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系統之奉旨驕縱
系統之奉旨驕縱 連載中

系統之奉旨驕縱

來源:google 作者:綠倚淡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稚玉 綠倚淡儂

【系統+架空朝代+上卷宮廷+下卷江湖+女主隨心所欲派,不在意古代人的眼光,只在意自己美不美】第一世被忽悠地綁定了首富養成系統,8歲賺得第一桶金,16歲建立公司,18歲發展成500強,結果22歲積勞成疾英年早逝;第二世穿成一個星二代,系統驢她不如當明星,日進百萬不是夢,於是綁定了愛豆系統,辛辛苦苦當了13年練習生,在成團出道前一天的綵排過後,因為被私生追車出了車禍,第二天就是她22歲生日;第三世重生到末世,沒辦法只能綁定末世王者這個金手指系統,又勤勤懇懇地走上打怪升級之路,覺醒了五系異能,建立了最強小隊,還沒等她大展拳腳走上人生巔峰,就在第二次全球暗潮的影響下,異能暴動,享年22歲這一世倒好,剛出生系統就在她耳邊呱噪說她RP太差,不如與人為善日行一善多多益善,攢到足夠的好感值就可以活過22歲了,她兩眼放空,可算了吧,她再也不想努力了!她已經看開了,這世界愛怎麼樣怎麼樣吧,她不掙扎,先躺了【宿主,好感值可以解除被封印的系統哦】【珠寶首飾、生產圖紙、美容華服、全系異能只要你曾經擁有的,你都能重新得到】【只要一點點好感值,你就可以又美又強又長壽哦~】這叫她怎麼能不心動?展開

《系統之奉旨驕縱》章節試讀:

宴已過半,安排的歌舞節目也都看畢,眾人敬獻的賀禮大多已由掖庭局派人登記造冊入庫,而此時再單獨獻上當然是存着一些別的心思,例如想要在眾人面前炫耀一番,又或者想搏一搏陛下與太后恩典。

萬盛帝右下首的容貴妃是如今後宮位份最高的妃子,這壽禮自然是由她最先獻上。只見她揮手示意婢女呈上一個兩尺余高的紫檀木盒,小心翼翼地在眾人面前打開。

宋稚玉想着到底是什麼好東西,讓容貴妃如此滿臉春風又胸有成竹,於是藉著離得近的便利湊近去瞧。

「額?」這一看她就傻眼了。

「母后,這乃是二皇子在烈敕凱旋途中從一番邦商人手裡高價購得琉璃凈瓶。如此高雅精巧貴重之物,妾與吾兒皆以為非如母后之尊位不得擅用,今日特特獻上,以賀母后大壽。」

要知道如今大盛朝雖然國泰民安,但是像琉璃製品還是屬於稀缺資源,非高門大戶不能承受它的昂貴。儘管如此,常見的也多是指甲大小的一塊,鑲嵌在佩戴的飾品上。

如今這一整塊渾然天成被製成凈瓶的還真的讓人嘆為觀止,如此巧奪天工的手藝簡直是稀世珍寶了,容貴妃和二皇子為了太后壽誕可算是花了血本了。

林公公上前驗查後接過托盤放在太后面前。

宋稚玉看着眼前被燒制地深深淺淺一點都不均勻的玻璃瓶,不禁陷入了沉思。

誰能告訴她,這個做廢的花瓶怎麼會在容貴妃手裡?她記得緗綾呈上這個廢品問如何處理時,她說了句隨便你們,難道竟然是廢物利用賣到了江松和這個傻子的手裡了?

她歪過頭皺眉思索這件事,暗暗嘀咕,這幾個丫頭真是鑽錢眼裡去了,看容貴妃這欣欣自得的樣子,定然是狠狠地花費了一筆巨資。

不過反正她本來就和二皇子關係不好。他倆從小到大就是互相看對方礙眼的關係,明面上都是二皇子單方面給宋稚玉挑釁,她每次都忍氣吞聲也不哭鬧,但偏偏每次都會叫舅父知道然後再加倍地罰他。

宋稚玉是最會暗地裡給他使絆子的了,這世上知道她宋稚玉惡劣本性,知道她根本不是眾人想像中那般單純天真的大概就只有這個十幾年來都在她身上討不找便宜還鍥而不捨的江松和了吧。

如今間接地讓他當了一回肥羊,宋稚玉也挺高興的,這會看他也沒那麼不順眼了。

正暗自偷笑,餘光卻瞧見右側不遠處靠近舅父的位置,站着剛剛在門口遇到的那位禁衛軍都統大人,想是賓客基本都落座了,他便要進殿來隨身護衛陛下。

看着他不動如山的站姿,和刀削般稜角分明的側臉,宋稚玉咬了下櫻唇,不由自主地把兩腮鼓了起來,看起來少了分絕美,多了份嬌俏可愛。

「嘖,煩人。」怎麼哪哪都是他!

容貴妃這件「價值連城」的壽禮一亮相,後面其他各宮妃嬪精心準備的賀禮自然就黯然失色了。心裏如何咬牙切齒不得而知,但面上都是謙虛地說自己花的心思不如貴妃姐姐多,確實比不上容貴妃對太后的孝心。

宋稚玉一邊看着她們花樣百出的你來我往,一邊吃着御廚特地為她做的炸雞,端的是一個津津有味。

她這副悠然自得的樣子落在有心人的眼裡便叫人看不過去了。

「永樂怎麼光顧着吃,皇祖母可最疼你,你離宮這一月難不成是忘了準備壽禮了?怎不見你呈上來?」

宋稚玉放下了剛夾着一顆宮保蝦球的筷子。

……有的人就是不該長一張嘴。

她面無表情地看着突然犯病的二皇子,宋稚玉覺得剛才她對江松和短暫的順眼絕對是她腦子進水了。

宋稚玉小時候為了獲取好感值,可謂是見誰都撒嬌賣萌,加上她長得粉雕玉琢愛笑討喜,少有不喜歡她的。也就只有那榮國公府她的渣爹一家子男女老少和這個時常來欺負她的二皇子不買她的帳了,連容貴妃見着她過年被打扮成年畫娃娃時,都會被她可愛到。所以說男人的審美,她真的是不懂。

被宋稚玉直勾勾的視線盯得渾身不自在,江松和感覺像是有螞蟻在自己背上爬,又不解這個向來最會假笑裝無辜騙人的丫頭何時有的這麼犀利的眼神。

江松和真的是非常非常討厭永樂這臭丫頭!說出來他就憤憤不平,從小在父皇跟前,他一個親生的皇子竟然沒有半點比得過她這個皇帝的外甥女。

小時候他見到對着自己兒子不苟言笑的父皇常常抱着宋稚玉又哄又逗,宋稚玉有個頭疼腦熱父皇就急得坐立難安。連平日里替她請脈的都是只替父皇看診的幾位醫正,更別說凡是有附屬國或地方上供的稀珍物什,除了最先送去宋太后的壽康宮,便是去了永樂的郡主府,連他母妃這個后妃最高位也要排在之後。

母妃安慰他是因為宋稚玉小時候替他父皇擋了一劫,吃了逆賊下毒的飯菜,差點沒救回來的緣故。再加上她身為宋太后唯一的血脈,而太后在本朝的威勢不比他父皇差多少。他的父皇不論是有心補償還是要安撫宋太后,都必須要給永樂這丫頭無上的榮寵。

但他還是覺得不服氣。

宋稚玉小時候和大皇兄和三皇弟關係都親親熱熱的,就只對着他假笑裝着一本正經。長大以後更是幫着大皇子在父皇面前博取關注,讓父皇更看重大皇兄,給他建功立業的機會。總之宋稚玉這個臭丫頭生來就是和他對着乾的,看見她就生氣。

宋稚玉沉思了一會,想着要不要告訴這個笑得一臉挑釁的傻子,他洋洋自得的琉璃凈瓶是她的百貨坊淘汰的不合格研發品。

不過想了想還是罷了,畢竟是替外祖母賀壽,她如今雖然不想再走對誰都溫和的路線,倒是不怕和江松和撕破臉,但是這壽宴就鬧笑話了。

但想着又要當一次聖母不計較未免有點不甘心,她露出了一絲壞笑。

《系統之奉旨驕縱》章節目錄: