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新世界之永恆國度
新世界之永恆國度 連載中

新世界之永恆國度

來源:google 作者:指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指灼 李凡 都市小說

一個偶然,李凡真正見識和參與了詭異事件,從此,不一樣的人生開啟了在超自然世界下,他見證了無數的生與死,仇與怨的火焰永不熄滅,貪婪的慾望吞沒善性光明與黑暗的戰旗,再次燃燒這片星空,是開始,還是終結?李凡抬頭,遙望蒼穹,這一次,他決定在這戰火下,創建屬於他的國度展開

《新世界之永恆國度》章節試讀:

夜晚的十點,溫度較低,路上的行人也幾乎不可見。

畢竟是周日雙休,學校中的學生,大多數已經回家。

街邊的路燈散發著黯淡的光暈,似乎下一刻就要熄滅。

李凡走在路上,對這個其他人可能感覺到害怕的環境,已經習以為常。

他要穿過這條街,桐山二街,抵達學校大門,走到宿舍。

大約也有十五分鐘左右的路程,不過今天,李凡覺得他似乎遇見了特殊狀況。

他停下了腳步,只見在他右前方,一條黑色小道與街道接壤,畫面顯得詭異,兩種不同的建築風格混合在一起,惹人注目。

小道由黑色的土磚鋪蓋而成,上面泛着青黑色的苔蘚,預示其存在了不少年份。

這條黑色街道,貌似在之前是沒有的,李凡腦海中迅速搜刮記憶,卻是沒有找到相似的畫面。

事出反常,必有異。

李凡猜想,心中卻是沒有生出多少的恐懼,在心境上的功夫,他磨練的還是不錯的。

「算了,與我無關。」

李凡搖了搖頭,並不打算一探究竟,他可不是頭熱少年,好奇心害死貓的道理,他還是清楚的。

腳步邁向街道的左邊,遠離這莫名詭異的黑色街道。

「救命,救命,有沒有人,有沒有人,啊~你這怪物不要過來,不要過…」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驚恐的從黑色街道中傳了出來,然後又戛然而止。

李凡望去,隱約看見一道微光和微光下的一道人影。

不過,微光很快便被黑暗籠罩,隨之人影也一併消失。

裏面有人,似乎遇見了危險。

看着寂靜的黑色街道,宛如深淵般張着巨嘴,等着着送上門的獵物。

李凡目光閃爍,他在猶豫,不過最終他還是決定離開,不過離開前,他還可以做一件事,一件他可以做到的事。

「嘟~嘟~」

一個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號碼,被李凡撥出。

沒錯,就是打電話,報警,救人需要由專業的人來做,李凡對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至於說為什麼陌生,因為這也是他第一次打這個號碼。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電話接通,對面傳來了一道女聲。

「喂?有人在嗎?」

「喂?」

此時,拿着電話的李凡,臉色變的有一絲蒼白,眼中驚疑不定。

只見在他腳下,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泛着青黑色的土磚。

怎麼會這樣,李凡可清楚的記得自己並沒靠近這黑色小道。

「喂?還在嗎?」女聲繼續傳出。

聲音也將李凡從愣神中拉回,他立即開口道:「救命,地點在桐山二街…」

呲~呲~!

下一秒,電流雜音從電話中傳來,通話已斷,並且信號全無。

「不知道警員聽見地址沒?」

李凡試着重撥,結果電話上面信號歸零,顯示的是不在服務區,這讓他徹底死心了。

看着寂靜的黑色小道,兩邊林立着破亂的黃土房,森冷氣息蔓延,讓人覺得恐怖感十足。

李凡心中也是湧現出一絲懼意,畢竟這裡真的適合拍恐怖片,不用搭景,直接開拍就行。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

很快,李凡調整好心態,既然無力離開,也只能被動接受。

關注着周圍的情況,李凡向著小道前方前進,而小道後方,此刻變成了一堵牆,很明顯,後路不通。

至於為什麼不破牆,李凡表示他破不開,費時又費力,而且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而這裡的麻煩,很可能就是丟命,這是李凡的直覺。

因為這裡的情景,跟《詭秘事件》中記錄的一些事件,描述的極為相似,甚至他可能已經處於《詭秘事件》中了。

……

與此同時,在李凡通話截斷後,一處警務室中,一名女生正獃獃的拿着電話。

她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電話中持續重複播放着一股電流雜音聲,富有節奏性。

這時,警務室的大門被打開,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和一名身穿西服裝的男子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那個,小趙啊,泡兩杯茶。」

過了幾秒後,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微微皺眉,因為小趙似乎沒聽見他的話一樣,紋絲不動。

「趙欣,我說的話沒聽見嗎?」

中年人來到小趙身邊,只見她拿着電話還一動不動。

中年人有點生氣,正要伸手拿下電話時,一旁的西裝男子卻是將他的手瞬間抓住。

他臉色變的凝重:「這是詭域波動?」

然後,他深吸一口氣,眼神變的凌厲,胸中如有正氣長存,聲音猛地怒吼而出:「還不醒來!」

「還不醒來~」

聲音宛如驚雷般炸響,一旁的中年人差點沒被吼的背氣過去。

他兩耳震鳴,雙眼冒金星,他真的沒想到,聲音竟然也能變的如此恐怖。

今後,一定不再跟這傢伙吵架了,中年人打定主意,要不然突然給他這一嗓子,他受不了。

「呼~」

趙欣臉色由微笑變成驚恐,猛地,她突然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從窒息中清醒過來。

她兩眼泛紅,似乎受到了驚嚇一般,她看向一旁的兩人後,立即扔掉電話,突然撲到中年人懷中。

「聶叔,我不要做接線員了,我不要做接線員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趙欣哭泣,身體還在微微顫抖,死亡的陰影,令她十分恐懼。

聶熊拍了拍趙欣的背,連忙道:「好好好,沒事了,沒事了,等下就送你回家。」

「那個,小梁,你過來一下,你陪趙欣去休息一下。」

聶熊迅速叫一旁的女警員將趙欣接走。

經過西裝男子一吼,此時,整個警務室的十幾人都被吸引在這個屋子內。

「都看什麼看,沒事是吧,隔壁的交通支部最近缺人,你們誰想去?」

此話一出,剩下的人立即一鬨而散,待在室內它不香嗎,為什麼要出去風吹日晒。

「哼,一群小兔崽子,這點苦都吃不了,能幹啥?」

聶熊冷哼一聲,也不再多說,並與西裝男子來到一間會議室。

「老張,剛才是怎麼回事?」

聶熊立即問道,畢竟剛才趙欣的情況,可是處處透着詭異。

西裝男子沉重道:「前不久,你不是開過那紅密大會嗎?」

聶熊瞳孔驟然深縮:「你是說超自然事件?」

超自然事件,顧名思義,超出了普通人理解範疇的事件,說是一個全新的世界觀也不為過。

而面對超自然事件,日常的槍支彈藥,尋常的身體力量,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在其面前,只會顯得孱弱無比。

「呼~」

西裝男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道:「我來通知他們,H市有超自然事件發生,需要有人儘快處理,要是再拖的話,民眾的生命將會受到嚴重侵害。」

「嗯,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聶熊點了點頭,只不過心裏卻是有點不平衡。

畢竟,保護民眾本是他們的責任,但現在,面對超自然事件,他們好像就是一無是處,只能做一下傳話之類的工作。

西裝男子與聶熊走出會議室,驟然,西裝男子止步,他看見了地上的電話,那是,之前趙欣扔出去的電話。

「怎麼了?」聶熊疑惑。

「那個電話,貌似是有人打進來的。」西裝男子臉色一變,突然想到了什麼。

回歸到黑色小道。

此刻,李凡已經走了十分鐘左右,但依然未走到盡頭。

周圍的黃土房沒有任何變化,除了透露的氣息愈發森冷。

而且不知是錯覺,還是眼花,李凡覺得黃土房中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逝,一雙眼睛貌似在暗中正盯着自己。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困死,就是累死,或者是被殺死。

李凡止步,處於這樣的昏暗環境下,他心中也沒有升起過多的情緒,並回想一些有用信息。

《詭秘事件》中記錄的一些細節,如果誤入一些詭異之地,一定要摸清狀況,或者是逃離這是非之地。

當然,一進入就遭遇攻擊,那就不要浪費時間思考了,儘快逃跑,要不然就是死。

很明顯,李凡的運氣並沒有那麼差,因為,他還活到了現在。

李凡開始分析當前的狀況,觀察四周,當他的目光觸及到地面,準確的說是看見自己的腳下時。

他覺得自己似乎有所發現,雖然環境比較昏暗,但勉強可以看清近處的事物。

腳下的腳印很深,這可不像是剛剛他止步停留,就能踩出來的腳印。

更像是原地踏步所弄出來的現象。

「原地踏步。」

李凡眼中露出一絲異色,想到了《詭秘事件》描述的一些狀況。

詭異之地,之所以詭異,那便是不要用常規的眼光,去看待一切。

因為你看到的這一切,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

比如,你看見了一堵牆,其實你可以直接穿過去,你聽見的歌聲,其實是電鋸聲等等類似。

「是不是,試了就知道了。」

李凡閉眼,全力感受腿部的感覺,然後,提腿邁步。

走了幾步後,李凡止步,然後睜眼,低頭望向腳下,腳印完全變淺了,也就是說,他真正移動了。

果然是這樣,李凡心中升起一絲異樣,這樣的奇怪現象,着實讓他詫異。

能夠直接影響人的感觀,你以為你在走路,實際上你只是在原地踏步。

咔嚓!咔嚓!

這時,李凡背後傳來金屬碰撞聲,一道又一道。

在這寂靜的黑色小道下,宛若死神的腳步一般,正在向李凡靠近。

李凡回頭望去,眼睛瞬間大睜:「這是機械人?」

只見一個全身金屬,身高足足有三米的「機械人」踏着沉重的腳步走來。

它肩上扛着一把巨斧,即使在這昏暗的環境下,也折射出寒冷的白光,令人危機感驟升百倍。

這一斧頭下來,李凡覺得自己鐵定扛不住,會被力劈分二。

而且,這「機械人」的突然出現,絕非偶然,不是針對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呼~」

深吸了一口氣,李凡全神貫注在自己腳下。

畢竟逃跑,還得靠他的腳。

按照這「機械人」的速度,只要跑起來,應該就沒有問題。

當然,如果按照之前的假跑,李凡估計他當即就會被這「機械人」撞的粉碎或者是被劈開。

至於,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樣,李凡肯定不會傻的去驗證,誰會拿命來開玩笑?除非,你有重來的能力。

李凡迅速動了起來,很快,他發現「機械人」腳步發出的聲音,漸漸變的微小。

這說明,他與「機械人」的距離,正在被拉開。

在跑了幾分鐘後,李凡眼色微變,他的腳步開始變緩。

因為在他前方,出現了一道牆,只見上面寫着:此路不通。

但隨後,李凡眼神變的堅定,腳步速度開始加快。

嗡!

沒有絲毫猶豫,李凡一頭直接撞向牆面,也就在這時,牆面宛如水面波紋一般,發出漣漪。

下一秒,李凡的身形沒入其中,已然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