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從融合青雲劍訣開始
系統:從融合青雲劍訣開始 連載中

系統:從融合青雲劍訣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冰闊落ii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冰闊落ii 奇幻玄幻 蕭策

一曲劍歌盪離蕭,萬般浮沉皆飄渺血染山河城風破,點點青蓮綻戈矛蕭策重生之時黑暗紀元開啟,蕭策究竟是應劫之人..還是救世主..(第一次寫書,如有提議!請多多指點!)展開

《系統:從融合青雲劍訣開始》章節試讀:

次日,秦家門口。

一男一女各牽着一頭毛色錚亮的烈風馬,烈風馬雖說是築基妖獸,性格溫順不說,速度還極快,可日行萬里,是用來趕路的不二之選。

除了飛行妖獸,基本上各大世家宗門都會養上一些,作為趕路傳遞消息之用。

「老爺子,秦叔,二叔,告辭!」

「爺爺,父親,二叔,我走了!」

「照顧好露瑤,一切平安!」

兩人上馬,呼嘯而去。

雙人一襲白衣,迎風飄飄,黑髮輕舞,沿途的路人側目而視,好一對璧人。

策馬奔騰,加快了速度..

兩天後,伽莫城。位於多瑙亞魯山脈的南方。兩人一臉的疲憊,準備進城找個客棧休息一晚。明日進山!

不同於青雲城,伽莫城的城牆更為厚重,牆上還有許多不知名妖獸的液體抓痕,結成的血痂,顯得格外的凶煞。

侍衛看起來多了一些血煞氣,可能是因為背靠山脈的原因,而且進城還需要繳納一枚靈石。

據說經常會有凶獸暴動,引發獸潮,所以城內相對於外面,是要安全一些。

交完費用,隨便找了一個客棧,洗漱完畢就緩緩睡去了,讓疲憊不堪的身心,得到了舒緩。

一夜無話

清晨,蕭策敲響秦露瑤的房門,叫上她一起下樓,兩人吃完早點,就去了城裡一家買賣丹藥的地方,買了幾瓶補氣丹,回春散,還有辟穀丹。

這次進入山脈並不打算騎馬,一來目標太大,二來起不到歷練的效果。

路過城門時,聽見了許多冒險小隊邀請隊員的吆喝。

見蕭策二人路過,看長相年輕,穿着富貴,想拉着一起進山冒險。

也不知是冒險還是別有心思,蕭策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這些人也不惱,總有上當受騙的。

不多時,就到了多瑙亞魯山脈,看着連綿起伏的崇山峻岭,心中有些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山林中綠樹成蔭,一棵棵參天大樹,有些擋住了陽光,視線變得有點昏暗。時不時的還有山中野獸傳來的呼嘯聲。

「露瑤,你聽..」蕭策示意露瑤停下。

吼~ 咚咚咚~

兩人飛向高處,向前一望,臉色一變,這麼多野獸。

「多角犀,血牙野豬,鐵皮莽牛..」

都是金丹期的妖獸了,這麼多妖獸,居然…是在逃跑!

「小心一些,可能是大型領主在打鬥,引起的恐慌。

我們先不管,這麼多送上門來的妖獸,不正好練練手嘛..」蕭策笑道。

往儲物袋拿出一瓶特製黑乎乎的東西,猛的砸向下方,猛獸驚作一團,四散而逃。秦露瑤一臉吃驚「這是什麼東西?」

「我剛才買丹藥的時候問掌柜要的,這可是高級野獸的血液還有皮毛..」

「走,往那裡走,剛剛有幾隻多角犀走散了,上去宰了練練手。」

蕭策先行去攔截了,不讓它們跑遠了。總共五隻,蕭策攔住其中四隻,還有一隻交給只有築基圓滿的秦露瑤了。

對於秦露瑤來說確實是歷練了,對蕭策來說也就是那樣。流光劍在手中遊刃有餘,身法流暢,野獸碰都碰不到。還不忘指點一下秦露瑤。

「你這樣盲目的攻擊只會讓你費時費力,先防守,找准野獸的弱點,在野獸疲憊分神的時候,爭取一擊必殺,哪怕不能,也可以重傷。

好過你現在胡亂的劈砍,不要一直使用元力,不然等元力用盡了,怎麼死都不知道..」

終於,片刻後,秦露瑤艱難的殺掉了多角犀。見秦露瑤搞定了,蕭策一劍一隻迅速解決,看的秦露瑤一臉吃味。

拿出一壺水,喝了一口,遞給她,也不介意,接過來就喝了一口。蕭策看着不由一笑。

「你怎麼知道的那麼多..還有,你為什麼殺的那麼輕鬆?」

「我知道多是因為我喜歡看書,輕鬆是因為我也是金丹期,而且我有劍勢..」

看書這個說法,蕭策一點沒說錯,他前世就是寫小說的,看的多了,自然就懂了。

至於實力,在他不考慮後果的情況下,他可以跟元嬰鬥上一斗!

「可惜是個野獸,不是妖獸,不值錢咯」

「走吧!繼續前進,看看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野獸不像是妖獸,妖獸是有魔核的,野獸也只有皮毛牙齒值點錢。妖獸值錢的就是魔核。

兩個小時後。兩人一路迎着野獸逃亡的路線前進,殺死不知道多少只野獸。一隻妖獸也沒有看見過。

可能是因為在外圍出的原因。

又過了一個小時。 蕭策身上的白衣已經血跡斑斑了,哪怕是再低級的野獸,殺多了也會乏力。秦露瑤更加不用說了,有些灰頭土臉的,覺得身上黏糊糊的,覺得身上黏糊糊的。

不過秦露瑤進步還是比較明顯的,至少能做到幾個回合內就能斬首了,實力也達到了金丹初期。

兩人正靠着大樹,吃着丹藥補充中狀態時,聽到了沙沙聲..

三頭風刃豹。惦着腳掌一跳一躍的慢慢包圍過來了..

蕭策臉上多了一份慎重。妖獸,還是金丹期修為,明顯已經有了一定的靈智了。

三頭風刃豹看着面前的獵物,有些齜牙咧嘴,低吼了兩句,向前衝去,腳掌還帶着風刃,速度極快..

「小心些!你先盯住一頭,另外兩頭交給我!」

蕭策大喝一聲:「斬天一劍!」

兩頭風刃吃痛一退,蓄力於腳掌,向前一躍,打出兩道風刃元力。蕭策劍平胸前,劍光橫掃風刃。

錚! 以蕭策為中心,形成一道光圈,向四周擴散而去,空氣被泛起一道道波瀾。

蕭策:「畜牲!再吃我一劍!」加持劍勢的斬天一劍飛去,直接擊落躍起的風刃豹,過程不過幾個呼吸間。

風刃豹倒地不起,奄奄一息。蕭策上去補了兩刀。

轉頭看向秦露瑤方向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沒過多時,秦露瑤也幹掉了那一頭風刃豹,手中劍滑落,有些脫力了,大口喘着粗氣!

蕭策挑開風刃豹腦袋,裏面果然有一顆白色的魔核。

「露瑤,感覺怎麼樣了?休息一會吧,這妖獸一死,一時半會不會再有妖獸過來了。」

「還好,就是有些沒有元力了。不過挺刺激的..」

「還沒吃過妖獸肉呢,正好可以嘗下什麼滋味..」蕭策一臉躍躍欲試

「好!」秦露瑤甜甜一笑,終於可以吃肉了

篝火旁,烤肉被熏烤着滋滋冒油,讓人食指大動。

「還沒好嗎?」秦露瑤咽了咽口水,進行了一天戰鬥的秦露瑤早就飢腸轆轆了。

「給,小心燙!..」蕭策撒了點自己配的調料。猜到估計要風餐露宿的,就自己配了點調料,跟前世的燒烤料有些相似。

想着哪天如果不修鍊了,開個燒烤攤也不錯呀,這裡的調料肉類材料都是上乘的,沒有添加劑..

「好吃!蕭策哥,你怎麼不吃?吧唧..」

「好吃你就多吃點,三頭風刃豹肉多的是。我在想一會是繼續前進還是休整一晚上」

「休息唄,晚上的野獸都出來覓食了,視線也不好!」

「好,那你先吃着,我去支個帳篷」

秦露瑤看着手裡的烤肉,又看着正在忙着搭帳篷的蕭策,不知道想到什麼,開心的笑了一下,又咬了一口烤肉,吧唧了起來..

不多時,一個棕色的帳篷就搭好了,秦露瑤打了個哈欠,看了看帳篷,又看了看蕭策,有點不好意思。蕭策看懂了。

「困了吧,你先睡,我守夜!」

秦露瑤進了帳篷沒一會,然後又探出頭。「蕭策哥,你過來一下..」

「怎麼了?」蕭策一臉不解,還是過來了。

吧唧! 蕭策摸了摸臉頰,不由笑道,這丫頭膽子真大,也不怕荒山野嶺我把她辦了。

不過估計也不怕了,反正要成婚的。

夜色朦朧,熾熱的拱火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吃口烤肉,喝一口酒。

「這酒真難喝,釀酒的人技術真差,都沒發酵好,一股子酸味。以後得找個機會自己釀酒!」

身後一雙小手環抱着蕭策,側臉靠在肩膀上,俏臉有些迷人。

「我害怕,有點睡不着..」

蕭策放下酒袋跟烤肉,擦了擦手,轉身把露瑤抱在懷裡,摟着她的小腰。一臉曖昧的看着她。

「丫頭,你就不怕為夫把你吃干抹凈了?」

「不怕,反正遲早都是你的人。」

「以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不一樣嘛!以前是以前,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倆的關係,哪怕有了身孕,也不怕閑言閑語了..」露瑤靠着蕭策肩膀,有些痴痴的看着蕭策,忍不住又親了一口。

「夫君,你說..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夫君我就是你的人,想那麼多幹嘛」一個公主抱,抱着露瑤拉開帳篷走了進去,布下了陣法。帳篷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

次日,清晨。

山裡的空氣清新,霧氣蒙蒙,煙霧繚繞的,昨晚的篝火只剩下星星之火在燃燒。

帳篷里,一個白玉珍珠般的小手,正摟着蕭策那寬闊的胸膛。小臉貼着蕭策的頸肩呼吸平穩着,眼角還有一絲淚痕。嘴角卻帶着幸福的微笑。

蕭策睜眼醒來,看了看身邊的可人兒,又看了身上,肩上還有一個淺淺的牙印,頸脖處還有着紅唇親吻過的痕迹。

蕭策苦笑着,今日看樣子走不了了,只能等露瑤休息好了再離開了。

緩緩推開露瑤,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露瑤似乎是在不滿蕭策的離開,眉頭還皺了皺。

中午,帳篷里,秦露瑤聞着陣陣香味醒來了,想到了昨晚上的荒唐,又有些害羞。

穿上衣服,下床時還有些痛楚,捂着肚子皺着眉頭,一瘸一瘸的走了出去。

「怎麼不休息了,我正準備給你拿進去呢!」

「我又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都怪你!昨晚上..」

「昨晚上不是你…」

「不許說..」

「好好好,我不說,來!坐下吃東西」扶着露瑤靠着自己坐下。

還有一些香甜的水果,今天的烤肉還加了一點酸果,讓烤肉風味更濃。

「還是那麼好吃,以後能不能教給我呀!」

「好!你喜歡學的我都告訴你!」

「你之前還說教我劍法,什麼教我!」

「你這樣子也學不了呀」

「你教不教!一會我吃點回春散就好了,我又不是凡人」

「好,我一會教你」寵溺的摸了摸露瑤的頭髮!

飯後,蕭策向秦露瑤演示着琉璃劍法。

「琉璃劍法,劍出琉璃。」

「總共六式,講究一氣呵成!」

「第一式:追雲逐月」

「第二式:落雲流霄」

「第三式:行雲流水」

「第四式:風起雲湧」

「第五式:雲淡風輕」

「第六式:煙雲散去」

劍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風,又如游龍穿梭,行走四身,時而輕盈如燕,點劍而起,時而驟如閃電,落葉紛崩。

蕭策收劍而立:「怎麼樣,看清楚了嗎?沒有的話我再多演示幾遍。」

露瑤搖了搖頭。

蕭策就這樣一遍一遍,一招一式的為露瑤演示着。到了晚上才緩緩結束了。

蕭策呼了一口濁氣,看着還在練劍的露瑤。「露瑤,過猶不及。過來吧!明天殺妖獸的時候可以慢慢練習!」

「吃東西了,吃完點休息,今天已經耽擱一天,明天早點出發,咱們去看看妖獸暴動的地方發生了什麼,說不定會有靈藥收穫呢!」

「好吧,夫君,我想去洗洗,我剛剛看到附近有處水潭,你幫我打點水唄!一會燒熱了洗。」

「好,你先吃東西!我去弄」

「謝謝夫君!」吧唧一口。

夜晚洗漱好的兩人進入帳篷休息,自然免不了又是一場大戰。

你來我往,打得香汗淋漓,打的不可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