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縛酒館
心縛酒館 連載中

心縛酒館

來源:google 作者:月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芊芊 現代言情 蕭炎

我叫於芊芊,有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晚上莫名其妙的遇見了這個叫心縛的小酒館每次做夢都能夢見一條蛇,他盤踞在我的手掌上總是向我微微的喘着氣……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前世,居然和這個叫蕭炎的人有關係……展開

《心縛酒館》章節試讀:

在夢裡我竟然又夢到了那條熟悉的小黑蛇!他呼呼的喘着氣息,緊緊的貼在我的臉上。不過看樣子他還挺開心的。我不知所措的撫摸着他!

「好久不見啊!芊芊!」那條小黑蛇竟然開口說話了!

「你……你到……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老是出現在我的夢裡?」

「我不是說過了嗎?邀請你到我的酒館做客!」

「難道你是……」

「是我」他吐着絲……

我嚇的往後退了退。他看我這個樣子便笑道:「這麼多年了,你還怕我不成?」

「所以你這5年來為什麼一直要纏着我?」

「你難道什麼都忘了嗎?想知道答案就跟着我走吧」面前的那條小黑蛇,慢慢的向前面爬去。

我緊隨其後,看着黑黑的夜空。好像又不是在做夢,可是我很努力的醒過來,卻怎麼也醒不過來。

這時我聽見一個聲音:「哎呀!她怎麼睡著了呀?我還給她帶了飯呢……」

這個聲音難道是小娟?他知道我沒有吃飯,竟然給我帶了飯!我們才認識一天而已。只有蔣欣才會那麼對我……

「芊芊!你不要這麼傷感好不好!去了我的酒店你就知道了我要幹什麼了!」他抬頭向我望了望。

「你能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你幹嘛不變出個人形來?」我好奇道。

那條黑蛇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繼續往前走。我很無奈的閉上了嘴巴,望着他黑黑的身影……

突然,前面出現了一縷燈光。牌樓上寫着「心縛酒館」。這個名字在我心中不禁的顫了一下。似曾相識的感覺,從我的腦子一直到我的胸口,悶的要命。

忽然,我看見酒店的門口彷彿坐了一個男人。他靜悠悠的望着天空,心情看似很不好。看上去他的樣子很像蕭炎。於是我大聲的喊道:「蕭炎!是你嗎?」

那個男人抬頭望了望我。四處打量着我,便站起身問道:「你找蕭炎什麼事?」

「是蕭炎讓我來你們酒館做客的!」我輕輕的捧起那條小黑蛇放在胸前,對他說道。

他看上去很生氣,便說道:「這裡不歡迎你,你以後不要到這裡來了!」

我很疑惑的看着他。莫非他知道我嗎?我問他:「為什麼我不能來?」

他卻說:「你去過你們凡人的日子,他不好嗎?非得來攪和我們的事?」

我更是一臉懵的問:「是那條黑蛇指引我來到這裡的!」

「這是我哥的通靈工具!也是我哥的半條命!怎麼會給你?」

「你哥?是蕭炎嗎?」

他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他是比我大兩歲的哥哥!但是我恨他已經就60多年沒有叫過他了!」

我非常的吃驚,繼續問:「你才多大呀看樣子你只有19歲啊?怎麼可能?」

他不禁的說道:「我哥已經200多歲了!我也有100多歲了!」

我直接跳了起來:「你們是妖?」

他突然眼睛亮了起來。對我說:「我們是靈族人!我們天生就該掌管這間酒店!因為之所以創立這間酒店,就是為了讓人類的靈魂到此休息!」

說這話的瞬間他拉着我進了酒店。而我懷裡的那個蛇竟然睡著了……

我輕輕的撫摸着那條小黑蛇。不假的思索了一會兒,抬頭望了望眼前的這個男人。

「看到了嗎?這麼多全是在做夢時,出來到我們酒店散心的靈魂!看到這個借酒消愁的靈魂了嗎?他的兒子得了病,現在緊急需要救命錢!天天愁的臉都白了……」他嘆了一口氣又說道。

我看了看酒店裏面的擺設,也都是非常的洋氣。唯獨那一個桌子,從來沒有換過!看樣子已經很久了。上面有一個用木頭雕的花瓶,花瓶上插着,我最喜歡的黃色玫瑰。凳子是棕紅的顏色,而桌子卻是高級的木料的顏色,上面坑坑窪窪的好像一幅字畫。

「對了!你看到那張桌子了嗎?」他指着那個有花瓶的桌子道。

「看到了,好像許久沒有換過!」我點了點頭。

「那個是我哥以前的舊情人!也就是我大嫂,我也就只見過她一面!」說著,他好像想起了什麼。就這麼一直盯着我看。

「一直看我幹嘛?我臉上有東西嗎?」我很尷尬的問道。

「你好像她!」他眼睛瞪得更大了。

「她是誰?」我問道。

這時後面又進來了一個人,那個人的樣子看起來很老。他一邊忙着倒酒,一邊吆喝着那些靈魂繼續喝。

「雷哥!事情都辦的怎麼樣了?」這時門外來了一個人!沒錯,那個人正是蕭炎!

「哎呀,大少爺!你要的那個東西,那個老頭說暫時沒有!但是他會想辦法的,讓你5年後去取!」那個老頭正忙着給客人們倒酒。

「好的,我知道了磊哥!有空我親自去會會他」說著,蕭炎把我往裏面拽。

「說吧!5年前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一直跟着我到現在!」我毫不客氣的說著。在我心裏我認為一切都是他的錯。

「到裏面我再跟你說!」他沖我嚷嚷道。

我被嚇了一跳,往後退了退。

「閆瀟!你給我讓開!你又胡亂和她說什麼?你等我把她記憶恢復了的!我再來找你算賬!」他單手抓着閆瀟的衣領子。

閆瀟努力的把蕭炎的手掙開!狠狠的瞪了蕭炎一眼,便轉頭離去……

我被蕭炎拽到了一個房間里。他把房門狠狠的踹上,一下子把我丟到了床上!

他用他的手,緊緊的貼在我的手上!我趕緊嚇得閉上了眼睛!他往我手上套了一個什麼東西。我能感覺到那個東西冰冰涼涼的還挺舒服。

彷彿空氣中多了一絲的甜味。他輕輕的貼在我的腦門上,大口的喘着粗氣。

「想什麼呢?」他用手颳了刮我的鼻樑。

我睜開眼睛,問:「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我只是想幫你找回記憶!還有5年前傷害你的人!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5年前只是我比較痴情!他並沒有讓我做些什麼!」我解釋道。

「反正我不管!傷害我的人!必須讓他付出代價!而且他已經拜那個傢伙為師了!如果他再來找你,你自己小心一點!」他摸了摸我的頭髮。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你還沒有給我解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望着他。

「其實我的前世是一條蛇!沒錯,就是那條小黑蛇。那次我爸為了考驗我!我去,你們人類的家園歷練!結果不小心衝到了大馬路上!差點讓車給碾死。是你救了我!對,不是今世的你!是60年前的你!那時候你還是一個懵懂的少女呢。」他也望了望我。我能看出來他的眼睛裏有一絲的淚水。

「那我現在就不是懵懂的少女了嗎?」我昂起頭對他說。

「你個小憨蛋!你要是前世的你,你5年前就不會被那傢伙欺負成這樣!」他又用他的食指碰了碰我的額頭。

「你怎麼這麼討厭呀!」我嘟囔着小嘴。

「好啦!我還是先把你送回去吧!記住,你要照顧好自己!這幾天我可能不能回學校了!酒館出了紕漏,我得去管一下!」

「那你什麼時候幫我恢復記憶?」我問道。

「快了,我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好。那我等你!」我說完這句話,就聽見有人叫我。

「芊芊!於芊芊!抓緊起床!我們該去上課了!」毛小娟大聲的喊道。

我朦朧的睜開了雙眼,輕聲的問道:「幾點了?」

「7點了! 阿敏個小純早就走了!咱們也快點兒吧!」

「好……」我坐起來思考了一會兒。昨晚到底是夢,還是真的呢……這時,我發現我的右手多了一個紫色的手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