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際開局負債千億:在荒星搞基建
星際開局負債千億:在荒星搞基建 連載中

星際開局負債千億:在荒星搞基建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悄悄勤快的小拖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珏 木秋晨 現代言情

木秋晨一醒來成為了諸夏星的領主,你以為是撿了天大的便宜嗎?首先盤查個人資產:一個年邁但有用的管家,兩個瘦弱且怯儒的女僕,以及一位長相能力皆上等但被流放的丈夫…·再盤查星球資產:三千萬傲嗽待哺的子民,半年後即將破產的慘狀,負債1200億····扶貧幹部木秋晨表示:臣妾真的做不到啊!展開

《星際開局負債千億:在荒星搞基建》章節試讀:

「今天是我25歲的成年日,可惜沒有任何人和我一起慶祝這個日子,沒有人記得……」

25歲成年?木秋晨又獲得一個不一樣的信息點,時間是3037年的9月1日,看來這個時間就是秋晨的生日。

對,莫名的緣分,這個女孩也叫秋晨,只是人家有個很顯貴的姓氏,全名為秋晨·懷爾德。

從零星的敘述當中,木秋晨可以拼湊出來一個孤僻、柔弱且敏感的女孩形象,她的許多文字都透露出來孤單和難受。

沒有過父母和朋友的出場,裏面的抱怨更是連名字都不敢出現,從而看得出來她的小心翼翼。

木秋晨看到最後幾頁明顯凌亂的字跡,主人公的情緒逐漸崩潰、失控。

「我成為了諸夏星的領主?不過是他們拋下所有人逃跑的替罪羊罷了」

「我不想當這個領主,還有了一位被強迫的丈夫,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沒有辦法承擔這一切……」

大致的內容木秋晨能夠推測出來,秋晨是一個孤僻的女孩,身邊沒有親近的人。

而最後的一根草便是被人推上了諸夏星的領主之位,懷爾德家族的人全都跑了,逼着她結婚,還把這麼一個可以說是爛攤子的星球全部推到她的身上,她退縮了,沒有能力承擔。

木秋晨無可奈何地嘆一口氣,腦袋忍不住疼,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

只是有一瞬間的疲憊,她也承擔不起啊,都帶領主和星這樣的稱呼了,她之前就是個小小的扶貧幹部啊,手底下沒有下手的那種光桿幹部啊!

難不成她還能搞得定嗎?

木秋晨放下筆記本,雙掌合十舉在胸前,閉上眼睛十分荒謬地許願。

「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信女真誠許願,不管是您是哪一位神仙佛祖,還是本土的神啊,我也擔不起這麼大的責任啊,能不能送我回去再找一個能力超群的基建達人來啊?」

聽起來十分滑稽,且十分不靠譜,但木秋晨乾脆臨時抱佛腳,試一試也不會少塊肉嘛。

可惜,諸天神佛,無論是原來世界還是本土的,殘酷地告訴她一個現實:臨時抱佛腳那是沒有用的。

幸好她也不過是試一試,沒有存着多少的希望,既然暫時回不去,日子還是得過。

撐着床邊站起來,猛地一下眼冒金星,若不是手裡還撐着床沿都站不穩。

這身體怎麼感覺不像是個健康的啊!

木秋晨緩過來忍不住猜測,雖然還沒看到臉,但是這細胳膊細腿和她那走慣了泥濘山路的健康身體完全不一樣。

想到這,來到洗漱間的鏡子面前看到裏面她的那一張臉,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奇怪的是,秋晨和她的長相輪廓其實很相似,但在這張熟悉的輪闊上卻是找不出來她的痕迹。

這張臉給人的感受便是怯弱且易碎,只是現在因為木秋晨的存在,倒是叫這雙黑莓子似的眼睛生機熠熠。

不是她自誇,簡直是畫龍點睛般注入了靈魂。

算了,明天開始就鍛煉吧,這小胳膊細腿想做點什麼怕是都得氣喘吁吁。

打鐵還得自身硬啊!

「扣扣扣」

聽到敲門聲,木秋晨隨意把深褐色微卷的頭髮紮起來,一開門就見到兩位女僕當中的一個,反正名字也分不清。

「大人,漢特管家讓我上來通知您,伯恩斯先生回來的時間提前了,今天晚上就會到達。」

屋漏偏逢連夜雨,什麼叫做「禍不單行」木秋晨算是見識到了,果然倒霉的事情永遠都不會有且僅有一件。

她的心此刻似乎都麻木了。

不過…看到眼前似乎有些瑟縮的女孩,木秋晨決定稍微搶救搶救。

怎麼著她這永遠都是這麼慌忙的狀態啊?

「你叫什麼名字?」

面對她的問話,人家明顯膽怯,「我叫莫琳,和漢妮都是留在領主府的僕人,還沒有到期。」

木秋晨暗暗表示就喜歡這樣的人,都不用問就主動透露其他的信息,笑得越發可親,「莫琳,我剛到領主府不久,有些事情實在是不了解,你可以把你知道的和我說一說嗎?」

莫琳自然不會拒絕,這裡的律法有些奇怪,還保留着主僕契約,但僱傭並不代表擁有打殺權利,但這類主僕的契約,或者說是合同,處於最低級。

「大人,我很樂意將我知道的事情告訴您。」

木秋晨帶着人進到屋子裡,看到稍顯凌亂的屋子莫琳眼睛都沒有亂瞟,不得不說,還挺有職業素養。

「伯恩斯…也就是我的丈夫,他和我…」留着一個鉤子,用盡了平生的演技,裝作是擔憂的表情,可為難了木秋晨。

莫琳十分上道,雙手疊交於腹前,站着回答:「伯恩斯先生是您的丈夫,雖說和您…不太熟悉,但總歸現在和大人是夫妻關係。而且,而且伯恩斯先生也算是和您的遭遇差不多。」

和她的遭遇差不多?木秋晨輕輕皺眉立刻鬆開,日記本上只記載着是一個強加給她的丈夫,這話聽着,怎麼感覺這個丈夫也是被迫啊?

「我知道,他是個好人。」這話說得她可真虧心,「到底是同病相憐,等會兒他就要回來,你可以多和我說說,有關伯恩斯先生的事情嗎?」

莫琳大膽看了一眼她的表情,見她沒有因為這個話生氣,才大着膽往下說,「伯恩斯先生是領主府護衛隊的隊長,在…在您來之前他其實還不是隊長,領主府還有其他貴族,也都沒有把伯恩斯先生放在眼裡。我聽說,好像伯恩斯先生是從**星流放過來的。」

莫琳說到這裡,其實已經算是超出本分,不過是之前受恩於伯恩斯,所以忍不住說些好話,努力叫木秋晨稍微存些好感。

木秋晨沒來得及去觀察她的表情,這個名義上的丈夫,怎麼聽起來也是個可憐的倒霉蛋啊?

這倒霉蛋還扎堆出現,也是緣分了。

木秋晨在那胡思亂想。

可莫琳看到她臉色的變化就有些擔心,再三猶豫,還是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了。

「大人,雖然您到領主府之後還沒有和伯恩斯先生見面,但他……」

「沒有見面?」木秋晨立刻激動起來,在莫琳驚訝的眼神當中慢慢地恢復,裝作很體貼,「我知道,他和我一樣,都不容易。」

莫琳狠狠地點頭,顯然十分同意她的觀點。

木秋晨心裏稍微鬆了一口氣,起碼不會出現認錯老公的烏龍。

「我知道了,莫琳你和漢特管家去回復就是,我先收拾收拾房間里的東西。」

莫琳有些驚慌,「這些事情怎麼能勞煩大人來做,我是您的女僕,我為您收拾吧!」

呃,木秋晨暫時還沒有習慣,含蓄地拒絕道:「我現在沒有多少東西,只是行李箱的私人物品,要是有什麼需要打掃的,我再知會你就是。」

莫琳這才有些不情願地出去,弄得木秋晨有一種搶了人家活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