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心理師追兇檔案
心理師追兇檔案 連載中

心理師追兇檔案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男二段小師 陳浩

我叫何景輝,是公安局特別聘請的心理顧問,讓我告訴你們,那些局裡不為人知的驚悚懸案吧!!展開

《心理師追兇檔案》章節試讀:

前言把奇怪和神秘混為一談是錯誤的,最最平常的犯罪往往卻是最神秘莫測的。
——福爾摩斯----------靈水鎮是一個千年的古鎮,小鎮四面環山,不足百戶,鎮民淳樸勤勞,自給自足,幾乎不與外界來往,與世隔絕。
由於鎮上思想落後,封建迷信,不願接受外界的新鮮的事物,所以很多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都被留了下來。
家住最西邊的王老漢是個打更人,這個每夜準時敲更的任務已經在王家落實了百年,如同祖訓般代代相傳,從不耽擱一天,即使生病卧床,也會差遣自家媳婦或者兒女代勞,生怕誤了鎮上的規矩。
十五本該月圓,可偏偏陰雨連連,整個鎮子在黑夜霧雨的籠罩下,如同一隻炸了毛的黑色大貓,隨着一家家窗戶的熄滅,被漸漸吞噬。
鎮**小路上,一盞小黃燈一閃一閃的,伴隨着越來越近的敲鑼聲,一個身披斗笠,半辮着褲子的半百漢子慢慢走了過來,正是王老漢。
咚咚!
咚咚!
二更了......」王老漢嘶啞的聲音穿破整個鎮子,此時夜深,鎮民幾乎都已經熟睡,儘管王老漢的聲音很小,卻也清清楚楚,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聽。
而今天好似比以往更是寂靜,彷彿身在一座死城。
王老漢從小跟着父親打更,什麼怪事都遇到過,膽子也練的不小,可今天硬是讓他覺得全身發涼,說不出的懼意,總感覺有人在盯着他一般,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要不是秉着一顆負責人的心,早就跑回自家炕上鑽進溫暖的被窩。
打定主意的王老漢一咬牙,猛然一回頭,四周黑漆漆一片,只能藉著小黃燈勉強看到一些房子輪廓,連聲狗叫都沒有。
王老漢記得,這陳嫂家屋旁拴着一條大土狗,極具靈性,每次夜晚打更從這家經過,土狗都會對着他輕叫幾聲,算是打個招呼,可今天,自己停下身來,連一絲呼吸聲都沒聽到,難道是睡著了?
王老漢警惕的舉起小黃燈四周瞅了瞅,確定沒什麼人後,就小心翼翼的往拴住土狗的地方走去,忽然的一陣涼風吹過,小黃燈一閃一閃的,幾欲熄滅,王老漢冷汗一冒,趕緊伸手擋住黃燈,生怕滅了這黑夜中唯一的光亮。
隨着涼風肆吹,小黃燈的光亮也四處飄閃,王老漢已經快走到栓土狗的地方,冷汗直冒的王老漢嚇得臉色蒼白,渾濁的老眼往前一瞟,頓時嚇得啊!」
的一身差點摔倒在地。
只見地上鮮血淋淋,大土狗躺在血池裡一動不動,簡直不忍直視。
王老漢自譽膽子最大,可是在這等環境下,見到這般場景也還是忍不住遮住眼睛往後退去,不想再多看一眼。
其實王老漢心中雖然緊張害怕,但畢竟年過半百,遇到的怪事也多,心中清楚的知道,這最可怕的不是這沒了氣息的土狗,而是殺了土狗的東西是什麼?
是人?
是獸?
還是鬼?
正當王老漢心中胡思亂想之極,打了一輩子更練出來的警覺感讓他覺得,自己背後站着什麼東西!
王老漢瞬間屏住呼吸,背上的冷汗早就侵**防水的獸皮麻衣,慢慢的移開自己遮在眼睛上的粗繭老手,藉著小黃燈,鼓起勇氣往上又往後移了移,隨着燈光拉開的距離,王老漢驚恐的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抖動着嘴唇,盯着地上除了自己之外的另外一個影子。
瑟瑟發抖的王老漢根本忘記了動彈,卻又抱有一絲僥倖,希望只是自己鎮上的老鄉,艱難的鼓足勇氣準備轉過頭,想一看究竟。
可頭剛轉到一半,就見那個影子已經抬手,手中拿着一把看不出什麼東西類似於刀的東西,毫不遲疑的砍了下來。
隨着一身慘叫,伴隨着天空中的雷鳴聲整個古鎮彷彿都震起來了。
----------張隊,這裡就是案發現場。
死者死亡了二十四個小時以上,身上兩處傷口,一個是脖子,第二個是眼睛,眼珠被挖了下來。」
一個身着警服,面帶口罩的年輕**,皺着眉頭對着一個中年**彙報。
中年**並沒有穿警服,普通的黑色外衣加牛仔褲,顯然是臨時趕過來的,對着身邊的年輕**問道:認真看看兇手是用什麼兇器做的案,另外,調查鎮上每個人案發當晚都幹了些什麼,有那些人出過門,麻溜點!」
張隊,兇手用的不是普通兇器,看不出是什麼形狀,可以肯定的是異常鋒利,類似於磚頭,其它的肯本驗不出來。」
年輕**說完有些尷尬,抓了抓腦袋。
張隊一臉的沒脾氣,猛抽了一口煙,說道:你拿磚頭把我眼珠子挖出來試試......」可是......」沒等年輕**解釋,張隊就獨自一人往前面走了過去。
其實張隊心中清楚,此次案件及其不簡單,兇手選擇在這個小鎮殺人,聰明之及,這種小鎮存活了千年,家家互敬互愛,團結如擰繩,鄰里之間就算有了矛盾也不至於搞出人命。
而這次出了人命,鎮民們寧願相信是鬼神使亂,也不會相信是自己人下的手,況且手段這般殘忍。
果不其然,鎮長柏老頭帶頭抗議**對鎮民進行盤問,說這是對他們的及其不信任,會惹惱老祖宗,遭天譴。
沒辦法,一個一隻腳即將踏進棺材的倔強迷信老頭,你能把他怎麼辦?
況且柏老頭一呼百應,所有村民都只聽柏老頭一人的話,一時間根本沒辦法調查,何況是沒有任何根據的調差。
如果拿出證據,奉命搜索,倒也說得過去,可偏偏這一個多星期了,屍體都臭了,連一點兒蛛絲馬跡都沒有找出來,這也讓張隊十分難堪。
倒不是張隊一組人沒本事,要知道,自張隊帶隊以來,大大小小的刑事案件破了沒有千件也有百件了,可謂是刑偵大隊一大紅人,深受市局長喜愛。
可是世事難料,本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他張隊破不了的案子,直到遇上這個案子,張隊才知道,什麼叫無從下手,兇手只留下一具屍體,其它什麼東西都找不到,想找個兇器都被驗屍官說成是磚頭,這讓他怎麼查?
又過了一個星期,鎮長柏老頭看着這些刑警大隊的人好像不準備離開的樣子,終於是妥協,想着這兇手至今還未找到,或許真的是鎮上的人?
而屍體也還是早些葬了好,免得日後見面怪罪。
於是,就找到了張隊,說願意他們對村民進行一些簡單的盤問,和家裡的角落檢查。
張隊聽到此消息是高興不已,本以為是上天給自己一個機會,頓時是信心滿滿,召集了幾個最得力的下手,說道:你們倆兒跟我一起盤問村民,其餘的耐心搜查房屋,不能擾亂老鄉們日常休息。」
終於有個事情做的張隊,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認真記錄著每一個人的每一句話。
而去檢查房屋的年輕**們也都很認真的顧及到每一個角落。
可最終什麼都沒查到。
村民沒晚九點鐘就睡覺了,當晚沒有一個人出門,不管有沒有人說謊,可終究是沒問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搜查小隊也一樣,村民家中出了做飯用的菜刀,便是種莊稼的鐵器,跟屍體上磚頭般鋒利的兇器沒有一絲關係。
一連都過了十天,張隊和他的手下面都心灰意冷,難道真是如鎮上的老人所說,是鬼怪作祟?
張隊之前沒事在鎮上閑逛找線索,在路上遇到一個有點瘋癲的老人,本來張隊想鎮上人都團結和睦,會不會是這個瘋癲的老人無心做的案呢?
於是便坐下來跟老人閑扯了起來,可當看到老人長袖下的一雙斷臂,張隊終於是皺眉搖了搖頭。
不過老人的話,他還是記得清清楚楚。
瘋癲的老人時而眯着眼睛,時而好似看到極其恐怖的事情,瞪大雙眼,對着張隊說道:鎮上有鬼的,有鬼的!
一到下雨天的晚上就會出來嚇唬人,很可怕的!
人是哪個鬼殺的,是哪個鬼殺的,他說他要殺光所有人,殺光所有人......」當時的張隊來到鎮上也有好幾天了,雖然沒住在鎮子里,可每次下午天快黑要回家的時候,就會感受到鎮子的寂靜和黑暗,聽了痴呆老人的話半信不疑,抱着一絲僥倖的態度問道:老人家,你知道那個鬼長什麼樣么?」
老人家聽了張隊的話後,明顯的楞了一下,隨後好似看見了及其可怕的事情,對着空氣亂喊亂叫:別殺我,我不說,別殺我,別殺我......」和老人的對話,張隊一直記在心裏,這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種東西?
還是這鎮子上有人在撒謊?
可是那個瘋癲老人說的話,到底又暗示着什麼?
張隊想來想去,最終釋然一笑,自言自語道:看來有些東西還不是我能夠理解的,道行不夠啊,硬逞強最終只會害了自己,算了!
隨後對着身邊最得力的幹將一招手,說道:打電話給總局,請詭案組!」
第一章 古鎮心慌慌青都機場大廳,三男一女並排坐在貴賓休息區,年過半百的中年男人拿出兜里的迷你小酒瓶美滋滋的嘖了一口。
一邊的高挑長發**美女不屑的白了一眼中年男人,嘟着嘴巴念道:真不知道哪些安檢的是幹什麼吃的,連酒都被你帶了進來,要是我,飛打爛他的肚子。」
而後把小拳頭捏的啪啪響。
中年男人尷尬一笑,摸了摸大肚子,對着長發**美女慢慢說道:咱這個頂多算個小伎倆。
倒是那個陳浩讓我們小師美女等這麼久,倒是大伎倆!」
剩下兩個男子,一個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眼鏡,一個始終在發獃,兩人互不干擾,自娛自樂。
就在大家快要睡着之際,一個穿着牛仔衣的年輕男子緩緩走了過來。
男子長發,卻沒有打理如同雞窩一般,五官到還算整齊,至少沒有長歪掉。
見到四人各色的表情,年輕男子終於是露出潔白的牙齒,嘿嘿一笑說道:那個......剛堵車,堵車。」
那個叫小師的長髮美女對着年輕男子呵呵一笑,站起身來走了過去。
年輕男子看到小師的笑容頓時是一陣肉痛,忙對着小師擺擺手,準備再解釋一番,卻被小師一把擰住胳膊,痛的啊啊直叫。
剩餘三人默契的兩眼看青天,卻也忍不住嘴邊的笑意。
要知道,這個段小師雖說天生長的一副美人胚子,臉蛋兒好,身材好,可偏偏喜歡打打殺殺。
不學四書五經,學些跆拳道,形意拳,七歲就開始參加各種比賽,可謂武林界的一大天才,如今更是正宗形意拳內門弟子傳人。
被打的年輕男子人叫陳浩,今年二十四歲,整天迷迷糊糊,年紀輕輕的便是一個老煙槍了,沒工作的時候,他就如同一個乞丐,癱睡在家裡,能一個月不出門。
但是陳浩有個別人望塵莫及的本事,也是干這行最有用的東西,便是過目不忘。
任何東西,只需看一遍,就如同刻在腦子中一樣。
不過這一個特點也只有這身邊的幾位身死戰友知道。
陳浩還有一個可怕而又神秘的能力,這個能力只有愛喝酒的老隊長李隊知道。
一次陳浩被帶到了凶殺案現場,當時李隊正焦頭爛額,陳浩卻如同電影快退一般,向李隊長描述了案發的經過,當時李隊長認為陳浩在開玩笑呢,根本沒理他。
但是偵查的結果和陳浩的描述出奇的相似。
案件偵破之後,陳浩也自然而然的被李隊帶到了詭案組,破例直接入警,用李隊對大上司局長說的一句話:他天生就是干這行的!」
----------喂,李隊!
這次急忙忙的招我們回來,又出了什麼事情?」
小師嘟起嘴吧,第一個不滿的提了出來。
戴眼鏡的斯文男子霍子毅見勢趕緊略帶傷感的語氣接了一句:是啊,我剛在紐約待了不到半個月就回來了,可憐了那邊的私人解剖室啊!」
李隊沒好氣的笑罵了一句,說道:小兔崽子,跟我發牢騷是吧?
就知道你好這口,這次給你準備了個大餐,保證你享受個夠!」
陳浩歪叼着煙無聊的看着眼前的幾個人,以往就算再狡猾的兇手也逃不過他們幾人的追捕,他此刻是想着快點結束這個CASE回家去睡覺。
李隊沒有理身後的幾人,轉而認真的對着陳浩說道:聽說這次可是個硬茬,認真點兒,別一天到晚弔兒郎當的樣子,記住自己是個**!」
陳浩厚着臉皮咧嘴笑了笑,用手拿掉嘴裏的煙,對着李隊說道:嘿嘿,別擔心,再棘手的案子,有咱們幾個人的配合,還怕破不了?」
李隊想想也是,就不再多問,閉目養神去了。
突然,陳浩感覺自己腦子裡一緊,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了過來,竟瞬間痛紅了陳浩的眼睛!
陳浩雙手抱着頭,使勁一搖,疼痛感消失,說起來也就一兩秒鐘的事情,可是陳浩全身都被汗浸透了。
我這是怎麼了?
怎麼會突然這樣?
一邊的段小師湊過頭,有些狐疑的盯着陳浩說道:真的假的?
我還以為你腦袋要爆炸了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好了,真沒趣。」
一直沒說話的高瘦男孩吳科拍了拍陳浩肩膀,認真的說道:浩哥,少抽點煙,我以前也頭痛過,差點死了。」
陳浩抬頭擦了擦鼻尖的汗水,對着眾人咧嘴一笑:沒事,像咱這種天下無敵的人,怎麼會那麼輕易有事?
不過一會兒得空了哥們還得去醫院做個全套檢查。」
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程度地疼痛,陳浩心裏面也犯嘀咕。
李隊睜開眼睛,白了陳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總算說了一句上道的話,下班了去檢查下吧。」
陳浩猛然回頭笑眯眯的盯着李隊。
這一看,李隊就知道沒好事頭,記得報銷檢查費用啊,我會做個全面檢查的。
嘿嘿!」
......」李隊聽完一陣肉痛,又閉上了眼睛。
----------靈水鎮路口,一輛路虎停了下來,裏面陸續下來了四男一女,正是陳浩等人。
張隊早就站在路口等候,畢竟這詭案組的成員都不是一般人啊,幾乎個個都是神探級的人物,除了那個詭案組瘸子」。
說起這個詭案組瘸子」其實就是指的陳浩。
陳浩是個生性淡泊的人,從來不爭功名,甚是有點兒不喜歡功名。
雖然才二十幾歲,心態卻感覺如同年過百歲了一般。
每次詭案組破案都跟他有莫大的關係,可以說只要是棘手的案件,都是需要他的感知力來判斷下一步的動向。
但是每次破案以後,他都要求李隊不要向別人說出自己的感知能力,過目不忘的能力更是只有詭案組幾人知道。
所以每次偵破一起大案,報告上都寫的陳浩都是協助調查。
在別人看來,協助調查就是跑跑腿,打打下手的工作,在人人敬仰的詭案組裡,簡直就是個累贅,所以一些無聊的警員就給陳浩取了個詭案組瘸子」的稱呼,意思是拖了詭案組的張隊見到了李隊長几人的到來,歡喜的不得了。
從李隊開始,逐一點頭握手打招呼,想着能認識混個臉熟也還不錯。
唯獨到了陳浩面前,只是敷衍的輕輕握了下手,沒有正眼看陳浩。
陳浩到是微微一笑,無所謂了。
李隊就不高興了,這麼對待自己的愛將?
記下仇的李隊臉上卻是波瀾不驚,對着一旁的張隊笑着說道:張隊先給我一些資料吧,我們先熟悉一下案情。」
張隊微微一愣,有些苦澀,可還是點頭笑着說道:這倒是......不難,只不過,這次案件有點複雜,資料不是很多,這個......」李隊隨意的揮了揮手,打斷了張隊的說話:沒事,拿來吧,有多少,拿多少!」
張隊點頭,轉身跑去拿資料。
此時,一邊的陳浩湊了過來。
一臉無奈的問道:我說頭兒,你沒事吧?
咱們哪次不是自己整理資料,與其在這浪費時間,還不如早點去現場看看。」
李隊白了一眼陳浩,掏出一小瓶酒,吧唧了一口,說道:咱詭案組是一個整體,他們瞧不起咱兄弟,就是瞧不起我!」
陳浩聽後一陣感動,知道有些時候,自己在這些方面確實太過於淡泊,往往會被別人瞧不起,所幸的是最了解自己的還是李隊。
忽然,陳浩緊張的直冒汗,腦子裡一片黑影閃過。
陳浩按着太陽穴對李隊說:李隊,我總感覺我最近不對勁,頭老是昏。」
李隊也注意到了陳浩的異狀,拍了拍陳浩的肩膀:一會兒還是去醫院看看吧,別真患了什麼病。
其實,我到是覺得你該找了女朋友了,或許會好很多。」
李隊說著,還不停的看向一邊站着的段小師。
陳浩瞬間想起段小師打人的畫面,自顧的咽了口唾沫。
說話間,張隊笑嘻嘻的拿了一疊資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關於靈水鎮的資料。
其中有一大半是村民的口供。
把資料遞給李隊後,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其實重要信息就那麼幾張,而大多數是用來湊數用的,只是為了看起來好看而已。
李隊看着手中的一疊資料,微微一笑,看着張隊,把手中的資料遞給了陳浩:看一遍吧,說不定有作用!」
陳浩也不多說什麼,拿過資料一目十行的開始閱覽,每一張紙上的內容,包括標點符號,紙張的類型,都被牢牢的記在了腦子裡。
半個小時不到,陳浩就看完了所有資料,稍稍整理了下,遞還給了張隊。
張隊一臉的鄙夷,心裏面嘀咕:你這毛頭小子在我面前裝神探?
李隊似乎看出了張隊的心思,深呼了一口氣,往前走了一步,手一揮,所有文件瞬間如同天女散花般的飄到旁邊養魚的池塘里。
這一連串的動作連貫而且出乎意料。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裡。
張隊更是一臉驚愕的盯着水裡的資料,這些資料再不濟也還是自己一隊人馬十來天的辛苦啊,難道這些詭案組的人都這副德行?
李隊卻微笑着從兜里掏出了小瓶酒,吧唧着喝了一口。
段小師,吳科和霍子毅三人也都停下手中的活兒,饒有興趣的看着陳浩這邊,等着好戲。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心理師追兇檔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