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新世界的告白
新世界的告白 連載中

新世界的告白

來源:google 作者:江川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川海 都市小說 陳爍

他,一個人在黑暗中盤坐在地上,神情冷漠,像是一尊雕像四周安靜得可怕,而且空無一物許久之後,他站了起來,朝着一個方向走去……展開

《新世界的告白》章節試讀:

他,一個人在黑暗中盤坐在地上,神情冷漠,像是一尊雕像。

四周安靜得可怕,而且空無一物。

許久之後,他站起身朝一個方向走去。

「要走了嗎?」有一個聲音響起。

「是啊~!」

真冷漠呢!那個聲音不禁感慨。

他沒有回答,仍然繼續走着,面前是一道門。

「還回來么?」

「有必要嗎?黑暗怎麼與光明共存?」

他的手放在門把手上,輕輕地擰開了。一團白色的毛絨絨的東西突然糊住了他的眼睛,他兩手慌忙去抓。

「喵嗚~」一聲貓叫,讓他放棄了掙扎。該死的咪咪又趴他臉上睡覺,剛剛所見的一切都是因它做的夢。

陳爍把布偶貓抓到一旁,這傢伙很意外地沒有抓老鼠來供養他,而是非得睡他身上。

這時,他的手錶響起了8號的呼叫。這個呼叫是通過手錶的錶盤與手上的皮膚接觸,然後連通人體的生物電向他的大腦發出的信號。

雖然是個很好的功能,但它還是個半成品。有時候會經常性失靈,或者回撥的指令無法正常傳達,就很讓人惱火。反正陳爍覺得還不如給它換成震動功能,全手動撥號或者手動接聽。

意念一動,這次竟然一次就接通了。

神奇!

「睡醒沒?」電話那頭是林小煙的聲音。

「我說現在才七點鐘,你用得這麼著急嗎?」

昨晚凌晨兩點鐘下班,回到家拿上衣服又跑去公園的公廁洗澡、洗衣服。等他睡下的時候已經凌晨三點半了。

一天下來,僅僅睡了三個半小時。

「怕你忘了嘛,早餐想吃什麼?」對面嬌滴滴地說。

她的聲音實在太甜了。

「隨便啦!」

「隨便不能吃的哦……開玩笑的啦。」對面哈哈地笑了起來。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陳爍真被這個開朗的女孩折服了。

「那好……待會學校門口見。」

陳爍只好起床,走路去學校可是要一個小時呢。

給貓食盤裡添了點貓糧跟水,他就匆匆地跑出門了。

早上八點十分,陳爍趕到學校,遠遠地看到了林小煙依靠在她的車前門。

白色簡約風格的連衣長裙,裙擺剛好沒過膝蓋,腳下依然是一雙白色的平底鞋。

1.73米的身高,讓她看起來更像冷艷女神。

一股邪風吹起,將她的裙擺吹了起來,她慌忙用雙手將裙擺按住,防止春光泄露。

邪風過後,她依然挺着高挑的身姿,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也不知道她等的是哪位幸運兒?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陳爍趕忙道歉。

林小煙並沒有生氣,看到陳爍到來,臉上立馬堆滿了笑容。

「先吃早餐吧!」林小煙把一個精美的保溫盒交到陳爍手上,盒子的表面還貼了一些漂亮的卡通圖案。

「想去哪個地方玩?」特殊材料做的保溫盒,拿在手上感覺很舒服。

「你先吃飽了再說吧!」林小煙好像根本就沒有了先前那種火急火燎的感覺。

陳爍打開保溫盒,裏面赫然躺着二十多個精緻水靈的餃子。夾了一個放進口中,整個咬下去……餃子里的汁水在他的口中爆開,一股濃郁的香氣噴涌而出……。

「餃子味道不錯。」陳爍嘴裏的餃子還沒吃完,他就開始說話,這讓他發出來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吧唧吧唧~」的。

「你就不能吃完了再說話?」林小煙笑了。

「長這麼大,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陳爍還是改不了邊吃邊說的毛病,「但我也不能白占你便宜,這些餃子多少錢?我付給你。」

「你確定?」林小煙疑惑地問道。

「那還能有假?」陳爍很肯定地說。

「那我算算……,」林小煙托着下巴,裝作很認真地計算,「澳洲大龍蝦做的餃子餡,2000塊一頭,可以包三隻……再加上我跟我媽的手工費……再加些雜七雜八的,收你1000塊一隻餃子……這裡有20隻。」

「再打個折,收你一半的餃子錢就可以了……。」

陳爍的手放在口袋裡,沒有繼續下去的動作。敢情他洗一個月的碗,也只夠吃她的幾隻餃子?

「我看~我還是先欠着吧,日後再還你。」他解釋說。

「不用了啦~本來就是特地做給你吃的,我們的友誼還能用錢來衡量?」

一天的友誼么?還是一個學期後,大家都分道揚鑣了,然後天各一方,百年不得相見。

新舊世界的交替,連人也會被分為新人跟舊人。

又或許一眼就是一輩子!

感情有那麼容易定義的么?他想。

「想好去哪玩了嗎?」陳爍吃完最後一隻餃子,心滿意足地摸了摸肚子。

「嗯~我想……去爬學校後背山。」林小煙指着學校後面的大山,她長這麼大還沒爬過野山,今天正好想去爬一次。

「你可真會挑地方,那是座墳山。」陳爍差點噴了出來,他對後背山可太熟悉了。

因為歷史問題,後背山在上個世紀末就已經荒廢了。一些深埋地下的骸骨,長年累月被雨水沖刷,早就暴露出來了,也許踢一腳草叢就能踢出一顆頭骨……根本不適合遊玩。

「有什麼問題嗎?」林小煙壓根就不在乎,她就是想去野山上玩玩。

「問題倒不大,只是你穿裙子爬山……合適嗎?」陳爍指出了關鍵問題。

「沒問題,那就出發啦~。」

陳爍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進後背山只有一條路。兩人得從學校繞道到後山村,然後從那裡的一條山路,步行上山。

後背山雖然不高,但爬到山頂至少也得一個半小時。

許久之後,他們的車停在了後山村的最後一站,再往前可就不能行車了。

周圍都是些三四層的矮樓,而且還很分散。

陳爍遵從林小煙的吩咐,從車子的後備箱拿出一個竹編的籃子。打開看了一下,裏面裝滿了兩個保溫盒、一大包水果零食,還有幾瓶水……反正種類繁多。

繞過一棟居民樓,兩人找到了後背山的入口。

上山的路曲折蜿蜒,兩旁的花草樹木在春風的沐浴下,長出了嫩綠的新芽,各種顏色的不知名的小花散發出迷人的芬香。

兩人走過野花叢生的草地,趟過清水瀰漫的小溪。

「我就說嘛,好看的景色只藏在沒有人的小角落。」林小煙的聲音很歡愉。

「美好只是表面!」陳爍的聲音在前面響起。

「我怎麼發現你這人挺損的?」

兩人莫名其妙地拌起了嘴。

「等等~。」

一陣惡臭摻雜在野花的芬香中,從小溪邊的草叢中傳出來,令人一陣乾嘔。整的林小煙手中的零食都不香了。

陳爍順着味道傳來的方向,一點一點地撥開長得很茂盛的草叢,林小煙也跟過去一探究竟。

「這座山……是有猛獸出沒嗎?」她問。

草叢裡是一頭羊的屍體。已經高度腐爛,看不出是怎麼死的,但是腐爛卻是很可疑。

整頭羊側躺着,身上的肉已經爛了一半了,骨頭都露出來了,也沒看到一條蛆蟲附在上面。

「應該不是,這座山已經有半個多世紀沒出現過野獸了,而且一路走來也沒看到野獸的足跡……看這頭羊死了那麼久都不生蛆蟲,大概是吃了有毒的東西了,但有什麼毒這麼厲害,連蛆蟲都生不了?」

陳爍做了一番分析。

附近有幾家養殖場,這頭羊應該是從養殖場逃到這裡,不小心誤吃了什麼東西,然後死在了這裡。

林小煙憋不住氣了,趕緊遠離死屍,一頓乾嘔。

「還要上去嗎?」陳爍說,「雖然山頂的風景也確實不錯。」

「要,都爬了一半,不爬上去不就可惜了嗎?」林小煙很肯定地說。

後背山山頂,一顆老榕樹猶如一個老者一樣站在山頂,和藹地看着下方的城市。

在老榕樹的旁邊還有一塊高出地面三米的大石頭,一半掩蓋在老榕樹的樹蔭下,一半接受着陽光的暴晒。就像一個想要脫離家族的庇護,在外尋求自由的叛逆小孩。

兩人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努力,終於來到了後背山山頂。

陳爍一個助跑,然後借力在石壁一蹬,輕鬆爬上了那塊三米多高的大石頭。

石頭的表面很平整,大概有十個平方左右的面積,站在上面可以俯視整座西城。

他伏低身子,伸手接過林小煙手中的東西,然後才把她拉上來。

「我就知道……這上面藏着好玩的地方。」林小煙很興奮。

陳爍折了幾根樹枝,清掃出一片凈土讓小煙坐下,然後繼續去清理整塊平台,很認真也很細心。

「本來不想帶你來的,這是我的秘密基地。」陳爍躺在石頭上,拿了一隻蘋果慢條斯理地啃了起來。

每當難過的時候,陳爍都會來這裡躺着,可以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

林小煙不想搭理這個壞傢伙了,只管盡情地呼吸着這裡的新鮮空氣,欣賞這裡的風景。

微風拂過她的臉龐,柔軟的秀髮隨風飄揚。這一刻,她覺得如果不跟他說點話,豈不是白白浪費這美好光陰。

「你說……我們就這樣一直坐到日落怎麼樣?」

陳爍沒有回話,她轉頭看到他竟躺在石面上睡著了,輕輕的鼾聲聽起來很愜意。

她也想像陳爍那樣躺在石頭上,但她又不想那樣躺着。

慪氣了。

陳爍為了讓自己能夠高效率地學習、工作,早已把自己逼成「秒睡秒醒」的人。只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遲鈍起來,分明已經聽到林小煙在跟他說話了,但還是過了好幾秒鐘才醒過來。

「這樣躺着很舒服的,你要不試一試?」陳爍發出邀請。

「地面太硬了……硌人。」林小煙埋怨道。

陳爍想了一下,也不知道哪根筋抽抽了,忽然大義凌然地伸出他的右臂:

「要不,你拿我的手當枕頭吧!」

不過,當林小煙真的枕着他的胳膊躺下的那一刻,他就後悔了。他發現從那一刻開始,氣氛全變了。

周圍氣溫好像開始急劇升高,就像是鍋里煮一樣,所有的水分子都在沸騰。

他說不出話了。

林小煙也不說話,彷彿她也有相同的感受。

「畢業後……你想讀哪個大學?」

林小煙率先打破沉默。

「不知道,反正離西城越遠越好。」自從母親不在了之後,這座城市就是他迫切要遠離的對象。

「那就是出國留學咯?」

「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吧。」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去更遠的地方。

再次沉默。

林小煙看着大榕樹的樹冠。縱橫交錯的枝椏間,一隻烏鴉在裏面蹦來蹦去,時不時地側着頭看一下躺在石頭上的兩人。

「哎~有隻烏鴉在看我們耶。」她驚奇地說道。

「它是我養的。」陳爍認出來了,那隻烏鴉就是常來搶他貓糧吃的那隻。

林小煙咬下一塊蘋果,放在手中,示意烏鴉下來吃。

烏鴉疑惑地看着林小煙,嘴發出沙啞的「你好~你好~」的叫聲,飛下來落在她的手上,叼走了蘋果。

「還會說話,好聰明哦~。」林小煙驚嘆道。

「也就會這一句而已。」陳爍已經習慣了。

過了一會,烏鴉叼着一朵不知名的黃色小花,又飛了回來,放到林小煙手上。然後林小煙又分了它半個蘋果。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下午四點鐘。

昏黃的光線穿過密密麻麻樹葉,灑在兩人的臉上。

林小煙翻了個身,剛好對着陳爍右側的臉龐,那張剛毅堅定的面龐寫滿了悲傷。

每個從黑暗裡走過的人,都很善於偽裝。

「我們該回去了。」陳爍醒來,剛好對上了她熾熱的眼神。

「日落還沒看呢!」林小煙依依不捨。

「這裡背西朝東,看不到日落的……而且山裡暗得快,你也不想回去的時候看到藍色的火焰吧?」

「那就回去吧。」林小煙坐了起來。

「手都被你壓麻了。」陳爍活動着全身**的骨頭。

他先從石頭上跳下來,然後接過林小煙遞下來的東西,再然後他站在底下,讓她跳下來——由他接着。

「你接不住的!」林小煙讓他後退幾步,她要學着他的方法跳下來,她不認為他能夠接的住她。

「你確定?那你小心點。」陳爍後退了幾步。

林小煙學着陳爍樣子,很瀟洒地從三米高的石頭上跳了下來。

但很不幸,跳下來的時候她的右腳踩到了一塊鬆動的小石子,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幸好陳爍眼疾手快,迅速扶住了她。

「痛痛痛……。」她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陳爍扶她到一塊石頭上坐下來,然後蹲下來,脫她的鞋子。

「你幹嘛?!」林小煙一腳給他踢倒在地。

「我就給你檢查一下,看看你的腳傷得嚴不嚴重?」陳爍爬起來連忙解釋道。

「哦~。」林小煙不再反抗,他才得以脫下她的鞋子,輕輕地在她的腳踝處按了按,確定沒有脫臼才放下心來。

「只是普通的扭傷,休息會就好了。」他幫她把鞋子穿好,安慰道。

「可是好痛哦~,等下天就快黑了。」

陳爍原本想說自己能背她下山,但一想到差點被她一腳踢飛,還是怕了——沒有說出口。

「要不你背我下山吧?」林小煙倒是自己提出來了。

翻臉比翻書還快,真難伺候!

陳爍嘆了口氣,半蹲下來,讓她更好地趴到自己背上。

「真是便宜你了!」林小煙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那你下來走路吧。」他蹲下來,示意她下來走路,可她的雙腿卻緊緊地盤着他,就是不肯下來。

女人鬧騰起來,所做出來的行為,真的很令人費解。不僅不給他減輕負擔,反而人為製造不少困難。陳爍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女孩趴在男孩的背上,清了清嗓子,悠揚地唱起了山歌。歌喉倒也甜美,但她很快對男孩的耳垂產生興趣,輕輕地把玩起來,然後還拿出手機自拍。

男孩體能很好,可以任由女孩在他背上折騰。

好不容易能安靜一會,陳爍發現她竟只是拿了根棒棒糖含在口中。

「前面就是死了羊的地方了……你確定還要吃東西?」陳爍好心提醒道。

林小煙嫌棄地把棒棒糖從口中拿出來,然後直接塞他嘴裏:

「那給你吃吧!」

「你不吃也不要塞別人嘴裏啊。」陳爍頓感無語。

「誰叫你嘴臭……塞個棒棒糖到你嘴裏,堵住你這張臭嘴。」林小煙氣嚷嚷地說道。

「對了,你會開車嗎?」她又問。

「會……但是沒有證。」陳爍解釋。

「那還是算了,只能坐公交了,我還沒坐過公交車呢!」

陳爍沒有回話,而是抬頭看向了天空。

不知什麼時候,天空竟已經暗了下來,而且毫無徵兆。

明明才下午五點多鐘,整座西城已經完全被黑暗籠罩。

幾滴雨水從天空飄落下來。

陳爍伸手接了幾滴,然後放到鼻尖聞了聞,裏面有一股淡淡的腐朽的氣息。

他皺了皺眉,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新世界的告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