:「這個處罰你認為如何?」

  「好,閻王,那我便去第一殿出差幾日吧!不過我有一個要求!還請閻王能答應!」秦冥居然這麼輕鬆就答應了,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閻王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繼續淡然道:「你說!」

  「是這樣的,我只收了一個鬼差當跟班,但是,她居然暗戀我許多年了。我怕我不在她會做出些擾亂地府紀律之事!所以,閻王,還是讓她待在我身邊吧!我有空會好好教化她的!」秦冥編瞎話編的很認真。一雙眸子寫滿了真誠!

  話畢,其他人的眼神齊唰唰地望向我。可不是嘛!秦冥唯一做的一件好事,就是只收了一個鬼差當跟班。而我卻很不幸……

  閻王也看了我一眼,鬼是不會流汗的,不過我為什麼感覺後背**。

  閻王會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我垂着頭,一直站在秦冥的後面,現在這樣看起來倒有了些莫名的曖昧!

  閻王也同意了。秦廣王要求,秦冥現在就去一殿執行公務!

  地府沒有路,一切皆是定數。只是一轉眼,我們就和秦廣王蔣來到了一殿。

  這裡夜霧茫茫,陰風陣陣。從我進府時,便跟在秦冥身邊當小鬼差,地府其他地方我都沒有去過,因為秦冥說很危險。別的地方不像這裡暗無天日,或許是這的陰靈太多了吧!

  「靠!」秦冥眼睜睜地看着幾個鬼魂從他腳上踏過,仰天怒吼了聲。

  我也沒有好到哪去,因為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孽鏡台,鬼魂特別多。我的帽子都被來來往往的陰風吹變形了。我好像有點明白秦廣王蔣的脾氣為什麼這麼暴躁了。

  「你們殿主呢?」秦冥氣勢洶洶地拉着站在旁邊很淡定的一個鬼差。

  剛才秦廣王是和我們一道回來了,轉眼間就不見了,大概是回他的大殿之中休息了吧!

  「殿主說現在殿中人手不夠,讓你們在此當差幾日。還望大人好好工作!」一個鬼差彎着腰很尊敬地回答。

  這裡和冥帝殿簡直沒法比,這裡如同人間的集市,亂糟糟的。不時有陰兵粗暴地責罵聲與鞭子的聲音。

  靈魂熙熙攘攘地往孽鏡台飄去,有陰兵把守在旁邊。

  這個小鬼差生前名叫馮生,長相與小生很像,清秀的很。

  他將我們帶到孽鏡台旁,意思是讓我們接替專門看守孽鏡台的工作。

  秦冥臉已經變黑了。我知道他對這份工作很不滿!

  「大人,我們幾日就回去了,暫且忍耐一下吧!」我怕秦冥發火,一下把第一殿拆了。

  我雖然沒有來過這裡,但我知道,除了冥帝府外,就數第一殿地方最大,位置也尤其重要,因為這裡每天每分鐘,甚至每秒都有大量的靈魂踏入大門。

  所以從孽鏡台向遠方望去,黑壓壓一片,皆是陰靈,幸好,地府有開門和關門的時間,加上地域無際,否則這地方是怎麼也不夠的。

  「什麼破地方,連個凳子都沒有!」秦冥是那種能坐着絕不站着,能睡着絕不坐着的鬼。

  我無奈地在心裏嘆口氣,大人,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好像忘了我們是來受罰工作的了。

  不過,那些陰靈自有陰兵壓制,不需要我們動手,我們在旁邊也就是起着監督的作用。

  「大人,坐我身上吧!」我沒想到的是馮生居然跪在地上,雙手撐地,願意給秦冥當凳子。

  「馮生,你這樣會灰飛煙滅的。」我一旁着急道。

  秦冥在地府呆了幾千年了,他身上的鬼氣是一般小鬼受不了的。像馮生這樣的被他這麼一壓,絕對承受不住而灰飛煙滅的。

  「沒事,姑娘,我陰氣重!」馮生表情卻很堅定,顯然已經做好了準備。

  秦冥一臉桀驁,毫不猶豫地坐了上去。並且一副大爺的做派!

  秦冥一身黑色官服,額前有幾縷不羈的發隨着陰風武動,居然有些好看!不過想到秦冥以為我暗戀他的事,我立馬轉移了視線!

  但不一會,我便看到馮生的形體變得虛弱了。

  「大人……」我還沒開口,一位少女模樣的鬼魂居然趁着陰兵不注意,悄悄越過前面的鬼魂來到了秦冥的面前。

  「大人,你可是地府鬼差?」說著她還打量了一下秦冥,以及秦冥坐着的馮生。估計心中已有了些大概,面上露出我沒找錯人的表情。

  秦冥看着眼前這個鬼魂,並未說話,我知道他肯定在看人家的美貌。

  「咳咳!」我輕咳了一聲,想提醒秦冥不要再像上次一樣,搞出調戲女鬼的事了。否則,秦廣王蔣真的會向閻王請求加大處罰力度的。

  秦冥白了我一眼,我只好沉默不作聲了。我看到那個女鬼居然眼裡露出對我的嘲笑。

  「姑娘,長得挺好看啊!」我就知道秦冥會說這個……

  「喂喂,幹什麼呢?」這時候一個陰兵發現了她,過來要把她抓回去排隊!

  女鬼求助地望着秦冥,我也望着秦冥,他不會真的答應吧?

  「不用排隊了,此女是煙花會所的雞,生前必定做出不孝父母,不親朋友,出賣自己身體,直接拉她去二殿的糞尿泥小地獄吧!」秦冥冷哼一聲。

  我看了那女鬼一眼,一雙眸子中充滿了震驚,我原本也是有些詫異的,後來想到,秦冥好色歸好色,但是他從來不會手軟的,包括對美人。

  「不,不要!」女鬼原本蒼白但還能看出嬌容的臉已經變得烏黑,身體莫名出現幾道紅痕,凄慘的叫聲響徹整個孽鏡台。

  「怎麼回事?」一句話不至於把她嚇成這樣吧?

  「回大人,是,是這個女鬼的墳墓被人挖出,正受鞭屍之刑。」一個陰兵開了鬼眼道。

  我望着那個女子,突然有點同情她。鞭屍,靈魂比屍體承受着百倍痛苦,這也是陽間說死後不要輕易動死人屍體的原因。

  「啊啊啊——」慘叫聲無比凄慘,回蕩在整個孽鏡台。

  「拖走拖走!」秦冥皺着眉,修長的手指不耐煩地一指。太難聽了。

  女鬼被人拖了下去,陰靈中又突然躁動了起來。

  轉眼間,一個鬼影已從陰靈中向地府大門狂卷而去,秦冥並未緊張,他只是勾着嘴角,一臉戲謔地看着那隻男鬼。

  地府中無人不知,地府無路,只有有去無迴路。

  但是陰兵可不會任由那隻男鬼壞了地府規矩。

  兩個陰兵極速前進,到地府之門那,原本就要抓到他了,突然一道金光乍現,眾陰靈皆覺得身軀一震,有些陰氣本就輕的鬼瞬間魂飛魄散了。而那兩個陰兵更是陰氣大傷。

  人死後都是靈魂,不過在地府修鍊的時間越長,每隻鬼的形體都會變得穩固,如同身軀。

  所以現在那兩個陰兵的身上如同被烈火焚燒過一般。

  「靠!」秦冥從馮生身上終於起身了。

  幸好馮生還沒灰飛煙滅,不過卻已經很虛弱了。

  「大人……」地府不可能放靈魂回去的,況且地府之門並未打開。這種事至少在我來地府之後是沒有發生過的。

  秦冥一擺手,示意我不要說話。表情略顯凝重。

  「怎麼回事?」這時候秦廣王蔣出現了。

  我心下一稟,秦廣王怎麼出現這麼快,完了,秦冥還沒來得及去追他呢!

  眾陰兵,鬼差以及陰靈全部跪下迎接,除了秦冥和我。

  「殿,殿主,有一個,一個鬼魂從地府之門那逃了。」懸在地上的兩個陰兵中一個有氣無力地說。另一個形體已經開始散了。

  灰飛煙滅,從此三界皆無他。

  「大膽!秦冥你是如何當的差,還不跪下請罪!」秦廣王蔣形體龐大,整個孽鏡台懸着他那張怒氣勃發的臉。

  「我只跪閻王!」秦冥嘴角勾起一絲不屑!他從來不會膽怯。

  秦廣王當然怒髮衝冠,滿臉的怒意難平。

  他隨後冷冷瞥了我一眼,但我是秦冥的手下,此時若跪下去,但是打了秦冥的臉。而秦冥是最要面子的。

  「殿主莫急!」這時候一個身着白衣,腳踏烏雲的青年男子翩翩而來。

  「殿主,這也並非是秦大人的錯,想必是人間有人與我們陰間作對。不如派我協助秦大人一起,去捉拿那不知死活的鬼畜!」那個白衣男子,手中也握着一把摺扇,打開,只見一個鬼字!

  來人的言辭與衣着,我斷定他不是普通的鬼差!

  秦廣王的語氣居然為了此人也有所緩和了。

  「秦冥,我給你五日,若不把鬼魂帶回去,你知道私自放走鬼魂的下場!到時候數罪併罰,看看你是否承受的起吧!」秦廣王冷哼一聲便不見了。

  另外派來一名鬼差幫助馮生一起監管孽鏡台。言下之意,我和秦冥現在就可以去緝拿鬼魂了!

  此時剩下的那個陰兵,已經被秦廣王一併帶走了。第一殿,鬼多兵少,這下痛失兩個陰兵,難怪秦廣王會如此心痛了。

  秦冥拉着我往前踏了一步,眨眼之間,眼前又換了一副景象。

  是一座府宅,我們正在應該是書房的地方。

  一扇窗子打開,入目的是滿園的春花秋月。而屋裡的陳設應該是宋代的。書架上擺放着許多古書。

  秦冥很大爺地坐在主位上,我隨手拿了一本書,沒有書名,我便翻開了,上面畫著許多小人,做着各種奇怪的姿勢。

  我拿過去問秦冥道:「大人,他們在練什麼武功。」

  秦冥瞥了一眼我手中展開的書。

  突然雙眸瞪大,然後把書迅速地收到了他自己的懷裡。

  然後神秘地對我說:「這是上古的絕世神功,肯定是鬼王那小子不知道從哪收來的,你快去找找,看看還有沒有。」

  我聽到這,也來了興趣,雖然他們練的功很奇怪,但是我聽過別的鬼差一起聊過什麼武俠,我對那個很感興趣!

  我點點,又去翻了。不過鬼王,是那個白衣男子嗎?名字和氣質不大符合。和秦廣王換一下就好了。

  不一會,那個白衣男子,就是秦冥口中的鬼王端着兩盞茶來了。

  「大人,在此休息可好嗎?」鬼王把茶放在書桌上,笑臉迎迎,好像絲毫不介意,秦冥坐了他的位置。不過和我沒關係,我的任務現在是負責找書。

  耳邊是他們的對話聲。

  「平時看着病歪歪的!告狀的速度倒是很快!」秦冥帶着冷嘲熱諷的語氣道。

  「秦兄原諒,你知道我生性風流,這地府已呆了千年,實在苦悶,這次不過想和秦兄一起去人間遊玩一趟罷了。還望秦兄海涵,不要生氣。」鬼王淡而一笑,文縐縐地說道。

  但是秦冥最煩文化人了。他說他們說話從來不好好說話!

  「帶你去?哼!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鬼王,這次我任務艱巨,所以我不帶你去!」秦冥是故意的。

  鬼王很快笑道說:「秦兄不必擔心,這將那鬼魂收走的人我認識,是個高深的道士。」

  「人間現在還有此高人?」秦冥對我說過,現代的人大部分不相信鬼神之說,所以得道的道士,和尚,幾乎快滅絕了。因為他們也不相信有我們的存在。許多佯裝的道士到了地府之後,大部分直接嚇得魂飛魄散了。

  「嗯,他祖上可是和那位神有點關係!」鬼王小聲地說了句。害怕那人會聽見一般。

  「那我倒是挺想會會他的!」秦冥把腿翹到了旁邊的花架上,行為依然狂放!並不把他說的道士放在眼裡。

  我走過去的時候,分明看到鬼王眼中的笑意,好像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不由來的,我討厭這個表裡不如一的鬼王。一副笑面虎的模樣。

  我把剛找來的兩本「絕世武功」藏在了自己的懷裡,哼!全部拿回去,一本也不給他剩。

  「秦兄,喝茶!」鬼是不要喝這些東西的,一般由地府陰氣供養。平時形體虛的話可食長在忘川河邊的英草。

  秦冥倒也不拒絕這番享受。端起茶,聞了聞,然後喝了。

  我也學着大人的樣子,先端起茶,聞了聞然後喝了!

  我只聽到鬼王乾笑了兩聲,我沒注意到他剛收回的右手。

  於是我們三人即將又要去往人間了。

  我心裏對鬼王的能力有些懷疑,名號聽起來很響亮,但是看起來卻是芝蘭玉樹的公子!

  我不知道這次去人間會發生什麼,想到這件事的嚴重後果,心裏有些不安,但願不要給大人拖了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