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老公是首富
新婚老公是首富 連載中

新婚老公是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若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鳳倩 林嵐 現代言情

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把姚鳳倩打懵了!她愣了愣,才捂着臉尖叫出聲你敢打我?!林嵐撫了撫自己被打紅腫的臉,眼神冰寒的看.........展開

《新婚老公是首富》章節試讀:

《新婚老公是首富》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新婚老公是首富》,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林嵐薄瑾修小說精選:...林嵐腦子嗡的一聲,立刻去扳車門。
林小姐!

司機從後視鏡看到,頓時慌了,立刻急剎車。
還沒來得及阻止,腦袋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
下一秒,林嵐已經打開車門,不顧一切的跳了下去。
砰!
劇烈的衝擊力讓纖細的身體在地上狠狠滾了兩圈,才堪堪停下。
司機頭昏腦漲,車子一頭撞到了旁邊的綠化帶。
砰!
伴隨一聲巨響,渾身的劇痛讓林嵐瞬間清醒了很多,她掙紮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前跑。
夜色茫茫,路邊卻停了一輛低調的輝騰。
有人!
美眸眼底燃起希望,立刻加快了速度。
與此同時,車內。
一道調侃的聲線從手機里傳出:新婚之夜逃婚?
薄大少,你還真有本事,怎麼,這個未婚妻也打算讓她死了嗎?
多嘴,找死嗎?
冷岑的嗓音好像地獄裏王,冷硬又霸道。
手機那頭的人一頓,才緩緩道:你該不會還惦記着那個女人?
黑暗中,丰神俊朗的男人眉目如星,狹長的墨眸透出幾分犀利。
那個女人是他搞錯了,才會出了那樣的事情。
修長的手指狠狠攥住手機,薄瑾修閉了閉眼,薄唇冷啟:池遠,東院那邊有什麼動靜。
提到正事,池遠立刻正經起來:我們安插的人已經順利進去了,但也不能掉以輕心,你最近一定要多注意。
薄瑾修眯起眸子,才打算開口說些什麼,但車窗卻被敲響。
掛了。
冷漠無情的語氣,乾脆利落的不近人情。
薄瑾修掛斷電話,落下車窗,卻看到一席紅嫁衣的女人,頭髮凌亂,嬌美的小臉泛着曖昧的潮紅。
先生,求你救救我!
林嵐聲音顫抖,一把攥住了男人的衣袖。
先生,有人在追我,求你幫幫我!
偃眉微微皺起,薄瑾修偏頭,卻意外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薄家的車?
有點意思。
犀冷的視線落到了女人身上,下一秒,薄瑾修便打開了車門。
林嵐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身子一軟,眼看着就要跌倒,腰間卻多了一個有力的手臂。
捂着腦袋的司機一路追來,才看到那車子的車牌號,便目瞪口呆:少少爺薄瑾修輕輕一揚下頷,司機頓時心領神會,轉身離開。
薄瑾修低頭,懷裡的小女人已然神志不清。
潮紅的臉頰不住的在他胸口蹭着。
逃婚新郎遇到逃跑的新娘?
呵!
薄瑾修抬手撩開女人臉上的髮絲,薄唇嘴角挑起一道晦暗不明的弧度。
這,不是他的原配。
林家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換人?
難怪這女人不肯嫁!
熱好難受,幫幫我呢喃的低語好似羽毛一般撩撥了男人的心,薄瑾修的眸色深了一層,再開口,音色沙啞:你確定,要我幫你?
嗯腦子已然混亂,林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一味的靠近那清涼的軀體。
好,這可是你自己願意的。
話落,便將那嬌柔的身軀抱進了車裡。
一夜荒唐,溫柔繾綣。
晨光熹微,林嵐頭痛欲裂的醒來,卻察覺到腰上攬着一個有力的手臂。
她瞬間清醒,猛地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幾乎不着寸縷!
啊!
林嵐尖叫一聲,下意識的用手護住。
慵懶的男人張開狹長的眸子,語氣格外狹促。
醒了?
醒了!
林嵐目瞪口呆,她不僅醒了,還差點瘋了!
她居然迷迷糊糊的給自己找了個男人!
而且,還是一個很好看的男人!
她一時之間張口結舌,說話都結巴了起來:我那個你該發生的都發生了,這位小姐,你是不是該負一下責?
林嵐有點懵,她負責?
這句話好像應該我說?
薄唇嘴角挑起一絲輕挑的笑意,薄瑾修眯起雙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昨晚,好像有人求我幫忙林嵐臉上一燙,昨晚她雖然迷迷糊糊,但是很多記憶碎片還在腦海中。
她依稀記得自己摟上了一具健碩的身軀,嬌聲哀求。
臉都丟盡了。
那我我還是第一次。
男人恬不知恥的話瞬間讓林嵐臉上爆紅!
她可不是!
她的臉更燙了,只能硬着頭皮的開口。
我我會負責的負責?
薄瑾修眼神炙熱的掃過,語氣很是玩味:你好像要去結婚?
林嵐一怔,手忙腳亂的扯過衣服,大紅的顏色刺傷了她的眼睛。
想到昨晚林青青的話,她的心沉到了最底層。
顧易背叛了她。
可她,也和別的男人不明不白的發生了關係。
這一切都是拜林青青母女所賜!
她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只為了能嫁給自己心愛的人。
可她們卻把她最後的希望掐滅!
林嵐眼眶酸痛,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沒關係,我會去退婚。
男人臉色一寒。
整個南城,只有他薄瑾修不要別人,還沒有人敢退他的婚!
他眯起眼睛,你就這麼肯定對方會退?
林嵐苦笑一下,有點無奈:我並不是他的結婚對象,而且,聽說他已經死了五個未婚妻了,我不想嫁給一個人將死之人。
將死之人呵,很好,所有女人都對他避之不及,這個也不例外。
薄瑾修本來一直對這種事情不屑一顧,可林家換人這件事,絕不能忍!
而且,現在看來,面前這個女人,似乎更有意思。
他扯唇,言語間故作唏噓:聽你這麼說,應該是個有錢人,可惜了我只是個代駕司機。
男人的語氣里透露出無線的自卑,讓林嵐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