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星主:從枉矢救妹開始
星主:從枉矢救妹開始 連載中

星主:從枉矢救妹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雅戰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靈昭幽 靈雨柔 都市小說

【枉矢】妖星,見則謀反之兵合射所誅,亦為以亂伐亂,改朝換代之象…………義妹是舉世聞名的天才,被時代加冕!而他卻只是一個被隕石砸過的倒霉蛋哥哥,無人在意但他當義妹被上層人士戲耍之時,挺身而出!「把我妹妹當猴耍是吧?!」「那麼我替她以亂伐亂,可行?!」展開

《星主:從枉矢救妹開始》章節試讀:

僅僅幾分鐘後。

咚隆!!

遠處聽到這震耳隆隆聲的靈昭幽和陳笙都是眼神一凝,迅速發動風雲遁,朝着聲源處跑去。

離那裡還有數十米的距離時,靈昭幽一怔,帶着複雜的語氣說道:

「陳笙……紀老先生,似乎倒下了。」

…………

到了紀老的屋子外後,兩人看見的是渾身是血的老人,和其胸口上那道明顯的刀口狀洞穿傷!

「紀老先生!」陳笙大喊着,兩人匆忙地跑向靠着樹上的老人。

到了面前,兩人首先聽到的卻是老人想要再次戰鬥的請求。

「扶我起來,那小子朝着劉家村方向跑了,千禧那丫頭絕對擋不住他!」

陳笙連忙用手壓住了老人的身體,說道:

「老前輩,您現在的身體根本撐不住,就由我們來阻止那個騎士長。」

聽到後,老人的身體放鬆,蒼白的臉上竟露出一絲像是自嘲的笑容,那隻漆黑的左眼看着陳笙:

「我果然還是老了啊,小笙……我竟然連一個後輩都打不過了。」

「先別說這個!您需要趕快治療!」陳笙查看着老人的受傷情況,焦急地向腰上抓去。

老人輕搖着頭,擋住了陳笙遞過來的那握着一支竹節的手。

「不需要了,竹拓是有使用限制的……而且你把錢都花在了研究克制界者的各種武器研究上,可沒錢買除了日常發放以外的竹拓,就別用在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上了,留着對付那個小子去。」

「而且我知道,竹拓對我現在情況的效果微乎其微。」

「那個小子也不知道吃了什麼葯,雖說口中念叨着什麼句芒的汁液,肉身不滅這種我這把老骨頭都不信的話,但他的恢復能力的確是變得很強 ,連我都不能在短時間內滅掉他。」

「對不起……紀老!是我的習慣……沒能提前阻止對方!」陳笙身體有些顫抖,像是在自責着自己的行為。

「不,那不是你的錯。」

老人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不過還是轉頭看向靈昭幽,一雙雌雄眼像是要把他看穿一般,吐出幾句莫名其妙的話:

「小子,從我最初見到你那一刻,我就知道你非同凡響,你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奇特的人了,非黑非白,非善非惡,靈魂就如星空一樣深邃又不可名狀……」

「可惜我是沒時間再觀察你了。」

老人看着兩人複雜的表情,笑了笑:

「呵呵,你們露出這個表情幹什麼,尤其是你,靈昭幽,我本來離踏入棺材沒幾步而且與你只是一面之緣,幹嘛這麼悲涼。」

「你們快去支援千禧吧……還有,暫且別把我的事兒告訴她。」

老人緩緩閉起了眼睛,心底似乎也陷入了某種靜謐的意境。

「碧水漣漪心無濺,雲天萬里嘆流年。」

「東門煙水三千夢……」

「橫欄倚笑……覽塵寰……」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沒了動靜——老人隨着詩句的念誦,安靜的離去了。

陳笙陰沉着臉站起身,手指因握刀太過用力而發白,不顧身上那因之前與赫斯提亞戰鬥而凌亂的黑衣,提刀就向著劉家村的方向跑去!

而在路程中,他咬着牙,通過耳機朝着靈昭幽說道:

「情報科那群狗娘養的東西!!昭幽,我跟你實話實說,紀老先生是首批界者之一,眼睛因為受傷才覺醒了雌雄眼。」

「他在戰鬥中出生入死無數次!包括我在內都是老前輩在曾經的一次行動中救下來的!可從來都沒出過問題!」

他大吼着,聲音愈發嘶啞:

「但是他們卻因為錯把句芒認成芒果這種可笑的情報謬誤而導致沒有提前找到教會口中的汁液!!甚至連給我們的預警都沒有!!」

「以至於……以至於……!」

靈昭幽聽出來對方有些抽泣,但他卻想不出任何方式勸說他。

「陳笙……」

「不用安慰我!昭幽……」陳笙打斷了對方。

「紀老的囑託是讓我們去幫千禧小姐,對情報科的行為之後我會狠狠地去清算!」

隨後他飲了幾口酒,待到飲下的酒化作氣力後,語氣莫名的沉重:

「昭幽……一定要記得要戴好耳機!」

…………

劉家村。

紀千禧喘着氣,半跪着將刀杵在地上,抬眉忌憚地看着那個被自己砍了數刀,現在卻全部恢復了的怪物。

此時的赫斯提亞身體被一層木製增質皮膚覆蓋,似乎只有身上破碎的衣服才能看出曾經受傷的痕迹。

「我勸你別做抵抗了,小丫頭,被我當做祭品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赫斯提亞看着完好如初的皮膚,肆意地狂笑着。

紀千禧看着那顆隨着此人出現而破土而出的巨大樹木,深知那就是對方力量的源泉,可在對方的壓制下自己卻絲毫靠近不了。

「那我也勸你別高興的太早!」她提起刀,義無反顧地沖向對方!

鐺!

「呃……!」

二者的長刀交鋒,已經精疲力盡的她不出意外地被對方擊飛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上!

「給我停下!」

不過就當赫斯提亞想要處決對方時,趕來的陳笙一刀也向赫斯提亞劈來,不過兩者的攻擊卻被後者用胳膊擋住!

「你這個酒鬼終於來了!」

陳笙沒有說話,腰上刻着遁字的竹拓發出耀眼的光芒!

他不顧一切的揮出數刀,每一次攻擊都帶有無比強大的威力,在赫斯提亞的身上砍出深可見骨的傷口!

但他的身軀卻以驚人的速度恢復着,陳笙僅僅是下一刀剛剛劈落,上一刀的刀痕就恢復完整,絲毫未損。

「哈哈,小子,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赫斯提亞的臉上滿是譏諷之色,他現在完全看不到陳笙的身影,所以他乾脆胡亂揮舞着長刀甚至之後直接傲慢地將刀收鞘。

不過他卻沒有任何膽怯,似乎在嘲笑陳笙不自量力!

「在高質量祭品的支持下,任何人都無法真正傷及我!」

陳笙的揮刀速度越來越快!

他的心中充滿了怒火,明明已經用盡了全力,卻依舊沒有辦法將赫斯提亞斬殺,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消耗更大!

知道不能速戰速決的陳笙乾脆將刀全部劈向一個地方。

「啊啊啊啊!!!」

眼前之人的傷口在自己的攻勢下越來越大,他終於是看到了一絲希望,不過這一絲希望很快就被打破!

啪!

一聲清響,陳笙瞪大眼睛,腰上的遁竹拓因負荷過大而提前破碎,讓他的速度不得不就此慢了下來!

赫斯提亞見此眼神一凝,瞬間拔刀出鞘,直指陳笙的腦袋!

「嘖,瞬間移動!」

陳笙的身影出現在對方的身側!

啪!

又是一聲清響,這次連瞬竹拓也破碎成了齏粉。

此時陳笙果真打不過被句芒汁液加持過的赫斯提亞,也被砍飛了出去!

「陳笙!」

「沒事兒……昭幽。」他在耳機處按了一下。

隨後在遠處指導着陳笙作戰的靈昭幽身旁便閃爍起藍色的半透明屏障。

下一刻,一道合成的機器聲響起:

【當前傳送進度:1%】

「這是……你做了什麼?」

靈昭幽用力拍了拍,這屏障卻紋絲不動!

「呵呵,對不起昭幽,我騙了你,這其實是一個為了保護平民的傳送裝置,通訊只是附帶的。」

「雖然只是我的一個試驗品,還不能瞬間內傳送,但把你送到我們戒律所的時間我還是能為你爭取到的!」

在遠處的陳笙掙扎地爬起身,說道:「在愈竹拓破碎之前的時間,我會盡量阻止對方。」

而此刻,在陳笙與赫斯提亞交戰時偷偷靠近那樹木的紀千禧發現,隱藏在在樹洞里被藤蔓纏繞住不能動彈的所謂祭品,竟然是自己的同伴!

她並沒有聲張,而是在想辦法把靈雨柔解救出來,拚命的砍着藤蔓,但藤蔓絲毫沒有斷裂的意思。

這一幕還是被昭明給發現了,不知帶着什麼用意地朝着靈昭幽說道:

「昭幽,很遺憾,你妹妹她已經被當做祭品了,今天連我都沒想到如此吉祥的一天……有月蝕。」

「?!」靈昭幽身體一顫,原本用力捶打屏障的力氣再次加大,「陳笙!你趕緊把我放出去!」

「來不及了!」

咚!

與赫斯提亞作戰的陳笙再次被一刀擊飛了出去!

他咳出一口血:

「咳咳!我的竹拓離破碎還有一段時間……等傳送到戒律所趕緊叫人來,這樣你妹妹還有一絲機會。」

「你出來根本沒用,他的力量越來越強了,我的酒力也抵抗不了多久,他應該是照着把你妹妹力量吸干而去的!」

說到此,陳笙關掉了耳機

帶着希冀的目光把最後的希望放在了自己身旁這個靈體上。

「昭明!還有沒有有辦法?!」

「沒有了,星主。」昭明攤開手搖着頭。

「可惡!」用力拍打着屏障的靈昭幽並未察覺到昭明對他稱呼的變化。

【當前傳送進度:80%】

在離被傳送走僅剩很短的時間,他用盡自己的渾身解數,腳踢,衝撞,刀砍……

但這一套拳打腳踢下,只能證明陳笙研究的東西的質量相當堅固。

心如亂麻的靈昭幽完全沒注意到,在他暴怒的情緒與各種對屏障的攻擊下,他的身後出現了和昭明身上一樣的星袍,而且越來越濃郁!

【當前傳送進度:95%】

「星主……其實有一個辦法。」昭明抱着胸,他自己的身體也愈發凝實。

「什麼辦法?!」

「星圖,以我昭明……嗯?」

昭明察覺到了什麼,驚愕地抬頭,夜空中一抹難以察覺到存在的蒼黑流星正極速墜落!

「怎麼了?!」靈昭明也隨之看去。

「呵呵,星主的運氣也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

昭明淺笑着低頭,隨後又抬頭。

「晦朔之後倒霉地遇到月蝕,但又引動了星君降世,說白了就是您又要被隕石砸一次,算了,既然星主您的妹妹得救了,就沒我的事了。」

昭明說出了讓靈昭幽不明所以的話,但他知道,那流星正朝着他飛速墜落!

當流星離他還有很短的距離時,靈昭明下意識閉上眼睛。

但流星並沒有如之前那樣砸中他,而是化作一抹黑氣鑽入他的身體!

【當前傳送進度:99%】

【警告!檢查到超強能量波動!系統受損!傳送終止!】

霎時,靈昭明的身上的星袍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覆蓋全身身漆黑的戾甲!屏障也隨之破碎!

甲胄稜角分明,寒光閃爍,被手套包裹住的右手一揮,一把長槊就出現在其手中!

祂扭頭看向靈體,發出沉悶的聲音:

「昭明星?你為何在這?又何化作星主的模樣?」

昭明攤開手,表示很無奈:

「枉矢兄,我可是第一個降世的星君,本來打算引導星主覺醒星圖,結果沒成想幾年都沒找到契機。」

「不過我現在可是看出來了,契機是星主的義妹,靈雨柔。」

「義妹?不認識的詞彙……」枉矢對這個詞語感到十分疑惑,「是主母?」

「喂!枉矢兄!話別說的那麼明白知道嗎!還好星主的意識被送進星圖裡去了。」

昭明拍拍額頭。

「……」

「算了,吾能感受到星主對救主母的意願十分強烈。」枉矢深邃的目光看向前方。

「景那傢伙,不知出了何等問題,要注意其他星君的背叛,尤其是國皇。」

枉矢提醒完昭明,隨後留下一道殘影,消失而去!

「背叛?哼!以國皇祂的性格確實做的出來。」

…………

「哈哈哈!放棄吧!你的竹拓還能堅持多久?!」

赫斯提亞看着早已因節省竹拓能量而渾身浴血的陳笙,肆意狂笑着。

「剋!只要我還剩一口氣,我就會和你死戰到底!」

「切!你這個酒鬼說的倒是光明磊落!」

赫斯提亞不耐煩地舉起刀:

「那我就給你個痛快的!」

隨後一刀向陳笙劈下!後者瞳孔一縮,這種速度他完全躲不開!

鐺!

金鐵交鳴聲過後,一道漆黑的身影擋在了陳笙的身前。

「呵?!」赫斯提亞露出忌憚之色,「你是誰?!」

枉矢那玄甲內的眼睛泛出嗜血的紅光,將對方的刀彈開,手中的槊直指赫斯提亞!

「異客!吾名枉矢,此地乃紫薇照耀之大夏,爾若敢侵犯,吾必守社稷降祚之元運,以亂伐亂!槊血滿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