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際神醫小幼崽,超萌超乖糯嘰嘰
星際神醫小幼崽,超萌超乖糯嘰嘰 連載中

星際神醫小幼崽,超萌超乖糯嘰嘰

來源:google 作者:絲工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懷懷 斛寧寒 現代言情

【奶團+團寵+打臉+神醫+星際獸人+直播】古代小神醫懷懷穿到星際,綁定了救獸系統,救助了一、二、三、四、五…只幼獸她滿足極了!可有一天,她發現——禿毛小狐狸,是報復社會的前頂流明星;沒了尾巴的小蛇,是毫無擔當的前科研院院長;斷了腿的貓頭鷹崽崽,是竊取他人天賦的前宗師級武器設計師;雙目失明迷你巨鯨幼崽,是搶了豪門貴公子三十年人生的假繼承人;至於氣脈逆流筋骨碎裂的最慘虎崽崽更是嗜血無理智的暴虐大元帥……全宇宙唯一人類幼崽——懷懷看着窩裡的小幼崽們,直唉聲嘆氣!後來,恢復聲譽的前大佬們被採訪:遇到懷懷,是我們此生最大的幸運……展開

《星際神醫小幼崽,超萌超乖糯嘰嘰》章節試讀:

哪想人類幼崽氣定神閑的擺了擺手,道:「沒事噠~」

「我在走的時候,封了它幾個穴,看起來會有些虛弱,卻可以讓它這口氣吊很久哦。」

懷懷不知道統統為什麼突然不說話了。

不過她的注意力現在全都在貓貓身上。

兩隻藕節似的小胳膊用力拽着後面她這一路來的勤懇成果。

當歸、生地黃、白芷、羌活、獨活……製得止痛功效方劑的藥草。

不過止痛藥中有幾種藥草不是這個時節生長的。

懷懷找到的這些藥草也只能做個粗劣版的止痛藥。

她人小模大的嘆了一口氣。

希望貓貓對生命的渴望強烈一些。

輕輕的揉了一下貓貓的腦袋,毛絨柔軟的觸感讓懷懷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驅散了她這一路急忙緊趕的疲憊。

懷懷把藥草放到自己跟前,開始製作起粗劣版的止痛藥。

羌活扯斷;當歸、獨活掰碎……

懷懷人小小一隻,可手上的動作再熟練不過,像是已經做過千萬遍。

不過她到底人小力也弱,手裡又沒有趁手的工具,當歸這些要研磨成粉末的藥草弄到最後,塊莖還是有些大。

看着眼前半成品的止痛藥,懷懷捏了捏有些酸的手指。

下一秒,小手揮出殘影,精準而迅速的抓取各種藥材,不多時,一小副葯適合幼童劑量的止痛藥就出爐了。

她四處看了看,沒有找到熬藥的罐子。

懷懷傻眼了。

「統統,罐子!」

她豁然想起了系統的存在,連忙詢問道,或許是因為在提要求,懷懷的聲音軟甜軟甜的,如若摻了蜜水的棉花糖。

系統暗罵了句犯規,可它也沒有罐子。

只好搖頭:【懷懷,我沒有藥罐子。這些葯不能直接服下嗎?】

懷懷瞪圓了眼睛,聲音脆生生的:「直接吞服會很苦,貓貓會哭的!」

她控訴的看着虛空,彷彿在指責系統怎麼忍心。

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周圍沒有罐子落地的聲音,懷懷逐漸低下了小腦袋。

她和家人走散了——

不會有人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用大大的手掌揉着她的頭髮,溫柔的說「懷懷沒事兒,有祖父呢……」

小小的人兒揉了揉酸得想哭的鼻子,把眼淚憋了回去。

「沒事兒,懷懷自己能行!」

心裏對找回家人的願望愈發強烈。

系統看着伸手抱了抱自己,把自己哄好的人類幼崽,到了嘴邊的蒼白言語悄無聲息的消失。

沒有藥罐子,漂亮貓貓只能吞服了。

懷懷紅着眼睛摸了摸懷裡的毛絨絨,聲音輕飄飄的:「貓貓乖啊,不怕苦苦,吃完葯懷懷給你甘草吃,甜甜的啦……」

斛寧寒從混沌中恢復意識的時候,聽到的就是這帶着極濃安撫意味的奶聲。

這裡怎麼會出現幼崽?

他腦海中剛出現這條思緒,身體里就突然湧起熟悉的痛潮。

蝕骨刻髓的痛苦來得太過猛烈,斛寧寒的精力一下子潰散。

他努力抬起的爪爪黯然落下,沒能如願聯繫外界把幼崽接走,卻陰差陽錯的觸碰到了身上攜帶的監控器。

懷懷很快就發現了小黑白團的不對勁兒。

她一摸脈,發現漂亮貓貓醒了。

慌忙把被小葉子包成半個小拳頭大的止痛藥塞進正在不斷抽搐的貓貓嘴巴里。

手指輕輕點了幾個位置,只見塞在小黑白糰子嗓子眼的鼓包直接滑了下去。

懷懷輕呼了一口氣。

正在忍受劇痛的斛寧寒卻沒有察覺到自己身上出現的驚奇一幕。

小小的身板依舊抽搐着。

懷懷心疼極了,稚嫩的小臉皺成一團,不停的撫摸着小虎糰子的腦袋。

嘴巴里輕輕念着:「貓貓不怕,痛痛很快就飛走啦,懷懷給貼貼……」

斛寧寒恍惚間好像聽到了一道柔柔的聲音,只是這道聲音太過輕柔,他聽不清字符,卻獨獨感受到了這奶音中柔和。

如同黑暗中的一道光,從基因程序崩潰開始,就一直撕扯着他靈魂般的痛苦如海岸退潮一般,盡數褪去!

這還是這麼久以來,斛寧寒第一次感受到身體恢復正常的滋味。

他想要睜開眼看看這道聲音的主人。

可這一場痛苦耗費了他太多精力,來不及睜開眼,疲倦席捲而來,即使他奮力掙扎着還是失去了意識。

而被開啟的監控器卻在經過生物充能後,運轉了起來,勤勤懇懇的把小黑白糰子周圍的一切傳映到某個平台。

正在打瞌睡的後台人員葛明聽到提示音,不緊不慢的看向屏幕。

心裏嘀咕着,估計又是那位不肯自暴自棄的大佬。

基因程序崩潰如果有治,當初人類就不會滅絕了!

他無奈的嘆了一聲……

然而這聲感嘆在他看到屏幕里出現的景象時,兀的中斷。

隱龍星什麼時候混進去一隻小幼崽?!!!

不對,哪族幼崽能在三四歲就變成人形?

葛明聯繫隱龍星巡邏隊的動作一頓。

他湊近屏幕,把那個人形幼崽的身形放到最大。

頓時,整個屏幕都被人形幼崽的臉龐佔滿。

白白凈凈,哪裡有一絲可以鑒別她身份的獸紋?

宇宙中,沒有一種生物是擁有人形卻沒有獸紋的。

不!

葛明猛地想起什麼,瞪圓了眼睛,他不受控制的朝着屏幕上的白凈小臉伸出手,指尖發顫。

人類!

早已從宇宙中消失的人類是沒有獸紋的。

就和眼前這個幼崽一模一樣。

而且人類從小到大都是人形,沒有第二形態。

一瞬間,葛明腦海中浮現所有關於人類的信息。

他死死地壓抑着快要躥出胸腔的心臟,眼睛連一絲從人類幼崽臉龐上挪開的意思都沒有,盲撥通訊。

「老大……我、我發現了一個人類!」話音響起後,葛明才後知後覺到自己聲音有多抖。

通訊另一側,女子慵懶的嗓音響起:「葛明,你睡迷糊了吧。就算你是樹懶族,天性如此,也不能天天睡啊……」

葛明已經預料到對方會這麼說了,他等不及女子說完話,就開口補充道:「真的,我有證據,你去看斛元帥的監控器……」

女子勸說的聲音逐漸消失,片刻後,一道震天響的驚呼從通訊中出現。

「斛元帥現在情況怎麼樣?清醒不……算了,你現在趕緊去聯繫隱龍星的巡邏隊,讓他們集合全部武裝力量以最快速度趕到人類目標點,務必要絕對安全的把人類崽崽帶回!!!」

小奶團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更不知道已經有一大批全副武裝的人正朝她趕來。

她的心神還都在貓貓身上。

看着他睡得逐漸安穩下來。

懷懷伸出手指在它乾燥的鼻尖停留了一會兒。

氣息沒有之前那麼滾燙了。

小奶團細細蹙起的眉毛這才恢復正常。

然而止痛藥只是暫時壓下了漂亮貓貓體內的氣脈逆流,無法根治。

要想把漂亮貓貓徹底治好,得方劑、葯浴、針灸三管齊下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