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星河歸來當奶爸
星河歸來當奶爸 連載中

星河歸來當奶爸

來源:外網 作者:魚北北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魚北北

展開

《星河歸來當奶爸》章節試讀:

華夏,雲州省省會昆城,27路公交車上。
炎炎夏日,人們穿得清涼。
一個中等身材、模樣俊秀、大約二十四五歲的青年男子突然從夢中驚醒,茫然四顧,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忽地大變。
別人以為他是睡過站了,但卻沒有人能理解他心中如翻江倒海般的驚駭。
這……這裡是地球?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應該在帶兵在M27星系與迪羅人鏖戰嗎?
「難道……」
「我回來了?」
余越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我星河暴君余越竟然重生回到了六百年前的地球!是因為星球爆炸產生蟲洞,還是超越光速形成了時空亂流?」
他雖然震驚,但心態依然能保持冷靜、思維清晰。
他從周圍環境便已判斷出這是六百年前的地球,因為一個很明顯的標誌就是域外文明還未降臨,地球還處於安寧祥和的模式,而從身體狀況判斷,這是自己二十四歲那一年。
自己真的回來了,所有生命元力回歸普通人,再也不是那個翻手毀天覆手滅地的星際霸主了。
雖然經曆數百年辛苦提升的元力盡失,余越也只是微微沮喪,隨後不僅全盤接受,而且笑了起來。
「也罷,既然回來,那就重新開始,總有一天我會再臨巔峰!」
他一邊笑着,眼神堅毅而銳利,彷彿有火焰在跳動。
「那些傷害過我的敵人,這一世我要你們統統還回來!」
「那些愛我和我愛的人們,我要強大自己、護佑你們喜樂平安!」
「所有令我遺憾的事情,絕不允許再發生!」
正在余越想得出神的時候,車上傳來一陣爭吵。
原來是一個姑娘被兩個混混模樣的男人騷擾,姑娘忍無可忍最終反抗……
那兩個男人可以說非常過分了,從兩側把姑娘包夾,藉機擋住旁人視線,一個捏腿、一個揉胸,從開始的偷偷摸摸,發展到肆意妄為。
姑娘實在不堪忍受這份恥辱,進行反抗:「你……你們兩個,不要摸我!」
其中的黃毛混混問道:「誰摸了你,你說清楚!」
姑娘瞪着他和另外一個滿臉麻子的混混:「你……還有你!」
黃毛混混一臉無賴地說:「小姑娘,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哪裡摸你?你有證據嗎,有人能為你證明嗎?」
姑娘叫道:「我又不是木頭人,我有感覺的啊!」
一想到有陌生男人的手放在自己腿上胸上,她就噁心想吐。
「我們哪裡摸你,我們摸你哪裡,你有什麼感覺,說啊!」麻子混混露出猥瑣的笑容,臉上每一顆麻子似乎都在閃着光。
「如果沒有人能證明你說的,那你就是在誣陷我們!你讓我們名譽受損,我們也絕不會讓你有好果子吃!」黃毛混混居然十分的理直氣壯。
姑娘急得要哭了,她沒想到世上居然有這麼無賴可惡的人,而且整輛公交車居然真的沒有一個人肯為她說一句話。
兩個混混顯然是慣犯,而且是支配這一帶灰色秩序的龍虎社的成員,他們膽大、作案手段隱秘,基本上沒人看到他們的「咸豬手」,就算少數人偶然看到,也是敢怒不敢言。
他們在這一帶的公交車上可以說是「為所欲為」,騷擾了不少女性。
不過今天,有人好像不打算坐視不理。
「我能替那位姑娘作證,你們兩個確實存在故意觸摸、碰撞女性身體私密部位的行為,已經構成性-騷-擾!」余越開口了。
以他的眼力,就算兩個混混刻意遮擋,他也能夠看清楚對方的所作所為。
兩個混混立刻狠狠地瞪着他,問道:「你是什麼人?」
余越已經從座位上站起身來,走到三人旁邊:「我不是什麼人,我只是個普通的愛心市民。」
「她裙子穿得這麼短,我們摸一摸怎麼了?況且我們摸她是看得起她,否則我們為什麼不摸別人?」麻子混混拋出流氓邏輯。
余越一看,姑娘的裙子確實有點兒短,輕盈的碎花連衣裙凸顯傲人曲線,裙擺不到膝蓋,露出渾圓的大腿和纖細修長的小腿,雙腿肌膚雪白、線條極美,艷光照人,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余越說:「天氣炎熱,選擇穿得清涼舒適一些是個人權利,怎麼能被拿來當做犯罪的借口呢?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向這位姑娘道歉直到她原諒;二是去派出所認罪。」
黃毛混混威脅道:「勸你少管閑事,否則吃不了兜着走!」
姑娘固然感激余越,但此時也意識到余越的挺身而出可能會為他帶來麻煩,於是沖他搖頭示意他別管。
余越則是淡淡一笑,好像無所謂的樣子:「看來你們是不打算道歉咯?那麼你們還有兩個選擇,一是自己到派出所去自首;二是被我抓到派出所去。」
「瑪德臭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兩個混混大怒,雙雙動手打人。
姑娘嚇得尖叫,車上許多女性也都發出驚恐的呼叫聲。
余越目光一凝,他重生六百年,雖然生命元力回歸普通人水平,但戰鬥的經驗卻仍然保留在縱橫星際、萬戰不敗的等級,兩個混混的王八拳在他眼裡根本如同兒戲。
余越伸出雙手,便準確地抓住了兩個混混的兩隻手胳膊,一轉身、一拉扯,只聽「咔嗒」、「咔嗒」的脆響,他們的右臂不自然地軟軟垂落,竟似已經脫臼,二人疼得齜牙咧嘴、面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下。
黃毛混混不甘心,竟然悄悄拔出隨身攜帶的短刀,捅向余越。
姑娘見狀,雙眼圓睜,驚呼道:「小心……」
余越早已發覺,出手如電,扣住對方的腕關。
黃毛只感覺手腕劇痛,半邊身子都麻了,像條鱔魚般歪歪斜斜地扭曲着,刀子「噹啷」一聲掉落在地上。
余越一腳把他踢得跪倒,順便將一動都沒有動的麻子也給打暈,然後對司機說一句:「師傅,有勞你把車開到最近的派出所!」
公交車開到派出所,不少人被余越激發了心中的正義感,紛紛出面作證,兩個混混涉嫌性-騷-擾、持械傷人,犯罪事實清楚,警方直接進行處罰。
不過,兩個混混在被警察帶走的時候,依然囂張無比,對余越叫嚷道:「小子你等着,等我們出來了,一定要殺你全家!」
余越自然不以為意,曾經的星河暴君,怎麼會把兩個小嘍啰放在心上。
然而,一些人卻在替他擔憂,惹上龍虎社的人,以後的日子恐怕不好過呀!
余越離開派出所,忽然聽到身後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回頭一看,卻是剛才公交車上那個短裙姑娘。
短裙姑娘約莫二十齣頭的樣子,青春靚麗,清秀、清新而且親和。
她追上余越,嬌喘吁吁地說:「剛……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余越道:「不客氣。」
他隱約記得前世也有這樣一段經歷,只不過當時他和大多數人一樣選擇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今生他帶着星際霸主的記憶回歸,挺身而出不僅是為了助人,也是為了不讓自己心裏留有遺憾。
姑娘問:「能不能加下你的微訊,等有空我請你吃飯?」
美女主動索要聯繫方式,這無疑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但余越卻笑着搖了搖頭:「沒關係的,小事一樁,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說完,轉身要走。
姑娘在他背後喊道:「至少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余越。」余越已經走遠。
姑娘站在原地喃喃念了兩遍余越的名字,竟似有些痴了。
……
……
回到住所,余越看着面積狹小、簡陋而略嫌雜亂的租屋,不禁有些恍惚。
記憶紛紛擾擾,如同打結的麻繩,剪不斷、理還亂。
這屋子裡,本應該有兩個人的,可是現在……她已經離開了吧?
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余越拿出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
他接通道:「喂?」
那邊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請問是余越先生嗎?」
這聲音陌生而又有些熟悉。
余越微微一愣,說:「我是余越,請問你是……」
對方並未自報家門,而是直接說道:「余先生,如果您現在在家的話,請到小區門口來一下。」
余越以為是送快遞的,便說:「哦,你把東西放在門衛室就可以了。」
那邊說:「我想您還是親自來接一下的比較好。」
聲音似乎有些不悅,既客氣又帶着一種強硬。
余越本想說「地球的快遞怎麼這麼拽」,突然意識到不對,對方用的是「接」這個字,而不是「拿」或「取」,他立刻回憶起了什麼,對電話說:「好好好,我馬上就來,請等我一下!」
掛斷電話,余越便往樓下衝去,他已經記起是怎麼回事。
安居小區門口,來往的行人都不由放慢腳步看着這奇怪的一幕。
兩個中年男女正與一個年輕人相對而立。
中年男人穿着乾淨整潔的雪白襯衫、黑色馬甲背心、黑色的燕尾服、黑色的西裝長褲,打着黑色領結,踩着鋥亮的黑色皮鞋,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身板高大筆挺,完全一副英式管家的模樣,如果再配上一頂假髮那就更像了。
中年女人裝扮沒那麼出眾,但也十分得體,懷中抱着一個幼小的女孩兒。
小女孩兒身高不足一米,粉雕玉琢般像個精緻的洋娃娃。
而年輕人正是余越。
中年女人對小女孩兒說:「柚柚,你看這是誰?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小女孩兒怯生生地看了余越一眼,然後才在中年女人的鼓勵下,緊張而又有些不安地叫出了聲:「爸爸……」
余越感覺腦袋轟然炸開……

《星河歸來當奶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