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際進化之拯救地球
星際進化之拯救地球 連載中

星際進化之拯救地球

來源:google 作者:冰雹是只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冰雹是只貓 奇幻玄幻 金釗

別人的夢想都是星辰大海但我們,只是希望能活下來最後的十個紀元,也是地球最後的機會,全民進化到底誰才能站出來?是你?還是我?展開

《星際進化之拯救地球》章節試讀:

一層的公共休息室內,大家陸陸續續坐好。

張警官走到講台上。「大家應該也都看了視頻,現在我先把我們分析出的信息分享給大家。」

「根據他們的描述和剛才的報時,今天應該是進化202年12月30日。一定意義上,我們應該是意外的完成了時間旅行,來到了209年後,而且很可能是回不去了。」

「從視頻上看,地球的情況並不樂觀,大概率是被這個開靈帝國奴役了。」

「從他們保障了咱們的生活需求,讓咱們專心進化來看,這些外星人應該是把地球當做他們的徵兵星球了。」

「既然是徵兵,我想只要聽從他們的安排,可能會很辛苦,也可能會有危險,但是成活率應該還是有保障的。畢竟作為徵兵方,徵兵對象都死光了,也不符合他們的利益,相反如果不按照他們說的做,那就意味着淘汰,從他們漠視人類的行為來看,被淘汰對應的應該就是死亡。」

「不知大家對我上述說法,有什麼其他想法?」

「這個張警官,分析的還是很正確的。開靈帝國在前五品的培養政策上,就是在維持一定危險性的基礎上保證存活率。」張警官的話獲得了可愛多的認可。

「那為什麼還要把進化獸分等級,大家都一樣,模式化不就好了。」金釗問。

「因為開靈帝國需要的不是雜兵,而是精英戰士。進化獸的等級其實也代表了熵器官的潛力。潛力高的人代表着成長快、上限高。這樣就會形成實力差距,而實力差距會形成階級,階級就會激發大家變強的**。最初幾代可能意識不到,時間久了,大家都成長起來,也就會意識到潛力的重要性了。」可愛多這樣解釋道。

公共休息室沒有人發言。

「看來大家對我的分析沒有什麼意見。那我就繼續講了,從他們給咱們的武器強度來看,進化獸的實力應該比咱們強上不少,從武器類型來看,是允許我們團隊作戰的。」

「還有即將到來的進化者。根據之前管理者給到的信息來看,我分析從每一代給的進化點逐漸變少來看,人類進化後再生下的孩子,基礎實力也會有所提升。」

「捕殺進化獸是一定要做的,但是方式方法還是要商量一下。咱們作為他們所說的初代進化人類,身體素質應該是最差的,大家團隊作戰才是最優解。我暫時總結出三個方案。大家聽聽看,再商量商量。」

「第一種,買死亡射線狙擊槍或者鐳射手槍,就在安全區的附近獵殺進化獸,有危險咱們可以馬上返回安全區。這個方法是最穩妥的,但是捕獲的進化獸等級可能不會很高。」

「第二種,利用守護力場和合金弩組合,或者穿戴全覆式鎧甲手持近戰武器,深入四個大區,尋找一些高等級的進化獸,但是這樣危險程度會高一些。」

「第三種,現在是進化202年了,估計進化者已經至少到6、7代了,他們的身體素質應該比我們強很多,我們也可以選擇和他們組隊,我們買守護力場保護他們,他們幫我們獵殺進化獸,但是不知道即將來的進化者對我們態度如何。」

「以上就是我想到的方案,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別的好想法?」

這時一個看上去文質彬彬,戴着眼鏡的青年舉手。張警官示意請講。

「我覺得不能寄太大的希望於新來的進化者,我注意到進化點是可以交易的,他們是有可能威脅我們把進化點交易給他們,甚至有可能搶奪我們買下的武器。所以我認為我們至少應該在他們到來前嘗試獵殺一些進化獸作為保障。」

「謝謝你的意見,不知怎麼稱呼?之前從事什麼行業?」張警官回應。

「木立飛,青木大學,生物醫學研究員。」

「呦呵,還是個高材生呢。你怕是之前沒注意到管理者說『希望鎮內不允許爭鬥』吧。」只見一個西裝男抱着雙臂,翹着二郎腿,臉色戲謔的看向木立飛說道。

「這句話我還是聽到了的,但是根據他們將進化獸分成五個高低不同的等級,高等級數量少,低等級數量多的情況,可以看出其實他們是鼓勵競爭的,而鼓勵競爭就不會禁止爭鬥,所以大概率狩獵區內是沒有監控的。而希望鎮禁止爭鬥的原因,我推測應該是移植熵器官後可能會有類似虛弱期一樣的時間,是用來保護進化後的人類的。我這麼講你明白了嗎?」木立飛答道。

西裝男偏過頭去不再做聲。

金釗感慨木立飛的心思縝密,緊接着在腦海中和可愛多確認他的說法。

「他說的幾乎完全正確,唯一有偏差的是,移植後是有為期一個月的感悟期,而不是虛弱期。」

「那麼對於方案一和方案二,你更偏向哪一種呢?」張警官繼續問。

「我更偏向方案二」木立飛回答並作出解釋「方案一雖然對於現在來說很安全,但是從之前的視頻中分析,後續應該還會需要進化,獲得強大的熵器官應該也會使後續進化更容易和安全。所以我覺得現在冒小的險,才能應付未來更大的危險。」

「我覺得木立飛同志說的有一定道理,我們還是先去獵殺進化獸試試。」

「之後大家還要一起合作,這樣吧,我們每個人做下自我介紹,並說一下自己更傾向於哪種方案。我叫張子勛,大家已經知道了,我選擇方案二。老劉,你先過來做下自我介紹,然後幫我記錄一下。」張警官指向地鐵司機。

老劉走上講台「我叫劉建軍,地鐵司機,今年43了,我選方案二。」

「王榮,地鐵工作人員,我選方案二。」

「方玉,地鐵工作人員,我選方案二。」

「胡愛玉,地鐵工作人員,我選方案二。」

「張岩,地鐵工作人員,我選方案二。」

……

「賈仁義,世界300強企業威寧集團銷售部經理,我也選方案二。」之前說話的西裝男站起來。這時金釗也認出來了,這個人就是當時在地鐵上和他一個車廂的醉酒男。

……

輪到了金釗,金釗站起來,並拉起文曼「我叫金釗,這是我女友文曼,我倆兩種方案都不想選,我們想自己單獨行動。」

張警官打斷道:「單獨行動?很危險的,你最好還是和我們一起,人多力量大。」

「張警官,我們倆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們能對自己負責。對了我還有個發現和大家說一下,我建議不要買全覆式鎧甲,因為備註上寫的是不會被破壞,而不是像護身能量衣一樣抵禦攻擊。很可能穿着鎧甲還是會受到衝擊。當然如果有人不信可以買來試試」

「這樣嗎?謝謝你的提醒。人各有志,尊重你單獨行動的想法,下一位。」

……

「張紅麗,方案一」最後一位說話聲音格外的小,金釗也認出這個女人就是之前車廂里的母親,但沒看見她的孩子。

「大家也說出了自己的選擇,統計出來是方案一15人,方案二63人。」看來很多人都被木立飛的話語說服了。

「方案二現在有63人,那就分成7組人吧,每組9人,一個人買守護力場,剩下人買合金弩。我們和選方案一的人一起走,先陪他們捕殺完一隻送他們回去,我們再往深處走。接下來誰選擇買守護力場過來報個名。」

「買守護力場多虧,買了就沒有錢買合金弩了,到時候有好的進化獸都被拿弩的分走了,那不一點辦法也沒有了,白打工的命呀。」賈仁義若自言自語的吐槽道。

張警官面上有點尷尬。「那先算我一個。」張警官趕緊說道。

「老張,你擺弄這些攻擊性武器肯定比我們這些普通人強,你還是算了,我們這些地鐵工作人員來。」劉建軍說道。

「加我一個。」木立飛舉起手,朝張警官說道。

賈仁義看到木立飛報名,腦筋急轉:「對呀,張警官你往裡摻和什麼,像我這種常年喝酒的人,手拿東西都不穩,更別說瞄準射擊了,還是像我這樣的人來吧。那就拜託張警官和我一組吧,到時候你可得給我分個好的進化獸呀。」

就這樣定下來7個人買守護力場:劉建軍、王榮、方玉、胡愛玉、張岩、賈仁義、木立飛。

「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我們去哪個狩獵區?冰天雪地和荒漠環境太極端了,我們在草原和熱帶雨林里選吧。」張警官說。

「肯定熱帶雨林呀,草原沒有什麼遮擋,頂多幾個小土丘,那樣不是很遠就被進化獸發現了嗎,熱帶雨林里有樹木還能隱藏自己。」賈仁義說道。

「不是這麼簡單的,我們用的是合金弩,樹木會阻礙我們射箭。而且你覺得你和進化獸誰更熟悉熱帶雨林?而那裡很容易受到偷襲的,而草原則不然,進化獸容易發現我們,我們同樣也容易發現他們。這樣我們也可以更好的打開守護力場並進行反擊。」木立飛反駁道。

「小木說的很對,那我們就選擇草原吧,大家應該也沒有意見。」張警官做出結論。「這樣大家圍繞7個有守護力場的人自由組隊吧,賈仁義你和我一組。還有我看有些人的衣服不太適合出去戰鬥,在二樓的盡頭有個房間,那裡可以獲得各種物資,去那裡換一套合適的衣服吧。」

張警官看了下平板「現在01:13,十分鐘後我們還在這裡集合然後去買裝備。大家去準備一下吧。」

金釗和文曼也上樓換了一身比較貼身的迷彩服。

「釗,走吧,我們去買武器裝備。」

「先等等,和他們一起去吧,我想在路上把守護力場的小技巧透漏給他們,畢竟都是一起來自過去的,希望他們能多活下來幾個吧。」

「那你這樣說,會不會讓他們覺得你知道的有點多,懷疑你呀。」

「嗯~沒事,我有個人選,放心吧。」

01:25,所有人一起走向一個方尖碑一樣的地方——武器庫,在路上,金釗來到張警官身邊。

「張警官,有個意見我剛剛想起來,你應該練過槍吧,」

「恩,練過的。怎麼了?」

「那我建議選了方案一的人,選第二個鐳射手槍,你幫他們捕捉一個進化獸後,可能還能剩下幾發子彈。倒時候新進化者來的時候可以試着用這個和他們換更高等級的進化獸。」

「有道理,我到時候跟他們幾個商量下,謝謝你,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嗎?」

「不了。」

張警官把那幾個選擇方案一的人叫過去交代起來。

大家走了大約10分鐘,到達了武器庫,所有人進入武器庫內。

武器庫內十分的寬闊,看上去能有一千平方米,在除了入口這一面,其他的三邊沿着牆壁各有一排長長的櫃檯,櫃檯後面都均勻地站着許多管理者。在空曠的中間廣場上則遊盪着幾個戰鬥型機械人。

大家分散開去往各個管理者處購買武器裝備。

金釗和文曼來到一個管理者前。「你好管理者。」

「你好,初代進化人類金釗,你擁有100點進化點,請問有什麼需要購買的?」

「我想要一個守護力場,一個麻痹手雷,一把合金刀,一粒止痛藥。」

「好的。」這時從上方飄下來一個托盤,上面放着一個紐扣大小的黑色圓形金屬片、一個手雷、一把刀和一個裏面裝着藍色液體的自動注射器。

管理者拾起金屬片,「這個就是守護力場,請把它貼在胸前的皮膚上。然後它就會自動連接你的神經,之後想要控制它,只要直接在腦海里下命令就可以了。它只能對生物體進行選擇性屏蔽反彈,其他一切死物只要沒直接接觸你,都會被反彈開。」

金釗將金屬片放在胸前皮膚上。

「啊~~」金屬片上伸出數根頭髮絲般的細針扎入金釗的皮膚。

「請選擇生物體屏蔽反彈…滋滋…選擇完成。」

「我已經幫你選擇了文曼了,放心吧這個守護力場我已經接管了。」

「哦哦好吧。」金釗還沒反應過來,可愛多已經操作完畢。

這時遠處傳來喊聲,金釗看過去,是那個母親張紅麗。

「小晨,媽媽對不起你,不該那麼晚才帶你回家,不該帶你坐那趟地鐵。去死吧,該死的外星人。」

張紅麗舉起死亡射線狙擊槍朝向一個管理者。紅色的射線射出,打在管理者身上,卻如石沉大海一樣,沒有掀起一絲波瀾。

突然從遠處射來一道藍色光芒打在張紅麗身上,藍光閃爍,張紅麗消失不見了…

「初代進化人類張紅麗,無故攻擊管理者,判處死刑。」上空響起一道冷漠的聲音。

在張紅麗左邊不遠處,賈仁義嚇倒在地上,他回過神來大喊。

「瘋女人,想死就不能死遠點嗎?死這麼近幹什麼,差點害死我。」

大廳里的人本來眼中都泛着同情,結果聽聞這句話都厭惡的看了一眼賈仁義。

……

幾分鐘後,文曼也買好了一把狙擊槍,金釗和文曼走到已經買好東西正等待同伴的木立飛身邊。

並把守護力場可以提前關閉,然後短時間充能後就可以再次開啟的信息告訴了他,也告訴了他可以通過展開力場的方式把身邊的敵人彈開。

「你為什麼告訴我?」

「因為你是個聰明人,而且大家對你也比較信服。」

木立飛遞過來一個煙霧彈樣式的東西。「給你。」

「這是什麼意思。」金釗問。

「你給的消息,值這個東西。」

「我告訴你,可不是為了要報酬。」

「我知道,但是你們兩個人單獨行動,比我更需要這個引獸香。」

「好吧,那就謝了。」金釗拿過並裝在口袋裡。

金釗和文曼先於其他人離開武器庫。

……

光滑甚至都有點反光的黑色城牆直衝雲霄,站在它的前面甚至看不到上方的盡頭在哪裡,現在這個城牆上有一個10米寬,20米高的巨大門洞,兩扇巨大的門向外開着,上方寫着兩個大字「草原」。

金釗和文曼來到門前,看了下從物資領取處領取的手錶。

現在是01:52,距離新一批進化者到達時間還剩22小時08分鐘。

目標披雲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