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虐愛陸少嬌妻很難哄
新婚虐愛陸少嬌妻很難哄 連載中

新婚虐愛陸少嬌妻很難哄

來源:google 作者:墨緋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芮薇 陸修晏

時芮薇還是豪門千金之時,她被眾人追捧,被男友溫柔寵溺可時家破產之際,一夕之間,展開

《新婚虐愛陸少嬌妻很難哄》章節試讀:

「薇薇,剛剛經過的那個人,是陸修晏嗎?」
姜琪走到她身邊,一副驚喜的模樣。
時芮薇道:「或許是吧。」
「卧槽,百聞不如一見,陸修晏比電視上帥多了,就是太禁、欲,不太容易下手。」
姜琪嘖嘖兩聲,目光盯着他們離開的背影。
時芮薇沒有說話,朝着母親病房走去。
姜琪回神,緊跟上她的步伐,說:「薇薇,這次真得對不住了,我的銀行卡被我媽凍結了,這是我在家裡翻出來的一些現金,雖然就幾千,不多,你先拿給伯母治病。」
姜琪將一沓現金,遞到她手中。
「謝謝你,琪琪,你已經幫我很多了,之前你借我的錢,我都記着,現在這筆錢,你先留着。
母親的醫藥費,還能寬裕幾天。」
時芮薇開口。
現在姜琪的處境,比她好不到哪裡。
顧景逸知道她們兩人的關係,自然會對姜琪下手。
姜琪咬着牙齒內側的軟肉,惡狠狠開口:「這該死的渣男,不僅將你雪藏,斷了你所有收入,還利用醫院對你試壓,這是要逼死你的節奏啊。」
時芮薇抿了抿唇,「吱吱」一聲,推開母親病房的屋門。
走到病床前,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母親,時芮薇打來一壺熱水,熟練的幫母親擦拭身體,活動關節。
顧景逸對她施壓之後,她辭去護工,每天都會來醫院幫母親活動關節。
醫生說,這樣有助於病人的恢復。
姜琪說:「薇薇,我認識不少富家少爺,給你介紹介紹,從一段戀情之中最快解脫出來的辦法,就是重新一段感情。
等你嫁入豪門,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時芮薇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你覺得礙於顧景逸的壓力,他們哪個敢和我在一起?
對於豪門那些事,我心知肚明,就算他們不在乎,他們的父母也會有所顧慮的。」
姜琪抿唇道:「薇薇,那你怎麼辦?
伯母的病情等不了。
當初在大學的時候,你是何等的出眾與風光?
哪一個不是巴不得和你在一起?
那個時候的陸修晏,也對你有意思。」
「那會你和顧景逸在一起,自然是不會將陸修晏放在眼中。
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短短几年時間,陸修晏的事業蒸蒸日上,再也不是之前的窮小子。」
時芮薇輕擰着眉頭,若有所思道:「陸修晏對我有意思?」
怎麼可能?
時芮薇永遠忘不了當初陸修晏過來找她,那副要吃了她的模樣。
「當初陸修晏絕逼對你有意思,你還記得當年迎新晚會嗎,你上場跳了一支芭蕾舞,從你上台開始,陸修晏的眼睛就沒有從你身上移開過,當時我就坐在他身邊不遠處,他眼眸裏面彷彿燃燒着熊熊烈火,要將你吞噬。」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陸修晏已經是我們高攀不起的人了。
早知道他現在這樣發達,你當初不要他,我就對他下手了。」
姜琪捂着胸口,一副悔不當初的模樣。
姜琪離開之後,時芮薇看了一眼醫院費用清單,一萬塊只夠維持四五天的費用。
她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母親,輕擰着眉頭,若有所思。
  星耀公司 時芮薇思前想後,還是決定過來找陸修晏。
她可以覺察出來,上次那一晚,陸修晏對她還算是滿意。
來之前,她特意打扮一番,穿着弔帶,超短裙,時芮薇皮膚雪白,身材**,化完妝之後,妖而不艷,帶着遮陽帽墨鏡,噴上斬男香水,出現在陸修晏的公司。
「您好,請問您找誰?」
前台上下打量着面前女人。
「我找陸修晏。」
時芮薇薄唇輕啟,開口道。
「您找我們陸總,請問您有預約嗎?」
就在此時,陸修晏從總裁專用電梯裏面走出來。
他穿着一身高定的西裝,趁着他雙腿筆直,菲薄的唇看上去冷血又薄情,金絲眼眶之下,那雙眸子裏面的感情看不真切。
男人從時芮薇身邊經過,目光掃了她一眼,涼薄又冷情,兩人好似從來都沒有見過一樣。
時芮薇見他要離開,箭步追了過去,說:「陸少,我找你有事。」
助理上前阻止她的時候,男人腳步一頓,回眸看她的時候,寒潭般的眸子不染纖塵道:「我們認識?」
時芮薇抿抿唇,說:「陸少,你也沒有必要這樣吧,昨晚我們不是還在一起?」
陸修晏訕笑:「哦,原來是那個小明星啊。」
男人赤果果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的身材,在她圓潤處停留,沒有任何迴避,隨後搖搖頭,無情開口:「沒興趣。」
說罷,便轉身要離開。
時芮薇再次追上去,說:「陸少,我在公司等你。」
男人腳步沒有絲毫停留,朝着外面走去。
  時芮薇坐在休息區,她低眸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去四個多小時了,陸修晏還沒有回來。
前台見她一直坐在那裡,端來一杯水,遞到她面前:「時小姐,要不您下次再過來吧,陸少今天很有可能不回公司了。」
「謝謝。」
時芮薇勾唇笑了笑。
「時小姐,陸總一般這個時候不會來,就不會回來了,我特喜歡你扮演的神女,期待您的新品。」
前台和她聊了幾句之後,便回到原先的位置。
時芮薇說:「謝謝。」
小姑娘喜歡她的電視劇,和她多說了幾句。
她再次低眸看了一眼時間,下次很有可能和今天一樣,想要見到陸修晏,並不容易,她現在唯一能夠依仗的,只有他。
時芮薇從下午一直等到傍晚,公司的員工已經斷斷續續下班了。
她朝門口望去,沒有看到陸修晏的身影。
天空不作美,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時小姐,我們下班了。」
前台小姑娘走過來說。
時芮薇拿起手包,說:「謝謝。」
站在公司門口,她並沒有直接離開,雨越下越大,一股寒意從腳底滋生,她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時芮薇雙手抱住膝蓋,蹲在公司門口。
「小明星,賴着還不走?」
男人言語不屑。
時芮薇順着那雙意大利手工皮鞋往上望去,迎上男人那一雙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眸。

《新婚虐愛陸少嬌妻很難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